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别欺负我哥哥
    乡下天黑之后,什么也做不了。

    乔安平把家里的凉床搬了出来,用两条大板凳架着。

    凉床是用竹子做的,用了很多年,早已磨的很光滑。

    家里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洗澡,乔奶奶跟乔月,都在自己房里洗的澡,乔月还洗了头,是用肥皂洗的,这里可没有什么洗发露。

    洗过澡,一家人坐在凉板床上纳凉。

    笼子里的鸡鸭,偶尔发生咕咕的叫声,再有就是远处水田里的蛙鸣虫叫。

    “安平,你待会睡觉的时候,再去看看鸡笼子关好了没有,别叫黄鼠狼盯上了!”乔奶奶慢慢的摇着蒲扇,给孩子们扇风。

    乔安平嗯了声,拍了拍腿,现在有蚊子了,“我晚上就睡在这儿,支上蚊帐。”

    “砰砰砰!”乔家大门被敲响。

    “谁啊?”乔安平问。

    “乔叔,我是春根,我找乔阳有点事,你让他出来下,”外面的人是吴春根。

    乔阳从凉床弹坐起来,他心里清楚,吴春根肯定是为了下午的事来的,“我先出去下,你们别等我。”

    他穿上拖鞋,跑去打开门,不等吴春根说话,便将院子大门关上了,“别在这儿,到一边说去!”

    乔奶奶跟乔爸,都没觉得奇怪,都是一起长大的孩子,找他去玩也正常。

    但是乔月不这么想,她也下了凉床,穿上鞋子,“奶奶,我也跟着去瞧瞧,很快就回来。”

    “嗳,你去干什么呀!”乔奶奶拍着蒲扇问。

    乔月跑的很快,乔奶奶话音刚落,人就出了院门。

    乔安平不以为意,“她哥也在外面呢,没事儿,您不用太担心。”

    “哼!你就是心粗,咱家老丫头胆子最小了,万一又被吴家的熊小子吓到了咋办?”

    “不会吧!我看这丫头现在胆子大多了,今儿在田里,也没见她害怕方四牛,兴许两人和好了呢!”

    尽管乔爸这么说了,但是乔奶奶还是不放心,打算等会再出去瞧瞧。

    乔阳跟着吴春根走到乔家院墙外的玉米地旁边,看着距离足够远了,吴春根才停下步子,回过身脸色不善的质问道:“乔阳,你下午的时候,都跟我妹妹说什么了?”

    “啊?没说什么,”乔阳被他逼问,心里紧张了,一紧张就有些说不出话。

    “还敢不承认,你是不是说她有病?”吴春根的拳头攥的咯吱作响,他比乔阳大几岁,小的时候,乔阳也是被他欺负大的,所以乔阳有点怕他,也很正常。

    “我又没说过要跟她搞对象,她怎么能对我家的事指手画脚!”乔阳说这么长的话,憋的满脸通红。

    吴春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会被他嫌弃,气急之下,他揪住乔阳的衣领,“臭小子,我告诉你,我家春琳看上你,是你的福份,不管她提什么条件,你都得答应,至于你妹妹乔月,她不是要订亲了吗?订了亲也是婆家的人,你想清楚了,以后是你媳妇跟你亲,还是妹妹跟你亲!”

    乔阳很生气,满腔的怒火,憋在心里,快要把他憋疯了,却不晓得该怎么反抗,“我不喜欢吴春琳,不会跟她结婚,乔月就算嫁了人,也是我唯一的妹妹!”

    媳妇可以再找,妹妹却只有一个。这一句话,乔阳没能说出来。

    “我妹妹有哪点不好了?乔阳,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吴春根自认,他妹妹就是百里挑一,看上你乔阳,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乔月听到这儿,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心中愤慨难平,她从墙角后面走出来,整个人都是冷的,“求亲不成,你们还要逼婚?还要不要脸了?吴春根,你要是敢对我哥哥动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她骨子里的煞气,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此刻全部释放,吴春根立马就感觉到了。

    乔阳从他手里挣脱,惊慌的将她拽到身后,“你怎么来了?快回去!”

    乔月推开他,心情平静了些,“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还是那句话,谁要是敢动你,敢动我的家人,就得承担一切后果!”

    乔阳被她此刻的狠戾震住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相信,眼前的人是自家小妹。

    “乔月,先前他们说你变了,我还不相信,看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怎么,现在变的敢为你哥出头了?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动手,”吴春根可没有好男不跟女斗的习惯,惹急了他,还是一样会动手,“我先前说的话,都是认真的,你要真心为你哥着想,就该为他的终身大事考虑,难道你真要他打一辈子光棍?”

    ------题外话------

    轻烟知道,肯定有很多亲觉得轻烟的文啰嗦,不像现言情节进度快。

    可是轻烟只想说,偶只喜欢写种田文,这一本书,是八零年代的温馨种田文,她不是纯现言,请不要用看现言的眼光来看待她。

    她只是一本家长里短的种田文,当然了,后面女主高中毕业,就会当女兵,跟男主在一起,夫妻双双把坏人抓,到时就是军婚文喽!

    但是!现在!她就是种田!真的种田!不要催我,烟乌龟要慢慢的往前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