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18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十九)
    一群人随着紫家的几个兄妹走进斗场,办了一些小手续之后来到了一处大包厢,免费解说机紫霄这时候又开口了,“易兄,这里是我紫家长期包下的一个包房,对面的就是白家的包房,估计那些人已经在里面了。等一下应该会有人出来挑衅,该怎么办易兄你自己拿主意,我就不提什么意见了。不过白三儿和白老大的关系很好,估计白老大为了给他出头准备的手段不会简单,你千万小心。”

    不管这个紫霄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虽然有点啰嗦,但这份关心却不是假的。

    杨毅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拍了拍紫霄的肩膀。

    “放心,他敢伸脸我就敢打,我既然敢来就肯定有谱。”

    天下斗场都一个样,古罗马的大竞技场还是大斗兽场神马的,都那样。只不过在这个修士的世界明显用上了一些空间手段,否则的话哪怕这座竞技场再大也不会容纳得下这么多人,至少这个包厢就用了空间拓展的手段。

    现在场下正有几只凶兽在混战着,这是斗场准备的娱乐性节目,只要没人争斗就长期有,而有人发起挑战的话就会停止。这就是小乐子,可以下个注赌那只活到最后什么的,名为斗兽,并非主流。

    真正的主流是修士之间的三种争斗方式,文斗,武斗和生死斗。文斗,顾名思义,挺文明的,就是相互之间利用剑阵之类的法器比拼谁的技巧高明,,不接触,玩花样。至于花样难度什么的早有高人评价过,杨毅还曾调笑过说和前世的竞技类比赛挺相似。输赢丢的最多就是个面子,有彩头的还会输掉赌注而已,至于本身绝对不会出现问题——这其实是废话。

    武斗,就是前面提过的傀儡斗,本身利用一部分灵魂神念操控傀儡争斗,傀儡的素质都一样,遇上狠人的话输掉之后操控傀儡的那部分神念也会被灭掉,当然这是规则内的,一般不会有人出现危险,如果想顺杆爬过来把人彻底弄死的话会被镇场子的高人搞定的,除非有作死的为了赢把所有的灵魂神念都投上来,否则最多就是损失一点灵魂,利用天材地宝或者修炼能够弥补回来。但这种情况也就是有大仇的才会这么干,而且大部分人也没这个本事。

    至于生死斗,没什么说的,真人pk而已,生死状立下,生死勿论,赌注什么的有斗场公证。

    按照杨毅的估计,这次对面不可能找自己生死斗,文斗也不太可能,所以傀儡斗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既能打脸还能教训人。至于他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他也想这么干来着。

    不过场中的斗兽还没完结,哪怕是相互之间已经撕破了脸皮,但大家族的面子还是让他们做不出抢斗兽的时间来提出赌斗。虽然斗场也提供单独的小空间用来比斗,但那还不如在城外斗了,还省钱。在这赌斗求的是个面子,当众打对手的脸才是目的。

    杨毅很无聊,他没有别人那种看斗兽的兴致,毕竟是要长期提供的免费片子,所以这种斗兽绝大部分都是通玄水准的三阶货,偶尔有一些相当于玄轮级的四阶凶兽,让杨毅完全提不起看的兴趣。他自己就干掉了不少五阶乃至半六阶的凶兽,这种级别的……理解。

    俗话说得好,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学是平等的,在什么时候都一样,对于杨毅这种妖孽来说哪怕是几分钟也能够感悟到一些新的东西,而按照接下来的计划,接下来的接近一个月都要在这呆着,既然是来磨练自己的,那么就要抓紧。场中既然有拖延时间的东西,杨毅干脆就将心神沉入戒指之中继续去玩剑阵了。

    青莲灵神在杨毅的体内缓缓旋转着,通体十一种颜色很杂乱,但又平衡无比,显得极其和谐。莲台灵神内部隐隐有着一枚完整的实体符文,符文近乎无色,散发着一种毫无侵略性却又极端霸道的平衡气息,镇压梳理着旁边的十一色光点,赫然便是平衡大道本源符文。被杨毅彻底化为己有的符文在不断的汲取着天地间的平衡气息壮大己身,同时帮助杨毅镇压平衡其余十一种大道。

    十一枚光点在平衡大道的梳理下相互相处的很和睦,同时也都在汲取着天地间的大道气息强化自己,慢慢的将自己化为如平衡符文那般的大道符文。

    这便是化神境的秘密,同时也是杨毅的优势所在。

    化神境,修士需要不断的完善体内的大道符文,最终利用大道符文散发出的大道之力彻底填满自己的灵神,使灵神发生蜕变化为元神。想要达成这个目标至少需要三枚大道符文,这也是化神境需要再次择道的原因。大道的本质越强,大道之力的量越多,化神强者的实力也就越强,最终成就的元神强者也就越强,杨毅能够越阶凌虐普通化神修士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大道太强,本源平衡大道的道压太恐怖了。

    当然,正常的化神修士都会选择一些相辅相成的,至少也是不冲突的大道修炼,例如水之大道和冰之大道。本源大道不是谁都能修炼的,所以这些都是分支,最终追求的才是本源,杨毅太特殊,再次强调。

    而平衡大道真正的优势,应该在化神境中段才会显现出来的巨大优势,也在杨毅的运气下提前显现出来了,十一种大道,相互之间相辅相成的有,相生相克的有,水火不容的有,互为一体的也有,几乎把所有的情况占全了,却没有一种大道会炸刺。

    不单如此,他还越过了一道最大的坎,初入化神境。

    平衡大道相当于帝王,玩平衡心术的那种帝王,所以臣子越多越嗨皮,但只有一个臣子的时候就会很苦恼,因为本质上他们的地位是一样的。杨毅一下子获得了十一枚大道种子还成功熔炼,这是一种逆天的运气不解释。彻底无视大道冲突,甚至大道冲突是什么都不是很了解,杨毅这样的说出去能羡慕死所有化神境以上的修士——那份苦难都经历过。

    时间就在杨毅沉浸在“磨枪”行动的时候袅悄的闪人了,留在外面的一丝意识提醒杨毅有人和他找茬了。

    杨毅比较欢乐,这不是青年欢乐多,而是他玩腻了那套破剑阵,有人陪他玩傀儡当然好了。他才十岁半不到十一岁,虽然是身体年龄,但心理年龄也有些退化的他还是很喜欢玩——虽然仅限于玩人。

    睁眼一瞅,不对啊,包厢里的气氛有点沉闷,虽然还不算太严重,但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他的身上。

    紫老三再次充当解说员:“如此抓紧时间修炼,怪不得易兄实力强大。不过外面指名道姓的挑战易兄你呢,易兄是出去陪他们玩玩还是由别人代劳呢?”

    趁着紫老三说话的功夫,杨毅收回了那一丝神念,刚才发生的事情也如亲身经历一般浮现于脑海之中。就和他猜想的一样,白家在都收结束后来找茬了,一开始提出的是文斗,由于对面出面的也不是什么重量级人物,本方出去的也就是那些小杂鱼。相互之间有胜有负,但总体来说十几场下来自己这边却是多输了两场,所以包房中的气氛才会有一点凝重。

    双方都明白文斗就是开场,在那之后就该高手出来了。果不其然,确认是对面小胜之后对面又顺理成章的提出了武斗,这边不肯掉面子,自然同意,不过第一场的武斗又输了,对面那个胜利者却是不肯离开换人,放言要继续战,指名道姓的挑战“易扬”,也不知道怎么知道杨毅这个名字的。

    人家点名了,不能不上吧?那多卡脸啊?杨毅也不推卸,径自走进了包厢中的傀儡室。神识分化操控傀儡说起来也是个技术活,有些修士甚至连分化都做不到,傀儡室就是应对这种情况的辅助工具,这东西又是各个小千界都熟识适用的,杨毅自然很熟悉。

    对面那个虽然不算杂鱼,但也就是个小角色,估计是被派出来摸杨毅的底的,所以杨毅连赌注是什么都懒得问,看准对面选择的傀儡,轻驾就熟的挑了一具一样的古剑傀儡,顾名思义,就是使剑的傀儡。

    懒得去猜对面的脸色,他这种行为完全就是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行为,对面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从前些天他展现出来的一些东西来判断的话他是个体修,而古剑傀儡却是远攻傀儡,不是拿剑对砍,而是飞剑,加上一样的傀儡,也不怪对面会这么判断。

    殊不知杨毅完全就是因为各种傀儡对他来说都差不多,都不是很熟悉,他一直只注重本身来着,只是懒得选,才选了一架一样的,所以说误会有时候就是这么发生的,躲都躲不过。

    分处一缕神识操控着傀儡,杨毅并未分出太多识念上去。从他的神识覆盖范围比同阶修士大了那么多看来,不难分析出他的神识在质上高出普通人太多,至少这一缕和别人几十缕也差不多,操控上不会出问题。

    感受着另类的分身感觉,杨毅相当不爽。任谁吃惯了山珍海味之后再去吃黑面包都会不爽的,在自己的身体呆习惯了,这具傀儡简直是太垃圾了。好在适应一下就好了,杨毅控制着傀儡进入场中,无动于衷的看着对面拉开架势,开口了。

    “给你个机会,下去,免得丢人。”

    对面一句话也不说,但杨毅可以感觉到对面的傀儡中的精神波动稍微剧烈了一下,明显是有点怒了,但一句话也不说的姿态搞得杨毅挺郁闷的,暗道:“这尼玛,我怎么跟那些小说里跟主角打的苦逼配角似的?”

    轻轻甩甩头,不想那么多,却不知这个小动作看在外人眼中又成了对对手的轻视,杨毅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感叹自己的嘲讽技当真是天生高阶不解释。

    胡思乱想要不得,因为就这一小会,不知道藏在哪的裁判就发出了武斗开始的讯号,对面趁着他走神这一会先下手为强了。

    回过神来的杨毅看着那柄化为一道光芒飞来的漆黑飞剑以及周围与它成七星排列的六道剑影,小小的感叹了一下,也把飞剑放了出去。

    “的确有点本事,七星剑用的挺纯熟,实影有三道,成阵也快,算是个小天才了,不怪会被白家拉拢。可惜,不太够看。”想着紫霄给他的资料,杨毅表示真心无压力,这种战斗自己的确不是很擅长,优势不算大,可那也得看和谁比,自己的眼界太高。

    七星剑,顾名思义,一剑七星,一把宝剑六道剑影组成七星剑阵绞杀敌人,判断水平高低的就是六道剑影的虚实,而要破就更简单了,找准剑的本体然后拦下就ok,这对杨毅来说不算问题。

    一边分心指挥着武器拦截对面的虚阵,杨毅一边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哪怕是附身在傀儡身上也不能亏待了自己!

    说实话,对面那个真心不够看。自己用的就就是普通的飞剑刺击,只不过位置找的稍微准了点,对面就撑不住了,真心废柴。姿势找好了,也就没必要陪他玩了,杨毅非常善意的开口了。

    “我说,真的,你认输得了,我是真心懒得虐你,行不?”

    对面不说话,与此同时,杨毅的飞剑依旧在调戏着对面的小剑阵。剑影凝形,成阵,飞过来,然后被杨毅的飞剑迎上去对着其中的一把剑的某个部位轻轻一磕,或是一刺,又或是一斩,然后剑影消失,剑的本体打着转飞回去,完全无视剑阵本身的迷惑性,懒得以阵对阵,把对面当事人气的面色发青,旁人则是目瞪口呆,至于白老大那一帮领头的则是眉头大皱,面色阴沉。

    杨毅得到的资料没错,正在和他打的的确是白家几个兄弟拉拢到的一个散修天才,修为水准不差,所以被派出来扫紫家这边的面子,顺便探探杨毅化身的这个易扬的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