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绝不能吃亏
    乔月还很淡定的进去,拿了哥哥的东西,走出来的时候,还笑眯眯的跟他们家人打了招呼,“哦,我还忘了说件事,封家的人都在做官,还是很大的官,聪明的人,就该知道怎么做了,再见!”

    乔月拉着目瞪口呆人的乔月离开,留下一脸怔忡的乔老三一家人。

    王春迟疑了一会,问道:“乔月那死丫头最后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咋没听明白呢?”

    乔安福还不算笨,斜了她一眼,不快的道:“还能说什么,她现在倒是很喜欢威胁人,她在警告咱们,封家的人都不好惹,我听说军队里的高官,就连咱们镇长这样的人物,见了都要客客气气,万一以后咱们有求着他的地方,现在把关系弄僵了,以后怎么求?”

    王春深深吸了口凉气,“这我倒没想到,咱家两个儿子呢!要是乔月结婚了,住进城里,咱儿子念大学,不就可以沾到她的光了吗?”

    乔安福沉默了,刚才一时气昏了头,现在想想,为了这点小便宜,得罪两个孩子,好像真挺不值的。

    就说乔阳,现在也成年了,有个当大官的妹夫,找个铁饭碗的工作,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两人沉默了好久,王春抬头问:“现在要咋办?乔月订婚那天,你还去吗?”

    “去!当然要去了,我得跟这位侄女婿,打好关系,到时你把礼备足足的,一定不能比二哥家的礼少,”乔安福算计上了。

    这婚事要真成了,他也有吹嘘的本钱。

    再也不用听伍子,在那侃大山。

    **

    回家的路上,乔阳感觉自己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啃馒头也不香了。

    乔月走在前头,她不用回头,也能猜到哥哥现在的心情。

    “哥,船到桥头自然直,你相信我,只要叔叔还有理智,就不会再找来。”

    “理智?可是我看着小叔的表情,只怕他没剩多少理智了,唉!事情怎么会闹成这样,”乔阳心里苦涩,他知道妹妹是为了维护他,心疼他。

    只是没想到小叔一家,现在竟然这样过份,把他当成不要钱的奴隶,说起来也真是叫人心寒。

    乔月停下脚步,回头朝他喊道:“哥,我们在这儿坐一会,等下再回去。”

    “也好!”他俩此刻的脸色都好不到哪去,一回家肯定会叫家里人发现,还不如在这里把坏心情散了。

    他们坐在路边的草地上,面朝着农田,脚下是通往村子里,用来灌溉的水沟,现在这个时候,水流很大,不过水质一般,挺浑浊。

    茂密的杨树叶,遮住了正午的阳光,还有阵阵微风吹过,很凉爽很惬意。

    好像已经习惯了午睡,此刻坐在这儿,乔月的瞌睡虫都跑了出来。

    乔阳还以为她有话要说,等啊等,结果身边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转头一看,只见乔月的脑袋,一点一点,身子摇摇晃晃。

    “呵!”他笑了下,把自己的肩膀靠过去,“困了吧?靠在我肩上睡一会。”

    哥哥熟悉的气息,让乔月觉得安心,没有排斥的感觉,便听话的枕着哥哥的肩。

    睡着的时候,她脑子里还在想着,究竟是谁偷了她家的渔网,是小孩子调皮,还是哪个大人有心,要报复他们家呢?

    午睡,只需要眯那么一小会,哪怕是五分钟,也足够了。

    乔月也没睡多久,最后是被说话声吵醒的。

    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周围,远处有同村的人背着农具下田干活了,小孩们赶着自家的牲口,朝着青草多的地方走去放牧。

    虽然是白天,可是四周还是很安静。

    没有机械的轰鸣,有的只是最自然的声音。

    “乔阳,你们兄妹在这儿干什么呢?”杨茂才穿着黄布褂子,腋下夹了个老旧的公文包,看样子是刚从镇上回来。

    这么热的天,还把扣子扣的那样紧,也不管额头汗冒的像下雨似的。

    乔阳赶忙站起来,“杨叔,我们走累了,坐在这儿歇会!”

    杨茂才站了下,直擦汗,“唉!这天真是太热了,估计是要下雨,回去告诉你爸,要注意给稻田放水。”

    “哦,晓得了!”

    杨茂才点点头,正要走时,又看了下乔月,想了想,对她说道:“乔月啊,听说过两天封家那边还要来人,你们家的老辈人只有你奶奶,听说封家的老爷子要来,你们得找个能坐陪的,我们家老爷子跟你爷爷,那是打小一块长大的,到时候让他过去帮你们家招呼封老爷子,你觉得咋样?”

    他指的是杨树的爷爷,已经是七十高龄,但是身体很好,走路都带着风。

    ------题外话------

    下午再更一章,亲们给力收藏投票票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