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好,跟你走
    程敬调来飞虎队的人,全副武装,带着人直奔现场。

    这一边,地上倒着几个人。

    石磊拿着枪,走到最后一个活口面前,“现在你不用死,有你死的时候。”

    说完,他一个枪托,砸晕了对方。

    乔月放下枪,看了眼天色,“把现场打理干净,我们去接我哥。”她可不想耽误这事。

    “肯定有人报警,要不你先走,我们来处理善后。”崔义耳朵尖,他好像听到了警笛声。

    “不需要,你先把这个人带走,我来对付警察,”如果来的人是程敬,他俩可搞不定。

    “我留下,石磊,你把人带到国安局!”崔义把后面那辆车的钥匙丢给他。

    石磊利落的接过,扛上那人直接走了。

    时间不够,否则乔月就在这里直接审问了。

    他们的车子被困,现在也拉不出来,只好先放这儿。

    两人走出巷子,崔义有点手足无措,“我们怎么去火车站?”

    “坐公交车!”乔月倒是无所谓,也不是没坐过。

    但是在他们要等公交之前,程敬带队赶了过来,他一个命令,直接把两人拦下。

    “对不起,你们二人涉嫌参与枪战,需要跟我们回去调查!”

    拦住乔月二人,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高个男人,长的还挺帅气。

    程敬也飞快的走下车,“乔小姐,这回你没话可说了吧?”

    “程局长的意思,我听不懂,请问一下,你要我说什么?”

    “少在那装傻,我指的是什么,你心里清楚,持枪杀人,你把京都当什么地方了?给我带走!”程敬才懒得跟她废话,先把人带走再说,到了他的地盘,看她还怎么硬得起来。

    “慢着!”乔月长舒了口气。

    岂知,她刚要动,十几把枪,同时对准了她。

    “别动,再动我们就要开枪了,现在慢慢把手举起来!”高个子帅哥,语气可不怎么好。

    乔月翻了个白眼,“程局长,你是非要强权到底了是吗?”

    “我这是照规章办事,你最好不要反抗,否则我就要采取强硬措施!”

    “很好,程局长,希望你不要后悔今天说过的话,还有我得送你一句,请神容易,送神难,我等你后悔的时候!”乔月知道自己必须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否则封瑾的夺位之路,就不会顺畅。

    程敬冷笑,“我没什么好后悔的,主要是你,到时候可千万不要跪着求我。”

    进了局子,怎么审问,可就轮不到她来决定了。

    “程局长要对我用刑?”

    程敬摇摇头,“不会,看在你救了我儿子的份上,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哦,原来程局长还知道我救过你儿子,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上车吧!”

    “还是不行,我得去火车站一趟,这个事不能耽搁,非得我亲自去,你可以派人跟着我,办完这件事,我自然会跟你们走,否则大不了我们拼个你死我活,就看你的人得死多少!”

    说完最后一个字,她的手突然动了。

    以绝不可能的速度夺下高个男的枪,整个卸掉,扔在地上。

    最后,朝着程敬挑眉。

    程敬还算镇定,沉思了片刻,最终点头同意,“我们都跟着你,免得你畏罪潜逃!”

    他是镇定了,不过高个男的脸色可就不怎么好了。

    等他再看向乔月时,目光中完全多了不一样的东西。

    肯定不是啥好情绪。

    崔义一声不吭的跟着乔月,上了高个男的车,程敬也在。

    对于乔月,不亲自看着,他不放心。

    “丫头,有的时候锋芒太露,不是好事,你太高调了,封瑾也是,还是太年轻了,不懂得隐忍,再温顺的森林之王,他也会发怒。”程敬估计是觉得自己已经能掌控乔月,所以他有点洋洋自得。

    乔月没有理他,跟他争辩没有任何意义。

    她都不着急,崔义肯定也不会有任何异样。

    在对待敌人的事情上,他全然相信乔月的实力。

    但是高个男,一直在通过后视镜,瞄着乔月。

    要知道,在队里,还没有人能从他手上夺下武器,没有人!

    火车上,乔阳跟那人聊的太投机了,而且已经到了无话不聊的地步,尤其是在对方还请他吃了一顿饭之后,好的简直要拜把子了。

    眼看着火车快到站了,男人的目地也开始显露出来。

    “小兄弟,我跟你说啊!男人最重要的是赚钱养家,特别是像你这个年纪,你要是没钱没房,哪个女娃愿意嫁给你,”男人说话表情很丰富。

    乔阳羞涩的笑了下,“我们家有房,我妹妹出钱盖的,给我以后结婚用的呢!”

    男人眼珠子一转,又有了话头,“就算是你妹妹盖的房子,你总要回报她对不对?你不能说,一直欠着妹妹的人情,她也要过日子,小兄弟,我看你……”

    男人一通忽悠,说的天花乱坠。

    乔阳的性格简单,其实被他说的有点晕了,“那我下车得跟我妹妹的朋友说一声,她还等着我呢!”

    “行,当然行了!”男人满口答应,心里却在掂量着他能卖多少钱。

    卖到黑窑做苦工,就这身板,应该值不少钱。

    火车慢慢停靠在站台,男人飞快的跟外面的同伴打了个手势。

    意思是,有鱼上钩。

    乔阳提着行李,被人推推搡搡的下了车。

    站到京都的土地上,他整个人还是懵的,脚下都是虚的。

    左右看了看,根本不晓得往哪走。

    跟着他的男人,很热情的拉着他,“兄弟,出站口就在那儿,走吧!我陪你一块,不过这里人多,你得把眼睛放亮,才能找到接你的人!”

    男人在心里冷笑,看见了又怎样,他想带走的人,整个火车站,谁敢拦他。

    乔阳并不知道是谁来接他,只知道有人来接他。

    小四看过他的照片,他又是做特工的,只要乔阳走出火车,他就能找到。

    但是现在……

    “兄弟,没看见你亲戚?要不你跟我们到那边等,我们那儿有车,等你亲戚来了,也好一起坐车走!”男人的动作有点强势了,打算半拖半拉的把他弄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