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Z+5章 另一篇未名的番外(六)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说完一挥手,杨毅身上法衣胸前原本暗淡的六颗星亮了起来,这才是核心弟子的法衣的真面目,向亮起的六颗星内注入法力后会显示出九星宗弟子独有的标志——星辰绕体。这也是在外的九星宗弟子互相辨认的标志。三颗以上的还有一定防御能力,像他这件六星的核心弟子法袍被激活后更是一件四阶巅峰宝器!

    宝器法衣很珍贵,因为这东西和护甲不冲突,还难以炼制,能拿这东西当标准配置发给弟子的也只有主宰势力这种存在了。

    “得,老头,我撤了,别想我啊!”

    出了天星大殿,刚上了九位化神长老驾驭的大型飞行法器,便听到天星真人威严的通告声:“我,九星宗第二代掌门天星,收杨毅为关门弟子,号启明真人!予其核心弟子身份,掌九星令!”

    天星内宗一片哗然,但都是对杨毅这么快便突破璇玑境表示惊讶的,还有拿着收据要赌债的,没一个是表示嫉妒的。为什么?谁都知道啊,这特么准的就是下一任掌门!只不过上面内定还没挑明,却是谁都嫉妒不来的。看不顺眼的真传和核心都被拍死多少了?至于核心弟子和九星令,人家一直享受的都是那待遇和权利好不好,现在只是加上一个标志信物,有毛可惊讶的……

    杨毅却明白,这是老头给自己送行呢,从小被老头养大,他对父母没什么感情。虽说穿越者先天**,但也只是生身之情。养育之恩在老头这呢,十年没见,还记得他们就不错了亲,这不是别的,这是人之常情好么……

    “谢了,拜拜吧,老头……额,师傅,咱几年后再见,我出去混个样,到了玄轮再回来吓死你,哈哈……”

    低声呢喃着,十年童年,身为穿越者的心也退化到了十岁一般,为这在这个世界上的修士之中短暂的离别流下了几滴泪水,但没等落下便被他抹干。

    九星真人那是传说中的老祖宗,几个峰主和现任掌门的师傅,据说是个猥琐老头,都对这丫怨气颇大,不知道为啥。现在的掌教是天星一脉,每一任峰主都叫天星真人但现在还是第一任的天星老道,有且只有一名弟子,便是下一任的掌教,将来每一任的情况都会与杨毅类似,期间感情亦夫亦友。没办法,大部分都是单身,偶尔几个不是单身的也没孩子。夺嫡,这是很残酷的。

    这种感情羁绊,有理由又有能力的元神境天星大真人怎么可能不关注杨毅?所以,杨毅落泪的情况也被天星真人看到了,引得他也有些感伤。

    抚摸着手里的一块留影晶,“小子,你也终于被我抓到糗态了,我看你下次还敢叫我老头不……”

    好吧,我收回上面的话,这对师徒没救了。

    离开九星内宗,杨毅先去了外宗任务堂,他这是打算回家了,但是身为内宗核心弟子,下一任掌教,怎么可以这么寒酸的就回去?所以他打算发个任务,给自己弄点仪仗,好回去装一装。

    这丫没救了,他丝毫没想到,家族就是仗着他的地位才变成了现在这种超级势力都不愿意去惹的螃蟹级一流势力,他回去还用装?恐怕就是那个什么老祖宗也是随便他呼来唤去的货色。

    这就是投胎魂穿的副作用啊,后来者千万当心——心智退化不是好事……

    说起来,以杨毅现在的地位,随便说句话就能叫来无数人为他效力,无论九星宗内海是九星宗外。九星宗内是因为他的身份,外面的还是因为他的身份,这天星大陆上想巴结九星宗的多得很呢。

    只不过一直溜达到了任务堂杨毅才反应了过来,尼玛以我的身份还用得着发任务这种方式?反应过来自己犯的错误之后杨毅改变了主意。既然说了要历练一下,那还找一群累赘干嘛?多没意思,还是自己走吧,还能多玩玩不是么?

    心智退化,没救了。

    不过自己不认识路,既然打算先回家那就弄块地图玉简再说吧。无视一路上各种敬畏的目光——这货的衣服是正宗的核心弟子衣服,丝毫没掩饰,找到了一个外宗的执事讨要地图,拿到了之后却被告知自己的身份玉牌上有着整个小千界的详细地图,还带导航的,这是核心弟子身份牌上都有的玩意。

    无视执事那鄙视的目光——这是他的心里敏感了,区区一个小执事可不敢鄙视一个内宗的核心弟子——拿出了到手之后看都没看的身份玉牌。法衣的星标是宗内弟子互认的标志,玉牌是在外走动的身份标识。

    这东西的确是相当详细的导航,意识沉入进去是一副大地图,想看哪里一个念头就自动将该地点的详细地图调出来。

    弄明白了身份玉牌功能的杨毅顺手将玉简扔回给那个执事,在执事的恭送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执事堂,一路出了九星宗,扔出几个师兄送给他当玩具的飞舟坐了上去。这玩意相当不错,哪怕是练气境的他也可以用这玩意在九星内宗做低空的漂浮飞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抗拒九星内宗的禁空大阵。

    这是几个和他关系相当好的师兄联手炼制来送给他的六岁生日礼物。说是件小玩意,品阶却不低于他身上的法衣,也是四阶巅峰的宝器,最主要的经过一些奢侈的特殊改造这件飞舟不需要多少能量就可以飞——要不然当初他一个练气境小家伙也不可能坐着这玩意到处乱窜。

    可想而知在没有那禁空阵的情况下这东西也绝对是很不错的一件飞行宝器。至于说财不露白什么的……您觉得带着九星宗标志的东西谁敢打主意?主宰宗门不是说笑的。

    好吧,又到了上课时间,荒元小千界的丹器知识讲座开始了。

    说起这个“器”字,荒元小千界的炼器事业并不发达,杨毅是这么认为的。他不知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道别的小千界怎么样,反正荒元小千界给他的感觉有点寒酸。不过也是的,排到一千多快两千的小千界寒酸点可以理解。宝器分为一到九阶,上边还有不少等级貌似,但这片小千界很少见。貌似九星宗的镇宗法器就是那么个玩意,但他没见过,被他师傅藏得很严实,他也没在意过,毕竟接触不到。手头的道意天书比什么东西都不会差了,何必呢?不是么?

    下边的超级势力能有一两件八阶货色就不错了,有九阶宝器镇宗的很少。在外面流通的宝器五阶阶差不多就是最高,五阶巅峰一般有价无市。宝器的功效不是那么简单的,炼制也很困难,不像法器,两者都属于“器”的范畴,但却不同。

    法器分为普通法器,灵器,道器,要发挥出威力的话需要足够的修为。化神境一下能用用灵器就不错了,道器到了手里也用不了。宝器却不同,谁拿到都能用,而且只要认主了就能发挥出威力来。法器一到九级等于宝器一到三阶,同理灵器等于一到六阶,道器一到九阶。宝器对大道是有增幅的,之所以稀少就是因为它在炼制时需要摄取虚空大道种子埋入宝器胚胎,令其在天劫雷火中自行成长,所以绝大部分宝器都能成长。法器没有这个过程,所以修为同等的话拼法宝看似同等阶的法器绝对拼不过宝器。

    而且修士在突破玄轮境成就灵神进入化神境的时候需要将一件宝器作为玄轮依托,才能将第二枚玄基也就是第二条大道领悟与自身融合。而法器是无法承受大道法则的,哪怕就是有那么一两件怪胎让他成功了以后也别想进步了,因为法器无法进步,只能重炼——所以你懂得。

    另外化神修士融合的宝器品阶越高修炼速度也就越快,想要灵神圆满晋入元神境至少要三种大道法则圆满还要互相融合圆满,而一般来说几阶的宝器就能承受几条大道。一般的化神境能修炼圆满三条大道就谢天谢地的赶紧突破了,有点恒心毅力的练四条。而真正的天才都是最少五条的。每增加一条大道修炼圆满的难度都会成几何倍数增加,好在瓶颈都那样,难度不会增加。

    但是只要选择了多修大道,不圆满就没法突破,所以都很谨慎。像天星真人就是六条大道圆满突破的元神大修士,而他也是整个小千界最强那一拨人中的一个,最强的是耀阳真人,七条,据说当年差点没卡死在那,还是一次大机缘之下才圆满。也导致了一个原本雄心壮志想要修炼九条大道圆满突破的热血青年冷却了下来。九为天地之极,几条大道突破元神就成为几道元神强者——话说为嘛没有二道呢?我也后悔呢。

    至于说强弱之比么……反正他杨毅师傅天星真人给他讲过的一项光荣战绩就是他当年六条大道圆满突破之后,以六道元神一阶的修为宰了三个三道元神七阶,还是带合体技能的……

    为毛杨毅的地位那么特殊?不就是因为测出对大道的亲和力有点变态,被认为七道圆满成元神妥妥的,连当初耀阳真人那种机缘都不需要么。根据他师傅那弄来的小道消息,宗门已经在着手为他准备一件九阶宝器,让他将来化神的时候用……不过杨毅有自己的想法,暂歇放下不提。

    所以,种种原因结合起来,高阶宝器永远是修士追逐的对象而不会过时——杨毅是个地主老财,身上法器没几件。

    至于说丹药这种东西么,首先,它分为两个种类。一是药丹,一是道丹。药丹由各种材料以炼丹手法炼制,主要也就是在冲关时提供能量避免连接虚空时因为能量不足导致突破失败的完犊子事儿,还有疗伤什么的。道丹则是择道完成的修士都能炼制的,在修炼时吞吐天地元气参杂着自己对大道的理解化为丹药(请参考那些前辈小说),一般对修炼有些辅助功效,也作为一般等价物存在,分等级,和修士的境界名字一样。

    哎呀,废话有点多了,说了这么多,时间也过去了不少,杨毅已经飞离九星宗范围,接下来的地方除了荒野就是城镇。他想直线回到家的话首先要出了天星帝国的范围,然后穿越足足七个帝国的地盘,中间还有三片荒野。其路程不亚于在赤道上绕地球几百圈,而杨毅却还兴致勃勃的,但愿他的交通工具给力吧。

    杨毅呆在飞行法器上,任凭飞舟宝器带着他飞啊飞的。

    三天之后,他不耐烦了。我们得佩服他的耐心,足足坐在飞舟上看了三天多的旷野风光才感到腻歪。

    没错,不像你们想象着的修行无岁月那般,三天一晃即过,因为他根本没修炼。为啥?因为没必要啊亲,他是玩合道的,哪怕不修炼,平衡大道的各种奥秘也会如自来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往他的脑海里灌,他需要的只是在突破大境界的时候把握一下方向而已……

    这不么,三天而已,他的境界已经自动的涨到了璇玑四阶中期,三天只能睡觉看风景,谁也忍不住吧?其实他要是修炼的话对大道的领悟速度至少是自动灌输的十倍以上。但杨毅说了:“哥们我本来就是个懒人,之前为了自己的前途强迫自己勤快了十年(笑,大雾),现在可算能轻松做天才了,不好好歇几年我对得起谁?”

    杨毅在思考。怎么才能找到简单省时还悠闲有趣的赶路方式呢?难道要用九星令叫宗内的长辈来带自己去找传送阵?那还不被他们——尤其自己那个无良师傅笑死?

    他不是有地图么?可正因为有地图,所以他才知道,距此最近的一处有传送阵的城镇也还有十三天的路程!还是以他那飞舟宝器的速度算的。九星宗里当然也有传送阵,但怎么回去都是被笑,与其花那三天飞回去还不如直接叫长辈来了。

    “我又不傻,”杨毅喃喃着,“那么,只能这样了……”

    掏出九星令牌,往里输了一道玄气刚要叫人,就发现令牌里面居然有一段留言播放了出来,而留言者,除了天星真人,他那个无良的师傅以外他想不出还有谁有资格有本事在他师傅给他的九星令里动手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