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 夜游
    怕里面的人听见,小姑娘慌慌忙忙要关电视。

    可还是晚了呀!

    某人边擦净手上的水,边往这边走来。

    “别关,让我听听!”

    “呵呵!没什么好听的,就是一点随机采访,我瞎说说而已。”她也有怕的时候。

    要是让那几个人知道,她在封瑾这里认了怂,还怂的一塌糊涂,估计下巴都要惊掉了。

    封瑾走过来,按住她的肩,在她身边坐下,“我媳妇第一次在电视上讲话,可遇不可求的机遇,我当然得好好听听了。”

    说是这么说,可是某人身上散发的凉意,还是怪吓人的。

    电视上,乔月的脸虽然打了马赛克,不过认识她的人,或是只要见过她的,一眼就能认出来。

    毕竟这世上也没有几个能跟她一样嚣张,还嚣张到了电视上,让千万观众都看见了。

    另一边,穆雨彤窝在哥哥的宿舍,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又毫无意外的,看到了关于乔月的采访,一个字都没剪,原封不动的放了出来。

    穆白刚好端着杯子,从书房走出来,索性身姿慵懒的靠在门边,慢慢的欣赏。

    “唉!这下她成名人了!”穆雨彤叹息,也谈不上认为是对还是错。

    “她本来就是名人。”穆白声音平静的没有波澜,仿佛在说着一件跟他毫不相干的事。

    “说的也对,以她的做事风格,早早晚晚都得成为名人,哥,你说……她这样,会不会招来仇人的报复,你是没瞧见,今天她干的几件事,桩桩件件,都能把人逼上绝路,我是担心,她这么招摇,真的好吗?”

    穆白站直了身子,走过去倒水,“她这是在引蛇出洞,与其被动的防守,不如主动出击,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穆雨彤一脸的迷茫,“哥,这你也知道?看样子,你很了解她嘛!”

    穆白一怔,杯子里的水溢了出来,“她是我的病人,了解她有什么不对?”

    满出来的水,被倒掉,多出来的东西,本来就是多余的。

    “当然没什么不对,哥,我今天看见医院里,好多护士都在打听你的情况,我来的时候,老妈嘱咐了,让你尽快找对象结婚,说你要是再拖下去,就得打光棍了!”

    穆雨彤语气很俏皮,不过转乱的眼珠子,还是泄露了她的心虚。

    “我的事,不用他们管!”穆白一下子变的冷漠,转身就走。

    那副傲娇的样子,简直让人恨的牙痒痒。

    回到书房,关起门。

    整个人都像是要散架似的,很疲惫,很孤独。

    封瑾命人将这一段采访,用光盘刻了下来。

    打算保存着,随时拿出来欣赏。

    当然,他的欣赏,可没什么好意,随时拿出来挤兑她,才是真的。

    外面下的小雨停了,封瑾从楼上拿了外套给她披着,随后才带着她出门。

    家属院的小路,都是用青砖铺就。

    经常下雨的话,路面就会比较湿滑。

    夜晚出来散步的人不多,天气凉了。

    这里有些房子,年代久远,可能还是战争年代留下的。

    也有新盖起来的,他们住的就是新房子。

    老房跟新房中间隔了一条水沟,用来排水的。

    有的人家,也会将生活污水往里倒,导致小河道的两边,有很多黑乎乎的污垢。

    “这一片的卫生,也没人管吗?”乔月皱眉,好好的生活环境,却给糟蹋成这样,看着都让人不舒服。

    “有,就是那位张主任的丈夫,他退休了,现在整个国安局家属区的事务,都由他负责,喏,他们家就在那儿。”其实封瑾对这一片的了解,远比她以为的要多的多。

    他们要在这里长住了,他又经常不在,怎能不了解清楚。

    乔月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栋红色砖瓦二层小楼。

    房子的外面,被茂密的树木包围。

    红漆大门,有点生绣了。

    从他们站的位置,可以看到二楼有灯亮着。

    拐过一个弯,前面是一排杨柳树,长长的枝条,垂到了水面上。

    要是夏天,这儿肯定是一处不错的风景。

    但是到了秋季,柳树的叶子都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不怎么好看。

    不过树底下两个拉拉扯扯的人,倒是让乔月提起了兴趣。

    “咱们好像撞见不该看的了,怎么办?”问是这么问,不过她的眼睛可没离开过。

    封瑾握紧她的手,“不怎么办,前面可以绕回去,你不是要这儿走个遍吗?”

    封瑾大大方方的拉着她往前走,青砖铺的小路,刚好绕过了幽会的男女。

    不过二人倒是发现他俩了。

    男人慌忙用衣服蒙住脑袋,转过脸去。

    女人倒是大大方方的把脸扭过来,反而盯着他们看。

    在瞧见封瑾的脸之后,女人的眼中,很明显有了叫做花痴的东西。

    不过封瑾可不会把注意力,浪费在他们身上。

    “这里的墙院前年刚修过,墙院外面是杂乱的树林,一般人当然不会从这儿走,如果紧急逃离,从这儿离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痕迹也会很明显。”

    “这有三米高了吧?”乔月站在墙根下,认真看着。

    三米高的院墙,可不多见。

    “别忘了,这儿是国安局,进来的人都要经过盘查,更何况是院墙,这儿的人,即便是退休,也只能住在这里,他们身上藏了太多的秘密,无论生死,管理的都相当严格!”说到这儿,封瑾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他心里清楚,无论是国安局的人,还是做为血狼的他,这辈子都无法跟现在的身份,脱离关系。

    两人往回走的时候,在拐弯处,又碰到刚才幽会的女人,不过现在只有她一个人,那男人不见了。

    女人抄着手,那姿势摆的,好像故意等着他们。

    乔月无声的笑了,看来不管到哪,都有那么几个不知死活的人。

    “喂,你们站住!”女人跨前一步,挡住他们的去路。

    封瑾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有事说事,没事滚开!”

    女人穿着打扮很潮,头发烫的像鸡窝,脸画的像个鬼。

    整个就是哥特风,但是别忘了,现在是八十年代。

    说白了,就是鬼一样的打扮,老太太夜里撞见了,准得吓的昏死过去。

    女人又盯着封瑾瞧了好几眼,越瞧脸上的笑容越大,“帅哥,想不想跟我去见识一下京都的地下生活?绝对比你这中规中矩的日子,要疯狂刺激!”

    她说到日子时,朝乔月挑衅的瞄了一眼。

    没错,在她看来,乔月现在的样子,可不就是中规中矩吗?

    “滚!”封瑾还是那副冷漠的样子,拉着乔月便要走。

    “哎,别那么冷漠,这是我的电话,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女人从胸口掏出一张名片,想要递给他。

    封瑾当然不会收,不过乔月在经过她时,把名片拿了过来,冲她挤了下眼睛。

    女人咦了声,可是那两人已经走远了。

    乔月趁着封瑾不注意,把名片塞进口袋了。

    任何一个大型城市,除了白道黑道,其实还有处于灰色地带的地下王国。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就像当初打黑拳的黑市,它就属于地下娱乐活动。

    本身,它并不违法,但是也同样不会光明到哪去。

    生死重伤,在地下王国,都是家常便饭。

    除了这些,还有地下酒吧,舞厅,旅馆。

    那儿的消费,比地面上要便宜多的多。

    廉价是他们的特色。

    神秘则是它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

    他们就像吸血鬼,见不得光,终日生活在地下。

    很多底层人,喜欢在地下疯狂一把,既不怕被查,也不用花太多的钱。

    那里也有妓女,一般都是被上面淘汰下来的女人,老了,或是有病。

    如果她没猜错,刚才的女人也是妓女,那股糜烂的味道,还没靠近就能闻到了。

    “最近不要去!”走在前面的封瑾,突然说话了。

    乔月正想着事,被他冷不丁的吓到,冲他翻了个白眼,“谁说我去了?”

    “你不去,为什么要拿名片?”

    “这你也知道?”真怀疑他背后是不是也长了眼睛。

    张迎春坐在客厅,戴着老花镜看报纸。

    整个客厅,只有她身边的一盏台灯开着。

    张程住到宿舍,她跟丈夫生了一个女儿,上大学住校,平时也不怎么回来。

    白天她也走了,整个家里就只有丈夫一个人。

    客厅的门打开,已经过了六十岁的陈博文,从外面走回来。

    “去哪散步了,回来的这样晚!”张迎春头也没抬的问。

    “没上哪,就是出去转了转,你怎么还不休息。”陈博文说话很小声,好像有气无力的样子。

    “外面有什么好转的,对了,最近局里来了个新人,已经住到咱们大院了,你平时要多注意点,这丫头可是韩应钦选好的接班人,哼!还以为他韩应钦有多么大公无私,结果还不是一样的会算计!”

    陈博文弯着腰,面上的表情始终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模样,“这个事我知道,他们家老早就开始装修了,用的都是进口材料,工人都是外地的,一般人可请不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