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晚餐
    张天意的父亲因公受伤,人废了,老婆也跟人跑了。

    现在他爸除了喝酒,就是打孩子。

    同伴犹豫着道:“要不你去求求她,兴许这事就过去了!”

    张天意只思考了几秒,就果断摇头,“不去!”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乔月失笑,还是个有骨气的小子。

    封瑾回来的时候,刚好踩着七点。

    还没进门,就瞧见她坐在门口,脸色立马沉下来。

    “你怎么坐这儿了?外面多冷!”

    他飞快的穿过院子,外衣也没脱,二话不说,将她抱起来。

    “外面空气好,里面太冷清了,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房子大了,在不开灯的情况下,是真的很冷清。

    也不是真的不喜欢,可能就是想他了吧!

    封瑾转头看她,眼中写满了歉意,“对不起,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

    他走到沙发前,用额头试了她额上的温度,确认没有过热,才把她放下。

    乔月窝进沙发里,这才感觉到半个身子都是凉的,“我饿了,锅里熬着汤,菜都洗好了,还没有炒。”

    “我来,你坐着别动!”封瑾飞快的脱去外套,卷起袖子,又拿了毯子给她盖着腿,然后才去到厨房。

    乔月侧身在沙发上躺下,用手垫着脸,静静的欣赏他系着围裙,在厨房里挥舞锅铲的样子。

    想想,又觉得好笑。

    围裙小了点,系在他腰上,很不对称。

    封瑾动作很快,只用了十分钟,就做好了。

    “洗手过来吃饭!”

    “哦,来了!”乔月一个猛子从沙发上坐起来。

    楼下有洗手间,是给客人用的。

    总不能家里来客人,还得跑他们房里上厕所。

    封瑾炒了两个菜,又把汤加了佐料端出来。

    两人正要坐下,院门被敲响了。

    “我去开门,你坐着吃饭!”封瑾解下围裙,又回到厨房,拿了碗,嘱咐她坐下吃饭。

    天气冷了,饭菜也凉的快。

    乔月其实也没有多饿,但是她不能不吃,否则怎么对得起他的一番忙碌。

    封瑾冒着雨,跑到院门,打开门说了什么,乔月都不知道。

    她只听见有男人的声音,嗓门很大,还有小孩子的压抑的哭声。

    几分钟之后,封瑾跑回来,关上了客厅的门。

    “是谁啊?”乔月给他也盛了饭。

    “不认识,带着孩子,因为一朵花,要跟你道歉,不用在意,”封瑾当然是不会在意,国安局的家属院住了很多人,有能力分到院子的,却也不多。

    刚才那人,他并不认识,也没见过他的资料。

    要么是严格保密的人员,要么是不重要的人。

    乔月喝着汤,想起来,“他肯定知道我们花园里种的,都是名贵的品种。”

    封瑾让人弄来的,识货的人肯定知道价值。

    “咱们要在这里住下,跟邻居的关系,相处的差不多就行,”封瑾的话很有意思。

    他既不希望乔月去应对那些三姑六婆,也不希望邻里的关系搞僵,让她在这里住着不舒心。

    乔月放下碗,笑看着他,“我又不是母老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天我可是处理了好多事,你肯定知道了,有什么话想说吗?”

    “再喝碗汤。”封瑾不急着回答,如果不是跟她一起吃饭,他是不想说话的。

    食不言,寝不语。

    “不要喝了,肚子太涨,待会吃过饭,出去走走,我想知道这里的全貌。”以前住别墅也是,周围的环境全都摸透了。

    封瑾也没有强求,静静的吃完了碗里的饭,才说道:“你做事有你的方法,只要注意别把路堵死,他得有个逃跑的渠道,对吗?”

    乔月白他一眼,“讨厌,跟我讲话还那么深奥,反正靳崇明这个人,后面肯定有人,至于要不要深挖,全得看我干爹什么想法。”

    封瑾捏了下她的脸蛋,“你干爹已经把人转移了。”

    “转移?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本来是要放的,不过考虑到你的面子,对外就说转移,靳崇明这个人,现在还动不了,要先把周家这根钉子拔掉。”

    “周家?周文生是吗?”乔月来了劲。

    “这你也知道?”封瑾起身收拾碗筷,对她操心的问题,简直是无可奈何。

    “我当然知道,你别忘了我现在是做什么的,周文生肯定不好弄,总统先生是不是要派自己的亲信过去,收服了周文生,再接管他手里的兵权?”乔月双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跟着他走来走去。

    封瑾很自然的做着家务,很顺手,也很熟练。

    “他要派苏韵过去,不过也会派保护他的人,周文生的事先不急,你也不要管,但是……你怎么又掺和了周楠的事?”

    这才是封少最介意的,用周楠的男朋友,气周老爷子,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小丫头就是要报仇,她不在意手段。

    其实既便她不出手,周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需要慢慢来,才能稳操胜券。

    乔月心虚的别开眼,她当然知道封瑾介意的是什么,“就是碰上了,顺便帮他们一把,那个姓罗的,还欠我一个人情呢!”

    封瑾又想捏她的脸蛋了,这回是气的,“他不恨死你不错了,周家已经派人想拦下他们二人,一旦抓住,就是死路一条!”

    京都哪有那么容易逃走,周家的人手,还是有的。

    乔月又听懂了,“是你帮他们离开的?”

    “不然呢?看着他们被抓?以后不准掺和这种乱七八糟的事!”

    替他们说媒,她怎么想的!

    “哼!”乔姑娘的傲娇上来了,起身回到沙发上,盘腿坐着。

    封瑾笑了下,没再说什么,进去洗碗了。

    天气冷了,怎么舍得让她洗碗。

    乔月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晚间娱乐频道,正在播放熟悉的声音。

    哎呀!坏了,是她的之前跟记者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