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话里有毛病
    “小妹,你快回去,这事我自己能处理,你不用担心!”乔阳急着想把妹妹劝回去,他知道吴春根的厉害,小的时候打架一个人干翻三个人,狠着呢!

    乔月没理他,依旧看着吴春根,“我哥哥为什么要打一辈子光棍?这世上也不是只有你妹妹一个女人,这个事就不劳你们吴家人操心了,我还得补充一点,正因为我要替哥哥考虑,才不能让他跟吴春琳结婚,因为我不想他一辈子被你们吴家人压的抬不起头!”

    有这样的大舅子,这样的老婆,以后哥哥在家里还能有地位吗?

    吴春根倒是没想到,她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还说的很犀利,不像乔阳,半天憋不出一句。

    事情说到这一步,吴春根也没什么好讲的,“你们好自为之,今儿这事没完!”

    吴春根临走时,眼神阴沉沉的很可怕。

    等到他走远,乔阳长长的舒了口气,不赞同的说道:“小妹,你刚才太冒险了,吴春根这个人最记仇,他一定会想办法报复咱们的!”

    乔月安慰他,“怕他做什么,青天白日的,他还敢动手打人不成?哥,你是真的不喜欢吴春琳,还是因为我的关系?”

    乔阳怕她多想,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顶,“想哪去了,我怎么会喜欢吴春琳,他们吴家的人,都喜欢拿鼻孔看人,我才不想受那个窝囊气呢!”

    “乔阳!”乔奶奶站在门口,朝外面喊,“乔阳,天晚了,快带着妹妹回来吧!”

    “来了!”乔阳应了声,“小妹,快回去,明儿早上我去下渔网,一定让你喝上鱼汤!”

    乔月慢慢的笑了,有哥哥,有亲人的感觉,很幸福。

    一夜无梦,乔月已经很久没睡的这么踏实了。

    她醒来的时候,奶奶早就已经起来,到厨房熬好了稀饭,蒸了咸鸭蛋,然后挎着篮子,到门前水沟里洗衣服去了。

    乔月穿好衣服,走出堂屋时,发现家里人都起来了,却没人叫她起床,只想让她多睡一会。

    她洗过脸,漱了口之后,乔阳才光着脚从外面回来,半个身子都是泥巴。

    “哥,你们怎么不叫我起床,”乔月站在廊檐下梳着长发。

    “早上家里的活又不多,奶奶说让你多睡一会,爸爸一早下秧田拔秧去了,等吃过早饭,你跟奶奶都去拔秧,我跟爸下田栽秧,成吗?”

    “嗯,当然成了!”乔月先扎好了辫子,编成了麻花辫,爽利又凉快,干活的时候也不会被头发扎到眼睛。

    收拾好了被褥,想了想,她自己找活干,拿了扫帚清扫院子。

    扫到院门外时,碰到同样在做家务活的林玉梅。

    乔月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便继续干自己的活,可是林玉梅却不是,见到她眼睛亮的像灯泡。

    “乔月,你别走,我还有话没问完,你怎么见了我就躲,你是不是怕我抢了你男人?”林玉梅刚刚洗好了衣裳,打算回家晾晒。

    乔月将大门前的落叶清扫干净,头也不抬,“你抢好了,我欢迎的很,有本事你到他家去,跟他摊牌,我求之不得呢!”

    “嗳,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在嘲笑我,你以为我不敢?”林玉梅拦住她,不让她走,“我比你漂亮,比你聪明,但凡有眼睛的男人,都会选我,根本不会选你,要不然萧文轩怎么躲你像躲瘟神似的!”

    “嗯嗯,看见了,你比我漂亮,比我聪明,我真没拦着你啊!”乔月挥着扫帚,专往她脚下扫。

    “呸呸!你往哪扫呢,我刚洗好的衣服,都被你弄脏了,”林玉梅跳着脚,朝后面退,“乔月,我知道过几天他还会来,到时候你一定要通知我,不许瞒着我,听见没有!”

    乔月觉得她这话有语病,“我为什么要通知你?真是好笑,有能耐你天天盯在我家门口,林玉梅,我再警告你一次,想要跟我说话,就好好说,少在那阴阳怪气,我已经不是从前的乔月,惹毛了我,对你没好处!”

    林玉梅盯着乔月往家走的背影,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真是活见鬼,难道乔月被人调包了?”

    岂止是调包,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更可怕的是,刚才她竟然被乔月吓住了,不可思议。

    林玉梅跺着脚,转身回家,差点撞上趴在门口看热闹的林二旺。

    “你蹲这儿干什么?闲着没事干,还不快去放鸭子!”林玉梅一肚子的火没处撒,林二旺正撞枪口上。

    林二旺啐了一口,“不要脸!”

    “林二旺,你说什么呢?”林玉梅尖细的嗓音,突然拔高,抬手就去扇了他一下。

    ------题外话------

    最可爱的二旺小朋友,终于冒头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