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报复来了(三更)
    “至少应该比我强,比我更厉害!”他的代号是青鸟,他们这一批,都是以此命名,比小八他们,要晚两年进入国安局。

    “这样吧!我站着,不还手让你打,只要你能把我打倒在地,就算你赢,只要你赢了,我马上走出去,再不回来,怎么样?你敢吗?”乔月的小脸上,仍然有着笑容。

    “我当然敢,但是你可以还手!”

    “没必要,出手吧!”乔月微笑着,往后退了一步。

    其他人也退开,给他们腾出地方。

    这一仗,迟早要打,否则谁能服气!

    青鸟攥紧了拳头,慢慢举起,摆出进攻的姿态,“抱歉了,我出手,就绝对不会留情!”

    他在实战中,经常以速度取胜,他进攻的速度,就是小八,也接的很惊险。

    他就不相信,眼前这个狂妄的小丫头,她能接得住。

    张程看的目不转睛,她等着看乔月被打趴下。

    所以当青鸟的第一拳挥出去之时,她瞪大了眼睛,等着看好戏,为此,她紧张的拳头都要攥白了。

    但是,要让所有人失望了。

    青鸟的拳头,连乔月的边都没招上。

    “速度慢了!”乔月冲他挑了下巴。

    青鸟心惊,不过很快又挥出第二拳。

    乔月再次淡定的闪身躲过。

    二人你来我往,青鸟打的又急又躁,乔月躲的从容不迫。

    青鸟被逼急了,大声吼道:“有本事你不要躲!”

    “好啊!我不躲。”乔月站住了。

    青鸟再次攻击,势如破竹的一拳,直袭乔月的肩膀。

    乔月真真没有动,任由拳头打在身上。

    观众震惊了,就连青鸟自己也震惊了。

    他当然知道,乔月如果要躲,绝对躲得开。

    可是……为毛她真的不躲,而且他的手……

    “疼吗?”乔月阴阴一笑,忽然动了下肩膀。

    只见青鸟像是被反弹出去,手臂咔嚓一声,骨头错位。

    他扶着手臂,被逼退好几步。

    “打够了吗?要不再练一练?”乔月放开背着手,用力拍向旁边的桌子。

    众人只听见一声巨响,桌子竟是被震碎了。

    妈呀!见鬼了!

    张程吓的目瞪口呆,其他人也是一样。

    不过小八等人,倒是平静的很,这丫头不只是进化那么简单。

    “还有疑问吗?”乔月的声音很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如果没有,那我可就继续说了,张处长,你有意见吗?”

    张迎春恨恨的瞪她几秒,气愤的转身走了。

    会议室的空气,似乎都冷了下来,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到了乔月身上。

    接下来的谈话,很有成效。

    果然,不敲打,不成器。

    等到乔月等人从办公室离开以后,所有人都讨论开了。

    看来国安局的天,是要变了。

    更新换代,韩局长这是要退居二线吗?

    在一片质疑声中,乔月带着他们几人上车了。

    石磊负责开车,崔义坐在副驾驶。

    后面坐着三个女人,幸好车子是宽敞型的,否则还真的坐不下。

    “乔月,你刚才那一架,打的实在是太帅了!”穆雨彤还处在激动之中,抑制不住的激动啊!

    乔月只是笑了下,没有作声,她看向了外面的街道。

    张程紧靠着车门,神情有点不自然,好像有点怕了乔月似的。

    “停车!”这是乔月的声音。

    “怎么了?”石磊打了下方向盘,车子滑到路边停住。

    乔月看向车窗外,“去把那个记者带过来!”

    “是!”崔义二话没说,打开车门下去。

    走向路边的咖啡馆,里面似乎正在进行着电视台的采访,有摄像机。

    崔义不知在里面说了什么,女记者朝外面看了眼,接着便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带着摄影师跑了出来。

    “请问你是不是杀害方蓉的嫌疑人乔月?请问你对方蓉的死,有没有自责过,难道你就没想过自首吗?”女记者问的又快又犀利,心理防御不强的人,被她咄咄逼人的追问,还不得吓个半死。

    乔月推开门,下了车,面无表情的抢过她手里的话筒,“把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一字不落的播出去。”

    “哎,你怎么抢我东西?”

    “别动!”穆雨彤也下了车,同样冷着脸,挡住了她。

    乔月看着镜头,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在这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应方蓉的死,如果我想杀她,她早就死了,不必等到现在,至于她母亲封翠云指认的那些罪名,稍后会有详细的资料,刊登在各大媒体上,在这里,我只想说,背后栽赃我的人,你们可得小心了,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人头,我记下了!”

    崔义无语的掩住脸,这哪是澄清,根本是威胁加恐吓嘛!

    不仅消除不了她的嫌疑,还会让她暴露在全国民众的视线之内。

    摄影师被她的眼神吓住,真的很可怕,不过……也很帅啊!

    像拍黑帮片一样,真的可以播吗?

    “原样播,记得打上马赛克,我的脸,现在还要藏住!”

    虽说藏住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只要运作一下,还是有可能的。

    对于她以后的行动,有好处。

    当然了,等她接任国安局的工作,到那时,想藏都藏不住了。

    扔掉话筒,她回到车上。

    一直等到车子离开,女记者跟摄影师还是没能反应过来。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刚才她说的话,还要播吗?”

    “播,我看她不是开玩笑,反正新闻弄到了,不播岂不是吃了大亏,我马上去跟台长联系,午间新闻插播。”

    两人没有料到的是,新闻播出以后,不仅没有引来全民讨伐,反而让许多年轻人,把乔月当成了偶像,对她崇拜的一塌糊涂。

    就是看不到脸,不过光听声音,也够让人着迷的。

    消息扩散的很快,几乎在一天之内,就席卷了全国上下。

    这件事,对乔月的影响力,恐怕就连韩应钦跟封瑾都没想到。

    新闻的事暂且不提,石磊把车子开到郑夫人的娘家,也是京都一等一的名门旺族楚家。

    楚家的大门跟周家一样难进,楚家现在的当家人,是靳家大公子,在总统府担任外交职位。

    同时,他们家其他人,都有各自的生意,谁也没闲着。

    郑夫人从娘家跑回来,之后又因为方蓉的死,她现在是躲在娘家不敢出来。

    听到下面回报的消息,郑夫人吓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她怎么会来?你们告诉她,我不在家,反正不能让他们进来!”

    可是已经晚了。

    “郑夫人何必吓成这样,我又不会吃人,也不会在这里把你怎么样,我就是想来看一看,郑夫人过的好不好。”乔月带着人闯进来,靳家的保镖,又怎是他们的对手。

    郑夫人看着来势汹汹的几个人,紧张的手心全是汗,对佣人使了眼色,让她赶紧去通知大哥,也就是靳家的主事人,靳重明。

    “哦,乔小姐太客气了,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救了我儿子,改天我一定带着儿子,登门道谢,快进来,你们请坐,别客气。”郑夫人紧张极了,只能尽量维持着表面。

    只有乔月一个人坐下了,石磊跟崔义站在一边,穆雨彤跟张程站在另一边,都是一脸的冷漠。

    “不用客气,言归正传,我是来问一问,郑夫人带走方蓉,又是怎么杀了她,听说方蓉死的很惨,泡的身子都肿了,可怜啊!”

    郑夫人紧张的坐立不安,“乔小姐,这个事,我一点都不清楚,我那天是绑了她,不过我只是因为她当小三,所以把她绑来,想教训她一下,并让她把从郑熊这儿捞的好处,全部退回来,那些可都是我们家的东西!”

    说到财产,郑夫人的底气又回来了。

    乔月笑了下,笑容邪魅,“她从你这儿离开之后,被人杀了,尸体扔进河里,又强硬的将矛头指向我,难道我不应该怀疑,其实是你陷害了我,郑夫人,早知道你们一家都不是好东西,我就不该救你儿子!”

    “此言差矣!”楼上走下一名中年男子,看着很年轻,顶多三十多岁,长的也不错,很有范儿,很有味道的帅气大叔。

    “大哥!”郑夫人急忙站起来,看样子,是有点怕他。

    靳崇明向她压了压手,“坐,不要紧张,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在家里休养,没想到会遇上有趣的事,你好,我是靳崇明!”

    帅大叔语气也很温和,比韩应钦少了深沉跟睿智的感觉,让人很容易放下戒备。

    “你好,我的名字,你应该知道了,不需要再次说明。”

    按理说,乔月跟他,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无论是从年龄,经历还是各方各面,怎么看这两人都不是能对话的类型。

    可偏偏,靳崇明的眼中,没有丝毫看轻她的意思。

    靳崇明坐在了郑夫人身边,也就是乔月的对面,“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很成熟,做事也很果断,如果我刚才没听错,你是在怀疑我妹妹,怀疑她设计陷害了你,这事绝对不可能,她没那么聪明,也那没个脑子,否则就不会放任自己老公养小明星了,你说对吧?”

    靳崇明的话,看似是在讲道理,语气也很轻快,但是他的话锋里,却处处藏着陷阱。

    乔月看待他的目光,更有意思了,“那么以靳先生的意思,陷害我的人不是她,难道是你吗?这样一想,似乎也说的通,对吧?”

    靳崇明的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他只是笑了笑,“小丫头想像力真丰富,我跟你无冤无仇,我陷害你干什么呢?对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当然是有,现在局势混乱,谁不想成为乱世之中的英雄,靳先生站在什么位子上,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很快就能知道,到那时,只要稍微分析一下,事情的真相立马就能显现出来,靳先生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这个人最讨厌被人诬陷,既然你做了,下手了,就要承担惹怒我的后果,将来整个靳家,都有可能因为你的愚蠢,给你陪葬!”

    乔月说完便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身上的制服,她可不想弄皱了。

    “站住!”靳崇明的冷静,终于被打破,这丫头果真不按常理出牌,“你敢公然威胁政府要员,公然声称要报复,你也别忘了,这里是天子脚下,你敢动手,我就能把你关进监狱!”

    “好啊!那我等着看,是你先弄死我,还是我整跨靳家。”乔月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出靳家的大门,原本靳家的保镖,都已半死不活。

    “通知小八,我要秘审靳崇明,想办法把他带走,要悄无声息,靳家的其他人,严密监控,别让他们离开京都!”

    “是!”石磊立正领下命令。他明白,乔月要动手了,而她的手段,可不比封瑾的差。

    靳崇明站在客厅里,心里一阵阵的发凉,乔月的狠绝,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郑夫人看着哥哥的脸色越来越看,心慌的要死,她一句话也不敢多说,踮着脚就要溜走。

    “站住!你马上收拾东西,滚出靳家,永远不要再回来!”靳崇明的语气非常之重。

    “大哥,你要赶我走?”

    “怎么,你害了郑家,现在又想害了整个靳家吗?现在就滚,管家,带人给她收拾东西,半个小时之后,把她撵出去!”靳崇明在这个家说话,一向是说一不二。

    管家是靳崇明的人,当然会听他的话,催着郑夫人就上楼去了。

    靳崇明阴沉着脸,坐加沙发上,就开始打电话。

    可是电话根本拨不出去,全是盲音。

    “你们快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电话也不通了!”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需要尽快通知上面,通知那位。

    佣人出去检查线路,却没有再回来。

    二十分钟之后,郑夫人还没来得及离开,几辆黑色的车,就停在靳家门口。

    小八一身灰色制服,拎着抢,一脸冷肃的踹开了靳家的大门,直接闯进客厅。

    “靳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协助国安局的调查!”小八掏出证件亮了下,便收了回去。

    靳崇明怒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我需要打一个电话,打完了我就跟你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