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 恨铁不成钢
    其实在他们进入校门的同时,校长就已经得到消息,急急忙忙的朝这儿赶。

    只不过他跑的有点吃力,跑了半天还没能赶上。

    乔阳拎着包,绕过妹妹走了进来,“你们好,我叫乔阳,我什么都不懂,还有很多麻烦你们的地方。”

    乔阳这些天在家里,跟着林二旺学着认了些字,虽然只是很少的字,但是对于他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韩应钦安排好的课程,肯定会在很大程度上将就他。

    所以,在学习上,乔月不是很担心。

    “我去给你们买点吃的。”崔义冲乔月点了下头,便出去了。

    严清看了下手表,冷着脸提醒,“你只有八分钟的时间了。”

    乔月也同样冷冷的剜他一眼,“你最好闭嘴!”

    两人你来我往的针锋相对,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宿舍内的三个人,好不容易手忙脚乱的把屋子整理了下,慌张失措的让开一条道。

    “你们请进!”

    一想到他们的屋子里,要进来一个小姑娘,还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能不激动吗?

    乔阳找到一张空床,上面本来是放杂物的,也是刚刚收拾出来。

    乔月走过去,要帮他铺床,“哥,我来吧!”

    乔阳做家事,手挺笨,他只会干农活。

    乔月爬上去,给他铺床。

    但是他只带了床单,还有几件衣服。

    乔月正要让人去买,旁边一个腼腆的小伙子,捧着崭新的床上用品,放在了她的手边,“早上教务主任亲自送来的。”

    “谢谢!”乔月对人其实还是很友好的。

    瞧瞧小伙子羞红的脸,就知道她刚才说的话,一点都不凶。

    严清一直就守在外面,看到乔月竟然会铺床,着实让他有点意外。

    乔阳挠挠头,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妹妹把事情都干了,他要怎么办?

    崔义很快就带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

    严清再一次看手表,心情沉重的不像话,“乔小姐,请不要为难我!”

    如果他一直威胁,搞不好乔月直接就把他甩出去了。

    但是他现在用了恳求的语气,说白了,他只是听命行事,何错之有?

    就在严清以为她又要再一次毫不留情的回怼他的时候,对方只是静静的转开头。

    崔义把吃的东西放下,乔月没有动,“哥,我得走了,你有事就给他们打电话,几位同学,我哥初来乍到,他以前很少外出,不懂的东西也多,如果他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多包涵。”

    “但是呢!万一有人欺负我哥,或者搞了什么不公平的待遇,你们也一定要告诉我,这是电话号码,无论打哪一个,都有会有人过来处理。”乔月接来崔义刚刚写好的电话号码,交给他们。

    三个小伙子被她搞的有点懵。

    妹妹保护哥哥,这是真的吗?

    乔阳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小妹,我在这儿你不用担心,他们还能吃了我不成,你哥也不至于那样没用,我一定坚持下去,不管多难,都不会轻言放弃!”

    乔阳心里感动极了,妹妹把所有的事都给他安排好了,如果他再推脱,或是打退堂鼓,那就真的很孬。

    乔月笑了笑,“哥,我知道你有毅力,但是外面的世界很乱,跟你想像的不一样,小心些没有坏处,好了,我得走了。”

    正说着,胖胖的校长火急火燎的跑来。

    挤开严清,就撞了进来。

    “是乔阳来报道了吗?”

    又是一阵寒暄,也让同寝室的人明白了一个道理。

    新来的学生,背景很强大,还不是一般的强大。

    几分钟之后,乔月带着崔义跟严清,离开了林业学院。

    严清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心里清楚。

    人家这是给了他面子。

    乔月回到车上,冲程敬微微一笑,“走吧程局,现在可以来处理我们的事。”

    程敬的脸色却是相当的难看,她超过时间不说,刚刚电话已经打来了。

    封瑾知道他抓走乔月的事,电话那一头的封少,像一头发狂的雄狮,可怕的令人胆寒。

    但程敬还是顶着压力,把这事压下了。

    他挂断了封瑾的电话,而且临时改变了主意,不打算将乔月带回局里。

    他得赶在封瑾之前,让她认罪。

    所以现在,时间最宝贵。

    “开车!”

    面对程敬的不耐愤怒焦躁,乔月却悠闲的翘起了腿。

    “程局,死的人是什么身份查到了吗?”

    “这个不重要!”程敬的声音除了不耐烦,就是深深的厌恶。

    “哦?不重要吗?那什么是重要的?在程局看来,死者的身份都不需要查明是吗?请问,你又要如何定我的罪!”

    “我查案子,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怎么查,审讯的地点还没到,放心,有你说话的时候。”程敬心中越发的不快。

    乔月冷笑,“程局真是奇怪,查案子不从基本的开始查起,你这个局长是当上的?我真的很好奇。哦,对了,听说程局以前还当过小混混,干过什么事来着,让我想想……”

    要说每个人都有那么点黑历史,更何况还是动荡的年代。

    世道一乱,人的心也跟着乱了。

    程敬脸色阴沉的能滴下雨,“你的问题太多了,闭嘴!”

    程敬眼里的一丝慌乱,没能逃出乔月的眼睛。

    之前,韩应钦给了她厚厚的一叠资料,都是京都大官们的**,有些时间久了,资料都发黄了,但真实度十分的高。

    她翻看资料的时间不多,还没有看完,但她记得一些。

    似乎看到了程敬的黑历史。

    乔月冷笑,“让我闭嘴?抱歉,你刚才说了,这里不是审讯地点,况且你根本没有资格审讯我,顶多是我配合你们的调查,程局最好搞清楚这一点!”

    “这可是你自找的!”程敬突然掏出手铐,二话不说,就要给乔月拷上。

    乔月反手一扭,手铐却戴在了程敬双手腕上。

    突然的变故,令程敬都傻眼了,什么情况?

    乔月也不言语,只是等着程敬的反应。

    看着手上的铐子,程敬脸都青了。

    车里的另外两人也同时沉默。

    “你给我等着!”放下一句狠话,程敬开始掏口袋,找钥匙。

    可是掏了半天,钥匙呢?

    他猛的抬头,只见那丫头正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那上面挂着的,正是他的手铐钥匙。

    “把它给我!”程敬扑上去想抢回来。要是让下属们看见,他的面子往哪搁。

    乔月打开车窗,用小母指勾着钥匙,伸到了外面,“你再多说一个字,钥匙你永远都找不到,程局就戴着手铐下车好了!”

    “你!”程敬脸色再铁青也没用了。

    双方又陷入僵持状态,渐渐的,程敬心里算是有点数了。

    他似乎总被臭丫头压了一头。

    这个认知,可把他气坏了。

    “局长,到地方了!”严清不得不打断他们二人,虽然他也很不想。

    乔月勾唇一笑,“程局干嘛这么生气,逗你玩的。”

    她把钥匙扔向程敬,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点到为止,真闹的局长大人戴着手铐下车,可就没那么容易善了。

    崔义不知不觉,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位祖宗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搞的他心脏都快承受不了。

    程敬选择的审讯地点,绝对让人意外。

    乔月也是下了车,才开始佩服起程敬的魄力,也亏得他真敢这么干。

    眼前的建筑,不是总统府邸又能是哪儿。

    只不过,这里应该是后宅,也就是总统府里最少人注意的地方。

    程敬打开手铐,紧跟着下了车,“走吧!”

    乔月还是有话要说,“我建议程局最好把周家的人也请来,虽然我最近得罪的人不少,但是有能力,并且很想置我于死地的,还真不多,如果我没看错,之前那些人,应该是湖州那边的人吧?口音有点像。”

    “这些事不用你操心,你只需要交待你自己的问题,同样的话,我也不想再说一遍。”程敬现在只想把她丢地牢去,隔着铁门再跟她交谈,会比较安全。

    “程局好像很着急。”乔月轻声笑了下,“别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严清带着枪,押送她进去,崔义当然也得随行,现场也有他参与了。

    乔月站在广场上,甚至能看见总统府大楼的窗户,还亮着灯,就是不知道,今晚苏微寒能不能睡得着。

    苏微寒当然睡不着,苏韵在他办公室已整整吵了一个小时。

    相比程子沐跟郑成皓,他的是非观要更一些。

    “父亲,你之前不是答应了,要让我们去血狼锻炼吗?为什么又要让我去湖州?”苏韵在得到这个消息时,真的是无法理解父亲的作法。

    让去的是他,不让去的,也是他,究竟要搞哪样。

    苏微寒正在批文件,本来这一天就够头疼的,要应付那么多的事跟人,现在连他最亲近的儿子,也开始质疑他的决定,这让他更加烦躁恼怒。

    “我让你去,自然有我的道理,去湖州对你有好处,会有人陪你一起去,到了那儿,要好好锻炼,从最低层做起,将来才有有机会接替我的位子,懂了吗?”苏微寒吼道。

    他很少发火,一向给人很温文尔雅形象的人,一旦发起火来,真的很吓人,看苏韵的表情就知道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