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炝死了
    家里吃的大蒜生姜,都是自家种的,收获之后,放在太阳底下晒干,生姜则稍微风干之后,埋进沙子里,一直能吃到第二年。

    每天要吃的酱菜,是必不可少的。

    天气热,干的活儿又重,看到清淡的菜,啥胃口都没了,就得来点又辣又够味的。

    蒸酱加的料不同,吃起来感觉也大不相同。

    院子里的晾衣绳上,靠近厨房的位置,挂着昨儿腌制的咸鱼。

    这种天气腌制咸鱼,得在盐水里泡上一夜,若是腌制的淡了,回头就得成了苍蝇的育婴基地。

    但是咸鱼挂在家里,味儿也很重,整个院子都是咸鱼的腥味,不管腌得多咸,还得招苍蝇。

    乔月两只手都拎着东西,回到院子,一眼看到咸鱼挂在那,嘴角抽了抽。

    好吧!她得承认,不怎么喜欢这个味。

    “奶奶,我都弄好了,待会我自己烧,您不用管了!”乔月把东西都搁好,到厨房舀了水,蹲在门口,摘了几片薄荷叶,在手心里搓了搓,再用水冲干净。

    薄荷的味道,多多少少也能冲散腥味。

    “好,不管,你看着弄吧!丫头,这两天,要是得空了,咱们到菜地去,种一垄小白菜,”乔奶奶正坐在灶台后,握着烧火铁叉,随着手腕晃动,烧火铁叉摆动,燃烧的灶膛里,火势又被拨的更旺了。

    现在烧的燃料,大多是稻草麦秆。

    只有忙的时候,没空坐在底下烧火,才会扔两根大柴,毕竟木头也不是随手就能拿到。

    每年春秋两季,收了麦子油菜水稻,粮食收起来,稻草秸秆全都堆在门外的马路边,有时能堆成一座小山,一层一层压实,需要烧火的时候,再一缕一缕的薅下来,捆巴捆巴,背回厨房。

    虽然是麻烦了点,但是可以很好的防潮,无论雨下的再大,上面一层潮了,中间的稻草秸秆还是干的。

    “嗯,知道了,”乔月没意见,用抹布擦掉手上的水,就开始在厨房里找材料。

    乔奶奶坐在灶台后面,脸被火光烤的通红,另一只手不停的扯过稻草,绕成一个圆,等着里面烧的差不多了,再丢进去。

    等到大锅里的米饭咕嘟咕嘟的冒热气,奶奶帮她把小锅的火点上,“丫头,能烧了吗?”

    一般农家厨房的灶,都有两口锅,一口大的,一口小的。

    煤炉还没普及,乡下人运煤也不容易,还不如自家弄点木炭,来的省事又省钱。

    “我得先焯一遍水!”乔月拿着水瓢,先给小锅里两瓢水,盖上锅盖,“奶奶,先把水烧开。”

    “哎哟,你这做法可够麻烦的,”乔奶奶心想,炒个菜多省事。

    倒油,翻炒,加盐,抄起来出锅,像韭菜小白菜在锅里抄两下就可以了。

    乔月笑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林二旺也没回家,就蹲在自家门口,等着乔家厨房里飘出香味,等着乔月喊他尝鲜。

    林玉梅拍打着身上的灰,从厨房里跑出来,见他像个门神似的蹲着,气不打不处来,“你干脆收拾收拾,到他们家,给他们家当儿子算了!”这样的弟弟,不要也罢,胳膊肘儿往外拐,吃里扒外。

    林二旺回头瞪她一眼,也不说话,又继续保持刚才的姿势。

    乔奶奶也纳闷,这丫头怎么就想起来,非要吃这玩意,当然,更想看看她是怎么烧的。

    乔月等着锅里冒泡,再把洗了好几遍的小龙虾倒了进去,听说还有人用牙刷一个一个的刷,她嫌麻烦,而且条件时间都不允许。

    滚开的水,焯一遍捞起来,再把小锅里的水清干净,倒入菜籽油,等油热了加生姜。

    乔月找来的香料并不多,还都是过年的时候剩下的。

    乔奶奶闻见花椒的味儿了,“丫头,你搁花椒啦?炸完了油,记得把花椒捞出来,别混进菜里了。”

    吃花椒,吃的是的味,可不是花椒果子。

    “哦!”奶奶要是不说,她还真没想起来。

    光搁花椒还不够,还得加上干辣椒,油锅烧到最热,把小龙虾倒进去,热蒸气直冲屋顶,呛死个人。

    乔月也懵了,赶紧翻炒两下,捂着鼻子跑了出去。

    “下次……下次再做,一定要在外面炒,不能在厨房了,咳咳……”

    乔奶奶也边咳边跑出来,还一个劲的打喷嚏,“哎哟喂,呛死我了!”

    林二旺听到动静,飞快的跑过来,“是不是烧好啦?”

    “二旺来啦!你也想吃小龙虾?”乔奶奶不能理解。

    林二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觉得肯定很好吃。”

    “二旺,你别走了,就留这儿吃吧!”乔月舀了水,倒在盆里,“奶奶,你过来洗个脸,待会别进厨房了,我一个人能搞定。”

    林二旺很高兴,“我帮你烧火好了,我也会。”

    这小子的殷勤劲,要是被林玉梅看到,准会气到吐血。

    早知道他小的时候,就不给他换尿布,给他喂稀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