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先天至宝”!
    ,!

    方元一脸问号——谁看到我的本体了?嗯,准确的说是被自己炼化成了身体的那玩意,俗称净世白莲,那么大的一朵大白花,哪去了?怎么莫名其妙就摸了个破壶出来?

    还别说,这尊四方青铜壶的卖相……说古朴,怎么样才能显出古朴的样子呢?所以,方元说这是一把破壶还真就蛮贴切的。

    但事实就是这样,他想把本体净世白莲寄出来,但跳出来的的确就是这么个玩意儿,谁也没辙,时间上更是不允许他再来一次仔细找找净世白莲的踪迹——没错,时间!

    他自己的除了在空间方面有着独到之处之外,在时间一道上同样能够玩出独特的骚操作,所以紧急情况之下方元干脆利落的双手同时递出,顾不得这破壶是个什么玩意,直接一起递了出去,便要以此来稍微拖延一下,然后玩一手时间领域的骚操作。

    没时间找净世白莲?你跟一个能玩弄时间的人扯没时间?

    所以方元真的很悠闲,反正哪怕是仗着弑神枪,这个所谓的神逆也肯定做不到一招就搞定他,前面就提到过,自己的在从心——也就是怂这方面显得特别6,那么除了在时间、空间两方面之外,跑路以及自我疗伤方面自然也是有着很好的效果的……

    所以受伤什么的他也是真心不怵。

    虽说弑神枪造成的伤势肯定很难缠、不是那么好搞定也就是了,但这都无所谓,这趟先跑了再说,如今状态不全,等将来找回了自身的全部之后再来找这神逆算账也不晚,最不济也要等多弄到几件宝物之后的。

    反正如今自己身上是意外频出,不适合跟人死磕。

    ‘嗯……这破壶拿着还挺顺手的,看来要可惜了……’甚至于在双手同时伸出打算硬抗一击的同时,方元还有心思能稍微感慨一波,这说明他如今的心态真心是非常的轻松——不过也是真的,一开始因为吃惊所以没注意,现在心态平复下来了,便开始察觉到这玩意的一些不同之处了……

    别的先不说,暂时也没啥大感觉,但就这份与自身的“契合”之感,也就是之前所想的这东西拿着顺手——熟悉。

    但似乎要可惜了,弑神枪这东西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了解却不少,就如同对那位月神、太阴元君的了解一般,别问哪来的。

    直到双方真正碰撞上,然后……

    方元眨了眨眼,啥也没发生,原本已经准备好了要被捅一枪,然后受点可能要好好修养一阵子的伤,最后实力够了的时候再来报仇——但这一切似乎都白想了,因为弑神枪的枪尖,那蕴含着无匹凶煞之气、还有神逆这个凶兽当中绝对数一数二的存在的催动显得威势无双的枪尖,正好捅在了方元口中那尊所谓的“破壶”上。

    方元仔细想想,应该不是巧合正好捅上,而更像是……因为那份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自己下意识的主动用这玩意迎上去的?

    搞不懂搞不懂,但这壶——原本只是因为第一印象才称之为破壶,但现在明显不能继续这么叫了,能轻松顶住弑神枪还屁事儿没有、显得很轻松的破壶请有多少给我来多少好么?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尊壶!四方青铜壶!

    什么作用的宝贝做成什么样的道理懂么?或者说被弄成什么样的宝贝往往就具备着什么样的功能,至少主要功能与外观经常会有不小的关系,就像是刀枪剑戟这都摆明了是用来砍人的,像是壶这种东西摆明了是用来收人、封困又或者装东西的嘛!

    但这玩意却硬是在没有方元全力催动的情况下,在不属于自己的领域、至少并非自己最专业的领域当中顶住了弑神枪火力全开的一下子……

    不是内伤,方元有种感觉,或者说是手里这尊四方青铜壶给他的一种感觉——屁事儿没有。

    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都不用方元主动说出来,神逆那边便失声脱口而出——

    “先天至宝?!”

    ————分割线————

    先天至宝的概念了解一下,除了在那种升级流升到最后别人都看不懂的洪荒世界当中,先天至宝这种东西从来都是有数的!除了盘古手中曾经存在、到最后还已经破碎了的开天神器之外,居于这个领域最顶端的便是这些先天至宝了,甚至在某些说法当中开天辟地这件事儿本身都有这些东西一份!

    比如镇压鸿蒙混沌钟,开天辟地盘古幡什么的,乱的很,但总之一句话,这些玩意都牛的一批!

    而在如今这个诡异的、连先天灵宝都强的丧心病狂的洪荒世界,先天至宝是什么概念就更不用多说了。

    于是神逆都不带转身的,直接就开跑——作为弑神枪这件介于先天至宝和极品先天灵宝之间的杀伐之器的主人,更是仗之成为凶兽当中当之无愧的皇者、第一的存在,他对先天至宝的威能有着更加明确的认知。

    而即便是没有这份认知,他也同样会跑——因为他之前嚣张的依仗就是弑神枪!本来实力就顶不上方元,仗着这样一件宝物才敢说逆行伐上干掉拥有大罗本质、层次上就比他高的存在,而就在这个时候人家手里却突然多出了一件先天至宝,比你最大的依仗还牛逼……

    这还怎么打谁能告诉他?

    所以他无比果断的直接就怂了,至于说原地留下的那些手下什么的……讲真,凶兽一族最重要的就是他神逆这个“皇”!虽然没人和他明说,但他还真就知道凶兽一族注定灭绝的命运,也知道会灭绝在谁的手里,所以他才会无比渴望证道大罗。

    因为只有成就了大罗,他才能够仗着之前走极道之路积累的力量直接一跃成为大罗当中的强者,再配合着弑神枪打出一片天地,让凶兽能够在这片天地间继续存在下去。

    否则,一旦他死了,凶兽一族就彻底没希望了……

    事实上,就现阶段而言,那些命中注定要为凶兽一族送终的先天神祗当中已经有一部分成长起来了,还是神逆靠着弑神枪才镇压着他们不敢跳出来!否则的话凶兽一族估计现在就差不多该没了,而哪怕就像现在这样也挺不了太久了,神逆不证大罗,那些先天神祗却注定会达到那个层次!

    一旦等多个先天神祗成就大罗,合力弄死拥有弑神枪的神逆也就不叫事儿了。

    甚至如果其中有那么一两个拥有至宝伴生的恐怖存在的话,弄死他神逆都未必用得着与他人联手!眼下这个突然蹦出来、一身净世白莲气息的家伙幸亏只是拥有一部分大罗本质的样子,还没有真正成就大罗,而且似乎并不太熟悉那件先天至宝,否则的话他恐怕连跑的希望都没有!

    ‘可惜,证道大罗的最大希望便是靠着净世白莲精华掉体内纠缠至深的那一部分煞气,但现在看来……也只能希望可以找到净世白莲流失的本源力量,否则也只能……’

    这也便是神逆,或者说凶兽一族都对方元身上散发出来的净世白莲气息极为敏感、也极为向往的根本原因了,因为凶兽虽然因煞气而强大,却也因煞气而极难开启灵慧,其中的顶尖存在更是无缘证道大罗,只能如神逆一般走上自开一道的极道之路,力量虽强,却前途渺茫!

    都说一线生机,这净世白莲基本上可以说便是凶兽一族的一线生机!只可惜藏的贼深,若非被方元不知道怎么撞见然后又炼化成了身体弄出来的话,按照原本的剧情发展估计要等到不知道多少年后才会出世,那个时候凶兽一族早凉了不知道不知道多久了……

    但神逆想跑却不是那么轻松的——他想得好,但现在可是轮到了方元占据优势了!刚刚都打出火气来了,只是因为觉得撸不过才打算战略转移、将来报复的,现在顺风都把敌人吓跑了,怎么可能不补刀?

    不过一般的补刀手段怕是没用,所以方元陷入了短暂的纠结——

    想要做到有效补刀,以眼下的情况来看也就只能指望手中这把四方青铜壶了,净世白莲虽然已经找到了,也能祭出来了,但鬼知道因为什么,居然突然变得比刚刚的神逆还怂,散发出来的气息居然隐约连下品先天灵宝都差点不如了!

    好在本源未损,只要修养早晚能够恢复到与神逆手中那弑神枪差不多、稍低一线的程度。

    至于原因,方元觉得很可能与这突然出现的青铜壶有关,但现阶段却不是仔细纠结这个的时候,净世白莲暂时废了,也就是说方元手中合适的手段真就只剩下这把壶了——但拿着熟悉是拿着熟悉,最多说明方元可能曾经接触过或者永固哦这玩意,现在他是真不记得这玩意该怎么用啊!

    直接扔出去?

    抱歉,他现在还没搞懂这东西究竟算不算是被自己炼化了,算不算是属于自己的——所以他是真心怕扔出去之后就直接收不回来了,到时候怕不是要把敌人笑死,在被敌人给捡走了就更乐呵了。

    那……

    “收……?”打开壶盖,将壶口冲着神逆跑路的方向,灌注力量之后口中显得很是不确定的道出了一个字,然后竟是真有一股青气破空而出,对着神逆跑路的方向追了过去!

    方元的眼神顿时便是一亮,居然真是这么用的?当下便生怕灌注的力量不够强一般,卯足了劲儿的将自己体内那雄浑到自己都摸不到底的力量灌入手中的壶里,让原本只是略微展现自身不凡之处的青铜壶通体青芒大亮,原本显得古色古香的卖相在这时变得无比高大上!

    最重要的是其上散发出一种非常特殊的气息,下面那些原本还在他的气息镇压下挣扎着想要发动反击、维护它们的皇跑路的凶兽在这股特殊的气息之下犹如遇到了天敌,甚至比天敌还过分,直接都成了彻头彻尾的软脚虾!

    方元的眼睛更亮了——效果这么好的吗?

    而就在这时,刚刚破空追击神逆而去的那一道青气回来了,其中还裹挟着一些让方元觉得眼熟的东西,却是毫不停留的便回到了壶口当中,一股吸力传出,直接将被方元打开的壶盖给吸了回去。

    眨眨眼睛,知道此处已经没了威胁的方元便将神念探入湖中,查看起了那青气究竟卷回了什么,然后有点傻了,对这件来的莫名其妙的先天至宝的威能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

    ‘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神逆那货的部分神魂和肉身本源吧?’方元心中明白,这恐怕是神逆那货无可奈何之下断尾求生的举动,而壁虎断尾想长回来很容易,神逆这连肉身本源带神魂一起损失,还一口气损失了至少十分之一的量,这想补回来就不是一般的难了。

    ‘可惜了,作用面不是太广的样子,目前来看对凶兽一族的针对性简直就是丧心病狂那个等级的,但对于其他种族的效果如何就暂未可知了,至少对人族没什么加成……我自己没感觉。’心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但本质上却始终都对这把壶非常的满意。

    不为其他,只因为这玩意终究是一件先天至宝!

    “你们也进来吧!”眼见神逆那一部分神魂和肉身本源在他全力催动的青铜壶威能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飞速炼化,化成非常纯净的无主结晶,发现自己似乎又解锁了这把壶新用法的方元乐了,屈指一弹壶身,盖子直接被他拿掉然后对准下面瑟瑟发抖的软脚凶兽们——

    这次之前那股逼得神逆断尾逃生的青气没有出现,也许是觉得这次的目标太低端的缘故?总之道道青光在壶身之上散发开来,一股庞大的、却非常有针对性的吸力便将下面所有的凶兽都给收进了壶里!

    这次炼化起来就更快了,虽然也都是凶兽一族当中堪称顶尖的存在,更进一步便是极道或大罗,但终究比神逆差了很多,神逆的神魂和肉身本源哪怕只有全部的十分之一,本质也要高于这些货色!

    然后方元取出一颗炼化出来的奇异结晶,眨眨眼没往自己嘴里扔,而是又收了起来。

    试验品多的是,为毛要用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