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45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四十六)
    没什么响动,漫天剑影消失,碧落剑稍微暗淡一下,随即回到杨毅手中恢复原本的色泽明亮。

    杨毅面色如常的盯着对面一人一兽,如此硬接一式剑诀之后自然不可能屁事儿没有,九灵族修士还好,只是稍显狼狈,衣服多了几个小孔,似乎没栏下的剑诀之威只是突破了衣服便被护身法力拦下。

    凶兽皇族则是惨得多,杨毅看到之后扯了扯嘴角,真特么的不知所谓,一看就知道这是想仗着肉身强悍硬挡没拦下的碧落剑影的下场……

    “一元剑诀共有十式,刚才那是第一式,滋味如何?接下来是第二式,请二位前辈指教……”这种时候不开嘲讽有点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党的感觉,杨毅果断开了群嘲,不给对面喘息的机会,第二式剑诀又使了出来。

    事实上一元剑诀由人持剑施展的话威力可能更大点,但杨毅似乎在算计着什么,又或者是因为面对着的是两人,第二剑也是离手飞剑施展的剑诀。

    不过杨毅也在心中感叹,境界没到强行双开剑意剑芒施展这种招式消耗果然大的离谱,幸亏哥的补魔挂刚升级……

    刚才的一件十方俱灭,足足耗去了杨毅体内全部法力和心神之力的四成!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用来催动剑诀的,更多的是双开剑芒剑意的消耗!好在后勤给力,这第二剑消耗掉五成法力的同时前面的消耗已经回来了,然后又加紧补充,再度恢复全盛!

    “世界之力好用,可惜搬运起来太费时间……”杨毅暗骂,随即再度开始凝聚法力准备第三剑……你不是不上当么?不是让老子先出手么?那就用节奏压死你!

    “一元剑诀第二剑……九宫!”说的晚了点,出口的同时,剑已回手,毫不停留的射出第三剑,依旧是飞剑!

    “一元剑诀第三式……八荒!”改自八卦之理的一剑。

    十方就是群攻的爆发型杀人剑,九宫更多的却是困人,剑诀之威是有延迟性的,俩人手忙脚乱的忙着抵挡剑道之力却没发现周身留下了九宫之影……第一件皇族凶兽硬抗的后果使得无论是亲身经历者还是看人经历者都不敢再小视杨毅的剑诀,于是攻击力反而不如第一件的九宫剑反倒让他们稍微多花了一点时间去应付。

    只不过他们都在全力应付剑道之力,这东西与法力性质不同,抵挡起来得耗费十分才能消磨一分,尤其是其中蕴含的剑意,一定要全力引动自身大道之力才能对抗,剑修的强大便在于此。那没有丝毫力量和威胁感的九宫之影到被他们看成了是剑诀的光影效果。

    于是,第八剑降临,带来无尽剑影剑意的同时,九宫八卦叠加,一道明黄色耀眼光芒猛地出现在九宫八卦叠加之影中央,也就是两尊千道巅峰的头顶上方。

    “天地玄黄为本,九宫八卦阵,成!”

    然后杨毅乐了,自己借鉴众多超级大阵能看懂的部分改造的九宫八卦困阵,说起来其精妙程度很高,可却被一个缺点搞得很鸡肋,入阵者可以很轻易的强行破阵而出,比一般的阵法简单得多。不过仗着玄黄塔的本源之力镇压的话,千道境是绝逼的没本事出来!虽然没有攻击性,但这里可不是别人的地盘!拖时间,完美!

    “呵呵,不想跳已经挖好的坑是吧?在你们脚下现挖的坑你们跳不?”不再嘲讽,改调戏了。

    被困于阵中的一人一兽没理会杨毅,对视一眼,联手全力一击,却被由玄黄塔本源之力渲染为玄黄之色的九宫八卦阵影或者说是阵图轻松挡下。

    这个阵法的另一个鸡肋之处也显现了出来,不单困人的强度要取决于压阵之物,除了困人之外的幻、惑、杀之力半点也是欠奉,但是单凭几道剑影就布置出来,加上玄黄塔的存在,这已经很有bug的感觉了。

    不过杨毅倒是感觉有点不妙了,阵中的两人依旧是丝毫不动声色的那种,似乎对于自己两人被困任务失败即将身死没有任何不甘一般。

    “知道剑修不能小瞧,所以千防万防,不惜挨上几招探探底也不想冒进,没想到轻易就被压制了,而且还着了道儿……虽然明知道剑修不能以常理度之,但是我们两个千道境巅峰却被一个刚突破到化神境三阶的小辈压制,还是有点不甘心……你那把剑不普通吧?是什么品阶的天宝?”

    让杨毅心里有点发毛的语气,不过输人不输阵,何况现在主动权在自己手上。

    “是啊,我的本命法宝……至于是什么品阶的,知道是天宝就行了,真指望我会把自己的底牌露给你们?鬼知道你们还有没有给自己人发信息的本事呐。”维持着笑呵呵的语气,杨毅很淡定的继续气人。

    不过所谓气人貌似只是他自己所想,阵中两人丝毫不以为忤,依旧笑呵呵的。

    “如此,倒是我天真了……修行数万年还犯这种错误……”自嘲的低语,不过杨毅听到之后心中不妙的感觉更甚了。但哪怕是如此,杨毅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咂舌。修行数万年就是千道巅峰,而且听这语气还不知道在这个位置卡了多久呢……中千界层次高是一方面,现在还只是初始阶段也是一方面吧……像我们那边的小千界,貌似我知道的最年轻的千道境也修炼了几十万年了……

    ‘也对,千道在这还是天才呢……’

    “这门困阵倒真是新奇,,理念让人耳目一新,明明阵理简陋到让人一目了然,但却就因为如此才能够虚空只凭几道剑影布下,更合了大道至简的理念,让人只能强行破阵……等价交换的至高法则限定这门阵法的强度不可能高,但却偏偏被你凭借一件品阶至少也在下品之上的天宝压阵,硬是困住两名千道巅峰……”

    区区几句话,说穿了杨毅这门手段的原理,不过杨毅业不在意,看穿是一回事儿,想用是另一回事儿,由于这门阵法的无耻破阵更是和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另一回事儿……一元剑诀的第二三两剑的偏门用法,自己也是无意中发现之后钻研了很久才搞明白的,悟性和见识这两方面,自己有把握远比一些大拿都要强。

    “不过,这也是这门阵法的极限了吧?不知道,本我的力量能不能破阵而出呢?”

    杨毅脸色一变,屈指轻弹,碧落剑也飞了上去,与玄黄塔一同加固阵法,正赶上说话的九灵族修士脸上的九颗眼睛逐一闭合,随之爆发出越发强大的力量……

    “九灵族的拼命秘术,无眸,又称无谋,由其只会被无可奈何陷入绝境之时的九灵族修士用出而得名,九眼九灵,合尽九眼,我能够暂时突破千道境巅峰的枷锁,获得本我境的力量,如你所见……”

    千道境之上,本我境的力量之强,杨毅以前从未见过,一直很期待,不过这个时候得见却实非他所愿了。

    好在碧落剑出的及时,玄黄塔加上碧落剑联手镇压之下,加上杨毅源源不断的力量补充,勉强将这股不纯熟的本我境力量压了下去,这个时候的杨毅已经来到了阵法的正上方,双手一手一个的抵住两件法宝传输力量。

    秘法就是秘法,虽然这种代价超大的秘法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太短,但是第一波爆发型最强的力量终于是被杨毅扛了过去,这才稍稍的舒了一口气。

    “呼,本我境的力量很强,如果你是正宗的本我境,力量的操控不是这么生涩的话,我绝对抗不下你刚才的力量爆发,现在你的输出已经平稳了,看来你还是失算了啊……”

    “其实那倒不一定,九灵族共有三大秘术,其中有两种是拼命的,第一种是刚才你所见的无眸之术,另一种么……”

    “叮…………”悠长而清脆的一声,杨毅和九灵族修士面色同时大变,阵法,破了。

    看着身上悄无声息的燃起暗金色火焰的皇族凶兽,杨毅径自收回了玄黄塔和碧落剑,后者拿在手上,前者直接祭起顶在头上,全神以对两个已经发疯的异族修士。

    “你……这又是何苦?”九灵族修士一改先前的云淡风轻,语气稍显苦涩。

    “呵呵,人生难得一知己,陪你去死又何妨?我知道,你打算一连动用两大秘术更多的不是想灭掉这个人族的小子,而是想把我保住送出这里,免得丧命对吧?你可错了,这个地方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人族一半多的超脱存在联手布下的封锁,我们能绕进来却绕不出去……我祭起兽血玲珑的那一刻估计就已经被人族强者发现了,最多再有半刻钟,就会有人赶过来,这还是我极力遮掩和兽血玲珑特效的双重效果加持的结果……我这一身皇脉,现在不烧还等着人家把我逮住提炼出来强化身体不成?”

    稍显风趣的一番话语听的杨毅再度色变,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浑身金焱的凶兽并未理会杨毅,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诉说着。

    “我们凶兽一族的情况比你们九灵族好点,但也有限……人族太强了,以一敌万还将我们诸天万族压制的死死的,我们凶兽一族似乎还有点利用价值,导致人族并未对我们下死手,这样也导致了我们族内出现了两派,分歧就在于,究竟是拼着灭族死战呢?还是苟延残喘利用人族不想彻底灭绝我们这一点偷生呢?”

    “祖脉已经被灭绝了,据说似乎还有那么一条血脉被人族那位至尊留下圈养……但这和灭绝了有何差别?帝脉也被灭杀得差不多了,组内仅有的几尊帝脉也是伤的伤,残的残,除了血脉燃尽失去话语权的几乎都在闭关,还有一部分被困在一处小玄界,估计也快变成人族的盘中餐口中药了……身为族内仅剩的几个还能出来说话主持大局的纯血皇族中血脉最纯者,我不甘心被人族圈养着,我有我的骄傲,所以我坚定的支持与人族死战……”

    “但是不行……他们认为,最重要的是族群能够继续存在下去。我不怪他们,我知道他们也是在忍辱负重罢了,身负重任,他们是族群的功臣……但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或许是我年轻气盛,但我有我的骄傲……在此之前,我一直在诸天游荡,为了不给族群带去灾难,我一直忍着不去找人族的麻烦,哪怕我已经被族群内部驱逐出了至高议会……”

    “直到我遇到了你,我们成为了朋友。但是九灵族的命运比我们悲惨得多,环境的压力迫使你们不得不采取鱼死网破的的办法。相处多年,你是我仅剩的也是唯一的好友,我无法看着你一个人去送死。我已经忍耐了太长的时间,快要忍不住了,所以我决定自私一把,陪你去死……或许死前拉上一个人族的未来强者也是很好的,毕竟相比人族我太渺小了。”

    “于是我找到了你,告诉你这里还有我族的一个小家伙,能够将我们拉进来设置圈套埋伏人族的天才……”

    九灵族修士听着这一番话语,依旧貌似平静,只有他周身波动的越来越厉害的力量彰示着他不平静的心海,突然,他笑了。虽然只有九只已经闭合的眼睛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杨毅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他笑了。

    “行了,别再说了,旁边好歹还有个小辈听着呢,虽说是敌人,但让敌人看了笑话岂不是更不好?这位小朋友身上的好东西可多得很,我看我们还是直接自爆吧……虽然我们都不是真正的本我境,但是这位小朋友也只是化神境,剑修也只是攻击强大而已,即便有强大的防御天宝也撑不住的。”

    “也好,就让我们搭伴上路吧……小朋友,假设你抗过了我们俩的这下自爆的话,那布下周围这层禁制的那件凶兽一组镇族七宝之一的兽血玲珑就归你了,那可是天地生成的一件奇物,上品天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