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25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二十六)
    说到最后,语气再次兴奋起来。

    杨毅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喝汤什么的那是以后的事儿,过会再说,你听说过虚天古经这玩意没?”

    “废话,这玩意三千小千界但凡是有千道境的都知道,当年曜日的老祖还在众多小千界围攻太虚的时候去浑水摸鱼过,只不过现在失传了……”

    天星真人撇撇嘴,道。

    “扯这个干嘛,你总不会告诉我你这次闹这么大就是因为发现了那玩意吧?”

    说到最后,天星真人也有点反应过来了,带着一点疑惑,一点兴奋,期待的看着杨毅。

    “得,懒得逗你了,拿去,不过最好藏好。我那种保命的凶残底牌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就亮出来?没有足够的好处我可不干,看你这样我不给你是不行了,但我还是建议你在我们小千界成功建立了第八块大陆界阵完整之后再拿出来用,这玩意太显眼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手里的玩意,天星真人双手颤抖着,犹豫了一下,把古图扔回给了杨毅。

    “你自己先拿着,我怕忍不住,等老祖回来你亲自和他说,这玩意太重要了。如果用的好了我们别说达到太虚小千界那个层次,偷摸的赶超第一都不算事儿!”

    “今天我什么都没看到,你自己呆着,老祖回来了我来叫你……”看着头也不回的大步跑路的天星真人,杨毅轻笑出声。

    “可爱的老头……”

    接下来的几天,杨毅就是各种修炼了。当他看到自己的两把本命宝剑的时候惊喜了一下,借着那股力量的,两把本命宝剑蜕变了一下,成就了八阶,让杨毅很是惊喜了一番,节约了一大笔材料费,还连天劫都没有。而且两把剑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两级分化了,看着占据了太极图阴阳眼位置在灵神莲台上面旋转漂浮的两把宝剑,杨毅挺纠结,自己还没动手呢,两把剑自己先给自己弄了个属性,本来天蓝色的两把宝剑自己变色了。

    一把变成了纯白,一把变成了纯黑,仔细感受一下其中的气息,杨毅满脸黑线,真尼玛对称,纯白的里面是阴之大道,死亡大道,五行阴属那一半,黑剑里面则是五行阳属的那一半和阳之大道,生命大道。时空大道倒是两个里面都有,可是那颜色是怎么回事?物极必反?吐槽了一番感觉舒坦了一点的杨毅决定让它自己作去,自己还是慢慢看吧,估计能这样也是道意天书搞的鬼,否则不可能自己的本命法宝出现变故自己还感觉不到,真尼玛坑。

    两把剑都成了阴阳属性的了,当初决定修炼的两仪剑诀就更没什么好迟疑的了。至于这门剑诀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练了不就知道了?反正不会把自己练成女的,那是葵花系列的专利,自己还真就没找到,否则拿去坑人也不错不是么?扮老爷爷什么的也蛮有爱的。

    “哗啦啦……”少年将手头收获的各种材料倒出来了一部分,倒不是不想全拿出来,而是他呆的地方装不下,就这点玩意就已经把自己都给埋了。

    “还好本命法宝都自带炼化空间……”杨毅无奈的吐槽,身子动不了,直接意念一动将白加黑两把剑唤了出来,看着满满一房间的东西逐渐被两把剑“吞”下去炼化掉,又重复了几次之后,直到两把剑都险些撑到才停止。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自己的搜刮能力……”表示合适的材料才刚刚只消耗了一点的杨毅抹了抹冷汗,“不过浪费是可耻的。”

    要着手进行本命法宝的升级,一般都是主人亲自动手辅助炼化,这样就和炼器差不多,只不过杨毅是懒人,所以他选择了一种一般人不会选的方式,在本命法宝内开启炼化空间,让法宝自己炼化材料吞噬能量提升品级。两种方法效果都一样,只不过后者浪费时间不说,开辟空间炼化的过程中还会牵制本命法宝的灵性,使得法宝在炼化的过程中无法完全发挥出威力,与主人心意相通的程度也会减弱。

    而像杨毅这种直接弄得法宝都吃不下了,更是导致法宝在炼化完材料之前根本无法使用,只不过杨毅也不差这点玩意他收获了不少好东西呢,没看半道峰他都不要么?虽说比不上正常中品天宝的威力,但碾压下品天宝还是无压力的。

    少年现在可是正宗的土豪!

    “最近的进步有点不小,最后这一下的收获更是有点大……还是沉淀一段时间吧。嗯,好好歇一阵子,等那个老祖回来了之后就闭关一段时间好好的炼化一下白加黑,然后突破化神境。对了,我不是要修炼剑诀么,没剑了啊……”发现自己一时冲动干了什么事儿的杨毅表示郁闷。

    “算了,就这样吧,那种没有任何根基的品质提升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就让那两把剑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稳固一下自身吧。唉,化神境弄到两件本命天宝,我的前途一片光明啊……”甩了甩头发,杨毅转身走回了内室。

    “又钻牛角尖了,剑这种东西还不到处都是?”

    《两仪剑诀》这部功法杨毅手头有两部,还都不一样,一部是来自道意天书的《太极拳》支线升级版,一部是九星宗收藏的。本来吧,杨毅哪怕就是再二也知道能被道意天书记录下来的功法有多么好,不该犹豫修炼哪一部的,但是比起道意天书那一部的博大精深,九星宗那一部记载的功法更倾向于“猎奇”,说白了就是剑走偏锋那一路的。

    杨毅有种感觉,道意天书记载那一部虽然很完整,很强大,但他的内心就是有一点排斥这部功法。而那部猎奇的虽然没有另一部完美,却给他一种内有乾坤的感觉。

    理智与直觉的交锋之后,杨毅终于做出了自己的艰难选择将两部功法融合!谁叫那种对前者的排斥感是在见过后者之后才出现的呢!

    两部功法都仔细的看了一遍记在心中,然后开始默默的推演。杨毅对此表示压力有点大,他的智商只是比常人要高出那么一些而已,只不过悟性很高,像这种推演的活儿他是绝对不擅长的或者说懒得动脑。借用一下某点无限xx中某大妖的一句台词,“我的长处在于领悟,对于推演方面实在没什么干劲”。

    所以以往这类事儿都是直接交给道意天书的,天书这个度娘在解开了一重封印之后能力扩展了,变成电脑了。可现在天书沉寂了,暂时用不了,所以杨毅只能让自己苦逼一下了。

    好在两门功法虽然走的不是一条路,但是本质却是一样的,杨毅推演起来不说轻松加愉快但也没算太苦逼。

    对比产生美,这话一点也不假,两门功法一对比,加上自己的见识以及在那所谓的前世一个叫做网校的地方学到的知识,杨毅明白了两门功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天书之中记载的那门两仪剑诀非常完美,威力极强,绝对不逊色于任何一门顶尖功法,但是这门剑诀走的路子却是严格遵守着自己的名字,怎么练都是阴阳两仪,别说更高等级的一气混沌了,连其下的分支四象八卦都没有,更别说特殊分支五行了,所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死板的很,或许很强大,但并不真正适合杨毅。

    而另一门功法虽然都谈不上是一门完整的功法,在某些方面甚至只有一个雏形,但其想法路子却很对杨毅的口味,而其中唯一完整的部分就是以阵化剑,以剑衍道的部分,冥冥之中吸引着杨毅的正是这一部分,所谓的内有乾坤恐怕也是这玩意。

    这门剑诀的起始其实并非是两仪,而是八卦,只不过创造这门剑诀的人将功法一步步的演化上来,不断地参悟大道,终于演化到了两仪的地步,然后死了,留下这么一门功法雏形落到九星宗手里便宜了杨毅。这门功法对于其他人来说就是个鸡肋,对杨毅却并非如此。

    从八卦演化到两仪,最短的路线也要走两步,四象,然后阴阳。可是这个人却是先演化了四象之后结合八卦推演出了,化入剑法之后又参考了九宫,推出了七星,最后硬生生的演化出了五行。

    以上说的这些可都不是那些大路货,而是接触到了本源的存在!阵道九理,一气混沌,两仪阴阳,三才天地人,四象地水火风,五行金木水火土,天地四方,七大星位遥遥守望,八卦易道无双,以及八卦加中形成的九宫,每一道都是博大精深之极,涉及了诸多大道法则的存在,捡了漏的杨毅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东西参悟化为己有。他不需要那些大道法则,而是这些理念和零散的创意。

    两门本质相同走向相反的功法一结合,杨毅也是有如神助一般的创出了一门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剑诀,在今后伴了他一生的《一气剑》,又称《一气混元剑》。

    “嗯,还有点不完美,毕竟我是人,这很正常。这门功法倒是刚好适合两件本命法宝不是么?呵呵,慢慢完善,等天书醒了就用天书再推演一下,感觉今后我就得靠着这门剑法过日子了……真不吉利,大风吹去。”

    一语成谶?

    “这种货真耗心力,我还是继续睡会吧……”

    ……………………………………………………我不会告诉你我是因为不会打睡眠符号所以用省略号代替的……………………………………………………………………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觉的屋子里面有个老头,正笑眯眯的坐在桌子前品茶。

    “醒啦,小子。”

    看着面前这老头,杨毅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你是……?”

    老头依旧笑眯眯的。

    “算起来的话,你应该叫我一声师祖,因为我是你师父师叔他们的师傅,也是那七云他们的师兄。”

    “师祖……七云?太上长老中的一个么?那么你就是九星真人了呗。好吧,徒孙杨毅,见过师祖。”

    “行了,不必多礼。其实我早就想回来看看你了,你可是我们九星宗乃至荒元小千界中兴的希望,我们七个老家伙都期待着呢。只不过一直俗事缠身,若不是这次我那个徒弟十万火急把我叫回来的话咱俩想见面还得等一段时间。上次见你你还是个小娃娃呢,呵呵。”

    杨毅知道,像他所在的荒元小千界这种地方的千道境强者都在外为了小千界的发展而努力打拼,能抽出时间回来看看真的不容易。虽然元神境就能出小千界,可是在外面的话事人只能是千道境强者。能让他们舍弃公务回来的事儿,只能是杨毅手头上那件东西了。

    手掌一翻,东西扔出去,“这件东西我得到的经过我师父他们应该告诉你了,我就不多说了,有些事儿大家心照不宣,心照不宣。”

    九星真人凝神看着手中的古图,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来。

    “不得不说,这东西的创造者是个真正的奇才,虽然当初他死的时候也没摸到千道境的边,可就凭这玩意,硬是在自己死后为小千界留下了无数的天才种子……不过,最后却是为我们做了嫁衣。”

    “虽然说出来有点伤感情,但我还是得说……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不自己留下这门功法,哪怕是你自己修炼了,我们也说不出什么不是吗?更何况,修炼了这门功法之后你就能借此成为这片小千界中地位最高的那群人之一,你不心动吗?”

    “你想听实话?”

    “当然,虚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好吧,说说也行,正好给自己捋一捋。其实我也挺迷茫的,我一向是个懒人,而且我的地位什么的真的够高了,这门功法我也看不上。想必这么些年过来你们也多少看明白了,我属于那种生而知之的,或者说是带着一些记忆转世的。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目标仅仅只是安稳的度过这一声而已,哪怕是入了九星宗也是一样。但我就是看不得关心我的人失望,最后只好努力,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真要说的话,这应该是一种……什么呢?”杨毅有点纠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