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有意思(一更)
    靳崇明的手,刚刚摸到电话,话筒就被人按住了。

    “我奉劝一句,靳先生还是不要打这个电话的好,您上面的人,一定不希望此时接到您的电话,否则所有的一切,岂不是连最后的遮羞布都没了。”小八笑容得体,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靳崇明对国安局的手段,也是略有耳闻,进了国安局,他恐怕很难平安无事的走出来。

    “靳先生还没想好吗?时间不等人啊!请吧!”小八微抬了下手,做出请的动作。

    郑夫人从楼上下来,看见家里站着的陌生人,她整个人都凉了,“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靳崇明面色凝重,“一点小事,很快就能处理完,你先回家去,我的事,不用你管!”

    靳崇明拿起衣服,看了小八一眼,便毅然决然的走了出去。

    国安局要想搜集证据,只是时间的问题。

    即便那天方蓉的死,做的再隐蔽,也会有蛛丝马迹可寻。

    雁过留声,水过留痕,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石磊开着车子,继续行驶。

    坐在后排中间的张程,此刻全身冰冷,手脚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我……我可不可以在前面下车?我还有私事,想……想去处理。”她想逃走,她不想再跟一个女魔头坐在一起。

    “急什么?”穆雨彤貌似亲昵的勾住她的肩膀,“你不是想跟乔月抢工作,想跟她一比高下吗?这才多长时间,就撑不住了?”

    穆雨彤现在属于血狼的编外人员,她虽不是国安局的人,但有人已经给她办了外调,好让她跟在乔月身边。

    有的时候,封瑾也会介意。

    围在媳妇身边的人,全都是男的,虽说不存在安全问题,但还是很别扭的有没有。

    张程真的后悔死了,早知道她死也不会上乔月的车。

    “前面的人是,是周楠吧?”乔月看到窗外,正在低头走路的一个年轻男子,他似乎正在被另一个男人纠缠,因为周楠脸上写满了不耐烦跟厌恶。

    “是,要把车子停下吗?”石磊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总之不会是好事就对了。

    “嗯,我要看戏。”乔月笑容很坏很坏,完全是不怀好意的样子。

    他们的车子,以一个漂亮的姿势,划到路边。

    刺耳的刹车声,引起争执中二人的注意。

    “嗨,周小少爷,好久不见!”乔月放下车窗,对他露出一个友好阳光的笑容。

    周楠听到她的声音,再一回头,看见乔月的脸,立马紧张了,“我跟你不熟!”

    “不熟吗?的确是不熟,不过咱俩的喜好一致,有空可以交流一下,”乔月的恶意,能让人全身鸡皮疙瘩立起来。

    “你不要乱说,我跟他只是朋友,不对,我们不是朋友,我根本不认识他,抱歉,我要回家了!”周楠被这个男人缠的烦不胜烦。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是他一生的耻辱,他还不敢让家里人知道,否则爷爷一定会打断他的腿。

    周家不需要有丑闻的孩子,周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男人听他这么说,不高兴了,把矛头对准乔月,“你是谁?跟周楠什么关系?我警告你,离他远一点,他是我的人!”

    乔月笑呵呵的点头,“我懂的,他是你的人没错,我当然不敢争,前面就是周家了,不如你到周家跟老爷子摊牌,周楠现在就是在害怕,尤其最怕老爷子,你不知道吧,周家现在说话算数的还是老爷子,只要你能得到他的同意,周楠肯定心甘情愿的跟你在一起,瞧瞧他的眼神,分明是在意你的。”

    煽风点火,让这把火烧的更旺。

    石磊跟崔义都憋着笑,穆雨颇有意思的看着男人,似乎有点熟悉。

    哦!她想起来了,当年他是从衡江大学毕业的,来到京都上学,他们家开矿的,老有钱了。

    穆雨彤跟他在一起上过学,但是并不熟悉。

    敢情他当年的高冷,都是装出来的。

    这才是他真正喜欢的人。

    “你住嘴!”周楠突然变的满眼凶狠,“你他妈再敢多说一个字,我杀了你!”

    周楠的怒吼,声音够大,可惜没什么威慑力。

    罗唯一仍旧抓着他的手腕,“周楠,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你不就是担心家里不接受吗?我知道你们周家是名门世家,可是我们罗家也是有头有脸,我爸有好几座矿山,我们家的产业几辈子都吃不完,你跟我走,我带你离开京都,我们回西部!”

    罗唯一现在爱他爱的要死要活,自打那天睡过之后,他就知道,这世上可能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周楠。

    有的时候,完美的契合,比那些外在的东西更加重要。

    “你疯了,你他妈就是个疯子,放过我,别抓着我!”周楠感觉自己要疯了,这叫什么事,完全不在他能控制的范围之内。

    好像要完了,他感觉到了末日就在眼前。

    周楠根本无法逃走,罗唯一看着只是随手抓住他,但他的手,好像一把锁,除非周楠把自己的胳膊砍断,否则根本无法逃走。

    罗唯一拖着他,往周家快步走去。

    乔月拍了拍前面的车座,“好戏就要开场了,我们也去凑个热闹,人老了,上了年纪,容易上火,血压一高,小命难保哦!”

    “你呀!越来越阴险了,生了一次病,变化可不止一点点,”穆雨彤笑着摇摇头,现在的乔月,比之前更坏了。

    “人都是会变的,时局如此,我们如果一尘不变,就会成为别人的牺牲品,这是我绝不允许的,”她不会成为封瑾的软肋。

    如果谁想利用她来对付封瑾,只有死路一条。

    崔义沉声道:“我们一路走过来,街道上人心惶惶,风声鹤唳,你我都要当心,现在的帝都,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帝都,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大规模抗议,或是武装活动,到时候警察跟军队都要出动,一个弄不好,就会发生冲突,到时就不好收场了。”

    “你想说什么?”乔月反问道。

    崔义沉吟了片刻,才道:“我想说,你强大起来是对的,不过也要多留意,我听说,苏微寒不简单。”

    乔月冷笑,“能坐上那个位子,又怎会是简单的人,权利的诱惑,很少有人能抗拒得了,所以他现在的动作,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权利这东西,就像沙子,你抓的越紧,它流失的越快,到最后,只会是一无所有!”

    张程听着她的分析,心下乱的很,“你要跟总统先生对着干,那是自寻死路,他是总统先生,而你,只是一枚小卒子!”

    乔月还是轻笑,“有的时候,大局的胜败,可能就取决于这一枚小卒子,不信的话,走着瞧!”

    周家的宅子到了,罗唯一跟他们一起到的。

    他也开了车,带着保镖,加上司机,至少有四个人。

    乔月瞄了一眼,这几个保镖看着还不错,有真材实料,看他们走路的姿势,至少当过五年以上的兵,还不是普通兵种。

    乔月打量他们的同时,他们也警惕的盯着乔月等人。

    高手与高手之间,应该也算得上惺惺相惜。

    所以,他们盯着乔月看的时间有点长。

    石磊往前一步,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不让他们再看。

    周家门口站着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一看就是周家养的保镖。

    崔义上前说明了来意,得到的答案,当然是否定。

    除了驱赶,再没有别的多余话。

    周楠要晕了,或者说,他恨不得自己能晕过去。

    但是罗唯一的人架着他,让他想撞墙都不行。

    “我找你们周家老爷子,我是周楠的朋友,有要事找他老人家商量!”罗唯一说的一板一眼,显示了他多少还是有点教养的。

    乔月站过来,“你这样说,没什么用,周家的门只有硬闯,敢不敢让你的手下撞门?”

    罗唯一挑眉,他开始重新审视乔月,“就知道你不是简单的人物,挑起我跟周家的矛盾,对你有什么好处?”

    他傻吗?

    跑去撞开周家的门,还能谈什么?

    乔月轻声笑了,“怎么能是挑起矛盾,你来周家提亲,我帮你呐喊助威,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只是周家最近出了点事,说白了,他们家要倒了,大门当然得看的严,我可告诉你,如果你今天不把周楠带走,明儿就只能去牢里看他了,相信我,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罗唯一对她的话将信将疑,“你也带了人,这大门,应该由你的人踹开,你到周家的目地,绝对不比我的小!”

    罗唯一不是蠢蛋,谁说暴发户没有脑子。

    乔月了然的点点头,“那好吧!既然罗先生居委会谨小慎微的人,也只好由我代劳,记着,你欠我一个人情。”

    话音刚落,她突然转身快速冲上前,越过还在懵逼的几个人,飞起一脚。

    厚重的铁门被踹的炸开,向后倒去。

    石磊咽了下唾沫,心肝儿都是凉凉的。

    罗唯一又惊又傻眼,同时,他心里也有了数,情况不对啊!

    “怎么,罗公子现在想跑了?你觉得可能吗?”乔月放下脚,笑盈盈的看着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