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方某人的流氓手段
    你说让我老实我就老实?那我多没面子?人皇笔好歹是领悟了天地一体的存在,有潜力进阶造化神器的法宝,虽说如今只是下仙器,但其最初的出身却是极为不凡的!

    或者说天皇镜、地皇和人皇笔这三件套都不简单,以地皇为例,掌握地皇就受到玄黄大世界本源意志承认不是最近才有的设定,而是上古时期就有的说法。

    可上古时期的玄黄大世界,现在的玄黄大世界,两者之间存在可比性么?完全没有啊!上古时期的玄黄大世界,那是强到几乎吊打仙界的存在,仙王级别的巨头都有好几尊,更是有完整的、全盛时期的世界之树扎根核心接引元气,若非当时的神族拼上一个圣王和一件造化神器,趁着玄黄大世界当中的顶层战力显得有些空虚的时候把世界之树给砍了的话,让其发展到现在估计就是所有其他世界加起来都未必够玄黄大世界一只手打的……

    就是这么凶。

    如此,地皇最初的时候怎么可能简单?引申出来,与地皇齐名的人皇笔和天皇镜会简单?更何况人皇笔的笔锋还有着“第一锋锐”的美誉,如果就只是一件下仙器的话担得起?都不提造化神器,那些王、圣仙器一只手就弄死丫的!

    天晶构造的身躯很出奇么?领悟了天地一体也只是有了进阶造化神器的基本资格而已,理论上来说任何一个公务猿还都有成为第一大佬的基本资格呢,然而谁敢因为这个嘚瑟?

    所以说,人皇笔的底气很足,心气更高,更何况方元此时展现出来的手段虽然神奇且强大,但却不是不容抵抗的那种,没到那个地步。

    于是人皇笔本身被封禁的身躯突然整体一阵震颤,原本从山峰般大小缩小到了能够看出是一根笔的形状那种地步,现在则是干脆利落的又缩小成了一根常人所使用那般正常大小的笔!

    可是这样一变化,整体呈现出来的那种气势都不同了,尤其是其笔锋的位置,轻轻一颤,便划出了一道比之前更强了无数的锋锐气劲,其中更是包含着无比深奥的天地大道,甚至蕴含着三千大道那般级别的大神通韵味!

    方元便皱了皱眉头,人皇笔这一下……还别说,他施展的时空封锁还真就没有动用太强的力量,其中更多的是借助一股巧劲儿,说白了就是从天地间借力,本身施展的是非常符合他长生五重的表面身份的力量等级,时空融合的手段虽然无比精巧,但有人强行搞以力破巧的话就会显得有些尴尬了。

    原本他以为展现出一点东西能够让着人皇笔识趣一点呢,但现在……

    “非要逼我咯?”一声轻语,方元身上的长生气息骤然扩散,将周遭空间都笼罩了起来,由于没带多少力量,所以接下来要和人皇笔这种拼了命能发挥出仙人级别实力的仙器互怼的话恐怕就难免要动用真正的实力了。

    那样的话恐怕也就很难做到完美掩饰自身存在了——这个时候他突然稍微有那么点而后悔,要是先去一趟天武之库的话就好了,拿到那里面海量的资源之后在这里不说可以肆意催动黄泉图当中的三座大阵,但至少也能多出一两门手段来,不用施展这种暂时不愿动用的力量。

    但既然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将自身用来伪装的一身长生秘境修为散在周遭天地间作为掩饰,然后猛地一捏拳头——区区一件法宝,也敢和我俩玩以力破巧这种手段?

    “轰——”

    ————分割线————

    以方元和人皇笔所在的位置为核心,几万丈以上的地面都出现了大地震的情况!而且波及范围广达方元数百万里……方元用拳头好好说服了人皇笔的过程中闹出了这样的一点小动静。

    结果无疑是好的,方元没有玩脱,至少没有暴露自身的存在引来永生之门的恶意,至于说打击什么的倒是很难,毕竟本体那边可没有过丝毫放松来着。

    所以事情就很顺利了,方元本来也没想过要将人皇笔怎么样,只是想要借用他身上的因果联系牵引出地皇的所在位置而已,不过人皇笔居然就这么被他武力收服了,这倒是一大意外之喜……他原本以为这个世界的法宝都不会认可他呢,不过想想也没什么毛病,毕竟现在永生之门也不知道他本身在搅风搅雨,自然没工夫对他这化身施加恶意。

    方元倒是也挺好奇人皇笔为什么会被收服的,随口一问之下得到的回答却是人皇笔在他身上看到了自身更进一步的希望——于是方元表示人皇笔恐怕是想多了,也许认为方元展现出了一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就觉得那对自身有好处吧?

    这不奇怪,毕竟不断地探索未知并将之化为已知的知识,这种行为是追求进步,但方元本身却不觉得自己身上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那些东西能对人皇笔起到太大的作用。

    更何况,就算是有用,又是什么让人皇笔有了“方元会给它”的错觉呢?他又不缺法宝。

    只是他也不会拒绝人皇笔的追随,反正不会主动将自己的态度明确说出来就是了,正好手头多一件仙器也会方便很多,黄泉图当中的那些大阵撒手锏虽好,但却很难作为常规手段使用,如果遇上平常争斗还发动轮回之盘什么的……会不会让人觉得掉价不知道,浪费却肯定是真的。

    然后方元便顺利的循着因果之间的联系找到了自己的终极目标——地皇,已经现在拥有着地皇的苏绣衣!

    然而方元和人皇笔各有算计玩的嗨,却是忽略了一个后患,那就是原本被人皇笔镇压着的那玩意!

    嗯,说“那玩意”有点过分了,好歹是个生灵,而且还是个大人物——神族,天妃乌摩!

    原本封印者这位的那一道封印就不是特别的稳固坚挺,需要靠人皇笔的存在才能够将之稳住,所以人皇笔才会选择在这里沉睡,而此时人皇笔却是离开了封印,而且之前方元还近乎火力全开的和人皇笔交手——或者说是走了人皇笔一顿!

    余波都引起了规模那般巨大的地震,可想而知就在附近的封印又会如何,反正天妃乌摩破封而出的过程当中几乎都没受到任何阻碍,或者说人家干脆不是破封而出——倒是的确解开了几个结界封印什么的,但却不是当初用来封印天妃乌摩那些,而是人家刚刚自己布下用来抵抗波及过来的力道的。

    这也不是个傻的,眼见镇压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年的人皇笔就被轻描淡写的打了一顿,还给打服了,自身根本就没有多待的心思,趁着方元和人皇笔之间似乎忙着干什么——也就是方元忙着推演因果的时候,趁着没人注意她就跑了……

    其实真跑了也就跑了,这货在神族虽说身份挺高,但一身实力却不是强到过分的那种,所以跑了也无所谓,人家神族现在也有很多高手呢,不多她一个。

    但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她完全没想到方元没去关注她就代表着不打算管她是否脱困,所以在临走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还特意把一头白发给甩了出来,玩了一手白发三千丈!这三千丈白发当真不简单,换个视力差的这一甩就能给弄死,不过天妃乌摩甩出这一头白发此时的主要目的却是阻敌,所以放弃了直接杀伤力更强的“刺”。

    却没想到正是这一下,让原本心情不错没打算弄她、而是打算直接去找苏绣衣的方元感到了有些不爽,提着新入手的人皇笔就甩了几笔过去!

    人皇笔的正确用法是写“道文”,将三千大道神通化作文字,在人皇笔的作用下威力会有增强不说,更会多出一些神异来——然而方元哪里会管这些?打架揍人而已,要是和同层次的存在争斗的话高些花里胡哨的也就罢了,但和这些小号之间……

    哪怕现在开的也不是什么大号,却架不住人家经验技术摆在那呢!

    所以,干脆利落的几次甩笔甩出来的就是一个个“圈儿”,但这些圈本身却金灿灿的,瞬间破空来到了跑路的天妃乌摩身边将她套在了里面,一个个从上到下几乎如同光之囚牢一般!

    “行了,你回去吧。”随便甩甩手,将被封禁起来的天妃乌摩甩回刚刚脱困的位置,然后循着轨迹手动在那补了一道与之前有着很大不同的封印……

    得了,这回除非神族本身攻进玄黄大世界或者玄黄大世界本身真正破灭,又或者一群长生十重真仙境界往上的角色一起过来帮忙,否则这货万八千年之内是别想着脱困了。

    然后方元本身的身影才消失在原地,却是借助这个世界的合理空间手段——有大挪移术的——去找最开始的牧宝,也就是苏绣衣去了。

    拿地皇。

    然而却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之后,隐约之间一道波动稍微泛起,毫不掩饰,却又层次极高、凡人难见,并转瞬即逝,只留下一丝似乎包含着“永生”的气息在原地。

    似乎开始有了些什么变化。

    ————分割线————

    找到苏绣衣并拿到地皇,这个过程就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了,虽说地皇本身不简单,能够让其主人成为这玄黄大世界当中气运所钟的存在,但却架不住方元可以玩赖啊!气运所钟?打的就是你气运所钟!更何况之前还特意去弄到了人皇笔,即便是靠着地皇的便利从方元的手底下流掉一次,只要不放弃地皇,或者找到断绝地皇和人皇笔之间因果的方法,就不可能逃出方元的追踪!

    而且还不能是简单的断掉或屏蔽联系,而是需要在方元所处这个层次上将之断开,否则的话什么用都没有……

    反倒是首付地皇的过程让方元费了不少功夫,这玩意挺倔的,倒是人皇笔在这个时候主动展现出了自身的价值,帮方元劝服了地皇,否则的话方元说不得又要展现一把武力收复的手段了。

    地皇在手,方元当即又想起了自己手上还有黄泉图——原谅他根本没把这些东西放在心上,之前已经多次提过这两件东西可以融合起来变强,但居然到现在才想起来可以这样操作。

    融合之后,似乎是地皇本身也需要补全的缘故,原本方元炼化掉地皇只是觉得这玄黄大世界与他之间亲近了不少,但这样将二者合一之后,这种亲近感却骤然变成了一种近似于“掌控”的感觉!

    作为也是掌控了多个世界、做过实际意义上而非口头称呼的世界之主的存在,对能够掌控世界内部的一切那种感觉可不陌生!

    当然,他靠着融合黄泉图之后的的地皇来实现对玄黄大世界的掌控肯定到不了那种地步,但他也不需要能够达到那种程度,反正他紧跟着就知道自己之前专门去找一趟华天都算是白跑了,因为靠着对玄黄大世界的掌控感,玄黄大世界当中的所有宝藏所在位置对他而言都不是秘密!

    好在之前跑羽化门那一趟的收货远不止一个华天都身上的秘密而已,将方寒的命运彻底搅乱了才是真正重要的,所以方元也不在意,接下来他就要开始动手了,目标是将玄黄大世界当中的大部分宝库都搬空!

    至于说为什么是大部分宝库而非所有?

    自然是因为有些零散的宝库宝藏量太小,不够肥,方元看不上了。

    至于说那些仙府宝藏当中由古人布下的守护封禁什么的?

    方元表示自己要是在乎这么就特么真见了鬼了!不需要暴力破解,虽然他在这个世界施展不出那些无视一切结界封禁的花活儿手段来,但又不赶时间,在里面一道一道破解过去又能如何?就当玩一场解谜游戏了呗!真当那些布置下禁制封印的古人在这方面能够超过他么?

    最不济,那不是还有万界通识络让他可以拉外援呢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