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11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十二)
    体修的“术法”名为武技,具体大伙就参考武动乾坤那些书吧——那都是教课范本。根据记载,他这种所谓的“入门级”体修能够施展的武技只有那么几种,其中最适合他的是一门名为“太极拳”的武学。威力怎么样他没看,他只知道这最适合他——我当然不会告诉你他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吐槽上了,国粹到了哪都是流弊……

    太极拳和前世他印象中的太极拳差不多,只不过这是高武位面的强化版,基础要求是身具双属性玄气,最适合敢玩命的筒子们,因为玄气属性最好的对立的。明白为什么最适合他了吧?

    很特殊的法门,比他自己创造的阴阳相融增幅法高明了十万八千里,要不是他开发出了“毁人(平衡)(笑)不倦”的属性,连台面都上不去。虽然有这么个属性在,这就是一门绝学……

    单论增幅的话,假设他自己那简陋的法门就是无限xx郑猩猩的爆炸,而“太极拳”最基础的几招都算是“洪荒·开膛破肚”那个级别的。

    “差距啊。”

    不得不感叹,这就是差距。

    稀里糊涂的,杨毅发现自己的实力增长的有点离谱了,这优势太大了,比主角还主角。这一身战力比起化神境三四阶的也不差,凭着一身“毁人不倦”的属性,加上一些宝贝,七八阶的碰上不用跑了。

    挺一挺自己的小腰板,“生死已看淡,不服咱就干~~”哼着社会嗑,一蹦一跳的向前飚去。

    前面应该还有一道类似的阻拦,而且看着前面那些傀儡,这道阻拦恐怕不会简单,虽然自己的战力也有增长,但是小看对手不是自己的性格。太极拳虽然已经学会了,但是距离那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还差了太远,干脆就趁着赶路这段时间好好熟悉一下吧。

    一念至此,赶路的速度慢了下来。“既然路是直的,”双眼眼皮微合,“这样也撞不到墙。”闭眼继续参悟推演拳法。

    “不过,”很是纠结了一下,杨毅不管不顾的继续赶路。“我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正在沉浸于寻宝发财之中的八十名师兄师姐身上,该说不愧是同门么?

    由于杨毅刻意的减慢了赶路的速度,所以单纯的用在赶路上的时间就花了足足一个月还差了一段,而且路上由于要时不时的验证一些拳法的领悟,所以经常停下来进入藏宝的地方寻求一些挑战什么的。

    杨毅必须承认,核心圈就是核心圈,无论哪个方面的质量都有很大的提高。这个不单指宝物的质量,还有宝物守护者的实力。

    无人操控的傀儡终究不是正道,遗迹的主人生前实力强的很,见识也不可能差了,不会不明白。所以现在杨毅面前正面对着他满脸垂涎作势欲扑的不可能是一尊傀儡,而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凶兽,长得很难看。

    凶兽其实也是一种另类的修士,当然这是针对人类来说。对于真正的兽修来说人类才是另类。面前的凶兽明显的灵智未开,但却又满面凶威,而非呆滞古板,很明显是在人道主宰货其他非兽道意志主宰的天道意志管理下的小千界成长起来的,否则不可能一身化神境的实力连点理智都没有,只有本能。

    这是杨毅遇到的第七只化神境凶兽了。

    进入核心圈之后傀儡就变得非常少见,除了一些能力特殊的傀儡之外,作为宝物守护的绝大部分都是凶兽,实力也是有着质的增长,都是化神境。

    不过也对,人家千道境强者想给自己找个传人,当然得挑好的选,战力不超过境界的话人家怎么看得上呢,对不?

    好在杨毅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两个多月的时间他也突破到了玄轮境三阶的水准,肉身武技也是在他自己认为的所谓“没事找事”之下磨练的越发纯熟。凶兽比傀儡强点,但也有限,没开灵智就是得受欺负,欺负傻子很简单这谁都知道。所以面前这只足有化神境五阶水准的凶兽在杨毅看来就是个拳靶。

    规则就是规则,被限制用来守护宝物的凶兽哪怕在想要吃了杨毅也不可能冲出宝物所在的那处宫殿。甚至这东西能够醒过来也是因为杨毅靠近了这里,否则的话估计还在遗迹的规则限制下被冷冻保鲜着呢。至于为嘛要冷冻保鲜?遗迹存在了多少年了?作为灵智未开只凭本能的凶兽,他是不可能像真正的修士一般有着漫长到了离谱的寿元的,这玩意短命。

    站在宫殿大门前调戏凶兽调戏够了的杨毅往前迈了一步,随即不等凶兽反应过来,双手便是轻轻一抬,黑白两色玄气便是扩散而出,将整个大殿笼罩在内,使得整个殿内都变成了黑白两色。

    没有灵智就是傻子,所以凶兽不会在意这其中有没有什么猫腻,直接就冲着杨毅扑了过来,打算拿杨毅塞个牙缝垫垫底什么的,却不想杨毅抬起的双手轻轻冲着中间一绞,黑白分明的世界马上变成了黑白混杂,随之降临的还有一股子强到离谱的束缚之力。

    黑白之气看似混杂,实则是在按照一种玄奥的轨迹运转着,暗合天地间的某种大道,这是太极拳中的一种法门,束缚天地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压力,所以是体修才能练拳法,而不是一种法术。

    这种束缚很强,强到离谱,但在离谱也没能逆天呢。凶兽也不是吃干饭的,人家的实力在那摆着呢,这种束缚只是让人家动弹的时候多花一些力气而已。

    杨毅要的也是这个结果,迟滞了一下就够了,凶兽没灵智,但有力量,他没指望一招秒了人家,境界比自己高了不少呢。轻轻一捏右拳,对着凶兽的那张丑脸就轰了上去,拳上灰色气流涌动。

    说是拳法,其实没套路。这个世界的所谓武技都是一些运劲的技巧和法门,太极拳这个名字只不过是取自阴阳出太极而已,两种属性运转碰撞产生更大的力量,利用其中的某种平衡打出去造成伤害。

    所以这两种力量不一定非得是阴阳,水火也好,甚至不相克的力量也可以,只不过威力就未必那么大了。而练至高深之后甚至可以玩转两种相克的大道法则,发挥出更恐怖的力量,只不过那还太远,想玩法则?起码化神。

    所以说这门拳法就那么几招,那式阴阳力场算是一招,现在杨毅挥出这一拳也算是一招。没什么说道,只不过力量在经脉中、在体表甚至在打出去之后运转的方式都暗合某种大道法则的运转方式,所以威力很彪悍。

    脸皮再厚也有限度,毕竟境界在那摆着,所以一拳头把凶兽的脸轰出一个坑来也就不知的大惊小怪了,杨毅觉得自己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别被凶兽溅了一身血就好。

    杨毅现在针对凶兽来说,就是力量大,速度快,这两方便强了别的都是浮云,打架除了欺负人就没别的,所以功法好才是真的好。

    所以凶兽的本能告诉他这样下去会憋屈死的,傻子往往认死理,所以凶兽不管自己是在遗迹规则的限制之下,一个劲的打算跑路了。

    杨毅乐了,要是在外面你跑路我还得追你,在这里跑路你给我送菜吧?谢谢啊!毫不犹豫的几拳头送了出去。

    打不过,跑不了,咋整?等死?不是凶兽这种生物的性格啊,所以,拼命吧。

    事先声明,自爆这种手段是修士的特权,凶兽是没这个资格的。因为修士修炼有一个核心,以此为依托修炼自身,逼急眼了直接引爆了这玩意大家一起玩完。而凶兽则是修炼自己的身体,将能量彻底化入自己的血肉之中,没有那个核心,比体修还彻底。人家体修好歹还修炼大道呢,凶兽这样是想把自己修炼成大道的节奏?做梦吧亲……

    所以凶兽想要拼命只有一种办法,催逼自己的潜力,燃烧自己的肉身气血,人类有一些保命的燃血秘法其实就是借鉴了凶兽这种手段。

    别说凶兽为什么一定要现在才用,因为人家是靠着本能吃饭的,这东西往往比理智更管用。先前本能告诉他打不过就跑,现在跑不掉才觉得残了也比死了好。

    但是世事无常,有些事就是很悲催,例如凶兽的这门燃血秘法,只要发动就有损失,而看不到杨毅的死去或者逃到没影就不会停下,要不怎么说凶兽都是傻子呢。像杨毅就聪明了太多太多,看到凶兽拼命的一瞬间就立刻放弃了练拳的打算,而是直接退出了大殿,在殿门口站着,仰头看着那只凶兽在离他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嘶吼着,肉身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着。

    这是第二只被他逼到这个地步的凶兽了。前面还有一只,当时他彪呼呼的合计着继续硬顶,没曾想被凶兽拍的和狗似的,幸亏当时他反应的快,要不恐怕真得出事儿了,死不了也得退层皮。当时他合计着赶紧跑路吧,结果退出殿门后发现了这个漏洞,然后他乐了。

    说起来想把凶兽逼到这个地步真不容易,而够资格让他这样的凶兽也真心不多,太强了,直接拍了他,太弱了,他直接灭之,所以。

    这个世界曾有人发表了一篇论文,名为“论储物戒指的十大好处”,其中储物戒指存放食物不会腐坏还能保温这一点赫然排在前列,额,偏题了。

    杨毅饶有兴趣的看着正在努力试图出来吃了他的那只凶兽的表演,一边吃着手中的肉串,表示这东西味道真心不赖。

    燃血秘法的损耗的确很大很大,但凶兽的体型更大,毕竟这是人家的手段,人类用出来比如人家的原汁原味,所以哪怕是以在杨毅看来堪称是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着自己的潜能,人家依旧可以坚持很久。

    竹签、竹筒、简易餐盒、餐巾纸等等等等的餐后垃圾堆了半米高的一小堆之后,杨毅表示自己有点吃腻了,没错,就是吃腻了,而非饱了。回头再来看那只凶兽,嘿,杨毅乐了,皮包骨头骷髅兽,但还是没停下,都摇摇欲坠了。

    “我凑,两个多小时,这秘法这种东西果然还是凶兽用出来才显得凶残啊……”

    不过这只凶兽明显已经没什么能够继续燃烧的了,在杨毅看来,恐怕连生命都被它自己燃烧的**不离十了,而他所做的只不过就是闲着没事去**一下,一点损失都没有。

    看着这只气血明显已经衰竭到了濒死的地步的凶兽,杨毅毫不在意的走进去一脚踹飞之,然后破掉宝物上的禁制,拿走闪人。

    “藏宝殿越来越少,但东西质量越来越高。两件五阶极品的宝器和一件下品道器,不错,不枉我耽误这点时间。”

    杨毅不缺钱,也不贪财,但他觉得做一些储备很有必要,有备无患。先前修炼吞元灵体损失不小,所以他要补回来……

    自觉拳法练得差不多的杨毅不再磨磨蹭蹭,而是开始全力赶路,“东西补充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等遗迹到手了都是我的,连破禁的功夫都省了……”

    本来就走的差不多的一段路在杨毅的全速之下很快就到了所谓的尽头。

    不再是一大堆傀儡挡在路上,鸟枪换炮之下杨毅看到了一座大殿挡在自己的面前。大殿后面是一座高塔,而大殿的大门之上赫然挂着一块牌匾,上书一个大字——“南”!

    “南?难道还有女么?额,不对,难道还有东西北不成?”

    杨毅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因为在路上看到很多条路都汇聚在自己这一条之上,而自己这一条也是最终汇聚在了一条大路之上,恐怕无论哪个方向的道路最终都汇聚在了几条主道上,而主道通往的就是这样的宫殿了,按照前面那座高塔的情况来看的话恐怕那里就是终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