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修河堤
    看着最容易的活,真要做起来,却一点都不容易。

    比如砍竹子,以乔月现在的腕力,臂力,根本砍不动。

    一斧头下去,准得震得双手发麻。

    “小妹,你站远一点,别让竹屑子蹦到你身上,”乔阳还不忘提醒妹妹。

    “哥,你用砍刀,我用斧头好不好?”

    “啊?你要斧头干了什么?”

    “我也帮你砍竹子,让我练练手呗!”

    乔阳一口回绝,“不行,你忘了前年你拿斧头砍东西玩,不小心伤了手,哭了整整一个下午,我都被奶奶骂死了。”

    乔阳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懊悔不已。

    看着妹妹嫩白的小手,被弄的鲜血淋淋,那么长那么深的一道伤口,他自责好多天。

    乔月蹲下来,双手撑着下巴,无奈的叹息。

    有个宠妹狂魔的哥哥,真的是有喜也有愁啊!

    乔阳砍竹子很利索,照着根部砍,斧头跟砍刀轮换着用。

    只用了一个小时,便砍下三棵手臂粗的毛竹。

    乔阳用绳子把它们捆起来,待会拖回去就行。

    在乡下,竹子是很用的东西,只是不能用来烧火,噼里啪啦的响声,跟放鞭炮似的。

    “姐姐,我来帮你!”林二旺手里拖着赶鸭子用的竹竿,朝这边跑。

    乔月直起腰,望着他笑,“你下午不是要写作业吗?怎么又出来了,你姐也没看着你?”

    林二旺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提到作业,脸上的笑容僵住,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急,还有晚上呢,我姐自己都搞不定作业,她咋会管我。”

    “二旺,作业还是要早点写完,玩的时候好好玩,写作业的时候也要认真,待会你回家把作业拿来,我看着你写!”

    “啊?”林二旺秒怂,可是也不敢在乔月面前反抗,闷闷的点头,“知道了,我先帮你们把竹子拖回去。”

    乔阳听见他们二人的对话,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你们都拖不动,还是放在那搁着,我来拖!”

    乔奶奶端着一个小簸箕站在门口,挑挑捡捡,不时颠一颠,晃一晃,里面是些生了虫的绿豆,旁边的袋子里,还有些今年没吃完的红麻豆。

    抬头见他们回来了,便把东西往旁边移了移。

    乔月拿着工具,乔阳背着绳子,将竹子拖到家门口,再解开绳子。

    他要在门外,把竹子的分叉砍掉,只把光滑的竹子,拿进院子里。

    林二旺在乔月的催促下,回家拿书包。

    进门的时候,遇上林玉梅。

    “哎,林二旺,你拿着书包干什么?”

    “写作业,你别管。”林二旺不想跟她废话。

    杨茂才双手背在身后,朝乔家这边走,远远的看见乔月,想了想,还是停下脚步,没有再上前,“乔月,你爸在家吗?”

    “在呢,你找他有事?”

    “哦,是有点事,你让他出来一下,到村部来一趟,”杨茂才又朝着林家喊了一声,“二旺,你爸去哪了?”

    “我爸下田去了,”林二旺抱着书包,正要往乔家跑呢!

    “去找一下,让他也到村部一趟,”杨茂才说完,转身便走了。

    桃园村的村部,只是两间青砖瓦房,门前挂着牌子,时间比较久远,十几年前就在那,这么多年风风雨雨,房子虽然很陈旧,但是依然很牢固。

    林二旺点点头,放下书包,朝自家大田的方向跑走了,村长的话还是要听的,不然他妈非得唠叨死不可。

    杨茂才远远的朝乔奶奶点点头,便转身去找其他人。

    乔奶奶望了眼杨茂才走远的背影,喃喃道:“看来是要修堤坝了。”

    “修堤坝?”乔月不懂。

    乔奶奶解释道:“咱们跟其他几个村,共用一条河,隔两年就要修堤坝,不然到了雨季,河水上涨,会淹没农田,前年是你爸一个人去干的,回来瘦了一大圈,修堤坝是个累活,村里分段到户,每家都有定额。”

    “今年我跟爸一块去干,自己带着干粮就成,”乔阳站在那,用砍刀削竹子的分叉,看着他手上的动作,真挺惊险的,一个弄不好,就会伤到手。

    “他们还不管饭吗?”乔月不能理解,修堤坝是公事,怎么还要自己带干粮。

    乔奶奶听到她的疑问,乐了,“几百号人,要是管饭,那每天得用多少粮食,再说了,各个村部都穷,谁去掏粮食的钱,咱们村今年要拉电线呢!杨村长成天的往镇上跑,就是为了钱的事,要是能通上电,可就太好了。”

    不说电线,乔月都要忘了自己是现代人。

    乔奶奶抬头看了看天,估摸着再过半个月就要组织去修堤坝,“乔阳,这几天你多下几个套子,鱼网也要弄起来,要是能逮到兔子,腌了晒干,等你们上工的时候,就有下饭的菜了。”

    “知道了,我现在就做几个竹套子,小妹,待会我做好了鱼网,你拿到小河沟去,知道怎么放吗?”乔月将削好的竹子,往院子里拖,再把门口散落的小竹条全都挪到一边。

    “哥,你做好了竹套子,我跟你一起去挖陷阱,”乔月回屋拿了尼龙网,用手指丈量了尺寸,便找到剪刀,不等乔阳操作,自己咔嚓剪了。

    “小妹,你……”乔阳看的愣住,妹妹下手也太快了,他都来不及告诉她制作鱼网的方法呢。

    乔月把剪刀,往凳子上一搁,轻轻的笑着,“哥,你别小看人,我知道怎么做,保准比你做的还好。”

    设捕鱼的网,方法有很多种,现在有鱼网也有场地,还有什么难的。

    乔阳又看了一会,确认她不是吹牛,才放下心,继续做自己的活。

    竹子被他劈开,再一分二,二分四,再慢慢削成长长的竹篾。

    削竹篾可不是简单的活,砍刀又重又锋利,稍不留神,削到手指,可就倒霉了。

    乔阳的手艺是跟乔安平学的,乔安平也是编竹子的能手,村里人很多都会编,但是没有几个能把活做到细致,乔安平却可以。

    他编制的竹筐竹篮子,拿到集市上卖,不仅价格要高一些,销量也最好。

    乔安平从家里出来时,乔月把杨茂才的话对他说了,乔安平点点头,便出门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