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她会怎么样?
    ,精彩小说免费!

    总统府

    韩应钦站在仍旧滴着雨水的花园中,天刚刚亮起。

    总统府这一夜,也一样是灯火通明。

    苏微寒站在二楼的窗前,与外界隔着一扇落地窗。

    他双手插在兜里,神情不悦的看着外面的韩应钦。

    刚刚两人的谈话,不欢而散。

    相识这么些年以来,这是两人吵的最凶的一次。

    其实也不算吵,但结果比吵更严重。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有电话打进,楼下的佣人叫了韩应钦接电话。

    过了两分钟,韩应钦再次匆忙的离开了官邸。

    苏微寒仍旧站着未动,敲门声响声,“进来!”

    “先生,医院那边来电话,说乔月已经醒了。”管家站在门口,跟他汇报。

    “醒了?周家的人呢?”苏微寒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周家的人……还在天上!”管家说的有些为难,消息就是这么来的,他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天上?”苏微寒终于回头,他笑了下,似是明白了什么,“封瑾这小子还真是狠,杀人不过头点地。”

    管家是苏微寒的心腹,自然最了解总统的想法,“那您的意思是……”

    苏微寒走到书桌后面坐下,“给他们找到地方降落,周家的人死的也不少了,老爷子年纪也大了,他还能活几年。”

    “我明白了,马上就去办!”管家带上门,退出去了。

    医院走廊里,封瑾全身湿透,靠坐在抢救室的门边。

    韩应钦到的里瞧,急救灯还亮着,走廊上已经站了很多人。

    封老爷子也在,老人家一夜之间,又苍老了不少。

    “局长!”小四跟他打招呼。

    “里面什么情况?”韩应钦看着封瑾要死不活的样子,心情沉重的就不用提了。

    “还在抢救,送来的时候,呼吸没了,心跳还在。”

    韩应钦心里咯噔好几下,“医生有说什么吗?”

    小四摇摇头,医生跟护士进进出出,每个人的表情都那么凝重,搞的他们都不敢问。

    “穆白呢?”韩应钦看了一圈,没发现穆白的身影,这小子哪去了。

    “穆医生一直都在里面,没有出来过!”

    正说着,手术室的灯灭了,门被推开,一众人全都围了上去。

    “医生,怎么样啊?”封老爷子离的近,抢在最前面,把人家医生的手紧抓着。

    医生解下口罩,才发现这人是穆白,刚才太紧张了,谁也没有注意到。

    “她还活着!”穆白的声音透着无尽的疲惫,这一晚,绝对也是他生命中,最难熬的一夜。

    “活着就好!”韩应钦接下了他的话,这一圈人,除了封瑾,恐怕谁也无法理解这四个字的含义。

    可是封老爷子着急,“什么叫活着就好,穆医生,她到底怎么样了?”

    就在他们都围着医生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封瑾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进了手术室。

    过了一分钟,插着呼吸机的乔月,被推了出来。

    好像很安静的睡着,墨色的发披散着,除了脸色苍白了之外,跟睡着真的一点区别都没有。

    封瑾一声不吭的推着她,前面重症监护室。

    封夭跟韩应钦也跟了过去。

    穆雨彤跟封含玉犹豫了一下。

    “我照顾爷爷,你去吧!”封含玉懂事许多,老爷子不能一个人在这儿。

    穆白把老爷子带到办公室,迟疑着跟他说了乔月的情况。

    “送来的时候,呼吸暂停,现在还需要呼吸机才能维持,不过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也没有找到其他问题,发烧也停止了,血检报告已经出来了,也没有问题……”

    “说重点!”穆白说了一大堆,可是老爷子急坏了,还是没说到点子上啊!

    穆白拿下眼镜,疲惫的揉着眼眶,“没有重点,现在只能等,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这才是让他最无力的情况,因为他什么也做不了。

    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很崩溃。

    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封老爷子看出他的情绪不对,也不好再问,“你已经尽力了,不要过份自责,乔丫头福大命大,不会有事。”

    封含玉一直都站在老爷子身后,看到穆白对乔月的感情,她既羡慕又嫉妒。

    是良性的嫉妒,并非恶意。

    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最后却只能暗自伤心。

    二人离开之后,穆白脱了衣服,走进里面的休息洗澡。

    冰冷的水冲刷着身体,引来一阵轻颤,他咬牙忍住了。

    自己给自己找虐,也只有这样,才能平息他内心的无助。

    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永远也不能忘记,摸不到乔月呼吸时的感觉。

    即便见过许多的尸体,他也亲手解剖过,但是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重症监护室内。

    封瑾坐在病床边,一动不动,眼睛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乔月的脸。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离开半步。

    封夭跟韩应钦走进来,看到他的样子,真担心他走火入魔。

    “你别这样,她一定会没事,你现在再担心也没有用,去把衣服换了,如果你病了,就不能照顾她了。”封夭拍了拍他的肩,给他简单的安慰。

    封瑾坐着一动未动,“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离开,她不会成现在的样子。”

    “你要是非这样想,那我们是不是都有责任?石磊他们已经自责到不行,如果你不能把情绪收敛一点,谁都过不去!”封夭的声音带了怒意。

    他们的防守已经够严密,但是再严谨的布局,也有疏漏的时候。

    韩应钦一声不响的走到封瑾身边,突然一把拎起封瑾的衣领,将他拖起来,“你能不能清醒一点!”

    封瑾的眼神,一时之间,没有了焦点,似是魂都不在了。

    他打掉韩应钦的手,重新坐下,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