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16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十七)
    再次强调,这个世界虽然是修士法宝满天飞的超人世界,但是不适合修炼的、不想修炼的以及没机会修炼的——特指择道以上为区分界限——太多了,所以凡人文明发展的也是极端的兴盛。只不过世界基础不同,注定了发展的方式、方向以及外在表现不同而已。

    但是,无论在哪,吃都是很重要的,哪怕是修士也得吃丹药什么的,所以饮食文化不可或缺,这是自然而然就会发展起来的。

    杨毅以前自以为的前世世界虽然可以说是一场另类的梦,但那也是存在的,他二十多年的经历也是实实在在的,可以说他就是一个穿越了两次的人,只不过第一次发生在他还没出生,灵魂刚刚成型。

    两相对比,今生的他又从来没有缺过物质上的东西,得知一些真相之前的十年里虽然一直在修炼,但也会用一些东西来麻痹自己,或者说是遮掩自己的本心,这货烟酒不沾,所以,他选择的方式是——吃。

    这片世界与那片据说是被一个bt完整复制出来的所谓“地球世界”科技发展的基础不同,所以注定了一些方面的决定性优势,例如,无污染。你叫烧油的和烧石头的怎么比较?尤其是那石头烧完之后拿出来连重量都不会变的?

    所以这个世界的食物本身就是绿色天然的,不缺人力,又不缺土地,还有一些高端手段,很自然的不会出现化肥之类的东西。食材是极佳的,厨艺的发展又是以万年为单位的,身为作者的我无法想象会达到什么样的地步,所以在此以省略号代替一些形容词,直接跳到杨毅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是很资深的小饕这句话上去。

    ————分割线————

    作为整个太虚大陆凡人阶层中最大的政经文化中心,太虚帝国太虚城毋庸置疑的繁华,或者说是最繁华的地方也没人会反对。

    杨毅不缺钱,身为一名能放得下自己的脸或者说能放得下那所谓的面子的高端修士,虽然只是相对来说的,但也绝对不会缺钱,尤其是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更是可以肆无忌惮的破坏一些细小的规则什么的。

    好吧,我必须承认我是在为杨毅抢劫找理由。

    抢劫凡人的话收获实在是太小,杨毅看不上,所以他抢劫的目标都是一些等级和他差不多的修士。算上所有底牌可以堪称史上最强准化神修士的他虽然不能动用一些手段,但是一些落单的修士也用不着他动用那些手段。要知道,谨慎起见,他连那些化神境修士和看上去有背景的通玄修士都没动!

    回到正题来,一切的一切,造成的结果就是杨毅正坐在城中最大的一座酒楼里吃饭喝果汁。酒楼并非只有酒,谁都知道,就好像饭店不一定有饭一样。

    根据他打听来的消息,这座酒楼是整个大陆最大最有名的酒楼,东西也是最好吃的,据说其他大陆上也有分店,这里的是总店。而这座酒楼的名字也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有背景的,敢以太虚命名的,一看就知道是官方实力的地盘好不好?

    没人敢在这闹事,,所以很清静,加上东西好,虽然贵了点,杨毅还是在这吃。当然,酒楼有九层,上面几层需要特殊人物才上的去,所以杨毅呆的是第五层。本来以他外表的身份只够第四层的,只不过无意中把那枚报名后发给他的牌子拿出来把玩被眼尖的服务人员发现,把他请上了五楼。

    天才的特权,据说他那枚蓝色令牌是仅次于最顶尖的紫色令牌的存在,稀有的很……

    食物的味道很好,所以杨毅点了一大桌菜之后就开始慢慢品尝,凉了就换一桌。他吃的自然不会是什么五谷杂粮之类的,而是各种低级的灵药做的菜,进肚就会被炼化成元气,仅余的一点杂质也被打散成了微粒状态在毛孔中排出去然后被修士自净的本能清理掉,所以他一直在吃。

    饭店这种地方,别的不说,有钱就是爷这一点到哪都不会变,所以他一直吃了三天也没事,或者说这其实也很正常,一些修为高的吃客也经常这么干。

    金口铜牙次元胃,据说这是真正的吃货必备的三大属性。虽说杨毅通过修炼有了一个另类的次元胃,但嘴长时间做咀嚼动作也有点烦,于是就有点无聊了。

    主角是什么?或许是到哪都有麻烦,但对杨毅来说却是想啥来啥!就好像他刚想着无聊就来乐子了。

    楼梯处的小禁制稍微波动了一下,随即一个紫衫年轻人带着俩跟班走了上来,对着一名侍女说了点什么,似乎是在点菜,随后双眼扫了一圈,开始找位置。

    却不想杨毅右手隔一桌有个白衣的年轻人,同样的带了俩跟班,似乎与这个紫色的认识,还是有仇怨的那种,在紫色那个看到他的同时他也看到了对方,于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互相说了两句什么,然后居然开打了,只不过跟班没动。

    在这再说一下,每一桌旁边都是有小型禁制结界的,作用是屏蔽声音和防止外人的随意打扰,所以开打之前的例行问话神马的杨毅没听到。而酒楼也不禁武,只不过不准打坏东西,否则百倍赔偿,还是人家定价的百倍。所以这俩打斗的时候都非常小心,不但没用兵器,连玄气都没爆,就是在互相拼肉身的强悍和招数的精妙。

    白色那只似乎是有些不敌,居然不再顾及周围的环境率先动用了修为,紫色那只猝不及防之下被打中,向着杨毅这边飞了过来,眼看就要装上杨毅所在的这一桌饭菜。要知道,那个小禁制能防住没错,可杨毅为了看有声电影刚刚才把禁制取消了!这种公共的玩意又不会是什么太好的货色,开关都要时间,所以再开已经来不及了。

    两名区区玄**圆满的修士战斗,还是束手束脚的那种,杨毅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也伤不到他,而这一桌饭菜的价值他也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他也不打算吃了。但这不代表别人可以随意毁了他的东西!

    那只白色的明明看到他在这边,还把人往这拍,这明显是挑衅!杨毅可不是什么好脾气,顺手柔力接下了那只紫色的,随手就是一根筷子镖了过去。要是那只白色的知道杨毅心中所想肯定得叫冤枉,他哪是故意的?那根本就是时机角度的问题好不好?再不出手他就要败了,而出手就要掌握住时机不能让人反应过来。

    先下手为强,要是让对面那个反应过来了这层楼也就差不多毁了,毁一座桌子那点代价他不在乎,但是毁一层楼哪怕有人和自己一起担着他也受不起!要是被有心人一挑那就是对太虚楼及其背后势力的挑衅!太虚这个招牌,比什么都好使!

    以杨毅的实力,哪怕是随手扔出的一根筷子也不是一般的玄轮境能挡住的,那个白色的是个战力超出境界的天才,但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杨毅这一下打了个跟头。杨毅用的是巧劲,见血不好。

    没人是白痴,那个白色的身为一个不大不小的天才,智商肯定不会捉急。能上五楼,一根筷子打他一跟头i,这不会是普通人,但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善意。而且杨毅帮了他的对头,那么就绝对不会和他是朋友,所以他饭也不吃了,话都没留下一句,直接走了。

    紫色那个缓了一口气,似乎没受什么伤,开口道:“多谢这位兄弟援手,在下紫霄,敢问兄弟高姓大名?”

    杨毅乔装打扮了一下,至少看上去不会是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孩子,所以人家对他的称呼也是兄弟……杨毅一直以来都在非常欠揍的纠结着自己的修炼进度——为毛我才这么小?

    不过这个叫紫霄的引起了他的兴趣,紫这个姓可不多,尤其是在这种世界,很多超级世家的姓会被其他大部分修士刻意回避掉,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什么的,有爱上纲上线的抓到了那就是灾难。

    非常巧合的,杨毅打听到的消息中,太虚大陆除了太虚门之外有七大超级势力,其中一个就是“紫家”。结合这小子的修为年纪,“不用客气,我看他不顺眼而已。我叫严章,你是紫家的?”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什么的不适合杨毅,但杨毅还不想随便乱想一个,干脆点,直接把自己的改一下拿来用好了。

    “原来是严兄,小弟的确出自紫家,家中排行老三。今日得严兄相助,否则的话今天是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不过我看严兄不是本地人,可能不知道,刚才与小弟冲突的那个是白家白老三,出了名的心胸狭隘,我看严兄孤身一人,若是被他报复的话恐怕势单力孤啊?”

    这就开始套话了么?看来大家族出来的没草包这话不假。刚说了一句打蛇棍立马随上,开始称兄道弟,然后就卖人情加套背景……这本事我不行,不过好在早就料到了有今天这么一种情况。

    “怪不得与紫兄你一见面就冲突,原来是白家的人。不过规矩就是规矩,哪怕我插手了,这也就是小辈之间的事,他长辈还能出手不成?那种货色我还不惧。多谢紫兄关心,不过此时我自己能处理,他不来便罢,来了说不得教训教训他。”杨毅这么说明摆着就是在暗示,我有背景,规矩我懂,他长辈敢插手自然有人给我出头。

    这就是杨毅的计划,装扮成一个单身高人的徒弟先混几天,混出名声,到时候才好下手。不过还没等他去找,人家先送上门了,真好。

    “这倒是,现在太虚城中各路人马汇聚,太虚门的前辈高人也有到来,白家胆子再大自然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擅动。严兄既然如此自信,那便是我多虑了。”

    ————别瞎猜,这不是分割线。————

    “吧啦吧啦吧啦……”

    “叽咕叽咕叽咕……”

    ————同上————

    杨毅明面上露出来的就是他的实际境界,而他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岁小青年的模样,哪怕修士抗衰老恐怕也不会超过五十岁,绝对是个天才,紫霄这种家族公子哥自然有心结交。这都是将来争权的资本啊有木有!

    一个有意结交,一个刻意逢迎,于是就出现了上面那一大堆省略号代替的话语。我不会告诉你作者我不擅长交际,这类东西写不好,我只会说他们聊了半天,说得太多。

    这种**……额,找不到好词,谅解下,这种情况下,俩人的交情迅速升温。至于来找麻烦的自然没有,不是那个白色的效率低也不是他不记仇,而是他们在的这个地方没多少人敢来找麻烦的,没错,他们依旧在酒楼。

    紫霄这个公子哥说要请客,请杨毅吃饭。看了一场热闹又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说了一堆话的杨毅的食欲再度恢复,于是再次坐下开始吃……

    大部分修士都是酒鬼,这个叫紫霄的也是,杨毅不能说他特殊,只不过还小而已。但杨毅不喝酒这个暂时谁也改不过来,但是酒桌文化在这个位面也是传承已久的,人家请喝酒不能不给面子,于是杨毅祭出了自己的应对招数——自带酒水。

    他的葫芦是从天星老道那里顺来的,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东西。里面的次元空间可不少,自然也有酒,还是好酒,天星老道喝的会普通么?只不过他只喝果汁而已。

    这种法宝自然是岁主人心意运作的,给紫霄尝的自然是酒,自己再谎称长辈交代不能和别的地方的酒,一切就完美解决了。古怪的规矩到处都是,这种限酒令在正常不过,于是杨毅拿果汁和人拼酒,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修士喝酒自然也是为了那种感觉,所以酒都会被特殊处理或者干脆就用灵药酿酒,不会向食物一样进肚就没,是会喝醉的,只不过不会醉倒。杨毅好歹也是在与我们这一样的地方混过的,套一个酒鬼的话自然神不知鬼不觉,很多有用的信息就这么到手了。

    最后装作同样大醉了一场,俩人儿跟兄弟似的勾肩搭背的下了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