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下田栽秧
    乔月靠在陈旧的木板床头,仰头瞅着顶上的松木横梁,顶心里哇凉哇凉。

    她用了一天一夜,整理脑子里的思绪。

    想她堂堂的雇佣兵,竟然穿越到八十年代落后残破的小村落,名字一样,相貌不同,性格截然相反。

    这副身体,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面黄肌瘦,营养不良,弱的一塌糊涂。

    “唉……”乔月郁闷的靠在床头。

    “小妹,你脑袋咋样了?”乔阳卷着裤腿,打着赤脚,从外面跑进来。

    乔月默默的看着少年,是这她的哥哥乔阳,兄妹俩差了三岁,今年十八岁。

    兄妹俩性子都差不多,大的憨厚耿直,小的胆小懦弱,都是受欺负的主。

    “醒了就出去走走,我们都在水田里拔秧苗,你还不能干活,就到田梗边上坐着。”乔阳的脚上沾着泥巴,被晒成小麦色的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

    “嗯,我也睡挺久了,跟你们一起下田干活吧!”乔月下了床,穿上宽口布鞋。

    灯芯绒的鞋面,奶奶一针一线纳的千层底,鞋头绣着梅花。

    乔阳听她说要下田干活,一个劲的摇头,“你又不会拔秧,下田干什么,就在边上坐着就行。头还晕吗?方四牛这小子也太浑了,回头哥帮你教训他!”

    乔月的脑袋是被村里的熊小子,用石头砸晕。

    这个方四牛是方家老四,因为他老子盼着有牛,结果儿子生了四个,哪有钱买牛。

    儿子多了,也烦人,没闲空管他。

    所以方四牛打小就是野孩子,成天不着家,村里的阿猫阿狗,见了他都得吓的躲开。

    方四牛最喜欢欺负乔月,揪她小辫,往她头发上扎苍耳子。

    要么就是乘她不注意,吓唬她,从后面推一把,害她摔倒。

    从前的乔月,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唯唯诺诺的可怜样,只会委屈的低头掉眼泪。

    可村里那些熊孩子,只会起哄架秧子,非得把她弄哭才满意。

    乔阳也是个老实巴交的孩子,吓唬他们还成,打架可不在行。

    “哥,我的仇我自己会报,你不用管!”做了那么多年的雇佣兵,收拾几个熊孩子,还不跟玩似的。

    乔阳听了她的话,好笑道:“你还敢找他们报仇?”

    “敢不敢的,做了才知道,”乔月冲他神秘的笑了下。

    站在乔家院子中央,就可以看到坡下的水田。

    每年的端午前,下稻牙,灌水田,修田梗,整田沟。

    过了端午,秧母田里的秧苗长成,卷了裤腿,坐在秧马凳子上,两手齐用,拔秧苗,捆上稻草绳。

    脑子里残存的记忆,帮助乔月记起乡下的生活。

    乔家秧母地,就在家门口对面,做出来的一块水田。

    乔家的人,正勾着腰坐在秧马凳上,缓慢的在秧苗间移动。

    不断有捆扎好的秧把子,被甩到身后,一切都是有条不紊。

    “小妹,别坐到柳树底下,树上有洋辣子,蜇人疼,到草堆底下坐着去,”乔阳拉着她,走到稻草堆边上,扯了几缕稻草,想给她铺在地上,好让她垫在屁股下坐着。

    “哥,我不坐,都说了要下地干活,”乔月不肯听他的话,快速脱掉鞋袜,卷起裤腿。

    嫩白的双脚踩在泥巴地上,有点凉。

    乔阳满脸写着纳闷,他家小妹的性子,咋变了这样多?

    从前最不喜欢下田里干活,总是找各种理由偷懒逃避。

    怕晒黑,怕水蛇咬,怕蚂蟥叮。

    今儿居然主动要求下田,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乔奶奶抬了抬额头上的草帽,沧桑的脸上,满是慈爱,“丫头,怎么起来了?”

    乔安平也抬起头,一张憨厚黝黑的脸满是关切,“田里的活有你哥呢!你起来做啥,回去把鸡鸭喂喂,就去做中午饭吧!”

    乔奶奶白他一眼,“丫头脑袋被砸那么大个包,做啥饭呢,乖乖啊,回家去,待会奶奶回去做饭。”

    乔阳拍了拍妹妹的头顶,笑着道:“看见没有,咱家就属你最受宠,我就是捡来的!”

    乔奶奶听到这话,故意摆出不高兴的样子,“臭小子,奶奶平时少疼你了?”

    乔月脸上始终带着温暖的笑。

    听他们说话,一种久违的温暖,慢慢的席卷全身。

    枪林弹雨当中走过来的人,有多渴望这一份安宁祥和,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可惜前一世,直到被对手干掉,她也没能得到这样一份简单的安宁。

    “没事儿,我也好的差不多了,你们别担心,哥,这个给我?”乔月看见田边摆着一个像木马的东西,原来是当板凳用的。

    “你会拔秧吗?”

    “不会可以学嘛!”栽秧插秧而已,只要认真学了,还有不会的道理吗?

    乔阳见拗不过妹妹,便拿来秧马递给她,又拿了一把水稻杆,“你跟着奶奶学,奶奶拔秧是咱村最快的。”

    “嗯,你去干你的活吧!”乔月拿过田边一顶草帽戴在头上,蹚着浑浊的泥水下了田。

    水漫过小腿肚,脚下是软软的稀泥,有点滑,还有点凉,适应一会也就好了。

    “丫头,过来这边,到奶奶这里来拔秧,咱俩说说话,”乔奶奶用胳膊抬了抬头顶的草帽,冲她招招手。

    “来了!”乔月踩着稀泥,蹚着水朝她走去。

    秧马两头翘,平放在水面上,人坐在上面,秧马不会陷进淤泥里,屁股一动,还能缓缓向前滑行,很方便。

    八十年代偏离城市的乡下,没有工业污染,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大自然本来的模样。

    水田里藏着很多好东西,什么螺丝,小龙虾,泥鳅,一捞一大把。

    要是运气好,还能看到黄鳝在田梗边的洞里,冒一个小小的头,吐着泡泡。

    碧绿的秧苗,混合着泥土的气息,深吸一口气,能让人心旷神怡。

    乔家疼爱女儿,她不愿意下田干活,奶奶跟爸爸从来不多说一句。

    哥哥乔阳就没那么好的命,打小被使唤的团团转,长大了以后,家里大部分的重活累活,都是他跟父亲的。

    “丫头,看着奶奶的手,要像这样拔,别伤着秧苗根,拔出来了再水里甩几下,用稻草绳子捆上,就成了,”乔奶奶教的认真,两只手同时动作,各拔了一把秧苗,在水里晃了晃,洗去淤泥。

    合在一起,用稻草绳一捆,朝身后一扔,动作干净利落。

    ------题外话------

    轻烟发新文,每天凌晨十二点半之前,会更新的哦!

    这本跟俏厨娘的风格是差不多的,希望亲们能支持轻烟写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