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 二人世界(三更)
    所以,乔月在等,等着老狐狸自己蹦不住,把尾巴露出来。

    周思衍看着乔月镇定自若的样子,也慢慢的冷静下来。

    对于周楠的离开,也不再强调让他还血。

    现在周楠已经不重要了,眼前的死丫头地,才是他要用主要精力对付的人。

    “你今天的目地,应该达到了,我们周家已经被你害的支离破碎,现在你还想干什么?”周思衍如果再年轻个三十岁,绝对会跟她拼命,跟她拼个你死我活。

    乔月状似无辜的摊开手,“我没想干什么啊!就是来看看您老人家,那么想让我死,结果不仅我没死成,您还损兵折将,多亏啊!”

    “我是想让你死,只有你死了,封瑾才会倒下,他倒了,封家才会倒,我只恨,没有尽早除掉你,以至于让我成长了起来,不过你也不用太得意,只要是人,都有弱点,你也不例外,而人一旦有了弱点,便会不攻自破,我说的对吗?”

    周思衍混到今天,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栽在乔月跟封瑾手上,有多重原因。

    他们二人并不善于玩弄权谋,也不跟你绕弯子,直来直往。

    说白了,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老爷子的反思,似乎晚了点,因为败局已定。

    他现在想的是,如何保住周家最后的实力,将来有一天,还可以东山再起。

    “对,您说的很对,这人活在世上,怎么可能没有弱点,我也有,除非像您这样,绝情到六亲不认,那么弱点也就不存在了,听说周文生在地方上,混的不错,他是你过继的儿子,按辈份算,应该是你侄子,你们家也就出了他这么一个人物,接下来,也该轮到他了!”

    “你别想对他做什么!”周思衍愤怒的站起来,手里的拐棍差点朝着乔月飞过去,“他不在京都,权利斗争也没有参与,他是军人,跟封瑾一样,他们的职责是保家卫国!”

    周老爷子最近一直在弱化周文生的存在感,从上至下,都尽量不提及他。

    昨晚他也跟周文生通过电话,让他最近安稳一点,不要闹出任何动静。

    这种时候,越是安静,越是对他们有用。

    乔月也站了起来,“他跟封瑾不一样,永远都不会一样!”

    周思衍看着乔月离开的背影,眉头紧皱,“她这是什么意思?”

    周进内心感慨万千,周文生一直是周家最神秘的人,名面上他也是个隐形的人。

    逢年过节也不会回来,周家唯一跟他有联系的,就是周老爷子。

    就连周家子嗣下部队锻炼,也从来不会到周文生所在的部队。

    可想而知,眼下乔月将目光对上了周文生,让老爷子如何能不慌乱。

    “父亲,我们怎么办?”周逊担忧的问。

    “先把你母亲送到乡下,其他人能送走的,也尽量送走,越快越好,你们记着,只要有一个周家的人活着,周家就不算完!”老爷子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说完这些话,便一个人上楼去了,并把书房的门上。

    进了书房,就开始打电话,布置任务。

    周逊站在客厅里,看着不知所措的一家老小,又急又烦躁。

    “你们赶快去收拾东西,周楠就不要管了,晚上坐车离开,所有人都走,不要再留在京都,周进,你带他们去找周文生,现在只有他那儿还算安全,这个乔月,实在太厉害了,她是要对我们家赶尽杀绝!”

    他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只有周进没动。

    他想起林玉梅肚子里的孩子,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骨肉。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让她留在老家,反而更安全,至少乔月不会动他们。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把你父亲找回来,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见人影!”

    “是,我知道了!”周进当然知道父亲在哪。

    狡兔三窟,周谦有几个小老婆,他还能不清楚吗?

    离开周家,乔月面色凝重,“老头子肯定还有杀手锏没用,通知秦夏,让他小心点,要紧盯着周家,老爷子的电话打到哪儿,一定要追踪到!”

    “好,回到局里就去办!”石磊点了点头。

    张程已经大气都不敢出,她怎么觉得今天听到的消息太多了,她有点害怕,乔月会不会杀她灭口。

    想想看,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乔……乔月,你不要杀我,今天的事,我一个定都不会说,真的,我向你发誓,我绝对不会说,一个字都不会向外透露!”

    乔月转头看她,“你知道就好,我不喜欢身边的人多嘴,以后在国安局,好好干你的工作,表现好了,自然就有往上升的可能,可如果让我发现你背着我搞小动作,今天的情形,就是你的下场,懂了吗?”

    她不希望国安局的内部,发生任何动摇。

    “我明白,我懂了!”张程今天见识了她的手段,也算间接救了她自己一命。

    “前面停下,让她下车!”

    石磊将张程放下,现在就剩他们几个人。

    崔义迟疑着说了自己想法,“周老爷子很有可能会铤而走险!”

    “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要杀了我,既然国内找不到合适的人,就只能从国外找,只要价钱出的够高,顶尖的杀手多的是,而周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乔月看着外面,心情忽又变的沉重。

    不怕敌人在明处,最怕敌人躲在暗处,伺机而动,让人防不胜防。

    听她这么一说,穆雨彤也担心了,“那怎么办?要么让人截断周家跟外界的联系,再不然就是从源头掐断,先把他杀了!”

    乔月被她恶狠狠的模样逗笑,“掐是掐不断的,周家的人也不可能死光,国外的杀手组织也多的很。”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等着他找人来杀吗?”

    乔月有些疲惫了,闭上眼睛,靠向后面,“走一步看一步,先把我刚才说的事情办了,他那儿肯定也要对周文生下手,估计不会让我去,算了,先回去吧!”

    “你累了?”石磊通过倒车镜,看到她像是累了。

    也对,刚刚出院,就接连跑了好几个地方,见了那么多人,说了那么多话,能不累吗?

    穆雨彤着急道:“我们先送你回去,别让封少知道你一下跑那么多地方,石磊,你赶紧开车!”

    “好!”石磊踩下离合换档,车子加快了速度。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回到家属院。

    小四给他们都安排了住的地方,乔月便自己回家了。

    打开院门,小院的气息扑面而来。

    真的是,不管在外面多累多操心,回到这里,踏进院门,她的心便能很快静下来。

    厨房里的食材,都是新鲜的,早上刚刚送过来,塞满了冰箱。

    乔月在客厅门口脱了鞋,换上拖鞋,脱下外衣,扔在沙发上,便上了楼。

    打开卧房,入眼就是一片温馨的暖色调装饰。

    床单被子,跟在衡江别墅的一模一样,真不知道是他原样买的,还是把那边的全都搬了过来。

    浴室装着玻璃门,很现代的感觉。

    乔月洗了热水澡,穿着洗过的睡衣,头发只随便擦了擦,便钻进被子里。

    天气阴冷,缩进被子里又暖和又舒服。

    安静下来,她脑子装着满满的人和事,又浮现。

    周家,靳家,慕容家,苏微寒,周文生……

    数着数着,她便睡着了。

    窗外又下起了秋雨。

    京都的秋天,有一半是在阴冷的雨中度过。

    又潮湿又阴冷,只能偶尔见到一两次阳光。

    进入冬天,雨水反而少了,却也是一样的寒冷,比衡江冷的不止一点点。

    乔月蜷缩在被子里,睡的香甜。

    医院里条件再好,也没有家里来的舒服,时常能听见脚步声走来走去,影响休息。

    她醒来的时候,封瑾还没回来,她是被电话吵醒的。

    “喂!”乔月靠在床头,接起电话。

    “是我,在睡觉?”是封瑾的声音。

    乔月又滑进被子里,握紧了话筒,“嗯,刚醒呢,外面快要天黑了,你晚上不回来吃饭了吗?”

    “尽最大努力赶回去,晚饭你不要做了,我让秦夏找人帮忙。”封瑾说话的声音平静,手上却丝毫没有闲着。

    而在他身边,坐着不下五个人,全都屏气凝神,不敢说话,甚至喘气都要缓着一点,不能让电话那头的人听见。

    乔月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不用,我看到冰箱里面有好多新鲜的菜,我反正也醒了,可以自己做,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他们的对话,就像是已经相处几十年的夫妻,再自然不过,也没有那些过份腻人的情话,有的只是平静温馨。

    “七点之前,要是饿了,不用等我,做些简单的饭菜就行了,不要弄的太多。”封瑾也不喜欢家里有外人,二人世界对于他们来说,有多么的难得可贵。

    “知道啦,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她听到电话那头有人进来了,便不等封瑾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下床,推开窗子,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家属大院的活动场地。

    即便现在下着小雨,还有点冷。

    广场上也不缺闲着发慌的小孩子。

    “呼!去做饭!”

    她换了衣服,棉质的运动服,扎起马尾。

    对着镜子照了照,好像是瘦了挺多。

    脸小了,下巴也尖了,不过眼睛好像更大了,也还凑合嘛!

    从冰箱里找到两根排骨,在锅里烧了开水,过了一遍水,再放进砂锅里熬煮。

    冰箱里还有几样蔬菜,择洗干净,待会下油锅翻炒一下就行了。

    其实做饭一点都不难,简单的三菜一汤,除了熬煮的时间,也只需要半个小时而已。

    晚饭准备差不多了,时间才刚过六点。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但是还没有黑透。

    站在门廊下,可以听见孩子们嬉笑打闹跑回家的笑声。

    他们家的院墙很矮,十岁的孩子站在外面,就能把院子看的清清楚楚。

    乔月从屋里拖了把椅子,放在廊下,欣赏着秋雨夜归的景色。

    两个少年从围栏外面跑过时,利落的跨过围栏,大大方方的在花丛里摸索,看样子,是想偷花。

    不过,他也不算偷,因为他根本没有做贼的自觉。

    “喂!张天意,他们家有人,你快出来啊!”趴在外面望风的小子,看见乔月了,还瞅见乔月对着他们笑。

    张天意头也不抬,“他们家哪有人,一直都没人,放心吧!这花今天不摘,明天也得蔫了,我这是好心帮他们处理呢!”

    “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的好心?”乔月翘着腿,笑眯眯的望着他。

    张天意吓了一跳,手里刚摘的玫瑰花,也掉了,“呀!怎么有人,对……对不起,再见!”

    臭小子,掉头就跑,差点没翻过围栏,一头栽下去。

    跟同伴在外面汇合,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乔月笑了两声,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

    不过她还没等两声,那两个小子又跑回来了。

    张天意站在围栏外面,顾不得被雨水淋湿,大声说道:“我就是看你家的花漂亮,摘两朵玩玩,你不要告诉我妈,也不要跟我们老师说,不然的话……我打烂你家的窗户,听到没有!”

    乔月心下了然,原来这小子是怕她告状。

    不过,这小子胆挺大,敢威胁她哦!

    “没听见!”乔月抄起手,翻了个白眼。

    “你,你不信是吧?你等着,我真的敢砸!”张天意弯腰去找石头,还终于给他找着一块,拿在手里扬了扬,“看见没有,我真的敢砸,你们家窗户多,我要是全砸坏了,我看你会不会心疼!”

    “好啊!你可以砸,我回头找你家长算账,估算一下,我们家所有的玻璃加在一起,至少要几百块了,重新换了,似乎也不错。”乔月故意逗他。

    “啊?几百块,你骗人!”张天意本来也没打算砸,就是吓唬吓唬她而已。

    “天意,算了吧,她看样子不好惹,我们还是走吧!”同伴有点害怕,乔月那姿势摆的,挺能吓唬人。

    “可她要是告状怎么办?我爸非打死我不可!”

    张天意很怕他爸,他们家也是国安局的家属,只不过,中间出了点意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