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开局作弊不是惯例么?
    就像在之前几个世界他都安静的等了一些年、等待身体的成长一样,在这个世界他同样不缺乏这点耐心。

    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等下去,这个世界的主角自然而然的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因为这是转生令牌本身的设定,就像他之前在盘龙世界直接取代了一九八七宿舍四兄弟之中的老大耶鲁,在吞噬星空世界也成了罗峰的同学一样,到时候,如果这个世界是他知道剧情的那种,那么自然而然的就会被他认出来;而哪怕是他不知道剧情的那种……

    虽然他始终都不介意靠着熟知剧情的优势来为自己捞好处,但也不得不承认——对于如今的他而言,早已经有资格不在意熟知剧情所能够带来的那点优势了。

    于是他好好地享受了几年现代生活。

    当然,本应该是算不上享受的,因为他刚出生——一个小婴儿扯什么享受生活?好在方元并非一个单纯的普通人,虽然身体方面存在极大限制,却终究无法改变一点,那就是他的灵魂是个已经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货。

    最重要的是还有着极高的境界和极深的底蕴!

    毫无疑问,在这种前提下,哪怕他仅仅只是能够在保证自身不受损的前提下动用微不足道的一点精神力量,也足以为他自己提供极大的便利。

    这始终是一个只存在普通人的世界而已,在方元看来微不足道的一点精神力量,也足以在普通人的世界当中取得极大的成果!比如结合心理学知识、利用精神力强化施展的“精神暗示”什么的,又比如催眠术……

    再或者强行将精神力量转化为念动力,哪怕仅仅只能挪动一些很轻的物品,却也足以帮他完成极多的事情——直接用精神念力去怼人实在是最笨不过的一种做法了。

    总而言之方元的办法多得很。

    ————分割线————

    时间就这么慢慢过去,而比方元原本预想当中来的更早一些——在他这辈子五岁那年,他就接触到了疑似本世界主角的人物,也因此对这个世界的具体情况有了一些猜测……虽然还不能确定也就是了。

    不过他总觉得**不离十——在他五岁的时候,和这辈子的父母一起去走亲戚,见到了一对姓纪的夫妇……这对夫妇本身倒是没什么,哪怕他们当中男的是一家生物研究所的项目带头人,母亲是一个人民教师,这些也都无所谓——重点在于他们还有个先天不足、长年缠绵病榻的儿子叫做纪宁!

    ‘呀哈?莽荒纪?’方元心中当时就有点乐了,虽然还无法百分之百肯定,但这也并不妨碍他讲一部分注意力锁定在了这个纪宁身上。

    他心中有数,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莽荒纪世界的话,那么距离剧情真正开始最多也就还剩下不到十年而已——因为纪宁这个不纯正的穿越者这辈子只活了十八年,而且最后两年还是靠功德续命的!

    接下来需要做的无非就是参考这个纪宁的人生命运轨迹来最终确认“此纪宁是否彼纪宁”罢了。

    而随着时间继续流逝,方元也终于彻底确认了——这个世界恐怕真就是莽荒纪世界!一方面是这个纪宁这辈子的生活轨迹的确和莽荒纪当中提到的那个纪宁一样,而另一方面则在于方元本身随着身体的成长,精神力量能够发挥出的部分也越发的多了。

    直到某一天,他“看”到了“鬼”的存在!

    为什么说纪宁并不是一个纯正的穿越者呢?因为人家正经来说并未真正穿越宇宙世界晶壁系啥的,而是正儿八经儿的通过轮回系统转世的,只是在转世之时稍微出了一点意外罢了。

    嗯,这个世界是存在六道轮回的。

    ————分割线————

    终于到了这一天,纪宁十八岁了,而且就在前几天,方元发现通过网络凭借自身的超卓天赋赚取了巨额财富的纪宁将家产都捐出去了!散尽家财,帮助了不知多少儿童,而他本人则是开始等死。

    ‘这就是剧情开始的节点了吧……’利用精神力量以巧妙地方式扭曲光线,从而达到隐身效果的方元静静地飘在距离纪宁不远处,亲眼目睹了他最后一次舍己为人——在等死的时候,一次陪父母在医院外街道散步,他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被车撞死了。

    然后灵魂离体,浑浑噩噩之间被六道轮回的力量接引而去。

    ‘此生既为人子,这份因果当然是要好好承担的……’方元盯着这一幕心中默念,此时他固然想要舍弃这具身躯直接随着纪宁一起灵魂转世去这个世界真正的升级地图,但这辈子的情况却和曾经不同。

    最开始是在盘龙世界,他取代了耶鲁·道森的存在,虽然和那辈子的没建立起什么感情,但也尽到了自己的一份责任,让他们平安喜乐的活了一辈子,最后甚至帮他们成了上位神,还提供庇护,让他们能够安享齐天之寿。

    然后是在吞噬星空世界,那辈子的父母他实际上是见过的,毕竟他不是一般婴儿,一出生他就是有意识的,但既然那辈子的选择了将他直接送到孤儿院去,那么这份因果也就断了。

    而即便是如此,那份“生恩”方元也是以在暗中提供一些便利的方式报了的。

    只是这辈子就不一样了,不同于吞噬星空世界那般无亲情可言,也不同于盘龙世界那般出生环境特殊、亲情淡薄,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这辈子的这对父母的生养之恩他是的确承受了的,虽然方元实际上不需要,但这份恩情是要还的。

    所以方元表示自己并不会直接抛弃掉这边的一切牵挂直接跑路。

    但就这么直接放纪宁跑了?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他可是清楚得很,就在纪宁转世的这个当口,六道轮回就会被无间门的人动手破碎!更重要的是那边的升级地图大得很,足足三千大世界——而且很可能只是虚数,到时候可上哪找纪宁去?

    单混?

    方元当然是有这份底气的,但这些年下来他也终于发现了自己这辈子与之前的一些不同之处,同时猜测到是转生令牌在送自身转生的时候动了些什么手脚——总而言之一句话,在这些前提之下,单混就不如跟纪宁这个主角一起要来得容易了。

    于是他无比干脆利落的将自身灵魂一分为二,一大份一小份,被他本身轻轻一抛,以一种极为巧妙的方式依附在了纪宁那正在被六道轮回的接引之力扯进去的纪宁灵魂体身上,同时展开自身的本质遮掩着自身的存在——

    他有绝对的把握说这样不会在纪宁灵魂转世的时候被发现,这是对自身的自信,而且是非常有道理的那种真正自信。

    三阶巅峰!他不敢说自己现在就能无敌于这个世界,那十有**不太现实,毕竟转生令牌评定这个世界对自身突破成就四阶是有帮助的;但是如果说仅仅只是前期的地图,连个世界神都不存在的“三界”当中的话,他还是有把握说一句自己的层次无所畏惧的。

    而剩下的一小部分自然便继续掌控者这具身体待到给这辈子的父母双亲养老送终之后,自然会循着联系和另一部分灵魂合到一起去;至于这样会不会耽误到什么?

    答案当然是完全不用担心这些——因为方元的灵魂本质太高,如今的身体哪怕已经成长到了接近成年的程度,灵魂解放出来、无需压制的部分也只是微不足道!

    ‘那么,现在我该说一声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了么?’

    ————分割线————

    最后,在暗中看了一场热闹之后,方元成功的依附在纪宁的身上转世到了纪宁的出身所在——燕山,纪氏。

    纪宁如同原著中一般,转生成了纪氏府主之子纪一川的儿子。

    至于方元,他当然是有能力抢了这原本属于纪宁的身份的,甚至他都能做到让原本只生了一胎的纪宁母亲变成生双胞胎、其中一个位置给他,但他却没那么做——因为他姓方,从来都没有过给自己改个姓氏的打算。

    依旧是他那种莫名其妙的偏执于着重点奇怪的坚持。

    所以他稍微做了个弊,与无声无息之间施展造化手段,凝聚天地元气扭转阴阳造化,给自己造了个婴儿的身体寄宿,然后又弄了一身襁褓,让自身落在纪府之外,最后通过精神力的影响让纪一川夫妇收养了他……

    名字自然是没改的。

    这门手段的要求是相当高的,他也是如今成就了三阶巅峰之后研究出来,而且即便是有着如此高的要求,其本身也并不完美——至少塑造出的身体潜力有限,只能供方元恢复到全盛状态而已,却无法支撑着更进一步,除非舍弃身体。

    人体看似简单,但实际上本身孕育的过程就包含着层次极高的奥秘,方元早就发现了,关于这方面的东西自身所处的层次越高反而就越是看不真切。

    而在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要追求的是更高的境界,自然选择利用转生令牌提供的便利以完美的方式进行转生获取身体——至于现在?为什么选择了直接塑造身体,又为什么不直接塑造一个成年人的身体、反倒又多此一举一般的弄了一个婴儿的身体什么的……他自有打算。

    就这样,他在纪府以“纪一川夫妇义子”的身份被收养了——不得不说的是身为主角的父母,纪一川夫妇的人品相当过关,运气更是没说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方元本来是打算真正靠着自身的精神灵魂之力以近乎控制的方式影响二人来让自己活得合法身份的,但这俩居然在看到自己之后主动生出了正好顺应方元想法的心思!

    这种善心,这种人品,哪怕有着喜得贵子的心情加成也是相当值得称道的,因为换做其他人的话即便是发了善心也未必会直接收方元这样捡来的孩子做义子,多半也就是带回府中当个预备仆人养着罢了,而已纪一川夫妇的身份,也的确是有那种资格的。

    甚至于可以说他们那样做都可以算是大发善心了。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成功的避免了被方元在身上施展灵魂手段不说,更是成功的让方元认下了一份因果——方元有自信,哪怕他们的亲儿子纪宁乃是主角,自己将来能够给予他们的也绝对不容小觑!

    如此,除了人品和运气,还有什么好说的?

    方元也索性省点心了。

    ————分割线————

    平淡的日子平淡的过——或许在其他人的身上会出现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情况,但在方元这里却自有让日子变得平淡的方法。

    所以成长道路上的他是很悠然恬淡的。

    每天和这一世的义父义母——也就是纪一川和尉迟雪夫妇打打马虎眼,稍微展露一点足以让自身不受忽视的天赋,却又不会太过显眼,这就够了,同时笑眯眯的旁观虽然比不得他、但同样是各种意义上人小鬼大的纪宁努力修炼,自己倒是也没有真正放松了。

    他很淡定。

    早在之前地球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这次转世与之前的一些不同之处,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唯一的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法则。

    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本身存在着一些不同之处,还是转生令牌本身动了些什么手脚,他曾经的修行经验等等这些倒是没什么,唯独在法则这方面出现了一些变动——曾经掌握的法则在这个世界无法照搬!

    目前为止能够试探出来的也只有这点,至于究竟是这具分身在法则方面被封印了,还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与他之前掌握的不同——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一情况的出现,他暂时还没什么头绪。

    但他很清楚,自己在这里的只是一具分身而已,本尊那边必然没事,牺牲了也无所谓;而且这个世界是转生令牌筛选出来的“对自己突破四阶有帮助”的世界……

    他并不能真正确定转生令牌究竟会做到怎样的地步。

    如果他真是被封印了的话,那么很可能就是转生令牌动的手脚,原因也很可能是这样对她突破四阶有帮助。

    所以,他打算真正意义上的在这个世界玩一场重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