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各方各面都比想象中要强,包括自己
    讲道理,方元这一招看似轻描淡写,凝月光化作弓身,采星光化作弓弦,最后又集日光化作箭矢——尽管是一招占齐了三光日月星,但还真就不是多么出奇。

    可如果是真正的明眼人看到,或者是让人亲自来面对这一招的话,他们就不会这么想了——前者能够看出这不是简单地三光而已,而是三光的精华!也就是说,他实际上是轻描淡写的采了月光精华化作弓身,星光精华化作弓弦,最后聚集了日光的精华化作箭矢

    只多了精华两个字,但就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

    拿其中的日光来举个例子,可以说单纯的集日光化作箭矢比用放大镜玩聚焦也没强太多,在这洪荒上也就是太阳星外散出来的力量而已,还是经过了自然运转的周天星斗大阵过滤和三十六层天罡削弱之后后者却好像直接将人扔到太阳表面!

    就会这种差距,所以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招,里面的东西拆开了说逼格简直突破天际——现在是个天地不通的时代,太阳星不是被后羿射下来九只的那十只鸟,而是占据一方主位镇压主导周天星斗大阵运转的至尊星辰之一!另一颗至尊星辰——也就是太阴星上,如果有孕育出其中的主宰或者其他性质的神祗生灵的话,也绝对不会是那个一颗长生不老药、从此幽居广寒宫,还时不时和某些神仙传出一些绯闻的嫦娥。

    而是实力绝对不简单、在这个时代也绝对能够占据一席之地的太阴元君!又称太阴星君。

    就更别提那虽然居于辅位,但联合起来也同样不容小觑的满天星斗了,水同样深得很!

    至于说方元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别问这个,他连自己是谁、怎么来这个世界的都不知道,还能知道自己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知道就是知道呗

    只是即便知道这些,面对那些实力绝对强的一匹的大能们他也丝毫不怂就是了。

    就比如眼下刚刚被他采集三光化作弓箭的一击干掉的那只跑路的凶兽,事实上也包括此时还剩下的这两只,就看其身上煞气的凝练程度与身体的强度,再加上随意便调动周边方元至少数十亿里水域力量、仿佛本能一般的浩瀚伟力——难道这三只凶兽就简单了不成?

    但逼出了方元多少实力呢

    方元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认真了,但认不认真和出力多少是两码事儿啊,反正就目前能够调动的这部分力量而言,他还没见到底呢。

    凶兽没脑子是缺点,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不用担心士气的问题,本来还有点本能可以为它们提供一些帮助——比如趋吉避凶什么的,但似乎是方元身上此时散发出的那种气息对它们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强了的缘故,哪怕已经被干掉了一个同伴,它们的目标本身却没受到什么损伤,剩下的两只也没有任何怂的迹象。

    结合之前有跑路举动的那只来看的话,恐怕也只有亲身切实感受到的死亡危机能够压过这种诱惑了吧?

    略微摇了摇头,方元感觉这种完全被本能驱使的生命形式挺可悲的,这不能说是煞气的错,也不能说是凶兽这个种族本身的锅,只能说是凶兽这个种族原本不叫这个名称,不幸沾染了煞气才到了如今这般地步两者结合的结果。

    但却不代表方元会对此有所同情——说起来他现在还不知道同情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他现在只是觉得这天天地、这片海域都挺好看的,至少一眼望去他心情挺舒畅,没有发堵的感觉,而这些时不时就冒出来的凶兽就显得非常败兴了。

    不只是这些凶兽见了他就带着满满的恶意往上扑的举动,而是这些凶兽本身的存在就与这片天地显得很是不协调!那是一种不和谐的感觉,硬要形容的话

    方元觉得要比所谓的“画风不同”更严重,大概吧。

    也许这个种族本身就受到天地厌弃?

    这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啊结合他所知的一些洪荒世界后续发展的相关情况来看,凶兽这东西貌似是死绝了的,就算没死绝也差不了多少相比之下,后续无论是道魔之争当中落败的魔道,还是同期三族争霸到最后全都鸡飞蛋打的龙凤麒麟,乃至于之后巫妖大劫互相对拼却双双退出历史舞台、给人族让出了道路的巫妖两族,甚至还能生拉硬扯上封神之战当中凋敝的截教——

    貌似都没有凶兽一族那么惨的吧?

    这个真心有点难解释了。

    好在现阶段的方元不是什么纠结的人,想不明白的事情多了去了,这才哪到哪?干脆利落的放下心思,而后将手中的星月神弓也散去了。

    说真的,不是他装逼,而是真正动手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强到这个地步总感觉这三只凶兽不像那种龙套角色,但终究还没有明确的等级划分出现,他也还是没法确定自己究竟是什么水平。

    凶兽一族灵智不是一般的难开,大概在遇到真正能够交流、还对世界有所了解的存在之前,他是没希望搞清楚自己究竟多强了。

    至于为什么先舍了那“一念花开、君临天下”的手段,之后又散去了星月之精凝聚的神弓这些手段强则强矣,但方元用起来总感觉不是那么顺手,明明就是自己能够施展出来的手段,也就代表着是自己会的,但用出来偏偏就觉得有点怪怪的。

    本来就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了,方元表示还是别再因为用的各种手段而给自己添堵了。

    于是他又换了一招,这次就没有动用那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脑洞当中显得很是高大上、很是华丽的手法了,而是遵循着心中的那种感觉——不是想着如何将自己所会的发挥出来,而是单纯的想着自己会什么,让其自由发挥,展现出来的是什么样那就什么样吧

    至于说这样任性会不会不太好?

    能有什么不好的呢?

    反正剩下这两只凶兽已经摆明了拿自己没辙。

    这不是某位毒奶的“飞龙骑脸怎么输”,而是对手不破防该怎么赢!

    于是方元就顺着感觉将拳头简单的挥了出去。

    然后,同样非常简单的,体内原本沉寂着、多么努力都只能调动一小部分,再努力多调动一些也只是一小部分的那些力量突然活跃了起来,然后方元就“看”到了一些东西。

    那似乎是在自己体内深处非常深的地方的景象。

    没什么出奇的,就是一线“光辉”而已,仿佛一丝火苗,但却从他“看”到时起,开始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然后一股恐怖绝伦的气息便开始从他的身上往外爆发了开来。

    只是用不着这股气息做什么,之前方元那循着感觉挥出、还来不及看结果如何的一拳便已经将之前的一切麻烦都解决掉了。

    ‘这是我的道?’方元有点懵,他依旧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来的,但看到了那一束光、从哪里取回了自己的道之后,他却自然而然的明白了许多自己该明白的事情。

    只可惜,这个该不该明白的概念似乎并不能有他自己来制定,否则的话这个时候他的很多疑惑就可以解决掉了。

    ‘只是走出了自己的道,并且已经差不多将之补充完善的存在究竟该算是什么档次?如果有境界划分的话又该处于什么阶段?’所以,方元依旧不知道自己究竟多强,也就是说知道了这些“该知道”的东西,对于解决眼下方元心中的疑惑也没有任何作用。

    同时两头之前被方元认为“不是龙套”的凶兽也直接被一击打的烟消云散了。

    ‘结果还不是要上天。’他还能说什么呢?到头来只能无奈,现在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来到的这个世界叫做洪荒,然而是哪个版本的洪荒却不清楚。

    ‘看来应该的确不是陷入了某种阵势,否则的话往上飞就能脱困的阵势有个蛋用解释一下?困不会飞的凡人么?那倒不如直接抟土捏个笼子简单好么?’心中吐槽了几句——因为之前还做了些准备的方元发现没有任何意外,自己很快、很顺利的便来到了天地界限的所在——如同国家之间的海关一样,两边都有,方元现在首先需要过的就是天地当中“地”这边的三十六重天罡。

    方元原本是预备了取巧的手段的,但现在发现曾经的自己是被无知限制了想象——他比想象中更强,取巧的手段自然也就用不上了。

    说起来他好歹也算是夺舍了有先天至宝的底子、只是本源有所缺损的才跌落到了先天灵宝等级的净世白莲作为身体,除了一份不完整的净世白莲传承——源自破碎的混沌青莲——之外,真的没有获得任何东西?

    这话说出来的话方元表示自己是觉得亏心的,只是被他炼化成了身体而已,净世白莲又不是直接废掉了,作为先天灵宝的基本威能方元还是能够调动的,一些天赋能力更是没问题,那也是方元原本打算用来穿越阻碍进入星空当中的依仗,现在用不上了。

    同样的,在这里还要再澄清一点,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的先天灵宝就这样,还是净世白莲作为先天至宝层次跌落下来的先天灵宝太特殊,对比起方元所知的那些东西而言,净世白莲哪怕被他炼化成了身体之后在本身能够发挥出的威能方面有所跌落,但也绝对比他想象中要强很多——甚至是太多太多。

    只是现在不太好描述,而结合这一点,方元已经有了至少七八分把握能够肯定了——这个世界恐怕真就不是传统洪荒流世界。

    ‘说起来,天罡有三十六层啊真是个有意思的数字。’大概后世那所谓的“天罡三十六变”就是由此而来的吧?

    只是随着本身穿梭在这狂暴的三十六层天罡当中,方元各种观察也没看出有太多门道,虽然每一重天罡的性质都略有不同,但应该不至于就有人能够从中参悟出三十六种完全就不是一个方向的大神通来吧?

    难道是他悟性太差或者是和这地方不太搭配?

    ‘所以说,果然某些东西的名字和来历未必有关系么’得益于那些获取渠道莫名其妙的知识,所谓的天罡三十六变、三十六种大神通的名字他现在能倒背如流——

    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回天返日、呼风唤雨、震山撼地、驾雾腾云、划江成陆、纵地金光、翻江搅海、指地成钢、五行大遁、六甲奇门、逆知未来、鞭山移石、起死回生、飞身托迹、九息服气、导出元阳、降龙伏虎、补天浴日、推山填海、指石成金、正立无影、胎化易形、大小如意、花开顷刻、游神御气、隔垣洞见、回风返火、掌握五雷、潜渊缩地、飞沙走石、挟山超海、撒豆成兵、钉头七箭。

    然而这些神通能和三十六重性质各自有些细微差异、但本质上就一个“怼”字——谁来都怼的天罡气流层车上几毛钱关系?所以方元只想吐槽。

    倒是没妨碍他顺手将三十六种略有不同的天罡之气都采一分样本带走,用不用得上无所谓,重要的是做个纪念,好歹是第一次来天罡层当中,这天罡之气有特色又那么好采集,不拿才是对不起自己吧?

    后世说不定就见不到了呢——听说后世有天人屏障阻隔,但如果那所谓阻挡天仙下界与凡人接触的天人屏障是如今这多达三十六重的天罡层的话

    哪怕将来有所变化,这天罡气流层的威力十不存一乃至于百不存一,层数也减少到一层,那些连衣服都能随便被偷走的仙女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偷偷下凡给凡人送。

    咳咳

    然后方元来到了太阴星之上,第一时间引出了一个女人,大约便是太阴元君——别说人家敏感,在这个年代,能登上太阴星的人可不多!能无声无息的上来、直到站在太阴星的地面上才被发现的存在更由不得谁小觑;也别说人家管的宽,要讲道理的话,作为太阴星本身孕育而出的神祗,人家说整个太阴星都是自己的理论上一点毛病都没有!

    只是这位太阴元君的形象有限出乎方元的预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