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37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三十八)
    

    只见对面两尊半步千道之中的一个上前两步扬声道:“这位道友请了,我等乃是青云门人,受青云神宗委派前来此处执行任务,不知道友……”

    这是报家门?不过,青云神宗,好嚣张的名字,怎么没听说过?能够派出这么一群人来,这种宗门绝非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宗门,可三千界中但凡是有千道境存在的大宗门我多多少少都有了解啊?不应该没印象的……等等?三千界?!!!

    杨毅心中有了个模糊的想法,非常胆大,如果是真的对于他自己来说就非常坑爹了。

    心思这种东西转来转去也就那么一下,尤其是对修士这种存在来说,参悟推演大道是日常,脑子自然转的飞快,先糊弄糊弄,杨毅决定。

    “在下杨毅,久仰青云神宗大名,此番来到这里是有事要办,现在事情已经办完了,如此,告辞……”

    说话模棱两可,不留口实,不说任何有用信息,使人无迹可寻,这就是糊弄的真谛。至于从这帮人口中套话?呵呵(平声),那是玩心跳,自己又不是三无大妖……

    不过自得之中的杨毅并未想到还个词儿叫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非得玩这天衣无缝的手段却不知道——

    猛地,杨毅心中警兆狂鸣!来不及多想,身形骤然消失,在另一处出现,回首望去,却发现数十道神光法器从不同的方向汇聚在了杨毅刚才所在之处。尼玛,先手居然被人抢了!

    废话之术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便是夺回先手的最佳手段,杨毅打算试试——

    面色阴沉似水,“诸位这是什么意思?我杨某人似乎没什么冒犯之处吧?”

    按照正常情况来看的话,这句话一出口怎么着也该停下废话两句吧,不过。

    “卧槽!”心中再次警兆狂鸣,赶紧再次横渡溜掉,只见刚才的景象再度上演,连带着的居然还有一道火候极深的空间封锁!杨毅不禁心中感叹,还好老子用的不是瞬移,要不这下非得硬抗不可,看来得想招溜了,在这死磕不合适啊,人家明显是地主……

    不过杨毅心中也不免吐槽:你妹的,面对敌人二话不说往死里揍这不是我常干的事儿么,怎么这次主客易位了,难道老子是反派?

    心意已定,杨毅便不再客气,尼玛,不服咱就干呗,谁怕谁啊……顺手就是几根手指头点了出去——没用剑。一念至此,杨毅也有点愕然,难道老子下意识的不想走剑道于是尽量避免用剑省的感悟压制不住被动悟剑?不过玄黄塔也下意识的没放出来是怎个意思?正常来说感应到这种杀意敌意就应该自己蹦出来的玩意怎么没动静?等等——

    杀意?敌意?对面刚才居然没下死手?的确,那看似炫丽的攻击实际上薄的都是干倒自己的心思而不是弄死自己,这是要把自己逮住盘问?不至于这样吧,你们不是还有任务呢么,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好不好?

    “卧槽!”刚才还想着没有敌意和杀意呢,居然在第三波攻击中就戴上了?!感受着先攻击一部降临的明显比刚才强了好几个档次的空间封锁,杨毅撇了撇嘴——空间封锁?说实话,你不如用天地囚笼了,那玩意对横渡有用……

    再度消失,人影出现在另一处之前已经顶上了一顶玄黄色冠帽,正是玄黄塔伪装!直接顶塔太显眼了,让人一目了然就知道这是功德玄黄塔,虽说作用大,但是也容易被人记住,人生地不熟的,低调是王道。

    第三波攻击明显也和之前的空间封锁一样,强了不止一个档次,而且都是正经的下了死手,除了那个面貌给人一种天真烂漫感觉的化神境巅峰的小丫头,对面一群元神境巅峰半步千道强者的实力威能展现无遗——好吧,杨毅在说话前总是喜欢忽略自己。

    玩笑性质的攻击哪怕出其不意也往往不会引起别人的敌意,这是由人的直觉判断的——好吧,精神病什么的退散!不过如果真的直接下死手的话往往一下就会把人的怒火挑起来,尤其是双方不熟的情况下,例如眼前这样。

    这样明显认真了起来,几指点出全是全力,闲着没事儿的杨毅自然会给自己琢磨一些手段,进入化神境可以说是初步入道,如此,那些别人留下来的法术典籍最不济也要按照自己的心意改一改才能用,否则的话就等着被人抓住破绽欺负死吧——除非有领先了太多太多的强者留下自己的“道术”!大道之术,简称道术。这玩意一般是千道境才能接触的,一半的千道境强者往往一生都在完善自己创造的一门道术,可见这玩意的难得。

    九星宗有千道境,自然有一门道术存在,甚至日月两块大陆的传承道术也有副本在九星宗以供参考,不过都不是什么好货。如果是正常的化神境自然是求之不得,对杨毅来说却是屁用没有,连参考都嫌太次——所以他得自己琢磨手段,毕竟再强的手段也是人用的,所以没人说什么。

    作为一套让九星真人掩面叹息拿去借鉴的指法,杨毅自创的这套《无名指》自然不是什么简单货色,不过这玩意终究是正常范畴内的,哪怕被人称为妖孽之作,但依旧是化神境的人创出来的,所以最多也就是让人稍微认真一下对待的一式法术。

    但这就够了,杨毅已经擎剑在手,随即,剑光闪耀!

    对面见此也是停下了手,在他们看来,杨毅是剑修,面对一位已然入道的剑修时,若是对方还未擎剑在手倒是可以先下手为强,但有剑在手的剑修和剑未出鞘的剑修时两个概念!没封住剑修的剑,注定是一场硬仗,既然如此,废话两句反倒是好事儿。

    杨毅的眼睛闭上了,脸上也露出了一幅似哭似笑的表情,但这幅表情并未使得对面的人表露出轻视之类的情绪,一行十四人除了那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反倒都越发的严肃认真了起来。

    没办法,剑修时什么玩意都是常识,谁都知道,那是一群极端的货色。有一句剑修用以自勉的话便表现出了其中精髓——极于情,方能极于剑。这是一个侧面,反正那都是一群不正常的货色,有的专注于情,有的冷酷无情,有的一心杀戮,有的与世无争,别人欺上门了也可忍让,还有的……总之一句话,但凡剑道高深者,都在某方面很极端。杨毅这样,很正常,没准人家自己的剑道便是如此呢?

    这帮人的猜测错了,也对了。不是一半错一半对,而是曾经错了,现在对了。杨毅一直都在刻意压抑着自己的剑道修为——创出一部一元剑诀之后却没踏上剑道之路,说出去能让诸天剑修呸一脸,但杨毅却硬是压制住了——万千大道丰富多彩,剑道太独,为了一棵大树放弃一片森林不是杨毅性格,无论本尊还是第二元神都是如此。事实上只要两个杨毅之中有一个主动踏上剑道便无需如此,另一个就随意了,不过两个都是自己,第二元神不会背叛便是因为本来就是自己,与其说是第二元神倒不如说是人格分裂比较准确。

    所以杨毅其实一直在跟自己较劲——现在本尊不用闹心了,可以专心参悟世界,这是好事儿啊——第二元神不这么想。

    不过木已成舟,一不小心怒火被点燃的杨毅没想太多,直接就擎剑在手运起了一元剑诀的起手,但却忘了这地方特殊,没了世界之道的压制他想要压制住剑道的初步圆满难度成几何倍数增加,一不小心就进去了,现在正郁闷呢。

    但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也罢……

    “这该死的天意啊……”杨毅长叹一声,把对面一行十四人吓了一大跳,修士修炼谁敢对天地不敬?最多感叹天意如刀之类的,像敢这么说的都是找死了或者不识好歹的愣头青,杨毅这种一看就是剑道大家的还敢这么感叹,真把这群人吓了一跳。

    “我懒得说什么,你们陪我打一场吧……”心情不好的杨毅不再多说,一步踏出,剑光闪过,随即出现在众人身后。

    “认真点……”刚才杨毅一步踏出,那是纯粹的剑道,仗着的是剑光的速度!虽不至于光速,但也快的吓人了,至少比原先快!

    但杨毅还是郁闷。现在的他只能施展纯粹的剑道了。要知道,他这个第二元神虽然不像本尊元神成道开天辟地的十二道青莲台,可也是九条大道成就的极,更是能够从本尊那借来大道充数——虽然在这借不到。但现在九条大道全废了!被剑道排斥出了识海所在,挤压成型具现化,淤积成了一枚珠子,正被杨毅含于口中压在舌下。将来想参悟这方面的大道比较简单是没错,但是那都不是xx大道、xx之道什么的叫法了,而是xx剑道!那不是一个性质的……

    好吧,上千道倒是没什么疑问了。

    对手也有点发愣,被杨毅突然间的“爽快”给弄愣了。刚才还不想打呢,现在怎么一脸便秘表情好像死了爹妈似的直接就动手?分心了就是这个下场,尤其是面对剑道修士,在杨毅刻意留手的情况下勉勉强强挡下杨毅转瞬间散出的二十四道剑光无数剑气以及一道实剑,却被杨毅一句话吓了一跳:“尼玛看这意思人家是看咱分心了故意留手?”

    别看杨毅现在就是化神境二阶,但一切修炼规则都在极道修士身上不顶用!所谓极道修士就是已经选定我道的准千道境存在!千道之下,他们就等于是站在千道门前等送修为这把钥匙的快递到来就可以开门进去!修为?那就是消耗一样,就和化神境之下的玄气一样,支撑着剑道施展的!

    只要带够恢复,极道修士就是妥妥的半步千道战力!极道修士难缠的由来也是自此而始,而剑道,便是极道之中名列前茅的几种之一!到了千道境之后的极道修士虽然少了优势,但事实上更加难缠,这是后文。

    杨毅依旧哭丧脸,碧落剑之上剑气湛蓝,隐有剑光闪烁,甚至隐隐有一股锋锐之意缓缓的笼罩而上。

    人生如戏,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感受到这股锋锐之意,对面一行十四人就连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儿都换上了一幅哭丧脸,随即有了一些决绝的意思。

    尼玛,本来就是想问问话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是对面的那个糊弄咱,撒谎连常识都不管,就有了点火,想动手相互抻量抻量——结果玩过火了。特么的怎么就忘了剑修的特殊了呢?空间封锁那是对付一般的空间修士跑路的,剑修有特殊手段很反常吗?却下意识的就认为是界外奸细,下了死手,玩脱把人惹火了。

    众人心下苦涩,但也无奈,这处中千界正是关键时刻,而且又出了那种事情,谁的神经都紧绷着,那小子的那门步法太像是其他大千的空间大道了——不被本千界空间封锁限制的只能是其他大千界的空间之道,这也是常识,于是自己被常识坑了,忘了另一条常识,极道修士入不得其他大千界!不过说也奇怪,为毛这小子身上的气质就有一种让人放松的感觉呢?不过事已至此,只能死战了。

    这是众人共同的想法,杨毅不知道,他现在只想发泄一下。

    不过发泄也得讲究技巧,在这个时候可不能把人得罪死了,于是杨毅又开口了。

    “我不想随便把你们宗门得罪死,所以随便你们出几个人,接我三剑,不死的话,回答我一个问题,然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剑锋指向一行十四人,杨毅淡漠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下意识的给自己话中又加上一层伪装,却让一行人深有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之感。

    有句话于此时让他们突生“深得吾心”之感——有后台真好……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