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 韩帅下厨
    “我陪乔月到菜市场认认路,你最近还好吧?”韩应钦对他还是很客气的,他很少对人这么客气。

    这一点,乔月注意到了。

    所以,她看待陈博文的眼神也有了不一样的东西。

    陈博文把目光移到乔月身上,“原来你就是乔月,一直听说,也没得已见到,有空到我家去坐坐,我跟你爸十几年的战友,都是一起从战壕里爬出来的。”

    乔月微微挑了下眉,“这倒没看出来,陈叔叔身体一向可好?”

    陈博文垂下眼睛,连连点头,“还好,就是年纪大了,容易忘事。”

    乔月若有所悟,他又跟韩应钦聊了几句,便告辞先走了。

    父女俩继续往菜市场走去。

    韩应钦显然感觉到了,“你之前见过他?”

    乔月在笑,“也不算见过,远远的看见而已,您的这位老同志,一不小心,晚节可能不保哟!”

    本以为韩应钦要吃惊一下下,但是没有,他很淡然,可以说十分淡然了。

    “您知道?”乔月想到,只会有这一种可能了。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那您就没什么想说的?比如劝一劝,年纪一大把了,还是要注意一下,临了临了,别把自己整的身败名裂!”

    韩应钦摇摇头,“他是什么人,我很清楚,能豁出去,走出这一步,说明他已经想好了可能的结局,对方是什么人?”

    乔月失笑,“我还以为您真的一点都不好奇呢!”

    韩应钦拍了下她的头顶,“随口问问。”

    乔月看着他的笑脸,不由的感叹,韩帅笑的可真好看。

    瞧瞧这附近的大姑娘小媳妇,哪个不是把眼睛黏在他身上,舍不得拿下来。

    乔月收回目光,转头看着拥挤的菜市场,“跟他搞婚外情的女人,打扮很怪异,她之前还要塞给封瑾一张名片,喏,我带着了。”

    乔月把名片拿给他,“我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京都的地下娱乐场。”

    韩应钦接过名片,只扫了一眼,表情就变了,“名片不要留着,你也不要去找她,我会亲自跟她谈。”

    “您认识她?”这一认知,让乔月震惊了,而且控制不住的乱想。

    韩应钦再次揉了下她的小脑袋,“不要乱想,几年前行动时,救的一个小姑娘,可惜她总是不学好,给她创造了条件,也不知道珍惜,这一次,我不会轻饶了她!”

    乔月兴奋的俩眼发光,“您要去找她了吗?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我也想见识一下地下的世界,爸爸,您就带我一起去呗!”

    韩应钦无奈的笑了,“你不是还要去接乔阳吗?”

    “呃……那要不然,我们下午去也行,反正下午也没事情可做。”

    韩应钦哪禁得住她的哀求,“你就是闲不住!”

    乔月呵呵的笑,笑声清脆。

    韩应钦这样的人物,走在狭小又拥挤的菜市场,实在是另类。

    这一路走下来,他已经抓到两个企图从他身上下手的小偷了。

    乔月专注的卖菜,她专挑那些提着篮子,在门口摆地摊的小贩。

    韩应钦跟在她后面,帮她提篮子。

    说实话,这两人如果不说话,很容易让人怀疑他们的关系。

    但是当听到乔月脆生生的喊爸爸,又有多少人羡慕到眼红。

    这般可爱的女儿,这般帅气有型的父亲,实在是养眼。

    乔月买了一条新鲜的花鲢,也就是胖头鱼。

    头占了身子的二分之一。

    新鲜的鱼头,拿来熬汤,小火慢煨,再好不过。

    她只买了头,分开买的话,头绝对比鱼身子贵。

    两人在菜市场逛了一圈,乔月又在瓷器店,买了一个很漂亮的砂锅,她可以用小炉子来熬汤。

    一整个上午,韩应钦都陪着她。

    一个小时逛下来,韩帅手上的袋子多到拎不下。

    可是他也不要让乔月拎着。

    路上遇到石磊跟崔义,总算能给他分担一些。

    “中午把穆医生也叫过来吧!”乔月想了想,觉得还是很有必要。

    穆白帮了她很多,这个男人外冷内热,回头数数,欠他好像也挺多的。

    “好,回头我开车去接他们!”石磊主动的接下这个任务。

    剩下的三个人,就在厨房里忙活了。

    不过大多是崔义跟韩应钦在厨房里转来转去。

    乔月只负责择菜,看电视,吃水果。

    这个季节,葡萄最好吃。

    她现在吃的葡萄,是韩应钦让人送来的。

    皮薄没籽,捏住往嘴里一挤,整个果肉就进了嘴里。

    一点酸味都没有,很甜很水润。

    韩应钦给她洗了一碗,是用盛汤的大碗装着,就让她抱着吃。

    崔义在厨房里切菜,偶尔看一眼外面享福的丫头,“您真的很疼爱乔月。”

    说实话,跟韩应钦单独相处,对他来说,还是挺有压力的。

    这位将帅,有一种天生的王者气度,让人心生敬畏。

    韩应钦笑了下,“她值得!”多余的话,他并不想解释,已经说的够多,不需要再跟人说一遍。

    为什么非得要理由呢?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因为,才有所以。

    封瑾回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鱼头已经炖上,用煤球烧的炉子慢慢煨着。

    封瑾推开院门的时候,就看见乔月已经挪到院子里坐着,手里还拿着一把小铁锹。

    听见开门的声音,回头冲他甜甜一笑,“回来啦?”

    从厨房的窗户也能看到院子里的情形,双方自然也都看见了。

    封瑾轻嗯了声,又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的人,本想跟她说什么的,可是有人看着,也说不成了。

    “你在院子里干什么?”换成这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感觉好无奈。

    “哦,我在种花,隔壁阿姨挖了好多菊花苗给我,再过一个月就能开花了,我打算种在这边,以后也不用管它,明年还能长成一大丛!”乔月指着足足有十几棵菊花苗。

    家属院里退休的老干部们,每天除了买菜做饭,锻炼身体,就是养花养鸟,打发无聊的时间。

    封瑾当然也不会说什么,“以后你想种什么,告诉我一声,我让人送花苗过来就是了。”

    乔月翘起腿,摇摇头,“不要,自己的花园,还是要自己打理,以后你别让他们过来了,我们有时间,可以自己打理,不就是松土,施肥,剪枝吗?没什么难的。”

    封瑾笑而不语,没好意思打击她。

    你有那个时间吗?

    既然是她的想法,还有好说的?

    封瑾脱了外套,很自觉的走进厨房。

    再大的厨房,也不好容下那么多人。

    崔义找借口跑出来了,站在一边,看乔月种花。

    “姐姐,你今天是不是又有活动?”崔义跟着她,也有一段时间,说不上了解的有多彻底,但也不差了。

    “干嘛,你想参加?”

    “我是你小弟啊!当然是你到哪,我就到哪,”崔义停顿了下,才又说道:“说实话,来到京都以后,才感觉以前的自己太小了,现在真的不一样。”

    具体哪些地方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乔月挖坑的动作停下,扭过头看他,“你需要跟着石磊再好限锻炼一下,以后你们俩都是国安局的编内人员,但是不参与国安局其他事宜,懂我的意思吗?”

    这是她刚刚跟干爹讨论的结果,该化分清楚的,就得说清楚,免得将来麻烦。

    崔义笑呵呵的点头,“懂,那黄箫然怎么办?他也嚷嚷着要到京都来呢!”

    “他们家有生意,他跟你不一样,你告诉他,好好在衡江发展,以后我还是要回去的!”

    “好,回去我就给他打电话!”

    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以后有改动也说不定。

    穆白跟穆雨彤过来时,菜已经端到桌上了。

    韩应钦知道乔月想吃火锅,她身体还没有大好,于是就给她做了鲜汤的火锅。

    穆白站在院子里,看着这里的一切,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跟封瑾比起来,他似乎总差了那么一点,尤其是在对待乔月的事情上。

    几人坐下来吃饭,小四中途也跑来蹭饭。

    饭桌上,大家都不想谈论工作。

    封瑾只是照顾乔月吃饭,给她夹了鱼头最肥美的部份,鱼脑。

    鱼脑没有骨头,里面的胶质最美味。

    韩应钦开了一瓶酒,给每个人都倒了点。

    穆白本来不喝的,但是韩应钦扫了一眼,他就乖乖把杯子举起来了。

    这位大叔的威慑力,可真不是盖的。

    “小四,我哥几点的火车到站?”乔月担心小四吃过饭又跑了,抓紧时间问。

    小四正在飞快的扒着饭,听到她的提问,只好用手比划了一个八字。

    “八点吗?”乔月边说边思索着,时间的安排。

    “今天火车晚点,要晚一个小时,九点从家里出发就可以,我陪你一起去!”封瑾面无表情的接过话。

    韩应钦朝他看了一眼,懂行的人就能明白。

    封瑾能如此了解进出京都的交通情况,看样子,他的工作进行的很顺利。

    各部门的情况,摸的也很熟悉。

    再接下来,就要大换血了。

    穆白的话不多,给人的感觉,始终冷冷清清的。

    吃过饭,穆雨彤跟崔义承包了洗碗的工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