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提亲(二更)
    忽然,她脸上的笑容消失,转而变的冷漠,“带他们进来,解决这几个人!”

    “是!”

    石磊跟崔义几乎是同时动的。

    崔义这段时间,在血狼训练的也不错,虽然比不了石磊,但是对付这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

    穆雨彤也没闲着,一把抓住了,想趁机逃走的周楠。

    罗唯一手下的人,有一半加入战斗,另一半保护着罗唯一的安全。

    但是,过了一分钟。

    他身边的人都被打倒在地。

    石磊抓着他,追上前面的乔月。

    门口发生的事,里面的人很快也知道了。

    乔月还没走进周家的客厅,里面就涌出来许许多多的人,让她很感叹,周家人口可真多。

    开枝散叶这活做的不错,老爷子也是真能养。

    今天周文兵不在,不过其他子嗣倒是也不少。

    “是你?”周婉认出了乔月,眼中的恨意,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

    她好不容易回到京都,回到家,天天晚上做梦都想报仇。

    “好久不见!”乔月脸上是淡定从容。

    周老爷子很清楚她的实力,那天见识到了,所以老爷子也开始盘算起来,这丫头是来者不善,如果不给她一个交待,恐怕今天的事情,不能了结。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我请你喝茶,放心,茶里不会有毒,我还不至于在周家毒死你!”

    “爷爷!”周婉不干了,气的直跺脚。

    周老爷子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闭嘴!”

    周婉吓的低下头,但心里仍然愤愤不平。

    “好啊!既然是老爷子请客,我倒是也想尝尝周家的水,究竟好不好喝,对了,这位罗先生,是我在门口碰到的,他有事要跟老爷子商量,所以就一块进来了,周家的茶,不会少他一杯吧?”乔月脸上的笑容大方得体,如果光看表面,绝对挑不出半点毛病。

    “当然可以,请进!”周思衍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罗唯一的目地,只当他真的有事,又或者,他是乔月带来的人,想对他使计。

    乔月率先迈上台阶,经过一个又一个的周家人。

    周进也在,在经过周进身边时,她停下脚步,“你是也要当爹的人了,好好保重自己,看在我同乡的面子上,我不会让你死,但是你可千万不要自己作死!”

    周思衍拧着眉,朝周进看过去,吓的周进头皮发麻。

    这中间肯定有事,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爷子忍下了。

    周婉怨恨的盯着她,一直盯,从这边盯到那边。

    穆雨彤从她身边经过是时,冲她玩味的笑了笑,“别盯了,当心眼珠子掉出来,滚到地上,会被人当水泡踩着玩!”

    “你!”周婉拳头都已经攥起来了。

    可是碍于爷爷在场,后面也一直有人拉着她,才让她忍下这口气。

    “周楠?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周楠的母亲,是个保养得宜的女人,看着年纪也不是很大的样子,不过打扮的倒真是珠光宝气。

    周然死了以后,她便被接回了大宅,成了周文兵名正言顺的太太。

    在周家的这所宅子里,大小老婆合平共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就是老爷子自己,也有小老婆养着。

    “妈!”周楠想要摆脱,想要走到母亲身边,但是抓着他的人,并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

    罗唯一看见这么一大家子人,心里也直犯嘀咕,看来他是被人拖下水了,而且还是一摊浑水。

    “你们这是干什么?”周进只说了一句,又马上想起来什么,对乔月投去一眼。头低了,脖子缩了,后背也勾起来,一副的怂样。

    周思衍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简直要气死,“乔小姐请坐,上茶!”

    老爷子有他的专属位子,正对着大门,乔月便坐到了他的旁边,至于其他人,没有一个敢坐的。

    “咦?罗先生怎么不坐?你得坐,你是周家的贵客,怎么能不坐呢!”乔月对着罗唯一笑,直把他笑的后脊背发凉。

    石磊将拖过来,压进沙发坐着。

    周思衍还是不清楚罗唯一的身份,“这位罗先生……”

    “我说了,他是周家的贵客,知道吗?他是来提亲的,你们周家那么多的子嗣,不就是用来联姻,为家族巩固实力吗?”

    乔月的态度开始变了,身子靠进沙发里,双手搭在沙发背上,好整以暇的盯着老爷子。

    “你不要说!”周楠突然大声的咆哮,脸都憋红了。

    乔月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凉,“事情到了这一步,可不是我说了算,罗先生,如果你还是个男人,最好现在就把话挑明,我刚才在门外说过的话,是认真的,过了今天,你再没有机会了!”

    罗唯一望着她,心里也在纠结。

    话是不错,但他也清楚,一旦说了,将要面对什么。

    这丫头,硬是将他逼到这一步,似乎已经没有了退路。

    周思衍腰杆挺的笔直,“我不清楚乔小姐在说什么,周家现在的情况,你比谁都清楚,提亲一事,以后再议,罗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可以先走了!”

    老爷子这是要赶人离开。

    这几个人大白天的闯进来,绝对没好事。

    要说封瑾也够狠的,不让他们的飞机降落,想让他们发生空难,死在天上吗?

    罗唯一站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要走,“周老先生,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要是不能把自己的目地讲清楚,岂不是白来一趟,我来提亲的对象,不是您的孙女,而是周楠!”

    罗唯一的话刚落音,一只茶杯就朝他扔了过来。

    周老爷子气的发抖,脸色也不对了。

    吓的一众人等,全都围了上去。

    “爷爷,您消消气!”

    “爸,您别当真,他们是故意气您呢!”周逊扶着老爷子,给他顺气,同时又警告的看向对面的男人,“罗先生,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也不要被乔月给骗了,她这是要拉你下水,周楠是还是个孩子,请你们不要拿他做文章!”

    罗唯一扭头看了眼蹲在地上,抱着头的周楠,原本的犹豫,全都没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不说也得说,这人,他也非带走不可。

    “我怎么是胡说八道,爱情不分性别,我就是喜欢周楠,我们之间已经不纯洁了,而且你们周家很快就要败了,我带他离开,也是给他一条出路,如果老爷子想通了,想要什么聘礼,合理范围之内,我马上派人送来!”

    罗唯一走到周楠面前,抓住他的胳膊,把人拖起来。

    “行了,别愁眉苦脸的,周家已经容不下你,跟我走吧!”

    断了周楠的后路,让他有家也不能回,看他哪来的异心。

    周楠面如死灰,不过更多的还是恨,“你为什么要毁我!”

    “怎么能是毁你,我这是在救你!”罗唯一冲着他笑,转而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走吧!跟我回西部!”

    “站住!”周思衍终于缓过劲,老爷子这回受的刺激可不小,服下一粒速效救心丸,才撑着没倒下。

    “还有事?”罗唯一另一只手,插在兜里,语气轻快的问。

    周思衍推开身边的人,“你要带他走,可以,周楠是周家的子孙,血液里流淌的是周家的血脉,他要跟你走,就必须把周家的血还回来,清理干净了,才可以离开!”

    周楠惊出了一身冷汗,“爷爷……”

    “不要叫我爷爷,我们周家没有你这样下贱的子孙,从今天开始,周家再没有周楠这个人,来人,把他的血放干!”周老爷子也咆哮了,现在火气上头,他连乔月都顾不上了。

    周楠的母亲,完全傻了,直到有人推她一把,她才恍然惊醒。

    “儿子,这是怎么回事?你不要犯糊涂,快跟你爷爷跪下道歉认错!”

    可惜这位周夫人说的话,显然没什么用了。

    因为事情到了这一步,周楠已没了选择。

    罗唯一很满意他的沉默,代替他说道:“你们家也不要太霸道,有问题找她,她跟我们一起来的,这事她也有参与,老爷子,夫人,我的时间很紧,告辞了!”

    罗唯一很聪明,他清楚的知道,是非之地,要赶紧离开才是王道,否则再往后拖,可能就走不了了。

    “周楠,我们走吧!我不会亏待你,周家这么多孩子,少你一个也不少!”罗唯一瞄了眼人群中的另一个少年。

    看上去比周楠的年纪要小一点,他站在人群后面,不突出不显眼,但罗唯一还是注意到了。

    因为那个少年,对他笑了下。

    是个漂亮清纯的小男生,可惜他已经有了一个,如果没有,或许会有兴趣。

    乔月点点头,“走吧!看好他,别让他再回京都!”

    乔月同意了,罗唯一才敢放心的走。

    周楠母亲哭着阻拦,但是其他人都不敢动。

    周老爷子四下看了看,偌大的客厅,竟然没有保镖,周家内部已经空了吗?

    当然不是,周思衍是一只老狐狸,他的底牌当然不会一次性出完。

    他手里究竟还有多少张底牌,谁都不知道,就连他亲儿子都不知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