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甚至还有点想笑……
    “现在的年轻人,实力都这么强了么……先是……”而事实上哪怕心中依旧怀疑,海马斗罗也依旧要按规矩来,所以他也就顺势认可了唐三的说法,轻轻摇头、口中嘟囔着什么,同时缓步走到海马圣柱前面对着圣柱,眼中流露出了虔诚的光芒。

    “上前一人。”史莱克众人除了方元之外心头尽皆不免一紧,他们知道,真正地考验就要到来了——但这也是他们所期待的!此行不远万里来到这海神岛,要的不就是在压力中提升实力的机会么?

    这个时候不用多说,第一个走上前的自然便是方元,这却是早就交代好的,即便是跳脱的小舞也没抢——然后就见方元走上前来,在海马斗罗身后一步处站定。

    海马斗罗缓缓抬起双手,脸上尽是虔诚之色,双手提至胸前,掌心间隔半尺虚相对,淡淡的蓝光缓缓出现在他双手掌心正中的位置……随着蓝光渐渐增强,在场众人突然都略微有了点特殊地感觉——这蓝光似曾相识,而其中又以唐三最甚。

    没办法,此时还没人知道那瀚海乾坤罩与海神之间的关系,不过那玩意的力量却是众人都感受过得,尤其是唐三这个物主……不过此时却不是多想的时候。

    当蓝光充满海马斗罗双掌掌心之时,光芒于一瞬间骤然绽放,仿佛炸开了一般,令整座海马圣柱台上都氤氲起一片澄蓝色的光芒!紧跟着,海马圣柱下方光芒一闪,一道蓝色光线顺着圣柱上的纹路蔓延而上,几乎是眨眼的工夫就上升到了顶端!

    海马斗罗转过身,面对方元,右手轻轻一指的身体一指,仿佛激光制导坐标定位一般,一道蓝色光柱瞬间从天而降,笼罩住了方元的身体!沐浴在那光柱中地方元似乎好像有些茫然,双眸闭合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又仿佛什么感觉都没有,让人无从判断。

    光柱的颜色开始发生转变,由蓝色变成了白色——这是任何接受考验的人都会有的一道变化;紧接着,颜色又迅速由白色变成了黄色,几乎毫无停顿的再转化为紫色,而这也不是终点,紫色还在渐渐加深。

    这就是神力!至少是这个世界、斗罗大陆魂师体系头上的那个神界当中众神祗的神力——只不过没有多么精纯罢了,但看在方元眼里同样能够分析出不少信息来。

    至少这海神下达考验任务的依据方元是一眼就看清楚了——这一道淡薄的神力光芒起到的作用其实说穿了一文不值,就是探查!只不过效果很给力,九十九级之下极少有人能够做到在这光芒之下掩饰自身的一些什么东西。

    不过对方元没什么用,各种意义上的——至少对方元来讲,想要研究神祗的话就这里面包含的那点东西屁都不算,所以方元大致估算了一下,直接将该藏的藏起来,只展现出了和原著中的戴沐白差不多的潜力。

    然后紫色再到黑色的转变速度也就慢了一些,只是一直不停,始终持续变化着。

    看着方元身上光芒的变化,海马斗罗似乎有些惊愕,却又似乎有些淡然,仿佛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的确是理所当然一般的事情了,这是二十多岁、还不到三十岁的魂圣!气息稳固、魂力精纯,明显不是用透支潜力的秘法强行提升起来的,将来不出意外、不中途陨落的话一个封号斗罗之位那是妥妥的,不发生这般变化才叫见鬼!

    而时间不长,那紫光也终于完全变成了黑色,凝实程度大大增加,几乎将方元的身体完全掩盖在光柱之下……而在海马斗罗背后地海马圣柱上,最下方地纹路也开始变成了黑色,并且逐步向上方攀升着。

    只是却并非每个人都能如海马斗罗一般平静以对的,之前带他们来此的那些黄衣海魂师看到海马圣柱地变化,此时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骇然之色!

    尤其是那名中年魂师,甚至流露出几分怜悯——口中轻叹一声,自言自语了起来:“不让他们来接受考验,却偏偏要来,海神大人对陆地瑰师的考验,果然……”

    只是他却不明白,海神没必要故意为难人,考验越难就越说明其潜力越大!正如同主神空间当中那句“主神不会发布必死的任务”,总有一线生机,接受考验者只要找对方法、努力拼搏,通过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黑色的光纹一直攀升到海马圣柱接近三分之一的位置才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它又继续向上蔓延。

    这一次蔓延的速度更快,一会儿的工夫,黑色光纹已经遍布整根海马圣柱,紧接着一共六道黑光电射而出,同时出现在方元面前,化为六面正方形的光幕,每一层光幕上都闪烁着一些特殊的金色文字……而此时,在其中第一片光幕上的文宇光芒闪亮,另外五片光幕上的文字则相对黯淡许多。

    然后海马斗罗的嘴角略微牵动了一下,还是有些不淡定了——虽然依旧判定了方元的潜力足以成就封号斗罗之位,但封号斗罗之间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如今这情况……

    只听他苦笑道:“黑级六考,比我当初还多了两考……海神大人,难道这个人是罪人么?”六道光幕收敛,化为六点黑光同时没入方元额头之中,在方元的额头上此时仿佛多了一个黑色的六角星,其色如墨,看上去倒是满炫酷的。

    方元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眼中流露出了深邃的光芒,一句话也没有说,快速后退几步,盘膝坐在地上,闭合双目,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般,看上去就不正常,但看在还剩众人的眼中却就是再正常不过了。

    海马圣柱的黑光渐渐褪去,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海马斗罗看著方元的目光却有些复杂,如果从眼光最为敏锐的唐三的角度来理解,达位海马斗罗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马红俊有些忍不

    住了,于是便开口问道:“前辈,什么是黑级六考?您能不能给我们材释一下?”

    海马斗罗缓缓点头,这倒是没什么不好说的:“海神大人所给的考验是分等级的,这点想来不用我解释……等级不同,考验的难度也不同,区分方法和魂环的颜色一样,从低到高,分别是白级考核、黄级考核、紫级考核,黑级考核和红色的顶级考核。”

    “海神大人会根据不同的人,进行不同的考核,而考核的内容,就在刚才出现的光幕之中,只有参与考核者与考官才能得知……而此时,我就是你们的考官。通过不同级别的考核,在海神岛上也会得到相应的权力,同时考核不但会根据被考核者的实力,同时也包括潜力!这是海神大人的旨意;而除此之外,考核还要区分环数,其中白级考核与黄级考核只会有一项考验,通过了,就算成功……而到了紫级考核,就开始出现区别了,而紫级考核会有一到三种考验,算是从低到高。”

    “也就是说,按照刚才这小子的经历来看,他要经历的就是难度仅次于红色的黑色考验,而且是最少四环最高六环当中的最高档位!当然,考验越多,难度自然就越大,不过你们也不用慌,因为难度越大的考验在通过后获得的权威也就越高,相当于收获越高……我倒也不介意告诉你们,近百年以来,黑级考核一共出现了三十一次,而其中通过的只有七次,二十四次失败……而我就是那七次通过者之一。”

    “通过的七个人,就是现在海神岛七圣柱的守护者,而在我们七个人中,只有海龙圣柱的守护者海龙斗罗才在当初经历考验的经过了黑级六考,同时他也是我们中最强的一个,魂力现在已经突破了九十五级。”海马斗罗的解释很详细,目的却只有一个,就是告诉眼前的这些年轻人们黑级六考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

    通过了,就有相当于圣柱守护者一样的权利!当然,失败的话也就只有死亡一个结果,可以说这考验还是非常的严肃的——这也是海马斗罗如此强调的一大因素,然而他却不知道,众人早在决定来这里之前心中就已经做到有数儿了……

    神的考验!怎么可能不严肃?当玩呢?

    海马斗罗继续补充着各种规则:“接受了海神大人的考验,那么立刻就要开始进行,黑级考验对你们陆地魂师的时限是——每一年必须要完成一种考验。”

    “完成一种后,下一项考验才会出现,如果超时或者试图逃避的话,那么先前印入他额头的海神封印就会爆裂,将接受考验者抹杀!这黑级考核从来没有出现过失败者,只有通过者和死者。我也没想到,海神大人对你们这些陆地魂师的考核会如此艰难,除了已经接受的这小子之外,你们剩下的这些人后悔还来得及,否则一旦再出现黑级考核也会和他一样!看在你们并不是来自于武魂殿,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们,以他七十多级的实力倒是还稍微有点希望,可你们六十多级根本没有通过黑级六考的可能……必死无疑!”

    话不好听,却很实在,而且谁都听的出来这是真心在为他们着想——只是摊上了这么一群心中早有了思想准备的,这一番话语也只能当做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不过唐三还是问了一嘴:“那么敢问前辈,当初您又是怎样通过考核的呢?据我所知,海神岛上的人必须要在十八岁的时候接受考核,难道您十八岁的时候……”

    海马斗罗摇了摇头,坦诚道:“我十八岁的时候还未达到四十级,和现在的你们都没法比,也就和那个纯敏系的小丫头差不多,和你们更是没法比……但有件事你们必须要明白,海神大人对于我们海神岛魂师的黑级考核,是十年完成一件,是你们的十倍!而尽管如此,我的黑级四考还是令我数次险死还生,我所面对的最后一项考核也可以告诉你们,是在除护岛神兽以外的魔魂大白鲨群中坚持一个时辰。”

    这不是吓唬小孩子的——所谓护岛神兽,指的是一头十万年份的魔魂大白鲨!以这位海马斗罗的天赋,接受这道考验的最晚时限是五十八岁,而在那个时候他十有**是还没有成就封号斗罗的……

    而有十万年魂兽存在的魂兽族群当中又怎么会缺少六七万年乃至于**万年年份的魂兽呢?而且还不是逃离,而是坚持一个时辰,还得小心不能过分杀戮——普通的魂兽族群也就罢了,但有被冠名“护岛神兽”的十万年魂兽出身的族群,海神岛上除了那位海神大祭司波塞西之外谁不得小心面对?

    所以说这难度完全就可以说是地狱级别的好么!

    然而在场的八个人当中除了白沉香略微显得有那么一点犹豫了之外,剩下的人却是连眼神都不带变一下的,换种说法就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为什么呢?

    因为海马斗罗自以为将事情说的很恐怖了,但在众人看来却是另一种节奏,不自禁的就会想——原来如此,按照么说的话我希望很大的!

    没办法,每一道考验都有一年的时限呢,而他们现在才多大?一年的时间又能有多少进步?最重要的,考验都是越到后面越难,总不能从一开始就上绝杀吧?

    最重要的,按照海马斗罗所说的、他当年的第四考的难度……众人心中也都是有那么几分把握直接就能通过的好么?真当这段时间他们没继续开挂?

    于是朱竹青第二个走了出来:“前辈,请海神大人赐予我考验。”

    步履从容,语气坚定,眼神平静,海马斗罗只是一眼望去便能够看出朱竹青此时的坚定,所以也没有废话多劝,直接引动海马圣柱——蓝光再次凝聚,海马圣柱光芒闪耀中,又是一道光柱从天而降,笼罩在朱竹清身上。

    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与原著一模一样的黑级六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