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哥哥要来了
    张迎春听到这话,更加的不痛快,“封家在地方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旺族,他们家族有不少人都在做生意,能没钱吗?只有像我们这种成天只知道上班下班,拿死工资的人,才一辈子子混不出头,一辈子都得听人指挥!”

    面对妻子的抱怨,陈博文选择听不见,或者沉默以对。

    可他越是不说话,张迎春越是气不打一处来,“看你这副窝囊的样子就生气!”

    她用力合上报纸,便匆匆上楼了。

    年纪大了,睡眠也不好,他们两人从很早就分开睡了。

    各自也有自己的书房,等同于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吧!

    陈博文什么也没说,还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模样。

    不过在老婆进了房间之后,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他的表情立马变了。

    也不说变化有多么的大,总之,跟之前很不一样。

    匆匆倒了茶杯,他也回了自己的房间,具体干什么,反正张迎春是不知道了。

    次日清晨,乔月是在孩童的嬉笑声中醒来的。

    外面的天晴了,天气不错,有点秋高气爽的味道。

    乔月忽然心血来潮,她想到附近的菜市场看看。

    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被窝都凉了。

    枕头边放着一张纸条,是封瑾留下的。

    “早上不用起的太早,缺什么了,打电话让他们去买,中午我会尽早赶回来给你做饭!”

    封瑾写这张纸条的时候,天还没亮。

    他在床头点着灯,灯光的另一边是黑暗,这一边,是她安静的睡颜。

    乔月笑着把纸条放进抽屉里,找了个本子夹好。

    起床,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景色,伸了个懒腰。

    天气好的时候,看着楼下的花园,真的是很美。

    每一处都能看出主人的良苦用心。

    她在楼上洗脸刷牙,正打算到楼下弄点吃的,或者到外面买些早饭,院门就被敲响了。

    来人是韩应钦,他提着早饭,站在门外,笑容温暖。

    “封瑾跟我说了,在这个点给你送早饭,他算的可真准!”

    “我可以自己出去吃,我还打算待会去一趟菜市场,总要过一下平凡人的生活,中午多烧两个菜,您也过来一起吃午餐。”

    “那我跟你一起去,在这儿工作了十几年,还没真没去过几次。”韩应钦给她把早餐,用盘子装好,端到客厅。乔月只需要伸手,就能吃到。

    “你们要是再这么养着我,要不了半个月,我就得胖的像猪一样。”乔月坐在餐桌前,拿起一个包子,一口咬下。

    韩应钦给她把牛奶热了,放在她面前,“胖一点也挺好,这次瘦了很多,对了,你哥已经在火车上了,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到我安排了人过去接他。”

    “我哥要来了吗?学校在哪边?他住哪?”乔月吃惊的连包子都不吃了。

    韩应钦不说了,就是看着她。

    过了几秒,乔月才回过神来,赶忙咬了一口,又喝了口牛奶。

    韩应钦这才满意,“学校在西区,他肯定要住在学校,来回坐车太麻烦,你不用操心他,回头小四会带着他,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

    乔月点点头,若有所思。

    她没说话,韩应钦也沉默了。

    过了会,乔月才发觉不对。

    眼珠子转了转,尴尬的笑了两声。

    “昨天我招集全局上下开会,是不是逾越了?”

    有些事,当时她是非做不可。

    肯定是考虑了,却也没有想的那么多。

    韩应钦微笑着摇摇头,“你有魄力,这是好事,要成为国安局的掌舵人,我不需要你中规中矩的做事,最近局里的风气是不太好,这也是我留给你的作业。”

    “啊?”这一点,倒是乔月没想到的。

    韩帅就是韩帅,厉害的不止一点点。

    韩应钦收起了笑容,沉声道:“你需要巩固管理人心,局里最近被塞进不少人,当然,最核心的部门,我在掌控,在你的能力还没有达到之前,暂时不会交给你,但是其他方面,你可以拿来练手,懂了吗?”

    乔月连连点头,“懂!”

    责任可真大,居然要拿局里的内务,给她练手,哎哟,压力也好大。

    乔阳坐的是火车,他生平头一次坐火车,衡江那边的人,也没谁能抽出空,陪他一同前往京都。

    他也有骨气,坚决不要封家人送。

    车票都买好了,他只需要上车就行,能出什么事。

    瞧瞧这车厢上的人,多么友好。

    “兄弟,你是到京都找人呢,还是找活干?”一个很有痞气的男人,挤到了乔阳身边的空位。

    “我是找人,也是要上学,我妹妹在那边。”乔阳本身就是个很憨厚的人,人家这么热情的跟他说话,他也不好不理人家。

    “哦,你妹妹在京都啊!哎哟,我可告诉你,京都现在的活不好找,不过你怎么是要上学呢?像你这么大的男娃,都要挣钱养家了……”

    乔阳觉得男人说的话,很有道理,便一路跟他攀谈起来。

    这一路聊下来,男人把乔阳的底摸了个遍。

    当然,对于乔月的情况,乔阳知道的也不多,否则就不是这个效果了。

    再说另一边,乔月打听清楚哥哥坐的是哪班火车,执意要亲自开车去接他。

    韩应钦拗不过她,也知道他们兄妹俩感情好。

    离国安局最近的菜市场,走路也要二十分钟左右。

    谁让国安局是神秘又神圣的存在,谁敢把菜市场开在他旁边,那样的话,安全问题谁来负责?

    父女俩边走边聊天,始终是乔月在说,韩应钦点头嗯。

    家属院里的孩子,都到附近的学校上学。

    在经过学校外边时,韩应钦笑着说,他也很期待以后乔月跟封瑾有了孩子,他每天接送孙子上学放学。

    乔月看到他眼里的希冀,没忍心打破。

    干情报这一行,奢望的平淡,有时真的是奢望而已。

    “老陈,买菜吗?”韩应钦跟对面过来的人打招呼。

    陈博文扶了下眼镜,这才确认对面走过来的人是谁。

    “哟,韩局长,您怎么在这儿?”

    在通往菜市场的路上,碰见韩应钦,简直不要太玄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