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14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十五)
    将香点燃,插入蒲团之前的一尊小巧玲珑的香炉,青烟袅袅,闻者心神无比宁静。宁神香,这一支是最高级的那种,最少能够燃烧一个月,而度心魔劫超过七天还能醒来的还没听说过,基本都死了,没死也是植物人。

    风铃挂起,无风自鸣。听着清脆悦耳的铃声,宁静的心神再添几分空明。清音铃,挂起后无风自鸣,听者心神凝聚,可起到警示之用,保证渡劫者不会轻易陷入心魔诱惑之中,本来就是能够自己吸收天地能量运转的,杨毅又为了保险打散了几枚元神丹作为能源注入了进去,绝对没什么问题。

    盘膝坐回蒲团,将剩下的一枚静心果吃下,化为一股玄奥的轻灵气流护住了心神以免外魔入侵,随后杨毅微合双眼,心神沉入体内,印诀一捏。

    “玄轮转!”

    心中低喝一声,玄轮转起,越来越快,其上的各种玄奥花纹渐渐模糊看不清,平面渐渐变得光滑——虽然明知道是视觉错误,但这一刻玄轮的朝上一面好像真是一面镜子一般。

    “怪不得要玄轮圆满才能度心魔,没圆满的时候敢这么转还不把玄轮给转散了?不过时机也到了,机不可失,否则又要麻烦一次!”

    “明镜照心,心魔显现!”

    手印猛地一变,镜子一般的玄轮之上从空无一物渐渐变得模糊,似乎在显化什么东西。而杨毅看不到的是,外界方圆千里之内也是隐隐的浮现出一丝丝的只有玄轮境及以上修士才看得到的黑气朝着他这里聚集而来。????天地万气之——外魔之气!可助长心魔,所以又称心魔之气。一般来说这种气息不会袭扰渡劫之人以外的人,而若是机缘巧合之下被人吸收便会诱发助长其内心的一些**,但这种事很少发生,就像现在,显现出来的外魔之气都在向着杨毅集中靠拢,受杨毅心中的心魔吸引,没空去干扰别人。

    虚明城中心地带的一处府邸之中,一名长相安全面带威严的中年人本来正在假寐,突然睁开双眼,艳羡的看着天地间浮现的一丝丝心魔之气。

    “又一位玄轮圆满的道友开始度心魔劫了,而我还卡在玄轮六阶,唉……”

    “城主无需如此,以您的天资,只要努力修炼,将来未尝不可成就化神,只是需要时间而已。而现在的主要问题是那位道友正在城内渡劫,我们是不是要派人前去为其护法顺便结个善缘?”一名慈眉善目的老者在旁边说道。

    “宣老说的是,无论如何,这样的人值得拉拢,至少也要结个善缘。哪怕他度不过心魔劫我们也损失不了什么,度过了的话混个脸熟就是我们赚了。如此,便麻烦您老带人走一趟吧。”

    “也好,老夫亲自走一趟便是,城主您这样的确是不适合抛头露面的,呵呵……”

    “宣老,您……”城主苦笑着看着离去的宣老,摇摇头继续假寐。修士虽然不是很注重形象,但是长得太安全的话和人见面也的确不是很方便,第一印象就不好。

    若是杨毅在这的话肯定要感叹的,一个中型的城市城主就是个玄轮境六阶修士,这种修为放在荒元小千界的话弄个小国家玩玩都没什么问题了,这就是差距啊,一千零二十四和三十七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这些都是题外话,杨毅现在却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麻烦之中。玄轮转动,吸收天地外魔之气显现心魔,杨毅按照渡劫的方法将心神投入了镜面之中,却不想道意天书突然一道光芒闪过,分出一丝投影进入了玄轮之中与镜面融合,于是,本来能够被杨毅一眼看破的心魔幻境变得异常凝实,而且玄轮似乎也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杨毅本人不知道这些,所以他还轻松加愉快的在心魔幻境滞洪四处游荡……

    换个视角。

    一片白茫闪过,杨毅再次睁开眼居然发现自己回到了前世的二十一世纪!

    “我了个擦了,果然不出我所料,老子的心魔还真是自己的前世。不过,如果是真的穿越了回去或许我还有兴趣好好玩玩,这种虚幻的幻境,还是由我自己内心构建起来的……虚幻就是虚幻,我要抓住的是现实。虽然依旧看不透,但是我知道就好,那么,碎了吧……”

    缓缓闭眼,然后猛地睁开。

    “嗯?我知道这里是虚幻,既然是虚幻,那么就诱惑不了我,为什么还不碎?虚幻破碎!”

    依旧没反应。

    “碎!”

    ……

    “尼玛这不科学!”

    杨毅终于反应过来不对了,自己现在完全感应不到亲手放置的心魔三宝的效果,而能够将一个心魔幻境加固到如此地步困住自己强迫自己去面对,还能够轻松屏蔽外界影响的……

    “尼玛,这种能够以帮助主人为中心自作主张的至宝果然总是伴随着一些麻烦……道意天书,你等老子能够奈何得了你的。”

    外界的道意天书似乎是感应到了杨毅的心声,轻轻震颤了一下,散发出一阵波动,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不屑?

    没错,就是不屑,好像是在说:小样,就你?不服来战!

    杨毅这是不知道,要是知道恐怕得抓狂。

    走在曾经熟悉的繁华都市之中,这种虚幻的熟悉感让杨毅觉得有点诡异。明知道是假的,却不得不当真,谁都得郁闷。

    翻出已经有一些模糊的记忆,走回自己的家——或者说是曾经的家,轻松弄昏了现任的住客,爬上人家的床静静地躺下,闭眼开始真正的思考这次的心魔劫。

    道意天书这样明显是想要让自己真正的看透自己的心魔,而不是将心魔打碎镇压。虽然明知道这东西是为了自己好,但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些不爽的感觉。

    修为还在,身体确实曾经熟悉的二十多岁的那具,已经有了一点点的陌生感。繁华的都市,他是孤身一人,有的仅仅只是那么几个朋友而已。

    “我什么时候开始多愁善感了?这尼玛不是我的性格啊?”甩甩头,发觉自己有点诡异的杨毅换了个思路。

    “真正放不下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了吧?心魔啊……”

    “倒不如说是……心结?”

    一夜无话,沉沉的睡去,早晨醒来,神清气爽。

    “多久没睡的这么舒服了?占了一宿你的床,给你点补偿吧。”一指点出,一片强身健体的功法没入被他弄昏的人脑海之中。

    “哪怕明知道这是幻境,但还是忍不住按照心中的规则来办事,我还真是的,呵……”

    “看日期的话,道意天书倒是真会挑时间。今天应该是我的忌日吧?死了一年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到西山公墓去看看我,额,应该是西山公墓吧?我记得临死是这么交代那个家伙的。”

    “道基成了,有些设想已经可以实现了,那么,没必要苦逼的赶路了吧?反正在这不会出什么事,试试看……”

    灵识展开,身周的空间一阵轻微的混乱,随即人影消失,出现在了西山公墓之中。

    “果然能行,还是这种办法适合我啊。虚空横渡神马的弱爆了有木有?”

    道基一成,就代表着可以真正将自己对于达到的领悟施展出来,无需借助法术就可以做到很多事,法术到了这个阶段只是用来增幅攻击的了,或者说随手施展出的大道也算是法术。

    杨毅刚才所做的便是利用自己的能力一定程度的破坏了目的地范围的某种平衡,法则会自发的抹平这种失衡,并且是用最简单的方法,他利用掌握的法则将自己模拟成了最适合补充这种平衡的存在,于是法则便将他弄了过去。对他来说这可比顺义什么的方便多了——这可是被动的让天地法则帮忙!而他只是稍微用了一点手段而已。

    而这种方法的缺点便在于只能去自己“看得到”的地方。

    至于这里是幻境为什么也会有天地法则意志的存在……的确,这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他的内心深处,但道意天书出手加固了这里,使这里有可能已经成为了一个真实的世界,所以法则什么的是存在的。

    找到了自己的墓地,杨毅笑了,这种看着自己的墓地的感觉真有意思,不是么?墓地前那正在抱着一瓶果汁倒一下喝一口的不正是自己唯一的那个朋友么。走过去,站在他的身后,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里是虚幻的……难道和他说自己活过来了?自己都解释不清,而且也弄不明白。

    不理他直接闪人?继续当死人?拿自己还说个屁的所谓“看透”?无法面对,看透你妹啊看透?杨毅纠结。

    “岩子,咱们仨一块从孤儿院出来,上学,打拼……刚见点起色,你就走了,妈的,你还真不是享福的命。一年前,你就不负责任的走了,你知不知道你走的前一天小三还和我商量怎么和你表白来着?一边骂你白痴一边问我和你表白会不会吓到你……但是听得我心里发苦却只能祝福你们你知不知道?你虽然智商高的离谱,可就是一感情白痴。丫头喜欢你喜欢的要死你还不知道,要不是我劝着当时丫头就要和你一起走。可惜,感情这东西啊……你走之后一个月丫头也还是走了,忧郁成疾……”

    杨毅心中却是巨震。

    “丫头,喜欢我?我死后也死了?不不不……这里是心魔幻境,当真我就输了……”

    杨毅如此对自己说,但为什么听起来有一种自欺的感觉?前世,杨毅,这在给他扫墓的这个人,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是一起从一家孤儿院走出来的三兄妹,当然,是自己认的,杨毅排第二。

    说了杨毅是个感情白痴,他和老大戴志都喜欢老三谭玲,但由于谭玲经常和老大粘在一起,所以他还以为这俩是一对就没有动作。现在想起来却是豁然开朗,谭玲明显是拿戴志当真正的大哥来着。可惜,错已无法挽回。

    打眼一瞅,他的墓碑旁边就是谭玲的墓碑。

    自己穿越了,谭玲呢?心魔真是厉害,在自己明知道是虚幻的情况下依旧让自己沉沦于悔恨之中,明知虚假却不想自拔,杨毅苦笑,闭目叹息,情之一字啊……却没发现本来正在悼念他的老大戴志已经转身站在他的面前笑吟吟的看着他。

    “妈的,让你小子陷入心魔还不容易?穿越?呵呵,穿越者又怎么样?心依旧很脆弱。不过,小子,别枉费了我的一番苦心啊……那家伙给他的传人留下了这么一个机缘,还真是煞费苦心。只是苦了我啊,陪着两个小家伙逗了二十多年的乐子。这次下来估计这小子的心境也就圆满了。”

    “戴志”一指点出,一点青光落入杨毅眉心,嗯,现在的戴志俩字的确得加上双引号。

    “怎么样,清醒一点了吧?清醒了就听我把话说完,老子在这个破地方呆了二十多年了,想早点回去,懒得逗你,听清了,我只说一遍。”

    “首先,这里是一片真实的世界,没错,按照你现在的观念,这里的确就是你前世的世界,或者说,所谓的前世的世界。”

    “纠正你一直以来的一个观念性的错误,你不是什么狗屁的穿越者,前些日子被你坑死那个残魂才是。你无论是灵魂还是肉身都是这片世界的纯种土著。”

    “先别问,我直接告诉你,你刚出生的时候就被选定作为道意天书的主人,也是那个人的传人,所以自然不能普通了,于是那个人施展手段将他自己穿越前的那个世界复制了一个将你的灵魂拉了进来,有了一段人生经历之后让你回去,省的你犯二。”

    “至于现在,你度心魔劫的时候就是你知道啊这一切的时候,所以我把你弄了进来告诉你这些,顺便将一些真正该属于你的东西给你。这个等会再说,我继续解释。”

    “谭玲那个小丫头你不用担心,我说了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她自然不是虚假的,或者说所有人都不是虚假的。但这片世界是为你创造的,你出去了,那丫头和你有姻缘,以绕着你转为中心的世界规则自然也将她扔出去了,现在人家转世了,过的估计好得很呢——人家才是正宗魂穿。不担心了吧?放心,你绝对找得到她,这是姻缘,也是那个人定的,你没找到她之前她想死都不可能,慢慢找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