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看你还敢不敢
    三人正吃的高兴,丝毫没注意到有人悄无声息的朝他们摸了过来。

    乔月手中的长竹竿,被她折成了教鞭长短的竹棍,约有母指粗。

    在手里掂了掂,手感还不错。

    “鸡蛋好吃吗?”冷幽幽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三个少年身后,吓了他们一跳。

    方四牛听着声,觉得耳熟,回头一看,眼睛瞪到最大。

    “死丫头!你胆子变肥了啊!居然敢跑来吓我们,找揍是吧……”方四牛跳起来骂。

    可是骂着骂着,忽然发现今天的乔月,眼神不对,没了往日的害怕退缩,眼底还有似有若无的笑意。

    张大宝偷偷扯了下他的袖子,“这丫头好像不对劲,该不会真被你打傻了吧?”

    方四牛装模作样的摸着下巴,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成傻子了?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要真成傻子,以后我就娶你吧!”

    乔月属于晒不黑的肤质,不像别的乡下姑娘,黑黑红红的肤色。

    双眼皮,尖下巴,五官好看,眼睛也好看,凑在一起更好看。

    可她平时窝窝囊囊,低眉顺眼,愣是把一张好脸,整成了苦瓜脸,看了叫人倒胃口。

    所以说,这气质太重要了。

    乔月晃着手里的竹棍,又走近两步,“我是在问你们,我家的鸡蛋好吃吗?难道你们听不懂人话?”

    方四牛也不是真的怕她,嬉皮笑脸的说道:“还凑合,不过要是你能把你奶奶腌的咸鸭蛋,偷出来给我们尝尝,那就更好了,兴许我会放过你,不再找你的麻烦,也不再打你了,怎么样?”

    乔奶奶腌的咸鸭蛋,在桃园村里都是一绝。

    鸭蛋口感粗糙,炒着吃不如鸡蛋的口感,所以村里人都喜欢腌鸭蛋,吃稀饭的时候,切半个鸭蛋,坐在院子的小板凳子上,吃一口稀饭,挖一块咸鸭蛋,那感觉,甭提多美妙。

    新鲜的鸭蛋,都是自家养的,纯天然无公害。

    把挖来的黄泥巴晒干,捣碎再磨成粉,用筛子过滤掉粗渣,用水和成黄色稀泥,像面糊似的。

    鸭蛋在稀泥里滚一滚,外层沾上细盐,不多不少,得刚刚好。

    放进坛子里,坛口密封。

    温度合适,一个月左右,就可以吃了。

    乔奶奶腌的鸭蛋,蛋白不咸不淡。

    鸭蛋黄又沙又软,咬一口,流出浓香的黄油,好吃的不得了。

    乔月脑子里残存的记忆,也勾的她口水直流,想着待会回去,一定要让奶奶煮两个咸鸭蛋尝尝。

    但是眼下,她还得好好收拾这几个小崽子。

    方四牛砸吧着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怎么样,想好了吗?这样,你去偷四个,我们分你一个,要是你不偷,今儿就别想走了!”

    乔月笑了,“你想怎么着?是拿石头砸我的脑袋,还是把我推到水沟里?你说说你们几个,欺负一个小姑娘,我都替你们害臊,还要点脸不?”

    她这话说的有点怪,但是那三个家伙是听不懂滴!

    方四牛被骂了,也不心虚,梗着脖子狡辩,“欺负你,那是看的起你,换作别人,我们还懒得动手呢!”

    “好啊,那今儿我也看得起你们一回!”乔月一甩竹棍。

    “啪!”很响亮的一声,打在方四牛的屁股上。

    大概是他也太意外,愣了下,才捂着屁股跳开,冲她大吼:“乔月!你他妈敢打我!”

    “啪!”又是一棍,准确无误打在他的膝盖窝。

    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方四牛腿窝一软,双膝重重的跪在地上。

    旁边的两人都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眼看乔月右手的棍子又要落下。

    方四牛飞快的抬起手,捏住她的手腕,大骂:“你他妈反了天了,还敢打……”

    他还没骂完,乔月高举的右手松开,棍子落下,被左手准确的接住,反手又甩出两棍。

    “嗷嗷,好疼好疼!”方四牛双手胡乱搓着被打的地方,疼的直叫唤,“你俩傻了吗?还不快来救我!”

    “我们救……怎么救?”张大宝犹豫着不敢上前。

    杨树最贼,躲在张大宝后面,趁他不注意,猛地一推。

    张大宝毫无预兆的扑向乔月,杨树乘机也朝下扑,想要抱住乔月的腿。

    乔月灵巧的闪开,那两人扑了个空,并且都是面朝下,屁股朝上,“敢从我手里救人,找死!”

    又是一阵棍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

    “嗷!疼啊!”

    “啊!啊!别打了!”

    “我认输,我错了……”

    三个被打的熊货,压根看不清她是怎么出手。

    只知道棍子像雨点似的,打在身上,真他妈的疼啊!

    这丫头坏啊,尽朝隐蔽的地方打。

    屁股,大腿,腰上……避开露在外面的地方。

    半个小时之后……

    乔月坐在大石头上,仨小子蹲在她面前,双手抱头,小腿肚子还在不停的打颤。

    “现在再来告诉我,偷来的鸡蛋好吃吗?”乔月晃着竹棍,笑的很友善。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杨树成最先做了叛徒,“不好吃,以后再不偷你家的鸡蛋,这次就饶了我们吧!”

    张大宝也认怂,好汉不吃眼前亏,“大姐,是我们错了,以后偷谁家鸡蛋,也不敢偷你家的了。”

    “哼!”方四牛心不服,气呼呼的把头扭到一边。

    他可是村里的小霸王,什么时候吃过这样大的亏,要是今儿的事传出去,他会被村里的小伙伴笑死。

    “谁家的鸡蛋也不能偷,否则让我撞见了,见一次打一次,听到没有!”乔月吼的很大声。

    “听……听见了。”张大宝心肝儿颤抖,真怕她的棍子再落下,竹竿打人,真的好疼。

    “不敢……不敢……”

    只有方四牛不吭声,像头倔驴。

    乔月当然知道方四牛心里不服,他要是这么轻易认输了,哪轮到他在村里称霸。

    惦记着要帮大哥收渔网,乔月没再理他们,胖子也不是一天吃成的,以后有的是时间教训他们。

    乔阳下的渔网,就在不远处田梗间的小河沟里。

    村里的大闸在放水,所以沟里水挺深,很快就要没过田梗。

    涵洞口,是水流的必经之处,在这里下渔网稳赚不陪。

    能想到这个点子的,不止他们一家,就看谁下的早了。

    ------题外话------

    亲们记得要收藏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