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越狱
    乔月说的嘴巴都干了,不过她还可以忍耐,“我是不是属于后者,你很快就知道了,前面那位,还没有休息吧?待会我去跟他聊聊。”

    上一次聊的不够彻底,她还是得亲自去一趟。

    女人的视角,跟男人的不一样。

    像苏微寒这样的人,城府也非一般人可比。

    也不指望,真的能聊出什么,但是苏微寒的心思,她需要搞清楚。

    “你以为你还能出得去?”程敬觉得她的想法,很搞笑。

    进了这里,没有他的允许,怎么能出得去?

    乔月看着他,摇头叹息,“那我也反问你,你以为你真的能关住我?”

    乔月慢慢的站起来,随着她起身,刘男跟程敬都跟着紧张起来。

    程敬的手按在了腰上,“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他跟刘男交换了个眼神,但是很显然,刘男是有犹豫的。

    最后刘男还是点了点头,拿着方件出去了。

    乔月站在那,眸光在慢慢变冷,“你要做什么?”

    程敬笑了下,笑容有些冷,“你不是很聪明吗?不如你猜猜看,我能做什么,警察办案,除上讲究证据,是不是还得用点手段,才能审出来?”

    “你要对我用刑?”

    “错了错了,我怎么能对你用刑,那样也是不合法的,对吧?”程敬心里嘲笑她的幼稚。

    还是太年轻了啊!

    刘男再回来时,带了两个人,搬了两个大火炉进来。

    程敬胳膊下夹着文件,另一只手端着杯子,“现在天气挺冷的,怕你冻坏了,所以给你弄两个火炉,不用谢我!”

    程敬走了出去,刘男让人把烧通红的炉子放下,是放在了有格挡的外面。

    这样她也够不到。

    刘男的表情,依然是冷冷的,“什么时候想通了,就按那个铃,我们马上就会进来。”

    刘男带着人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铁门。

    这间审讯室,连个窗户都没有,只有一个很小的排气口,唯一的空隙,就是一整面墙的铁围栏,而围栏的外面,就是通往外面的铁门。

    密闭的空间,火炉温度上来的很快,加上又有铁门反射热量。

    仅仅十几分钟,房间就热的跟夏天一样。

    乔月抄着手,后背贴着墙,目光冷冷的看着两个火炉。

    看来她的心软跟试图讲道理,一点用都没有。

    刘男站在审讯室外,严清犹豫了下,朝她走过来,“你用了什么方法审讯她?”

    “你很关心?”刘男反问。

    “不要岔开话题,你究竟要用什么办法?难道你要刑讯逼供?”

    刘男不再看他,“与你无关,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让开,我要进去看看!”严清办案有原则,其实不应该只是他一个人有,所有的人都应该有底线。

    “不行!”刘男站的笔直,纹丝不动,“我所有的行动,都是局长指示的,如果你有意见,去跟局长反应,而不是在这里跟我争辩,这没有任何意义!”

    严清怒的不行,可是又不能真的对刘男动手。

    两人就在那僵持着。

    乔月仰头看着天花板,好久没有这种被虐待的感觉了。

    说实话,她还觉得挺痛快的,准确的说,应该是痛并快乐着。

    身上的衣服已经全湿了,她只脱掉了外衣,任由头发上的汗水,一直往下滴。

    人在极热的情况,流汗的同时,也需要补充水份。

    渐渐的,她的嘴唇变的很干,视线也有些模糊。

    不能站,她坐在了地上,能蹭到一点凉意。

    刘男并不着急,但是严清一直看着手表。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程敬也过来了,“她一直没按铃吗?”

    “报告,没有!”刘男依旧面无表情。

    严清沉不住气,语气带了些质问的感觉,“程局,您不该这样做!”

    程敬的不悦都摆到了脸上,“我怎么做事,用不着你来提醒我,刘男,进去看看她,现在还不能让她死了。”

    程敬心里很轻蔑,还以为有多厉害,不是照样落在他手里,现在怎么样?

    刘男打开审讯室的门,扑面而来的热气,逼的她后退一步。

    严清也挤了过来,当感觉到热度时,他内心第一个感觉,其实是失望的。

    程敬站在门口看着,没有进去,“乔小姐,感觉怎么样了?”

    乔月的头发全部被汗湿了,垂在眼前。

    她缓缓的站起来,径直走到围栏边,双手握住了钢筋,“程局请我洗桑拿,我还得感谢你,不如程局也进来试试吧!”

    程敬对她的话不以为意,“我身子虚,受不得桑拿房,如果乔小姐还没想好,就在里面再待一个小时吧!”

    他示意刘男关门,再过一个小时,恐怕她就要脱水而亡了。

    刘男正要关门,就只见乔月手里的钢筋竟然在慢慢变形。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一次推开门,冲上进去。

    “你干什么?”

    乔月笑容透着股狠意,“我干什么,你不是看见了吗?”

    钢筋继续变形,空隙越开越大。

    “你不要再掰了!”刘男惊恐的试图打掉她的手。

    可是已经晚了,乔月已经硬生生的将铁门打开一条缝隙,足够她钻出去的空间。

    “我要开枪了!”刘男拔枪,对准了她。

    乔月越过铁栏,面色诡异的慢慢走近她,“如果要开枪,就不要犹豫,否则……”

    话音落下,刘男手里的枪,就已转换了枪口,对准她自己。

    刘男看着近在咫尺的枪口,心头一片冰冷。

    “停下,你不要做傻事,挟持人质,还是jing务人员,这个罪名,你背不起!”程敬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公然越狱。

    没错,就是公然越狱。

    乔月冷笑,“哼!你都让我背那么多罪名了,还差这一个吗?”

    乔月手腕一转,夺下刘男的枪,反手甩了她一拳,刘男被甩的飞出去,重重的撞到墙壁。

    程敬见势不妙,正要扣动扳机的,可是晚上。

    这丫头速度快的像鬼魅,眨眼间就已经缴了他的械。

    “砰!”

    谁也没料到,她竟然真的敢开枪,而且子弹打中程敬的腿。

    程敬自己都傻了,呆愣的低下头,这才看到腿上的伤口,已经鲜红的血往外流出。

    严清一直跟在程敬身后,原本以为有局长出面,就没问题了,但是一切发生的太快,等到枪声响起时,似乎已经晚了。

    乔月一脚踢开挡路的程敬,严清正要掏枪,身后就被人偷袭了。

    崔义站在他身后,严清的枪被他扔到一边,赤手空拳跟他搏斗。

    乔月迅速解决掉其他听到枪声赶来的人,人多一点,就是费点时间,对她来说,没什么麻烦的。

    倒下的人越来越多,乔月手下留情,没要他们的命。

    除了被击昏的,其他人都不同程度受了伤。

    乔月端着步枪,居高临下的看着躺了一地的人,“今天的事,已经超过了公事的范围,说白了,是我跟程局的私事,跟你们没有关系,这世上的事,除了黑白,更多的是灰色地带,你们管不了!”

    而她,就是站在灰色地带的人。

    乔月又走回去,拖着受伤的程敬。

    而此时,崔义跟严清打了个平手,崔义也被他打出了狠劲,拳头攥的青筋显现。

    严清也很意外,原来那丫头身边的人,都是高手。

    难道国安局的特工,都是如此?

    “别打了,跟我去见总统先生,你如果不放心,可以一起来!”乔月拖着肥胖的程敬,竟然毫不费力。后面半句,显然是跟严清说的。

    严清震惊的看着她拖走程敬,这力气,也是无敌了。

    “先停战,有机会咱们再打,你如果不跟去,程局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崔义甩了两下手。可真疼啊!

    程敬只是腿部中枪,脑子还是清醒的。

    “你放开我!”程敬发现自己根本抵不过他的力气。

    “别动,否则你的胳膊就要保不住了。”她拖的是胳膊,只需要轻轻一扭,骨头就会错位。

    程敬只觉得被她抓住的地方,像被铁钳子夹住一样。

    有汽车轰鸣声传来,车灯照亮了半边天。

    程敬也看见了,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有能力调动军队的,除了封瑾,再没有别人了。

    “我用你钓他,是对的,他果然很在乎你。”程敬冷笑。

    “那又怎样,想在这个世界骄傲的活着,得有自己的本事,而不是依附他人,你觉得我比较好捉,是因为你觉得我是需要依附他人存的弱者,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我想杀你,想要你的命,你根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乔月脸上的笑容在慢慢扩大。

    封瑾带着人,直闯总统府。

    动静不可谓不大,但是在看到乔月的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程敬也同样看着气势汹汹,杀过来的封瑾,心凉了一大截。

    两人距离几百米的时候,乔月的眼睛就移不开了。

    封瑾穿着绿色迷彩服,帽沿压的很低,腰上也没有携带武器,只有肩上的徽章,熠熠生辉。

    两人距离几百米的时候,乔月的眼睛就移不开了。

    郑宏宇跟秦夏都来了,还有封瑾最新调配的几个人,组成了强大的后备军官。

    他们站在封瑾身后,而他们的身后,则是列成队的jun人。

    乔月松开程敬,扔掉枪,慢慢朝他走过去。

    崔义抢在严清之前,把程敬提着走了。

    碍于对方人多势众,严清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在乔月走近进,秦夏等人整齐的朝她敬礼。

    乔月现在的身份,他们几个人知道,同时,除了佩服之外,还有敬仰。

    封瑾一直站着没动,等着她走过来,直到乔月走到面前,他才突然伸手,揽住她的头,将她按进怀里。

    封瑾手上的动作很用力,他的呼吸也很急促,全身的肌肉紧绷着。

    乔月趴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只是这么多人看着,抱的太久,似乎不好。

    她只能偷偷掐了下封瑾的腰,提醒他这儿还有人呢!

    封瑾恋恋不舍的放开她,沉思了片刻,牵起她的手,“跟我走!”

    乔月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管,他说去哪去就哪。

    事实证明,他们两人的想法一模一样。

    封瑾带着她走进总统府邸的时候,韩应钦也在,还有卢军跟其他几个重要的领导。

    大晚上的把他们招来,各人心里都很清楚,要出大事了。

    要说这事,还得怪程敬,如果他不那么急功近利,一心想用乔月做文章,或许摊牌还没有这么快。

    严清看到里面的情势了,他没有资格走进去,再转眼一瞧,外面列队的那些人,他心里的震惊就甭提了,更多的是压抑。

    崔义跟秦夏等人也很熟了,走到他们中间,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给了他们。

    郑宏宇内心也复杂的不行,“真是卑劣,审不出他们想要的东西,就要动私刑,谁给的权利?”

    秦夏却抓住重点,“你是说,乔月掰开了铁围栏?”

    “是啊!有问题吗?”崔义特意去看了关押乔月的房间。

    秦夏感觉自己冷汗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这是要向天下无敌发展了。”

    郑宏宇没他那么乐观,“物极必反,你怎么不说,她是用健康换来的,谁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后遗症!”

    “后遗症?不会吧!她才十五岁,希望不会有,穆白那小子肯定能解决,我们就不要往坏处想了。”

    “但愿吧!”郑宏宇的心情还是很沉重。

    封瑾牵着乔月,坐到了会议室的最下方,也就是最靠近门的位置。

    乔月出院以后,她跟苏微寒还是头一次见面。

    说起来,这些人也真是奇怪。

    都想把对方拉下马,可是面上又装的很淡定,很友好。

    虚伪的一塌糊涂。

    “听说乔小姐刚刚开枪伤了程敬,在此之前,还在巷子里开枪杀人,难道说京都已经乱到,可以随意杀人地步吗?”卢军首先发难,他跟苏微寒关系好不好,这一点不得而知,但是他也绝不想看到封瑾上台,绝无可能!

    封瑾按住乔月的手,现在不需要她独自面对,“随意杀人?卢副总,怎么就知道是随意?案子还没查清,卢副总就知道内情了,看来你的消息比我们所有人都要灵通,卢副总最近跟境外的雇佣兵,联络很平凡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