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震慑国安局(二更)
    “郑家?他们家不是已经败了吗?干嘛还要去找他们?而且我听说郑熊已经被抓走了,现在郑夫人已经回了娘家。”石磊把收到的消息,都跟她说了。

    乔月并不意外,“方蓉是被她抓走的,现在却要把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你觉得这事光她一个人,能做的出来吗?”

    “我明白了,我去把车子开过来,”石磊站了起来,走了两步,想到什么,又停下,回过头问她,“需要带武器吗?”

    “带着吧!以防万一,就咱们几个人,不过在去之前,我要回国安局一趟,干爹一个人支持国安局,挺辛苦的。”乔月正要起身,那两个女人便直接走进来了。

    看见乔月住的大房子,张迎春的表情还算正常,但是眼睛里的羡慕跟嫉妒,却还是很难藏住。

    张程就更直接了,嘴巴张的合不拢,连手里拎着的东西,都忘了放下。

    “两位请坐,雨彤,去泡两杯茶来。”乔月复又坐下。

    “好的。”穆雨彤去了厨房。

    张迎春稳定了情绪,笑着说道:“乔月啊,我们听说你出院了,这不,就赶紧过来看看你,这些水果跟营养品,你尽管吃,都是补身体的好东西,在京都也是紧俏的商品,等吃完了,我再让张程给你送来。”

    张迎春说了半天,扭头一看,张程还在那傻傻的站着,简直太丢人了,“张程,还不快把东西放下,你这丫头,傻站着干嘛呢!”

    张迎春走过去,重重的拍了下她的肩,才把她叫醒。

    张程回过神来,再瞧着乔月一脸淡然坐在那里的眼神,心里老大不痛快了,“我就是随便看看,乔月不会介意的,对吧?”

    乔月当然没有说话,“请坐吧!过门都是客,这是我们老家的规矩,不过张小姐,还是不要动我们家的东西,都是我未婚夫千挑万选的。”

    张程连忙放下一个花瓶摆件,她瞧着好看,拿起来看看而已,看她小气的,“我就是随便看看嘛……”

    张迎春偷偷掐了下她的手背,然后笑着对乔月说道:“这孩子没见过什么世面,你不要介意,这些补品都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她又强调了一遍,只因刚才乔月可没怎么注意她所谓的好东西。

    乔月终把视线对上去了,“谢谢啊!不过我一向都不怎么喜欢吃补品,而且我们家也不缺,您还是拿回去自己吃吧!搁我这儿也是浪费。”

    穆雨彤端着几杯茶出来,给每个面前都端了一杯。

    看到桌上的补品,再联系乔月的语气,她也知道了一些,“的确是不缺,封少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摆到她面前,就怕她不吃不用,但是医生出院的时候,嘱咐了,不可盲目乱补,得要循序渐进,急功进利可不行。”

    张迎春瞄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也淡去不少,“说的是,看来是我们考虑不周全,既然乔小姐还需要静养,那么局里的事务就不要参与了,免得影响你恢复!”

    她又把话堵了回去,也怎会不是个厉害角色。

    张程听懂了,仰起下巴,一脸的得意,“我会接替你的工作,你手上的案子,也全权由我负责。”

    “除了一个,你知道的。”张迎春和蔼的笑着,“那个任务,还是你的,别人可不能胜任。”

    她的话,除了乔月,别人谁也听不懂。

    不过,她们怎么也不想想,要整的人是谁。

    乔月放下茶杯,话锋一转,“好啊!能有人分担我的工作,我求之不得,这样,我马上要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不如就让张程跟我一起去吧!我身边……正好缺人手。”

    崔义努力憋着笑,某人要使坏了,容他为这位叫张程的姑娘,默哀三分钟。

    “好啊!”张程答应的很快,但是说完了之后,又觉得不对,怎么感觉她好像成了乔月的随从一样。

    张迎春以为自己的目地达到了,高高兴兴的站起来,准备离开,“那我就在不打扰……”

    “等等,张处长一起回单位,正好有点事,一起走!”乔月招呼上其他两人。

    张迎春虽然不清楚她有什么事,但是心里总有点不踏实。

    几人一起走出家门,乔月随时把门带上了,也没拿钥匙。

    石磊开着车,跟在他们后面。

    这是乔月的车,在衡江开的那辆。

    进入国安局的办公楼,上上下下的人,都对乔月的回归感到意外。

    毕竟外面发生的事,他们都很清楚。

    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她还敢露面吗?

    乔月站在大厅里,扫了眼来来去去的人。

    有人通知了小四。

    “哎哟,您怎么刚出院,就来单位了,这要是让领导知道,还不得生气?”小四说的夸张极了。

    乔月却没有被他逗笑,“去把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叫到大会议定,三分钟之内,全部都要到。”

    “啊?三分钟?”这是小四万万没想到的。

    “不然呢?还不快去!”乔月不耐烦的下令。

    “哦哦,去,我这就去!”小四看出她不是在开玩笑,哪里还敢耽搁。

    小四走后,张迎春有些动怒,“乔月,你只是一个菜鸟特工,按照程序,你是没有资格在局里内部,招集所有人开会。”

    就连她,也没有这个资格,这个丫头,又凭什么。

    听着就让人气愤,不知天高地厚!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在我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乔月冲她笑了下,带着人前往大会议室。

    石磊走了两步,又回头,“张同志不一起来吗?”

    “姑姑,我……”

    “去吧!看住她,我倒要看看,她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是!我明白了!”张程小跑着追了上去。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会议事。

    小四站的笔直,向她报告,“除了在外在执行任务的,所有人都在这儿了。”

    不过也只有他们几个人的神情,比较淡定,其他人可就不这么想了。

    会议室有些嘈杂,这跟韩应钦开会的情形,可是大不一样。

    张迎春有些幸灾乐祸的朝乔月瞄了一眼,想看她出丑而已。

    乔月一一扫过底下的人,她已换了身国安局的制服,类似军装的款式,深灰色。

    她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此刻正安静的垂在后背。

    “原来这便是国安局的纪律,我真替你们感到悲哀!”乔月的声音不大,却足以穿过所有人的耳朵,让他们听见。

    会议室慢慢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她。

    乔月浅浅的笑了下,一抬手,“都请坐吧,来这儿也不是为让你们罚站,至于你们的疑惑,待会会有解释,现在不需要太着急!”

    也许是她面上的笑容,太过神秘,也许是他们看在韩应钦的面子上,总之,只要他们能安静下来就成。

    乔月依然站着,双手背在身后,双脚分开一些,很昂扬自信的姿态。

    “不管你们信不信,在不远的将来,我将会接管国安局的一切事务,因为我想做的事,没有谁可以阻拦,我也一定能做成,你们不用觉得我狂妄自大,或是不自量力,在我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词!”

    “最近京都发生的事,散播出来的消息,你们也都清楚,在这里,我要强调一点,从现在开始,如果有谁敢在局里散布动摇军心的废话,或是渎职懈怠,那就不要怪我下手狠,我这个人,眼里揉不得沙子,都听清楚了吗?”

    石磊跟小四,分别站在她的两边,穆雨彤跟崔义,并非国安局的人,所以他们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有进来。

    曹健慢慢走上来,也站到了乔月身边。

    接着是小七,小八也走了过来,“我相信她的话,也会听从她的命令,国安局内部,不需要有人扇风点火,刻意在内部矛盾,张处长,我说的对吗?”

    小八不满张迎春,已经很久了。

    最近这几天,局长太忙,又心力交瘁,张迎春的动作可是不小,搞的内部人员,已有了分裂的迹象,整天交头接耳,不知在讨论些什么。

    他们几个站到了乔月身边,已经有用行动证明了乔月的话。

    也认了她将是未来的领导人。

    张迎春气愤不已,朝人群中看了一眼,马上便有人提出抗议。

    “我反对!虽然你已经是国安局的一员,但你并没有资格指挥我们,我们只听韩局长一个人的,你不就是个菜鸟特工吗?”

    人群堆里,出现了骚动。

    乔月冷笑了下,慢慢走下台阶,朝着人群骚动的地方走去。

    人群在经过之前,已经分开了一条路,很自然的分开,都有些搞不清她的目地,而且这丫头给人的感觉,很吓人。

    “刚才的话,是你说的吧?”乔月停在一个年轻人面前,双手扔在背在身后。

    “是,就是我说的,你只是刚进局里的菜鸟特工,连我们都比不上,我们凭什么听你的指挥!”硬气是吼出来的,可见,他也心虚着。

    “哦?那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你听命?”乔月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