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怎么会有枪
    “乔月,我明天也要上学了,我们一块走吧!”二旺上的小学,也在同一个方向,但是要近很多。

    “嗯,你作业都写完了吗?”

    一提到作业,二旺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满脸的垂头丧气,“还没有,我下午再写,不急,下午写不完,还有晚上呢!”

    话是这样说,可是从他紧皱的眉头也能看出,这小子成绩肯定也是一塌糊涂。

    “乔月?”张大宝又赶着老牛,走到她身边时,停了下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那个……我能问你个事吗?”

    “干嘛?”乔月语气不怎么好,冷冷的,带着几分不耐烦。

    张大宝以为她还在生气,“算……算了,我没事了。”

    “有话就说,别像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乔月知道他肯定有事,否则这小子打死都不会过来跟她讲话。

    张大宝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说道:“你能不能烧小龙虾的方法告诉我,我们家也想烧点小龙虾吃。”

    乔月皱了下眉,“现在还不行,因为我答应了别人,这是买卖,其实你可以回去告诉你娘,只要多放点辣椒,味道就不会差,哦对了,我问你个事,你知道我哥放在小河沟的鱼网被谁拿走了吗?”

    “啊?”张大宝还没消化掉她前面说的话,猛一听到她追问渔网的事,脑子一时转不弯来,“什么鱼网?”

    “你不知道就算了,你会编虾笼吗?”

    “虾笼?”张大宝的反应,又慢了半拍,这是真的笨。

    乔月叹息一声,“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之前就说过了,只要你们不来惹我,我是不会揍你们的,我哥下午要去砍竹子编虾笼,你要是也会,可以跟他一起干,我们管你的晚饭。”

    “乔月,你们家要编虾笼?”又有一个人走过来,想不注意他们的对话都难,因为张大宝家的老黄牛,真的很显眼。

    乔月见着来人是方大牛,便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显然方大牛脑子比张大宝灵活多了,很快便搞清了乔月的意思。

    “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记得告诉我一声,我也会编。”

    方大牛今年二十,比乔阳还要大两岁,但是长的可没有乔阳好看。

    他突然示好,乔月没啥感觉,可以说,她对方家的人都喜欢不起来。

    张大宝一脸呆懵的看着方大牛示好,心里直犯嘀咕,以前也没见方大牛跟乔月说上半句话,这小子怎么突然这么殷勤了。

    乔奶奶拎着盆走回来,“都在这儿说什么呢?大宝,你家这老黄牛,越来越强壮了,今年耕田的时候,多亏你爹借了老牛给我们。”

    老黄牛不是每家都能养得起,就算养得起,也不想费那个事。

    养牛跟养鸡养鸭,可是大不一样,毫不夸张的说,养牛比养孩子还麻烦。

    张家养的老牛,在春耕秋种的时候,都是他们家赚钱的工具。

    谁家的田地需要耕种,可以花钱请它。

    但是有时需要耕犁的人家,都赶到一块去了,除了先来后到,这人情也至关重要。

    张老四跟乔安平关系不错,两人也能聊到一起,所以很多时候,都会先紧着乔家。

    虽说老一辈关系好,却并不代表小一辈关系也能好。

    张大宝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方四牛,能搞到好东西吃,自然要跟着他混。

    老人家插话进来,两个少年便急吼吼的走了,搞的乔奶奶一头雾水,“他们这是咋了?”

    “没什么,您快回屋歇着,跑了一个上午,再不休息,腿就要疼了,”乔月扶着奶奶的胳膊,两人一起走回家,关上院门。

    中午休息了一个小时,乔阳就爬起来,从一个竹筐里找出砍刀,斧头,竹篾刀。

    乔月听着动静,也跑过来,在竹筐的底下,发现一把精致的钢珠枪。

    说是枪并不准确,它更类似于小孩的玩具,外型有点仿造m1917型左轮手枪,子弹是钢珠,威力不大,仅仅是玩具而已,打鸡都死不了。

    “哥,这把枪是哪来的?”乔月摸着枪,爱不释手,只可惜手感太轻,没法让她重拾握枪的感觉。

    乔阳看了一眼,便继续找东西,“哦,那个几年前,封爷爷送给我的礼物,那个时候他还希望我能去当兵。”

    “当兵?”乔月摸枪的动作停了下来,“封爷爷希望你去当兵吗?那你怎么没去?”

    “当兵离家太远,再说你年纪还小,奶奶年纪又大了,我不放心家里,我走了怎么办,”乔阳头也不抬,说到后来脸有点红,有点羞愧,“而且我担心自己做不好,让封爷爷失望,小妹,哥很没用,也没什么大志气,是不是教你失望了?”

    乔月心里有点酸,伸手搂着他的肩膀,“哥,你已经很好了,村里的女孩都羡慕我,因为我一个最好的哥哥,他们想要都没有呢!”

    乔阳被她的话逗笑了,“傻丫头,等你结了婚,嫁到夫家,慢慢的,就会觉得丈夫才是最好的那个人。”

    “你又提他,”乔月噘起嘴,一脸的不高兴。

    “好,我不提,可是他后天就要来了啊!封瑾那个人……”乔阳欲言又止,“怎么说呢!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这是好事,肯定也有不好的地方,你得多包容。”

    说了不提,可是乔阳又忍不住。

    乔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把玩具枪举起来,“哥,这个能给我吗?”

    “你要玩枪?不好吧,要不明儿我给你做个毽子,你跟她们踢毽子玩?”

    “不要玩毽子,我就要玩枪,反正这是我的了,待会我跟你一块去砍竹子。”乔月把枪收起来,别在腰后。

    如果乔阳留意,就会发现,她别枪的动作,十分自然熟练,而且与他们平时玩打仗游戏时,拿枪玩枪都不一样。

    兄妹俩换了鞋子,乔阳背着工具跟绳子,乔月却是两手空空,晃着手跟在哥哥身后。

    竹林就在屋后,不需要走很远。

    挑出最粗的几棵竹子,乔阳挥动斧头,照着一个地方砍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