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舆论大乱(一更)
    秦夏自然不会让,“不管你们有什么搜查令,这里都不能进,而且容我提醒一句,你要找的人,还在病中,没有醒过来,所以请局长大人还是换个时间再来!”

    程敬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收起文件,语气放缓了,却依旧强硬,“她是重要的嫌疑人,关于方蓉意外死亡的案子,已经闹的沸沸扬扬,即便她真的处在病重,我也要亲自进去核实,并且需要派人看着,以免嫌疑人逃走,那样的话,就是我的责任了!”

    “呵!程局长想的可真周到,但是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一点,无论你的要求是什么,我现在都不可能放你进去,谁都不行!”秦夏拨弄着手里的枪,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程敬心下了然,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不可能扭头离开,“既然我们谈不拢,那就只好实行强制措施,不能因为包庇,就让凶手逍遥法外!”

    有胆子大的男记者,拼命挤过来,把话筒直往秦夏嘴里塞,“请问你们是哪个军qv的,为什么要围住医院,听说国安局的特工住在里面,是不是著名女星方蓉的死,真的跟她有关?”

    后面一个女记者也扯着嗓子,大声问道:“听说方蓉跟嫌疑犯是朋友,既然是朋友,为什么要杀她?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

    “我听说一个版本,嫌疑犯抢了方蓉的男朋友,方蓉以前的青梅竹马就是现在的军qv高官,对吗?”

    女记者的声音很大,自然引来许多人的注意。

    秦夏的脸色,猛然沉下来,“是谁告诉你的?你有什么证据,如果没有证据,就在这里胡乱造谣,这就是犯法!”

    程敬笑声刺耳,“秦队长现在也要跟我**律吗?你这样说,不觉得可笑吗?再给你们最后一次警告,让开路,我们要进去抓捕嫌疑犯!”

    程敬的态度很坚决,也很嚣张。

    秦夏看着他的态度,瞬间明白了。

    如果没有上面那位的同意,借给程敬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看来……这事麻烦了。

    记者的吵闹声越来越大,程敬的态度也越来越得意,“既然你们不肯让,那我们就要动用武力了!”

    随着程敬的一声令下,几十把枪同时举了起来,对准了秦夏等人。

    一般人突然被这么多枪着,准得吓的尿裤子。

    但秦夏他们是谁?

    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

    所以当程敬的人把枪举起来时,他们一动不动,仍旧保持先前的姿势。

    秦夏笑了,“程局长,动手对你们没好处,就他们这些人,还不太行,要不你再调点人手过来?”

    程敬当然知道他的这些手下,根本不是秦夏的对手,他也没指望能干得过封瑾的军人,那是不自量力。

    不过要是以为他会轻易妥协,那么就大错特错了。

    “人手有的是,只是现在还用不到,秦队长别忘了,除了武力,还有民意民心,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程敬笑的诡异,朝后面的人打了个手势。

    很快人群中响起质疑声,声音越来越大。

    群情激奋,虽然他们并不清楚真相是什么,但是军队跟警察对峙,在他们看来,铁定是发生天大的事。

    再有好事的人起哄,他们很容易上当,被煽动。

    “把杀人犯交出来!”

    “对,交出来,你们不能包庇杀人犯!”

    “军属也要遵纪守法,杀人要偿命!”

    ……

    喧闹声越来越大,警察跟记者,不知何时悄悄让开了一条道,让后面的百姓挤到前面来。

    秦夏眉头皱了起来,他最不想的,就是跟老百姓对上。

    不能打,不能强行驱赶,一不小心,惹得民怨沸腾,还会给封瑾带来麻烦。

    与此同时,京都各大报纸,也纷纷刊登了关于封家的消息。

    更多的黑料被挖了出来,关于乔月,关于封瑾。

    以及那些被乔月恶整的人。甚至还有现身说法的柳茵和孟振华。

    柳茵在接受报纸采访的时候,哭哭啼啼,一直控诉乔月是怎么侮辱她这个生母,而她又是如何的想要弥补。

    孟振华的语气就更生硬了,直接跟记者说,乔月是个暴虐成性的孩子,没有家教,天生就喜欢用暴力对待别人。

    得此结论,民众纷纷质疑,她这样的性格,怎能进入政府部门。

    甚至有一家小报,指出韩应钦跟乔月的关系,暗指韩应钦在此事上徇私枉法。

    各家媒体的讨伐,最终的结果除了民众的反对之外,还有支持者的动摇。

    有人把方蓉的母亲接了过来。

    封翠云还等着享女儿的清福,她也刚刚荣归故里,正打算在村里炫耀一番,再跟封家的人吹嘘。

    这不,还没嘚瑟几天,竟然传来女儿被害的噩耗。

    就在秦夏跟程敬僵持不下的时候,封翠云赶到了,哭的眼睛都肿了。

    她耍起泼辣来,十个汉子也挡不住,除非动用武力。

    “让乔月滚出来,让她赔我女儿的命,我女儿死的太惨了,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没了,你们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封翠云越说越伤心,索性往地上一坐,“我就知道,她早晚得被乔月害了,我们娘俩就是倒霉啊!被人从衡江撵出来,到了京都还不是不肯放过我们,没天理啊!这样的人还能逍遥法外,怎么还能活着哟!”

    封翠云的大嗓门,跟装了喇叭似的,让很多人都听见了。

    程敬回头看了眼周围群众的情绪,心里暗爽。

    惹了众怒,就是军长,司令,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站出来承受民众的怒火跟谴责。

    有几个婆娘,也不知是看不惯还是要故意挑事。

    一个劲的往军人跟前挤,是用自个儿的胸往前挤。

    “你们不是要抓人吗?抓我啊!”

    “抓我抓我,欺负人家孤儿寡母,还不肯认错,态度还这么嚣张,世上就没这样的道理!”

    “对,让杀人犯出来,让封家的人也出来!”

    最后一个妇女,叫的声音最大。

    秦夏朝她瞄了一肯,那人立马低下头,往后退,退到了人群中间,很快就找不到见了。

    吵闹声越来越大,人群也乱了,全都要往前挤,推搡着秦夏跟他的手下。

    就连崔义跟黎家兄弟也没能幸免,被推来推去,衣服被抓烂了,脸上脖子上也多了几条红印。

    更可气的是,他们只要一还手,那些女人立马就往地上一坐,再就地一滚,真正的撒泼打滚,将无赖两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秦夏等人已经没了优势,有人举枪要鸣枪示警,被秦夏拦了下来。

    这个时候激化矛盾,无疑是错误的选择。

    外面的动静,已经影响到医院里的正常运行。

    四楼走廊上,护士台的几个小护士,聚在一起交头接耳。

    她们聊的太入神,周医生过来时,喊了两声,他们都没听见。

    周医生长舒了口气,把病历往台子上一拍,语气不太好的说道:“上班时间,你们在干什么?都不想干了是吗?”

    王护士推了下身边的两个小姑娘,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我们就是闲着没事,随便聊聊,现在整个楼层,只剩下她一个病人,我们还能干嘛!”

    “就是啊!不让我们下班,又没有事做,有权也不能这样啊!”旁边的小护士气鼓鼓的抱怨。

    另一边的小护士,也是满肚子怨气,“况且还是一个嫌疑犯,真替封少不值。”

    哪个年轻的小姑娘,对爱情不憧憬,不向往。

    在看到封瑾对乔月无微不至的呵护跟疼爱时,别说她俩看着嫉妒,就是扫地大妈,也要嘀咕两句。

    周医生神色变的严厉,“当心祸从口出,想在这里干活,就管好你们的嘴,行了,该进去查房了!”

    “知道了!”

    两个小护士低着头,闷闷不乐的应声。

    封瑾仍然站在玻璃前,一动不动,看着里面睡着的小姑娘,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被打了药,他并没有睡太久,一个多小时就醒了。

    一方面,他身体里有抗体,对药物免疫。

    另一方面,潜意识里,他告诉自己不能睡。

    所以,他又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的站着。

    封夭去处理公务了,善后的事总要有人来做,况且昨晚调动的飞机跟人力太多,他需要回去做汇报。

    基地那边,情况也不容乐观。

    在封瑾还没有恢复正常之前,他要顶住压力。

    封建国并没有赶来,他在坐镇衡江那一片区域,后院不能起火。

    两个小护士进入病房,刚刚在看到封瑾时,两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男人深情执着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心疼了。

    病房跟外界是隔音的,在里面说话,外面听不到。

    穆白拿着几个化验单,飞快的走过来,“封瑾,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穆白的样子很着急,但是封瑾似乎还是那样的平静。

    “在这里怎么说,你过来!”穆白懒得再跟他争来争去,直接揪住他有衣领。

    本来没想到可以拖走,但居然真的拖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