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27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二十八)
    也是,能不笑么,为了宗门努力了一辈子,突然发了横财。修炼一途财法地侣,后三者因人而异,但财可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位!有这些东西,九星宗可以大手笔一次,迎来一次高速发展!经济小白也知道,发展的速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投入的资本,只有人力有时候是不够的,要不天朝早就世界第一了——我真心不黑。

    杨毅的日子过得很悠闲,每天吃饭睡觉,然后去拿一批整理好的东西,顺便找人扯扯皮,抽了时间把真正适合所有九星宗弟子的一座传承玉璧弄了出来。直到搞定了那块传承玉璧之后杨毅才弄明白,原来这种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出来的,像他弄出的那座半道峰就是过犹不及的货,因为上面的大道太凝练了,谁上去一看都是一个整体,没法分开来研究,你叫底下人怎么弄?大道威压,谁看谁倒霉。

    所以,想要弄出这种东西首先得先弄到传承玉这类东西,先天适用于传道这种事情的,会安神,而且能够将大道威压一定程度上内敛起来,让人更容易参悟。再然后就是刻画的手法,杨毅弄出半道峰那种手法那不叫传承,那叫演道,同层次人物论道的时候用的手法和这差不多,说白了太过简单粗暴,需要处理。

    第三,也是最后就是需要有将大道刻画下来进行传承的资格——这个也是九星宗有制作传承玉璧的材料却没有传承玉璧这种东西的原因,将大道具现化传承下来千道六阶的大道感悟,九星真人才三阶,而且是突破了没多久的,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好在需要的是大道感悟,力量什么的却没有限制,而且只要一座传承玉璧弄好之后别人也可以借着光将自己的大道感悟留下来,可以说这就是一座论坛了,只不过没有网络,都得面谈——但这可比原先的面谈的资格都没有强多了。

    现在三个条件都具备了,第一个,早就说过材料人家都准备好了,只不过不够资格制作而已。第二个,手法什么的,千道境都懂,毕竟都是那个水平的,想要让比自己境界低的人看着方便一点还是做得到的,都是从低到高一路走来的。第三个原先不行,现在也不行,可是能取巧,杨毅那座半道峰不能直接看但可以做原型,将上面的道纹拓到传承玉璧上再做一些处理就可以了——其实说白了,半道峰太完美,而水平低的能欣赏的只有残缺美!我还是忍不住吐槽了。

    最后,玉璧上被拓下了三千九百多道道纹——这是九星真人的极限了,他毕竟只是三阶千道境而已。

    有了这么个玩意,九星宗可以说是真正具备了传承下去的资格,而且期限是杨毅现在接触不到的一个单位——***!这东西,说白了就是镇运宝物!

    看着手上光芒些微暗淡的启明半道峰,杨毅满意的点了点头。别以为有这玩意就能无限的拓印复制传承玉璧那种东西!那种手段是小号天宝的本源道纹力量的!而且杨毅现在根本没资格为其补充,只能让其自动恢复或者等道意天书苏醒过来或许会有办法。甚至消耗太多的话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伤导致宝物的自我毁灭!

    嗯,这东西得加限制,否则就成了bug了——虽然我这的bug不少,但是——我妹让我打上“无路赛”这三个字——我是不懂的。

    那块玉璧被安置在了九星宗核心的一处大殿,四名太上长老分出两位长期担任镇守的任务,这东西里三层外三层的被保护了起来。可是这东西的原型,启明半道峰却是无人理睬,为什么不担心呢?因为这东西不说留在手里也暂时屁用没有,谁能从杨毅这种气运深厚到固态的妖孽手里抢东西?虽然是比喻,但杨毅那些知道内情的长辈心里真是这么想的。

    至于说意外损毁?别说理由同上的原因会不会发生,这东西就算是想毁掉也得看有没有资格!那是近乎千道境极限的大道纹理,九星真人能够强行引出本源拓印下传承玉璧是因为杨毅的同意,并亲自动手将之反抗镇住抹消,别人岂会有那资格!想要毁掉,首先你得具备磨灭千道极限大道的资格,其次,这个速度得在人家自动恢复的速度之上!

    总结,别人不担心,完毕。

    再说一下吧,玄轮圆满就意味着一条大道的雏形或者说投影模型被自己彻底的构建好,接下来要做的事不断填补深化。

    杨毅原本快速进步是因为大道本源符文在体内随时供参悟,现在虽然也在,但是大道多了,进步也不会那么快,可是又出现了半道峰这件东西……

    于是,本来因为大道符文已经彻底炼化并且由一种大道增长到十二种从而不再飞跃式进步的杨毅又可以继续作弊了。

    系统提示:您的外挂已续费,请放心使用。

    将半道峰收入体内的杨毅发现了这个好处,于是再次放下了修炼这一茬,自觉节操满满。

    不过在这个他自己号称已经呆腻了的地方修炼倒是没什么,可是放松的话就不行了,于是他决定继续两年多以前未完成的那个任务——反正明面上的身份没什么改变。

    可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那种轻松的任务他因为意外有事已经被视为自动放弃了,另一个核心弟子过去接替了。杨毅对此表示无奈,于是他在天星真人表示要重新给他安排一个划水任务的时候装作没听到的高呼了几声:“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之后虚空横渡跑掉了。

    在此处有两个槽点,一:尼玛你以为你姓什么啊!谭?(好像是这人吧?初中历史表示已经还给老师了。)二:你终于不晕虚空横渡了么!

    熟悉地形就是好,跟回城似的,传送阵什么的都免了,直接到家,五行相生提供力量,空间大道为法术增幅,一次挪的远一些也是很正常的。

    回家继续做宅男是杨毅的目标,谁敢阻拦一律和谐掉,天朝威武!

    主角定律具体都是什么我不太清楚,请原谅笔者没有网络无法查询(学校的坑爹网线,尼玛我估计这个学期是没指望了,by本书作者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码字期间),但是其中绝对有一条主角绝对无法过上太久的清闲日子,绝对会有各种事发生!如果没有就说明大结局了!

    于是三个月后杨毅来事儿了——注意,是来事儿了,不是亲戚!他是男的!

    九星令在杨毅猝不及防之下从戒指中自己蹦了出来,刚要出现投影的那一刹那——不得不说,对面疑似天星真人的那个小瞧了杨毅。

    无论杨毅现在,过去,将来达到什么地步,他造诣最深、使得最顺手的大道也只可能是平衡!因为各条大道都在进步,可是平衡永远都会是进步最快的!

    “失衡!”手指一点,一阵奇异的波动扩散而开,九星令在空中一顿,随即落下被杨毅捞在手中顺手打了几个封印上去塞进戒指。

    “清闲一会是一会……”小院中的杨毅继续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已经初步接触到了相对平衡的杨毅对自己的进度很满意,对于那个打扰自己的则很不满意。

    很快,周身附近的空间开始波动,这是有人虚空横渡过来了。阻止?没必要,也阻止不了,自己的平衡大道虽然已经接触到了相对平衡,但是想要干涉这种看上去熟练之极乃至举重若轻的虚空横渡还不够格,至于空间大道?建模都没完成呢,自己才十三岁啊谢谢……

    “干嘛,累了两年多做了那么大贡献还不让我歇一阵子啊……”杨毅很清楚来的是谁,不说气息,单是敢跟自己这么嘚瑟不打招呼就直接往身边来,除了那个猥琐的无良老头,还能有谁?

    “行了,别装了,从小看着你长大,我还不知道你什么德行么?这次的事儿不算小,你跟着过去见识见识,前些日子你不是还一个劲的在宗门论坛上抱怨无聊呢么?”

    论坛,别吐槽,在这种高度发达的修士社会,传讯灵符什么的早就发展到了极致,杨毅只是稍微提出了一个理念自然就有人建设好了一个以宗门标识为客户端,宗内提供服务器的无线论坛,接个任务发个任务啥的都好使,只不过条件所限,有些险地之类的信号自然传不出来,不过还是很受欢迎的,尤其是化神境之下在外历练的弟子,无法虚空横渡的他们再也不用为了交个任务跑半个大陆了——有传送阵也浪费时间!

    杨毅一个鲤鱼打挺从躺椅上蹦了下来,天星老不正经,可是这种事儿从不开玩笑,用词虽然比较轻松,可是语气却很严肃。

    “让我跟着去见识见识的任务……搏杀任务还是救援任务?元神境带队?”

    “嗯,救援任务,也许也是搏杀任务,暂时不是很确定,两个元神境带队。这次的大陆海选选出来了一批种子,为了筛选一下把他们送到了幻星那边的寒灵树海去历练一下,地元那边的人不知道哪来的消息,也搀和进去了。”

    “地元那边的杀手?不至于吧,那些小喽啰不至于出动元神境,这个好像犯规吧?再说了有那些人在的话筛选的效果不是更好一些么?都是明白人,相信那边有谱的。”

    “我担心的不是那些人,送去寒灵树海的也只是一部分人而已,总共十多批呢,不过这批人里有一个是你幻师叔看上的,而且我们得到消息说日曜那边通缉的一个家伙跑到我们这边来了,而且在寒灵树海那露了面,借着这个由头你幻师叔打算派人去照顾一下她看上那个小丫头,另外如果见到那个通缉犯顺手就宰了。”

    “我可以这么总结一下吧,危险性不高,让我去历练一下,顺便去看看将来有可能领导的那些人。不过这消息不会是地元那边给的吧?”

    “呵呵,这些弯弯绕你不是早就明白了么,说得这么清楚多不好?能够被任意一个主宰宗门通缉的,就是整个小千界的敌人,他们通风报信是理所当然的,这是规则,就好像地元那边不会出现太强的来杀我们这边的人,我们也不会出动太强的去追杀他们一样,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下层之间,只能是小打小闹,还能磨练小辈,何乐而不为?偏题了,这是日曜那边发过来的通缉犯资料,你自己看看,心里有个谱,两天后你到这个地方去集合,我看你现在虚空横渡也是熟练得很呐。”说完,扔下两块晶石,消失不见。

    杨毅伸手捞过晶石,感叹浪费。

    “都不会废物利用,你把地点放在资料晶石里能咋地?不过这次的事儿还真是不错,寒灵树海,幻星七大险地排名第六么……怪不得幻师叔放不下心。”

    回到躺椅上,将手中晶石里的信息鼓捣明白,杨毅业差不多明白了这次到底怎么回事儿。

    “泉幽,各种奇遇堆起来的元神初阶,手上有一件至少九阶的宝器,在日曜那边兴风作浪,被打击之后怀恨在心,宰了日曜的一些天才和宗门长老……心态不咋滴,运气倒是不错,实力也不赖,能在日曜那帮人手底下跑到我们天星这边……可惜了,一切都挺好,就是不懂事儿,这次遇上了算你倒霉,谁叫你不知道上层的规则呢……”杨毅嘴里碎碎念,随后缓缓地睡去。

    还有一天多呢,不急,睡会再说。

    时间在某些时候总是度过的很快,例如某些长假的最后几天,以及杨毅这种最后的清闲——

    “好了,爸妈,我走了,你们继续忙。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别小看你们儿子啊,拜拜~”

    不顾别人是否懂得拜拜是什么意思,杨毅直接虚空横渡跑了,儿女情长什么的,又不是生死离别,日后相处得日子还长着呢不是么?有杨毅这么个吉祥物一般的儿子镇压着自身气运,这里还是杨毅的地盘,怎么可能出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