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8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九)
    对,平衡!自己似乎走进了一个误区。

    杨毅当街沉思起来,而周围的修士也不敢打扰。没看城主三人都被人家一招秒了么?而且人家的护身法术没收,我们出手也没用不是么?还是明哲保身吧——酱油众语……

    至于护身玄气罩被误会当成高级法术了,尼玛你有见过普通的护身玄气能抗下几十道法术自身无损反倒有点增加的么?于是也就成了正常。

    杨毅的思考在继续。

    自己一直觉得平衡大道并不适于争斗,哪怕用了估计也就是万年平局的事。但自己却忘了世间万物乃至万法皆有其两面性,平衡大道能平衡万物,自然也能让万物不平衡,自己的境界达不到用出这种深层大道的地步,却可以取巧。

    双属性玄气在体内不会打架就是平衡大道的效果,而自己刻意操控着玄气碰撞,与平衡本身相违背,平衡大道与我自身想融,自然会自动的恢复其间的平衡,但其不平衡却是自己的本意,大道自身做出的反应没有自己的支持只能是徒劳,但将玄气外放之后平衡大道不同于在体内的无人支持,它可以抽取天地间万物的那一缕“平衡”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也是为什么混沌色的玄气在体外防御的时候慢慢变成的黑白斑驳——杨毅刚注意。

    而法术的本质,便是以自身大道为引,玄气为凭,达成自身的或者与天地的平衡,然后才能稳定的打出以达到攻击的目的,防御也是类似。所以平衡大道自然不会放过送到嘴边的美味,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吞下了其中的那一缕“平衡”。

    这也对此是唯一的解释。

    似乎想通了的杨毅抬起头,看着周围如临大敌的一群修士和已经被扶起来到后面被围成一圈保护着的城主三人,心头微微一笑,有现成的实验品,不用白不用。

    轻轻抖了下袖子,一道混沌色玄气以极快的速度扩散了出去,在周围那些修士惊骇却又奇怪的目光中击破了他们的护身玄气——惊的是杨毅对他们出手了,奇怪的是没什么杀伤力,他们啥事都没有,只是玄气乱了一下。

    杨毅在看完效果后却又低下了头,再次陷入了沉思。

    还是不科学啊……刚才没注意,这次又试了一次,无论谁施展法术,都要以自身大道为牵引,换句话说这种法术中蕴含的平衡是以自身大道引来或者直接充当的,自己只不过是璇玑九阶,还没通玄,怎么可能轻松的破掉或者说抽取掉通玄境线系法术的平衡?还有刚才,一股玄气波而已,却是轻松加愉快的无差别破掉了所有修士的护身玄气。平衡大道怎么可能这么恐怖?这不符合天地大道的规则啊?

    杨毅可不会认为天地间无数人只有他修炼平衡大道,又只有他发现了这种用法。

    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但还是要求助于道意天书啊,如果猜对了的话,自己的酱油计划就可以结束了……好不容易穿越一次,虽然自己是那种随遇而安不想为了争而争斗,但逃避自己的责任同样不是自己的性格。

    保持悠闲的生活态度,尽到自己的责任,把该做的做到最好,这是自己给自己立下的目标,只不过择道弄到了这么一条不适合争斗的大道才打算酱油一阵子,在修为提升到可以进行大道之争之前弱化自己的存在而已。

    没心思继续陪那群二货继续玩,甩出自己的九星内宗身份证明,杨毅心神沉入了道意天书之中。

    道意天书的解释让杨毅完全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就是——

    道压。

    没错,道压,道意压制,大道威压,上位大道对其下的大道的绝对压制。

    这种大道威压并不罕见,只不过都很微小,例如修为等同的情况下水之大道对雨之大道,寒之大道对冰之大道,这些都是同源大道更靠近源头那一条对另一条的压制。像他这种基本没有出现过,因为这是本源大道,他更是借助着道意天书这个bug直接将大道本源符文融合了。

    本来哪怕是一些边缘化的本源大道也不至于在未尽全力更是无意间的情况下跨境战而胜之,可平衡大道不单单是本源大道那么简单。本源大道也是分高下的,其高下就在于天地间投影的多少。天地万物没什么事不需要平衡的,哪怕是平衡大道明面上的死对头混乱大道也需要某种意义上的平衡。所以平衡大道便是那最核心的几条本源大道之一。

    验证了自己的猜想,杨毅是真乐了,看来以后自己可以练一门瞳术去当专职搅屎棍了,看谁不顺眼就瞪他,虽然不可能达到瞪谁谁怀孕的至高境界,但是瞪谁谁哑火也很不错的不是么?谁能扛得住本源真正平衡大道的道压?自从择道后杨毅心情就有点压抑,要不也不会一点就着,这回终于是平和了。

    在已经习惯了的敬畏目光下拿回自己的令牌,扔给城主一瓶疗伤药,杨毅难得的用商量的语气说出了命令的话语:“给你半天时间把传送阵给我打开,半天后我要出发去烟珑城,好不好?”

    城主都想哭了,您早亮出身份啊倒是?早知道您是九星宗内宗的人谁敢和您动手为难?这倒好,自己弄了一身重伤之后还发现是自找的,女儿的下落还没信儿,冤不冤啊我?至于半天弄好传送阵,您身份都亮了,谁敢说不?反正实在不行自己把大旗一扯,,对面的想不合作都不行,只不过还得找女儿,唉……

    杨毅浪浪的逛街去了,单纯的逛街买吃的,至于城主的女儿什么的,那关他屁事?这事儿自己都管的话以后还不得累死?自己需要关注的仅仅只是与自己同层次的那些将来注定会接触到的人以及和自己有关系的人而已,层次低的烦不到他头上来,层次高的?有个高的顶着呢,等自己个也高了再去操心吧。

    在你真正有兴趣逛街的时候时间会过得很快,这个无关性别,真的。

    所以杨毅干掉了一杯冷饮之后一看时间,半天一斤过去了,该启程了。

    接下来的形成真心没啥好说的,兴致来了就找点事干,没了就令牌开道全速赶路,云黄帝国到了。想用杨家这种家族中的私人传送阵自然要征得其家族的同意——但是杨家可能会不让杨毅回家?于是,杨家以最快的速度开启了传送阵把杨毅迎回了家族。

    看着眼前的一群人,打头的似乎就是自己的父母。没错,似乎是。

    如果他不是穿越者,没有前世那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尽管成熟这东西已经差不多被他丢光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今生这只有生身之恩却无养育之情的父母。尽管知道把自己送入九星宗是为了自己好,尽管知道天下父母基本除了一些混淡加三级,没有不爱自己的孩子的,但亲情这东西真心不是十年看着留影晶石中的一些留言就能培养出来的。

    很残酷,但事实就是这样。

    但看着今生父母严重那慈爱,杨毅真的不忍伤了他们的心,再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的父母。于是,顺理成章的,本来杨毅觉得非常难以叫出口的“爸”,“妈”就这么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叫了出来。

    题外话,谁说异界就一定要复古啊……

    人生很有意思,未来总是未知。或许真有命运这种东西,但杨毅不信。因为哪怕有命运,未来依旧有着太多的分支。一点小事就可能改变一个人,杨毅对此深有感触。

    前生的杨毅是个弃婴,在孤儿院长大。亲情这种东西他曾以为不需要,今生刚出生的时候感受了一个月却又被另类的“抛弃”。他一直以为从天星真人那里找到了那种陌生的感情,但在家族呆了一个月后他推翻了自己的结论。

    天星真人终究是九星宗掌教,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他,照顾他,而今生的他又可以说是另类的生而知之者,两相叠加之下,培养出了这么一对相处方式特别的师徒来,感情很深,但不会宣之于口。

    真正的父母却不同,当年为了他的前途将他送入九星宗,父母何尝舍得?尤其是母亲,所以一个月来基本上时时刻刻都陪在他的身边,让他充分感觉到了这种真正意义上的亲情。至于说家主和夫人不管家族事务只顾着陪孩子会不会引起家族长老的反对……

    笑话,杨毅就是家里的活祖宗!

    杨毅给家里带来了多大的机遇和变化谁都知道,杨毅的前途多么远大也是谁都清楚的。而杨毅回来时那两声爸妈叫出来之前的沉默以及对他们的冷淡他们更是清楚无比,也明白的很。

    感情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一个刚满月就被带离家族的孩子,在宗门长大,没见过父母……还能回来他们就很庆幸了。

    父母心中的亏欠,家族长老们的心照不宣,让杨毅的心灵在这平凡却温馨的一个月之中获得了一次洗涤,或者说是蜕变。

    亲情友情爱情,亲情排在首位。一个月的温馨,弥补了杨毅心中的一个漏洞,也同时扼杀了还没长成的一大心魔,刚出生就被抛弃——甭管原因是什么,第二次经历的杨毅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怨气?怨气被父母的爱抹去,杨毅心中也是一阵明悟,或者说的顿悟。虽说时间很短,但是一直以来任由修为自己增长却不愿控制着去突破的杨毅终于是不得不突破了。

    最让人羡慕的突破方式,自己不想突破但却不得不突破,哪怕百般压制都压制不住的那种,杨毅甚至到了不需去引导,玄基自己就能成就通玄道线的地步,但他还是不敢偷这个懒,万一出意外了呢……于是他闭关了两个时辰,达到了通玄境,一阶。

    九星宗九星令牌其实除了是一件法器,还是一件类似于智脑的东西,权限很高的那种,九星宗内宗弟子身份牌也是类似的东西。这东西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监控弟子的状态,例如修为突破之类的。

    所以杨毅修为突破第一时间就被宗内一些关注他的人知道了,例如——天星真人。

    九星令第一次自己从杨毅手上的戒指里蹦了出来,并弹出了天星真人的投影。

    “啧啧,这部功法真不是盖的,以你的性子没人看着的情况下都能几个月突破一个大境界,看来宗内之前五十年化神的评价根本就是瞧不起你啊小子?”

    “吓我一跳,还真就不知道这玩意居然能自己蹦出来……我说老头你费这么大力气元神投影过来就为了说这几句废话?你阴我一把我可还没找你算账呢……”

    “嘿,小子,我那不也是帮你么……得得得,先不扯那些,这次找你是因为你突破到了通玄境,可以说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是彻底的名正言顺了,除了给你道个喜之外也通知你一声,七年后的天府交流九星宗天星一脉由你领队……怎么样,高兴吧?”

    “天府交流?那关我屁事?我领队?不对吧,宗内不是早就定好了由年师兄带领九星宗前去顺便担任天星一脉的领队么?怎么扯上我了?给个解释吧。”杨毅的语气听不出一点高兴,反倒给人一种“这种麻烦事怎么会摊到我的身上”的感觉——或者说这句话都已经写在脸上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快,你说的那是几年前的老黄历了。地元那边闹幺蛾子,硬是要把二十八年后的天地交流年龄限制调低二十年,还赌上了一大片海域。我和曜日玄月三个觉得这赌法不错,不吃亏,所以就答应了。你知道的,天府交流本来就是为了天地交流做选拔,你年师兄到时候就过线了,去了也没用,所以换人了。不到半年你就跳了个境界,七年之后我不信你不到玄**圆满。这可是给你铺路呢小子,别不领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