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咱们回家
    乔安福今儿的脸也算是丢尽了,但是他否认的话,他又说不出口。

    中午的饭,是王春送到田里的。

    王春拿着大碗夹菜的时候,他是看见的,咸菜夹了不老少,轮到夹肉的时候,挑来挑去,最后被两个儿子把装肉的菜碗抢去了,不肯分一块肉给大哥。

    乔安福心里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但他没吱声,以为不过是几块肉的事,没什么大不了。

    再说,大哥家过的也不差,乔阳肯定不会在意。

    直到现在乔月,指着他吼出来,他才觉得大大的不妥。

    孙奶奶等一众老人,纷纷对他们夫妇投去鄙夷的目光。

    “你跟我进来!”乔安福一怒之下,一把拽住乔月的胳膊,把她往家里拖。

    王春见机,赶忙对老太太们匆匆解释,“这丫头胡说呢!我们咋可能虐待大侄子,她为是跟他叔叔置气,呵呵,都是误会。”

    说完,也跑进门,把院门一关。

    孙奶奶有点担心了,“他们不会对乔月动手吧?要是他敢打孩子,那咱们可不能做事不管,安平疼女儿,要是知道女儿被弟弟打了,肯定不得了。”

    “不能吧!乔月都那么大了,他下得去手?”

    “这可不一定,他们夫妻俩不实诚,要是他们真敢动手,咱们就冲进去。”孙奶奶语气很重,想来年轻那会,也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姑娘。

    “对对对,咱们就在这里看着在!”

    院子里,乔安福还真的把手举起来了,他在也经常打孩子,心里的火一起来,就管不住自己的手。

    王春站在一边看戏,反正打的是他侄女,万一乔安平找来,也怪不到她身上,再说了,乔安平那个懦弱的性子,他敢找上门吗?

    乔月仰着脸,直挺挺的瞪着他。

    如果乔安福的巴掌敢落下来,她绝对不忍着。

    带着厚茧的巴掌,最终没能落下,乔安福不得不承认,看着乔月的眼睛,他打不下去,有那么不知名的寒意,从脚底一直往上冒。

    他虽然没有真的打,但依旧让乔月心中疼痛,“小叔,我跟哥哥都叫你一声小叔,我们曾经也尊敬过你,可是你是怎么做的?难道我跟哥哥,在你们夫妻眼里,就是傻子,是白痴吗?”

    乔月又看着王春,“以后我不会来你们家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订婚的时候你们不来也无所谓,有你们这样的亲戚,我觉得丢人,你们好自为之吧!善恶到头终有报,做的太过份,谁也容忍不了你们!”

    原本她只是想要扯个借口,把哥哥带回去。

    可是当得知他们家吃个猪肉,都要背着哥哥,还让哥哥一直在田里干活,自己却躺在家里睡懒觉,她是真的忍无可忍,如果不是看在奶奶跟爸爸的份上,真想用拳头出出气。

    乔安福在听完乔月的话时,心里也有了几分愧疚。

    他想到小时候,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大哥是怎样照顾他跟二哥长大。

    可惜他的愧疚,也只是一恍而过。

    被亲侄女指着鼻子骂,面子里子都过不去,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

    王春还想再解释一句,就在她要开口的时候,乔月已经跑了出去。

    孙奶奶见她出来,忙问道:“丫头,没事吧?你叔叔婶婶,没为难你吧?”

    乔月冲她甜甜一笑,“谢谢孙奶奶关心,他们当然不会把我怎么样,只是我得把哥哥带回去,要是把我哥累坏了,这里可没人会心疼他。”

    “说的也是,最近正赶上农忙的时候,本来就很累了,可不能真的病倒,不管家里的活有多重,也别累坏了,”孙奶奶笑呵呵的招呼她赶紧去找哥哥,还顺便给她指路,告诉她,乔阳可能在哪块田里栽秧。

    乔月谢过孙奶奶,拿出偷藏的饼子,便朝着小叔家的秧田走去。

    乔安福蹲在堂屋门口生闷气,脸色阴沉的厉害,王春想了想,又试着开导他,“孩子他爸,其实这事你也不用太在意,自家亲戚,哪有隔夜仇的,等过几天,大哥还不得跑来请你过去。”

    王春是没有把乔月的威胁看在眼里,订亲这么大的事,她说不请就不请吗?

    又不是她当家,她还做不了这个主。

    乔安福虽然知道她说的都在理,可是心里的这口气,上不去,又下不来,憋的难受,忍不住埋怨道:“还不是都怪你,我早跟你说了,乔阳跟乔月都长大了,你对他们是好是坏,他们心里都有数,这回让乔阳过来帮忙栽秧,让你对他好一点,可你却偏偏小气的连中午饭也不让他回来吃,这下好了,闹成这样,怎么收场?”

    王春哪里受得了他的埋怨,当即跳脚,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这怎么能怪我?往年乔阳来帮家里干活,不都是这样做的吗?谁知道乔月这丫头,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浑身都是刺,什么都敢往外说,还敢跟你叫板,我说你们老乔家,怎么就出了这样一个丫头!”

    她一吼,乔安福立马低头认怂,闷闷的道:“我哪知道为什么,都长这么大了,总不能现在抱错了。”

    王春灵机一动,“那会不会是被人调换了?”

    “你傻啊!谁调换她,人家要换也是换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莫名其妙!”乔安福站起来,反正也睡不着了,换了鞋子,准备下地干活。

    王春转念一想,好像也确实不太可能。

    一个农村丫头,谁没事跟她调换。

    不过这个年纪的孩子,性格确实多变,要成年了,总会有些怪异。

    乔月在几百米外的农田里,找到正在田里栽秧的哥哥。

    十一岁的乔大毛,躺在树荫下睡觉。

    “哥!”乔阳看着一张脸被晒的通红的哥哥,心疼的不行。

    乔阳停下手里的活,抬起头,咧开嘴笑了,“你还真来了?”

    “哥,你快上来,咱不在这儿干活了,咱们回家!”乔月跑到田梗边,要不是穿着鞋不方便,早就冲下去,把他拉上来了。

    乔大毛被吵醒,有些不悦的撑起身子,见到来人是乔月,还愣了好一会。

    乔阳也不犹豫,扔掉手里的活,蹚着水走上田梗,见乔月瞪圆了眼睛,满脸的怒气,还觉着奇怪呢!

    ------题外话------

    今天pk,下午还会再加一更。

    另外有的亲认为乔阳很没用,很怕事。亲们误解了,乔阳绝对不是胆小的男人,他只是不想去计较,也怕给家里惹麻烦,但是在保护妹妹这一点上,他绝对不含糊。

    乔阳是一个憨厚耿直,踏实肯干的少年,亲们别把他想的太复杂,那样对他不公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