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她怎么没傻?
    乔月蹲在涵桥上,探出身子捞渔网。

    渔网拎出水面,里面活蹦乱跳好多小鱼小虾。

    还没来得及高兴呢,身后有双手推了她一把。

    她身子原本就已探出大半,这一推,失了平衡,头朝下,笔直的朝水里倒去。

    只是瞬间,她回头看见一张幸灾乐祸的脸。

    心里恨的要命,死也要拉一个垫背。她伸手一抓,拖住那人一起掉进水里。

    水深齐胸,本来方四牛水性不错,下了水,可以游到岸边。

    但乔月更狠,拽住他的脑袋,使劲往水里按。

    “唔……咳……放手,唔,你放手啊!救,救命!”方四牛哪想得到她会这么狠。

    张大宝跟杨树成都看傻了,连帮忙也忘了。

    为什么才过两天,小可怜变成了女魔头?要不要这么恐怖啊!

    方四牛呛了好几口浑浊的水,才被乔月像拖死狗似的,拖上田梗,仰面躺在柔软的青草上,看着蓝天白云,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乔月踢了他一脚,回头找渔网,可是里面只剩几个逃不出去的小螺丝,“我的鱼!”

    紧紧抓着渔网,她气的不行,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呆愣的张大宝跟杨树成。

    两人腿肚子哆嗦了下,齐齐往后一退。

    发怒的乔月,真的好吓人。

    “我,我们帮你抓,”张大宝连忙上前,接过她手里的渔网。

    杨树成此时也不敢跟她叫板,“我们保准给你弄几条大鱼来,你可别再打人了。”

    “动作快点,我等着中午做菜呢,要是晚了,我就把你们煮了!”

    两人在河沟里忙活时,乔月全身湿透的回了家,从柜子里翻出干净的衣服,到厨房里拎了桶热水。

    插上房门,坐在屋里的小凳子上洗澡。

    小沟里的水浑浊,不洗澡,身上头上,都有一股子味,她觉着不舒服。

    乔奶奶打着赤脚,从外面回来,看见鸡窝是空的,问道:“丫头,鸡蛋收了没?”

    乔月散着长发,端着洗澡水,从屋里走出来,“奶奶,鸡蛋被方四牛偷了,我已经警告过他,下回他肯定不敢了。”

    哗啦!

    洗澡水泼在院子外面,免得院子弄的到处是水。

    乔奶奶气的直骂,“方家的四小子真是无法无天,丫头啊!偷鸡蛋事小,你可别跟他较劲,这小子贼坏,奶奶回头去找他娘说道说道。”

    乔奶奶坐在院子里洗脚,再穿上干净的鞋袜。

    乔月没再说什么,她要是表现的太强悍,家人该觉得奇怪了。

    “丫头,家里还有几个鸡蛋,中午奶奶给你们炒个鸡蛋韭菜,菜园里的早辣椒结了,你去摘几个来,中午蒸个酱,别忘了多拔些葱,你哥就喜欢生葱蘸酱。”乔奶奶从厨房探出头来。

    “哦,我这就去!”乔月知道菜园的位置。

    村里的菜园地,全都集中在一处。

    原先是块荒地,后来村长带头挖了河沟,又在边上盖了个公用茅厕。

    有了水,有了粪,村里的人,也乐意挖几垄菜地,多种些蔬菜。

    乔月提着竹篮,抄近路跨过小沟,朝菜园地走去。

    凭着记忆,找到属于自己家的几垄菜地,蹲下身,扒拉开辣椒秧,翻找最大的青椒。

    这种是尖细的二荆条,够辣够味。

    干农活的时候,很累也没有味口,吃辣的最下饭。

    辣椒旁边种了几棵黄瓜秧,用竹子搭了架,黄瓜秧苗顺着架子往上爬,结出的黄瓜,都会挂在上面,翻开茂密的黄瓜叶,就能找到许多鲜嫩多汁的黄瓜。

    除了这些,还有瓠子、茄子、西红柿、豇豆,韭菜是四季菜,每个季节都能吃得到,所以奶奶种了两垄。

    乔月摘了些青椒,拔了一把大葱,割了韭菜。

    感觉差不多了,便准备回家。

    在河沟边,碰见挑着水桶,来浇园子的邻居大婶。

    嗯!这位大婶,乔月要是没记错,应该是方四牛他娘。

    生了四个儿子,身材严重变形。

    “哟!这不是乔月吗?你脑袋不疼了?看来也不严重嘛!就你爹会大惊小怪,”周琴在水沟边放下水桶,一边用长把水瓢往桶里舀水,一边调侃乔月。

    “那得多谢您家方四牛手下留情,没被他打傻了,我还真是走运呢!”乔月冷声道。

    都说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方四牛的性情,难道不是家里人纵容的?

    周琴停下舀水的动作,奇怪的看她,“你这丫头咋说话呢?我家四牛也没把你怎么着,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家四牛有多狠似的。”

    乔月呵呵的冷笑,“呵!回去告诉你家方四牛,再敢偷我家的鸡蛋,他偷多少,我上你们家拿多少!”

    乔月算是知道这家人的无赖性格,最喜欢倒打一耙,乔家人可没少吃他们的亏。

    对付无赖,跟他讲道理,那是绝对行不通的,该强硬的时候,就得强硬。

    周娥瞅着乔月走远,心里直犯嘀咕。

    小丫头莫不是吃枪药了?跟变了个人似的。没想到,老实巴交的老乔家,也出了个刺儿头。

    乔月提着竹篮,快步回到院子里。

    乔奶奶从屋里拿来菜刀,跟小竹框,招呼她过来,“来帮奶奶一起择韭菜,时间不早了,我们得赶紧把饭做了,下午还得到大田里栽秧,你就别去了,留家里看家,傍晚的时候,再送一趟水就行了。”

    乔月摇头,“奶奶,我身子都好了,可以下田里栽秧,多个人帮手,不是能早点干完吗?”

    乔奶奶对她主动提出下田,很欣慰,“不急这一时半会,你今儿再休息一天,明儿再下田也是一样,奶奶就盼望着老天开眼,这几天可千万别下雨。”

    乔月也抬头看天,下雨肯定不好,刚栽种下的秧苗,会被雨水冲走。

    家里的水里,还是老式的涵洞井。

    上面盖着厚木板,拎着一个铝制的小桶,桶底下开个洞,小洞上面装有铁盖子。

    水桶下了井,水顶起盖,这样水桶就能被灌满,再往上拎起时,盖子顺势往下封住了小洞,水便不会从洞里漏出来。

    拎水桶很考验臂力,以前的乔月太嫩,臂力不够,才打了两桶水上来,就累的胳膊直发酸。

    看来以后要多多锻炼才行,不能等着别人欺负。

    韭菜得一根一根的择干净,去掉泛黄的叶子。

    ------题外话------

    每天都在凌晨十二点半前更新,亲们快来评论,收藏,不然轻烟感觉好凄凉啊,都没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