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恶趣味(四)
    

    友军?

    奥斯卡要是能够随随便便信了这两个字的话他这些年算白活——不过这不代表双方没得谈了,或者说正相反,奥斯卡对突然出现的这个不算陌生——没错,是不算陌生——的人还是挺感兴趣的。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是之前队伍当玩家异人当的一个!

    只是观其气息、行事风格等等,与那些玩家异人却都有些不同之处……在这个时候又貌似怀抱善意二来,无论这善意是真是假,总之先谈谈总直接动手要好。

    当然,真要动手的话他也不惧……虽然之前施展了不少貌似底牌的东西,然而他真正有多少底牌除了他自己还有谁知道呢?

    ————分割线————

    武魂殿。????此时的武魂殿核心,也是教皇殿当,整个儿议事大厅内仿佛凝结了一层寒霜。

    此时的大厅内只有三个人——端坐在主位的教皇东,之前在杀戮之都与唐三相遇、如今却站在东身后噤若寒蝉的武魂殿圣女胡列娜,以及那一头金发、虽然身着女装却依旧显得英姿飒爽的千仞雪。

    之前冒充雪清河来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爷们儿装太久入戏了……

    千仞雪站在东对面十米外,议事厅内地死寂直到此时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东凌厉的目光始终凝聚在千仞雪脸。

    老实说,以东的实力,哪怕因为身负神之传承导致如今实力受限、发挥不出几分,却也足以压制任何封号斗罗以下的存在!但如今只是魂圣级别的千仞雪却分毫不让的瞪视着她。

    两人谁都不开口,但那压抑的气氛却令看似身在东身后、实则夹在二者间的胡列娜产生出无法呼吸的感觉。

    “列娜,你先出去。”终于,东挥了挥手,与此同时在她眼仿佛多出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

    胡列娜暗暗松了口气,恭敬的应了一声,快步离开了议事大厅,直到走出大厅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她跟着东已经很多年了,却从未见过谁在东面前敢用这样的眼神与她对视——那个女人究竟是谁?看去她自己大不了多少,然而那一身气势在她看来却有些强的离谱了——那并不是来自武魂的气势压力,而是一种发自内心地强势和威严!这让胡列娜有些怀疑人生的感觉。

    没办法,明面是武魂殿这个数一数二的大势力的圣女,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女,最近却见到了太多太多的妖孽级别存在,难免不受打击……

    索性胡列娜实际也只是个小人物,各种意义的,她出去之后,武魂殿议事大厅内剩下东和千仞雪两个人,而后东缓缓站起身——看去她的身材与面前的千仞雪相差不多——一步步朝着千仞雪缓缓走去,一身气势愈发浑厚凝实,如渊渟岳峙一般。

    然而千仞雪并没有因为东的气势而退缩,脸有的只是淡然,目光甚至更盛东。

    一道极为复杂的光芒从东眼底闪过,突然间,她全部的气势在这一刻仿佛全部消失了似的,叹息一声,道:“失败了失败了……一切还可以从头再来,虽然如今情况很复杂,但在这一片的大势我们还处于绝对的优势……我们失败得起。”

    千仞雪冷冷的道:“我并不是输给了唐三……而是输给了你!如果不是你操之过急,我又怎会冒险提前发动?姐――姐――”最后那本应是呼唤的一声,她却故意拉长了声音——听去充满了嘲弄。

    “姐姐?”怒光从东眼一闪而过,“好……你记住了,以后都要这样称呼我。”

    千仞雪冷哼一声,“不,我还是叫你教皇大人吧,在这个世界,我只有一个亲人,那是爷爷!除了爷爷以外,任何沾亲带故地称呼以后都不回出现在我口。你不是说过么?我来到这个世界本来是个错误,他已经死了,你也得到了你想要地,不过你要记住,你是你,我是我!以后我们各自为政,你管你的武魂殿,我管我地长老殿和斗罗殿。从现在开始,长老殿的所有长老,你都无权调配!”

    “你说什么?”东地目光重新变得凌厉起来,强大的气息顿时凝聚成一股犹如实质般的压力逼迫的千仞雪接连后退数步才稳定住身体——在东的强大气势压迫下,一缕血丝从她嘴角处流淌而出,但她脸的冷笑却并没有丝毫减少。

    看着二人此时这如同仇寇一般的复杂关系,谁能想到这两个人实际是母女呢?

    然而东也终究是个女人,心还有一些母性存在,再加千仞雪也不是真的那么好拿捏的,眼看千仞雪嘴角处流淌出的血丝,她似乎愣了一下,身凌厉气势轻轻一顿,随之缓缓收敛了。

    “你出去吧,去见你爷爷吧……如果他也同意你的说法,我没意见。”这一刻,东仿佛苍老了十岁一般——要知道,她虽然实际年龄千仞雪要大二十岁,可表面看去,却相差不多!

    “顺便也让他给你说一下如今的外部形势。”在千仞雪转身便走、马要离开的时候,东突然以稍微显弱的声音这样补了一句。

    千仞雪闻声也是略微一愣,随之回头冷冷的扫了东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议事大厅的门因为剧烈碰撞发出一声轰响,仿佛是将她们隔绝在了两个世界之。

    一瞬间,东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跌坐在椅子,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面庞流淌而下……说出去绝对没人会信,这位领导着武魂殿将另一片地域名为“魂殿”的实力压制的抬不起头、哪怕是魂殿背后的超级势力魂族蹦出来之后也没能在他手讨得好去的铁血教皇居然还有这样软弱的一面!

    视角转换到武魂殿当的长老殿。

    这里是教皇殿内最大的一座建筑,也代表着整个武魂殿最强大的力量所在——除了极其特殊的情况之外,能够入住进这里的首要条件,是魂力九十级以,拥有封号斗罗以的实力!

    同样的,实际这里也才是武魂殿真正的最高权力所在,哪怕是教皇,也要受其制约……当然,这只是理论,实际还是要看实力,只是这地方同样有着一位恐怖的人物坐镇,而如果说这里的所有高手都加起来便代表了武魂殿大半的实力的话,这绝对没有丝毫的夸张。

    此时,长老殿内静悄悄的,哪怕是一名侍候的仆人也没有。

    当千仞雪走进那巨大的厅堂时,身地汗毛孔骤然收缩了一下——在这座厅堂最内侧,一座以纯金打造、高达十米的巨大六翼天使雕塑前正静静的站着一个人,此人正背对着大门的方向,抬头仰望着那座纯金的塑像。

    从背影看,那是一个男人,身材较高,但却并不健壮。

    一身朴素地灰色长袍,黑色长发披散在脑后,梳理得十分整齐,站在那里给人一种十分异的感觉,尤其是此时走进来的、拥有超级武魂六翼天使的千仞雪对此感觉格外清晰,似乎那个人是那座六翼天使雕像本身一样,两者之间无分彼此!似乎周围那些巨大的窗户内射入厅堂的阳光都聚焦在他一个人身——尽管他的衣着是那样朴素,可是,他只要站在那里,给人一种忍不住想要对其顶礼膜拜地感觉。

    “爷爷。”站在入门处,千仞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原本冰冷的面庞再也坚持不住那份倔强,泪水顺着面颊流淌而出。

    灰衣人缓缓转过身,先前那种特殊的气息突然变得荡然无存。

    看去,他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相貌很英俊,脸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那种平静、恬淡的气息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最异地是哪怕是有封号斗罗在这里,也肯定无法从他身感受到一丝魂力波动——也唯有真正的老一辈顶尖高手才能够从形貌认出他来,而靠这个,如果世界到处都是老人家的话,他也绝对拥有走到哪吓到哪的资本资格——

    不为别的,只为了他如今真正意义的武魂殿第一高手的实力与身份,九十九级极限斗罗、天使之神的代言者、堪称半神的存在——千道流!

    一身灰衣的千道流轻轻地跨出一步,下一刻已经来到了千仞雪面前。

    他的动作并不快,但当他来到千仞雪面前时,千仞雪已经投入了他地怀抱之放声大哭……再坚强的人也有软弱地一面,连东都是如此,千仞雪又怎么可能例外呢?尤其是她之前执行的人物,冒充雪清河这个天斗帝国太子、欲要行那偷龙转凤的窃国之举,何等凶险?意义有何等重大?十余年的时间,她所承受的压力还有那逝去的青春,只有自己才最清楚。

    尤其是还有她和东之间复杂的关系、她自身那更加复杂的身世在里面火浇油一般。

    “你去见过她了?”千道流轻轻的摸索着千仞雪那一头金发,在他怀的千仞雪便默默的点了点头。

    灰衣人淡淡的道:“其实她心里也很痛苦,毕竟当初错的并不是她……她对你的感情,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这次任务失败,也的确怪不得她,让你提前行动,我也是同意了的。”

    千仞雪抬起头,眸光复杂的看着面前她一直认为是唯一的一位亲人,“爷爷,难道您也不帮我了么?”

    灰衣人轻叹一声,“是不能帮……虽然她激进了一些,但却并没有做错,而且这次那魂族联合了那一片地域的其余几个强大种族联合施压,若非她果断动手的话,我现在恐怕也很难在这里这样和你说话……老实说,在武魂殿,她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我。”

    “什么?”千仞雪大吃一惊,甚至连眼一直流淌的泪水都止住了,“这,这不可能!”

    千道流微微一笑,宠溺的道:“小雪,你要记住,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实力更强,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在我们武魂殿更是如此。她的实力实际已经不下于我,而且她还那么年轻,只是因为那个传承……如今的武魂殿也正是因为同时有我和她在,才能够屹立不倒!无论如何,其余几大供奉是不是支持她都无所谓,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她是会带领武魂殿走的更远的,而你要做的是好好帮她,而不是与她作对……其实,你的天赋远超你父亲,并不只是来自于他留给你的六翼天使传承,同时,也是东遗传给你的天赋——不论怎么说,她,毕竟都是你的母亲。”

    “小雪,你的心思我明白,但……很多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千仞雪整个人都呆在那里,良久没有开口,而千道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给她思考的空间。

    此时的千仞雪,脸已是血色褪尽,眼光芒闪烁不定,突然,她猛地抬起头,向千道流道:“爷爷,我再求您最后一件事。”

    千道流眉头微皱,显然是感觉到了此时的她情绪有些不对——但他还是没犹豫的点了点头。

    千仞雪的目光骤然凝固,沉声道:“我要前线!”

    千道流面色一变,愕然道:“因为这次击败你的那个年轻人?”

    所谓前线,指的自然便是武魂殿和另一片地域的魂族等势力交锋的地区,至于其的凶险程度……

    迄今为止,虽然双方在那里都没有真正伤筋动骨,然而真正陨落在其的顶尖强者却早已经突破了十指之数!而这个顶尖高手……在另一边怎么算先不说,在武魂殿这边指的是魂力九十四级起往这么算的!

    而千仞雪是谁呢?

    看过斗罗原著的不会不知道,这位便是未来的天使之神!

    而在原著,她此时的请求是成为裁决长老——这一刻,有些关键的轨迹似乎彻底走歪了。

    然而这却正应了某些人的恶趣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