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一只青色的四方铜壶
    ,!

    方元将目标定在这太阴星,本来就没考虑过要躲开这太阴星之上的主人,也就是那位所谓的太阴元君,而自然地,他也考虑过那一位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形象。

    温婉型?冷淡型?又或者是霸气型?甚至于干脆是个男的——这些他都考虑过,毕竟结合脑海当中所了解的那些资料,对这位太阴元君他也算是有所了解的,按照这些所谓的了解来构想一下其形象,应该能猜个大概。

    主要当然还是为了和人家打交道,虽说他自觉肯定不会犯怵,但也总不能见谁不管别的先怼一波再说吧?他又不是来找茬的。

    但他却忘了,他了解到的那些资料都是基于这个世界发展到一定地步、太阴元君这个人物开始在洪荒之上时有出场之后才被人总结出来的,现在还处于天地初开的凶兽时代!

    虽然快要落幕了,但这个时代不落幕,就代表着洪荒之上终究还是由凶兽一族为主的——而凶兽一族如何落幕?

    自然是要等洪荒之上那些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们都成长起来之后联手送它们归去了……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时代很多人都还没有成长起来。

    尤其是太阴星和太阳星这两颗来历在整个洪荒上都数一数二、由盘古双眼所化的至尊星辰之上孕育而出的先天神祗,再比如那传说中盘古三道元神气息携开天烙印融合开天清气所化、天生便带着大功德的三清道人,又或者那盘古精血携开天烙印融合大地浊气所化,同样天生身具大功德的十二祖巫之流。

    总而言之,这些存在一来孕育成长都极为困难,二来都各有各的天生使命不会轻易出世——否则这洪荒大地之上别人从一开始就别玩了,像什么凶兽之类的更是要从一开始就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好么?

    我跟你讲,方元甚至考虑过这位月神、太阴元君是个萝莉,偏偏就没想到人家作为先天神祗未必一定要是人型……或许将来随大流会化个人形,但现在出现在方元面前的这位太阴元君真的是只兔子!

    于是方元当即就有了个想法——说起来太阴星和兔子这么有缘的么?那么后世幽居广寒宫的嫦娥会成为名义上的月宫之主不会是因为怀里那只兔子吧……传说中那种卖萌的大佬?

    有些东西细思极恐啊。

    “你是何人?为何来此?”一道神念波动传来,被方元接收到了,而如果转换一下语气的话,还真就是那种比较清冷的。

    “叫我方元就好。”有样学样的将一道神念波动递回去,然后方元突然有点发愣,因为他发现自己之前犯傻了……

    姑且将过推到失忆的身上吧,但他的确没想到还有神念这么方便的东西——或者说他还不习惯骤然能够发挥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的实力?总之,在找回自己的之前,他想起来可以用神念也没什么大用,但找到了之后,他理论上来说是用不着上太阴星来“登高望远”找路这么麻烦的,即便依靠神念依旧找不到陆地所在的方位,却也可以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供他确认方向了。

    更别说找回了自己的之后……

    他有种感觉,跨越空间的大挪移什么的之前没想过,因为做不到,现在却是没想到,做起来真不难。

    “至于来的目的……你就当是感兴趣吧。”无奈的方元只好糊弄一下,不是他不想照实说,但确定人家能信?有时候真话比谎言让人听着感觉更假。

    “那……现在可看够了?”兔子开始尝试送客,同时方元能够感觉到,脚下这可至尊星辰的一部分力量已经被调动了起来,若是有什么意外的话恐怕瞬间就会形成对他的打击——这不奇怪,人家的主场嘛。

    至于说为什么会对方元如此警惕?如今这个时代的先天神祗们都还处于孕育成长的阶段,互相之间没什么交情自然也没什么好串门的,太阴星太阳星这两个地方虽然出名也显眼,但却不是什么善地——不是说地主的脾气怎么样,而是先天的自然环境就极度恶劣!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有个不认识的人莫名其妙盯着极度恶劣的环境闯进你家,给出的理由只是“对这感兴趣”——换谁不得警惕一些?

    方元也没什么多留的意思,如果太阴星的地主好客也就罢了,既然来了也就不介意交个朋友,但如此情况下他也没有自讨没趣的意思,更不打算在这里陪人家战上一场,毕竟人家的主场优势太强,自己如今恐怕也讨不到太多便宜。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事实证明他之前的想法也是正确的,登高望远的方法的确有效,现在不用他放神念去感应,放眼所见的几个方向极其遥远之处便有着陆地的存在。

    至于说距离他之前所处的那片海域的位置究竟多远……

    方元丝毫没有要飞过去的想法,而是直接循着感觉撕开空间,然后穿行了过去。

    ‘手感有点涩……不知道是失忆导致手生了才有这种感觉,还是这个世界的空间撕起来天然就比失忆之前习惯的那种要难。’但耗时大概三分钟左右,他终究还是成功的来到了陆地之上。

    只不过落点不怎么好,因为在太阴星上撕开空间的时候感觉手感有点涩,感觉有可能是空间结构太稳固、壁障太牢固的问题,所以在从另一边穿行出来的时候便随便找了个空间壁障显得比较薄弱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与这个有关。

    反正他直接落入了凶兽群当中,而且还普遍都是那种比较强的凶兽——最弱的也比他在海上遇到啊的最强那三只弱不了太多!而最强的……

    给方元的感觉是不比太阴星上那只兔子差多少了。

    的确,那只兔子还没成长完全,至少距离自己应该能够达到的全盛时期还差了不少啊,但之前在面对方元的时候其却是仗着自身位格与太阴星本身融合在了一起的,能够调动那一颗至尊星辰本身至少五成的力量!

    天地初开第一个时代都还未曾过去,盘古之力消退的可不多,那么作为盘古一颗眼睛所化的太阴星当中究竟蕴含着多么丧心病狂的力量就可想而知了……这大概也是那些先天神祗们能够成长起来的保障了。

    “咦?!”为首的最强那只凶兽看到方元出现,身上的气息明显变得有些不对味,接下来一声惊咦的表现让方元以为这是个能交流的,正打算交流一下再说其他,却不想——

    “净世白莲?!哈哈哈o该本座今日成道,既然来了便留下吧!”后半截话尚未出口,最强的那一只凶兽便满含喜意的一爪子拍了过来f瀚的爪影明明都覆盖不到整个场地,却偏偏给面对之人一种足以遮天蔽日的感觉,其中更是隐约有着一截枪尖浮现,其中蕴含着极致精纯而又无比浩瀚的凶煞之气,与这头强悍的凶兽本身之间互相映衬,相得益彰一般。

    而这一动手方元就蛋疼了——一方面蛋疼自己主动闯进了人家的老窝,那薄弱的空间明显是这地儿本身的条件导致空间结构的稳定性遭到了一些破坏。

    而另一方面嘛,则是方元发现自己之前的感觉出错了——之前感觉这货不比虽然没有成长完全、却能调动太阴星半数力量的月神弱多少,可现在一动手却是发现——

    这货入股欧震上月亮去和那只兔子互怼的话,恐怕还是这货的赢面更大一些!那只兔子虽然不会被怼死,但估计也只有仗着主场优势耍龟壳战术了。

    这货本身的力量就强的过分!再加上那一截若隐若现的枪尖与其本身的属性正好搭配的相得益彰,方元有种直觉——首先,这个世界恐怕真是那种水非常深的非常规流派洪荒了,大罗就强的变态那种。

    其次,即便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大罗、超脱时光命运开拓己道自证唯一的存在也要暂避锋芒!硬要怼上去的话除非是路子合适的,否则多半要吃个大亏。

    ‘这么算的话,难道我的底子也有大罗那个层次?而且看这样还不是垫底儿的那种……’不过这却也方便了方元抻量自身的实力,尽管只是靠直觉,但这种直觉应该挺靠谱的。

    同时秉承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心思,方元一错步便躲开了这一记堪称强到丧心病狂的打击。

    这一招当然不是那么好躲的,否则像是这个凶兽头头这种未证大罗、却先找拥有了对抗大罗之“力”的极道存在岂不成了笑话?但却架不住方元不是一般人。

    其实早在找回自己的的时候,方元就有所发现,尽管在战斗方面同样强的过分,但自家这在从心的方面就显得更加专业了。

    如果是真正的大罗的话,那么火力全开之下他还真就不好躲,毕竟一招锁死过去未来,盯准你现在的一切时空,所谓的点式攻击也能打出地图炮的效果,这是大罗层次存在的基本操作。

    但眼下这头凶兽这一招强则强矣,却真心不难躲,所谓的拥有对抗大罗之力,实际上更多的是能够配大罗层次的存在怼一怼,一些水货大罗、不擅长战斗的可能还要吃点亏,但以下克上直接将大罗层次的存在斩杀?

    不是不可能,但在不证大罗的前提下,请先将自身的极道之路走到不逊于证道大罗这条路本身的程度再说,否则就别多想。

    所以方元有资本可以尽情的耍流氓——

    “咦?”这回轮到方元惊疑出声了,甚至还变了脸色,因为浪着浪着他发现自己躲不开了。

    ‘是那截枪尖?!’

    方元反应过来,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就不能再称那为枪尖了,而应该叫做——

    “哼,有了大罗本质又如何?有这弑神枪在手,你便是真正的大罗,我神逆今日也非要留下你不可!”

    光速打脸系列,前面说不证大罗就绝对拿大罗没办法也不是绝对的,还是有那么非常非常少的几种办法可以帮助不到大罗层次的存在完成以下克上的举动的。

    俗称开挂。

    先天至宝就可以。

    没有先天至宝的话,极品先天灵宝也勉强可以尝试一下,不过就远远没有先天至宝那么稳了,最后还是要看双方操作——而弑神枪,便是出了名的这么一件东西!作为洪荒世界至少排行前三的杀伐至宝,这东西的等级介于极品先天灵宝和先天至宝之间,光这一点就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于是方元有点蛋疼了,不过心中本来那种“无所谓、甚至还有点乐呵”的心思也淡去了。

    震荡他没脾气是怎么着?一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就没遇到任何可以交流的东西,好不容易逮着一朵大白花还心存恶意,让他顺势夺舍了,最后上了一趟太阴星还被人嫌弃……

    这些方元都笑着面对,毕竟无所谓,现在的他脾气很好的。

    好到哪怕一出来就被人追着打、还下杀手也没有生气,反倒趁势想要看看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水平。

    但脾气好和没脾气从来都不是同样的一个概念,固然,这头自称神逆的凶兽说的没错,他现在知道自己的底子是大罗层次的,但现在多半还发挥不出那个层次的实力,所以这货借助弑神枪那玩意真心能够对自己产生极大的威胁。

    甚至于弄死自己都不是不可能——

    然而这话说的,借助弑神枪这件介于先天至宝和极品先天灵宝之间的东西来欺负人,谁还拿不出一件好东西是怎么着?p气上来了的方元冷笑着就想把家伙事儿拎出来。

    虽说净世白莲已经被他炼化成了身体,但难道还不许用自己的身体打架了不成?

    净世白莲的确是已经跌落了先天至宝的层次,比不得青红金黑四色莲台,而按照方元炼化那玩意作为自己身体的时候感受到的一些情况来看,按照这玩意的缺损程度来看,其本身最终会跌落到最多九品的地步才会稳定下来,到时候的等级恐怕最多也就上品先天灵宝的程度。

    但以这玩意的底子之雄厚,想要跌落到那种程度也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的——实际上从先天至宝的层次上跌落本身就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方元炼化这玩意的时候其才跌落下来不久!

    而被自己炼化,由自己来填补缺损,那份本源自然也就不会继续流失了。

    换言之净世白莲如今的等级未必比弑神枪差多少!

    但一激动,方元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没能将如今的本体祭出来,而是不知道从那个地方摸出了一只青色的四方铜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