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X章 这是一篇未名的番外……(一)
    卡文卡的我蛋疼,索性来一篇番外缓一缓算了……这书没什么番外好写,所以这是上一本书的番外,当然因为两本书实际上是串联起来的,所以也算搭边——老早就特么想写了,可惜一直没时间……具体背景是上一本书的主角大佬杨毅超脱之后送了自己一个曾经的异世界同位体穿越转世的机缘的故事。

    嗯,超脱之后一切不该有的因果自然斩断,自身存在古今未来无尽时空均是唯一,所以这番外的主角算是一个纯粹的脑洞产物了……顺带着,世界观也是我的脑洞产物

    ————分割线————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十二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自远处的山林之中传来,正常来说这放到哪里都会引起认得好奇心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可是偏偏这山林之下的益处小村庄却是依旧祥和,众多村民依旧该干嘛干嘛。

    难道这一村的人都是聋子?

    好吧,拉近一下视角,村口处正在正常交流的一群大叔大妈们无疑是很明确的表达的“我们都是正常人”这一观点。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继续拉近视角,来听一听他们正在说什么。

    大妈a:“那三个小后生已经进山快一天了,听这爆炸声应该是已经找到那只畜生了吧?”

    大叔a:“应该是已经找到了,这爆炸声应该就是他们设下的爆炸陷阱了。听听这一声接一声的,那只畜生估计是再也没机会来祸害我们村了,就是不知道那些小子们有没有受伤,希望他们没事吧……”

    大叔b:“放心,我打听过了,那只畜生最多也就是一只黄阶下级巅峰的普通凶兽,祸害我们这些普通人还行,人家三个小后生可是镇山城中级学院的高材生,整个明灵星都排的上号的,收拾那只畜生还不是手拿把掐的,你呀,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啊!”

    大妈c:“那可不,我们隔壁王二婶他侄儿不就是去年差一点没考上那所学校么,被据说比那所学校稍微差一点的学校给录取了,就这,还算是光宗耀祖了呢!据说毕业之后考不上高级学院也有不少大公司都抢着要呢!”

    大妈d:“哎,据说你们隔壁王二婶她侄儿在学院交了个女朋友了?”

    大妈c:“是啊,还在他们学校隔壁的技术学校找了几个陪侍呢……”

    大妈d:“哎哎哎…………………………………………#@……%@#%……@¥¥¥%@#@%……#¥%”

    于是,跑题了,对于农村妇女同志的话题,我们的探讨到此为止。

    (大妈b:作者,我的戏份呢!)

    让我们无视上面那个群众演员。

    估计观众们都已经了解了一些世界的背景了,或者说,是‘这个世界’的背景……

    山林之中,三个看面貌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分三个位置站立,呈三角形围住了一小块空地,那里烟尘弥漫,虽然没有火焰冲天,但却有隐隐的热量扩散而出,不过并不严重,所以引起山林大火什么的并不用担心。

    “嘿,这特制的炸弹也真特么够味儿,威力大不说,还不用善后。不过老大你也真够谨慎的,一连十二响,一头黄阶下级最多也就这个层次巅峰的畜生不用这样吧?这种程度的威力,哪怕是黄阶中级的也得受点伤吧?”

    一个身材微胖的少年冲着另一个角上的身材消瘦的青年貌似抱怨的一般的说道,不过其话语看似轻松,身体却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状态,眼睛也一直盯着烟尘弥漫之处,显然其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不像口中的语气那般轻松。

    身材消瘦的青年并未开口,另一个角落中那名身材高大健壮的少年开口了:“小山,少说点,老大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只要还没确定战斗彻底结束,你可以提前放松试试,看看老大会不会给你加餐……”

    微胖的少年听到加餐两个字之后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很不好的回忆,但却再也没有开口。

    这是,消瘦青年开口了:“没错,那种威力,就算是黄阶中级也得受点伤,黄阶初级扛不住,结果只能尸骨无存。”随即话语稍微顿了一下,并未卖关子,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那只凶兽只是受了点伤……退!”

    一声暴喝,随即眼神微微一凝,脚下生风,身体已经向后爆射而出,同时两手指缝之中的八枚银色金属球也被他掷了出去。

    另外两名青年脸色也是猛地一变,虽然消瘦青年的话很有点绕人的感觉,但两人却是习惯了一般,直接听明白了话中的意思,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同样的十六枚银色金属球伴随着二人暴退的身体被扔了出去。

    三名少年都不简单,所以二十四枚金属球的初始速度也都相当大,化作二十四道银光直奔大片烟尘的核心方位而去。

    不过,这些金属球的速度虽快,却还有更快的,一道土黄色身影猛地自烟尘之中射出,轻轻一绕便让开了尚未彻底完成包围之势三波金属球之中的一波,直奔名为小山的微胖少年而去,速度也远比那个小山退后的速度要快,看样子,仅仅只要三秒左右便能够将之追上。

    不过名为小山的少年并未惊慌,而是嘿嘿一笑,眼神一厉,随即额头之上一枚淡青色的符文亮起,伴随着身体裸露部位微微闪耀的光泽,速度猛增五成!这枚符文很简单,只有简单的两三笔而已,但效果却如此惊人!

    “想不到吧畜生,突破了又怎么样?咱可是速度型的胖子!”

    凶兽微微一滞,随即果断放弃了胖子,微微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是打算逃跑了。一番交手下来,对手这三人的实力如何它可是相当清楚了,虽然自己在交手的过程中突破了,但要真正面对面交锋的话,自己只能死在这三人联手之下!看似最弱的胖子都能藏下这般底牌,自己不跑留着送菜?要知道,这胖子现在比它都要快了一些!凶兽突破,增强的可不仅是肉身强度,还有智商!

    这头凶兽得意的想着,却并未注意身后突然变向并猛地加速追赶而来的十六枚银光,这银光加速之后速度本就要比凶兽稍快了一线,这微微的一滞便让这些银光赶了上来,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它的身上,将之炸的一声惨嚎,并再次制造出了一片烟尘区域。

    不过这次却并没有结束,就在凶兽庆幸自己反应及时没被炸到刚才受伤的部位以及要害之时,一道无比凝练的乳白色气劲伴随着破风的尖啸之声,直接破开了它的皮肉和坚硬的头骨,钻进了它的头颅之中并猛地炸开!

    黄阶中级凶兽,死无全尸!伴随着的,是被称为老大的消瘦青年虚脱一般的喘气之声以及无力下垂的右手,其食指指尖,血肉模糊……

    烟尘散尽,其余高大青年搀扶着消瘦青年来到凶兽尸体旁边,与此同时,捡回了八枚并未爆炸的银色金属球的小胖子也一同来到了兽尸旁边。看着凶兽的惨状,再看看消瘦青年虚脱的样子,不禁咂了咂嘴。

    “杨老大,这是什么招?你身锁突破到第三重了?能教教我不?虽然貌似副作用大了点,但是拼命的话绝对的好招啊……”问问题的同时,掏出一支稍带一点绿色的银色药剂,弹开瓶塞,给消瘦青年灌了下去,药效立竿见影,虚脱的青年脸色马上红润了一点,稍微缓了缓就摆脱了高大青年的搀扶,席地坐了下来。

    “这不是什么招,只不过是我总结出的一式散手而已,将全身的生命源能和内气结合集中到手指上弹射出去,典型的一招废,还伤身……至于身锁第三重?哪那么简单,我的情况你们知道,身心压制不是摆设。还有,你记住,老子现在是身锁第一重,懂?前年完成的锻体,现在只是身锁一重巅峰!你要是在外面口无遮拦的瞎白话看我怎么整你……”

    “是是是……老大你用不用这么低调啊……要不是当初你突破是我们亲眼看到的估计你连我们也会瞒着。身心压制?嘿……”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对什么表示不屑一般。

    消瘦青年并未接话,而是继续回答着小胖子的问题。

    “至于能不能教你?可以教你,不过要等你内气达到炼己筑基四阶之后才行,没有内气做主导,单纯的生命源能你外放一个给我看看?”

    “啊?炼己筑基四重?得了吧老大,你饶了我吧,我能有现在的二重修为已经够不错的了,要不是你当初说一定要考华夏学院的话我和小贱根本就不会练这内气……虽然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华夏学院招收新生一定要有一个内气炼己筑基二重天的标准,可是无论在哪,老大,天之锁才是根本!虽然明知道没用,可我还是得说你,你要是肯把修炼内气的功夫用在参悟天之锁上,身心压制怕是早就被你破了吧?趁这个机会,透个底吧,你现在内气到底达到什么地步了?”

    沉默了一下,消瘦青年抬眼望向远方天空,口中淡然问道,“你真想知道?”

    发觉青年,不再回避这个问题的小胖子惊喜之下忽略了背后的危险,猛点头,就连因为胖子的一声“小贱”而沉下脸悄无声息绕到他身后的高大青年都放下了手中的报复行动,一脸期待的看着消瘦青年。

    “其实告诉你们也无妨,只不过一直觉得没必要而已。华夏学院,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至于内气,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我悟出的那两重劲不就是明证么?至于我的内气修为,现在是炼己筑基五重天巅峰,这次战斗摸到了那一层瓶颈,这次回去好好修炼一段时间,就能够突破到六重天。这个答案,你们满意了么?”

    看着二人呆滞的表情,消瘦青年心中也是暗笑,随即开口问道:“小山,阿健,我教你们的那两重劲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高大青年还未开口,话头又被小山抢了:“那两重劲好用是好用,就是太难练,小贱倒是把明劲摸得**不离十了,我倒是一点边都没摸到。不过暗劲方面嘛,我已经找到头绪了,小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嘿嘿,总的来说我们俩打平手……”

    “嗯……阿健的进度在我的预料之中,你……我没法说什么,只能说你天生猥琐,不适合那种大开大合的玩意吧……你自己看着办,至于阿健,我没法给你什么建议,毕竟该叫的我都教了,剩下的就是自己练,现在不是就有现成的靶子么?有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小山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小山面色猛地一变,随即毫不犹豫的前窜,可惜,慢了一步。

    “王小山!我特么的叫做郑健!”

    “嗷~~~~~~”

    “杨毅!你特么坑我!”

    消瘦青年,哦,现在改叫杨毅了,表示自己其实挺无辜的,帮你打了一次掩护了,可你一天不犯贱就不舒服,我也没招。

    “这就是青春啊!”蛮中二的感叹了一句,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杨毅将身前已经被郑健收拾的差不多的兽尸打包装好,随即也加入了两人的打闹之中。

    朋友之间的打闹都是玩笑性质的,不会长,所以只是一会三人再度呈三角形互相靠着坐在了一起。

    “这趟回去我打算申请华夏特招了……”杨毅淡淡道,头部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做忧郁装。

    另外两人一惊,统统回头看着杨毅。

    “这个时候?可是你展露出来的实力……老大,你是要开show?”王小山先是疑惑,随即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略微的开始有点兴奋。

    另一边的郑健却是想得更多一点,“老大,怎么会想在这个时候暴露实力?而且学校那边都有人盯着,你要是再往出秀的话估计学盟那姓吴的就要开始玩手腕了,不如再等半年多,申请毕业的时候直接闹的大一点,行事也方便啊。”

    “放心,我有计划。华夏那边,我会有办法让他们答应的……你们说,我要是通过了心锁四重的验证的话,说服力会不会大一点?”

    “……”王小山沉默,反倒是郑健面色古怪的开口了:“老大,这些事你自己拿主意吧,反正你也清楚……不过我们一直好奇你到底心锁几重了?能给我们透个底不?一直就知道你精神方面的天赋挺恐怖的,但是一直都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水平……”

    杨毅沉默了一阵,随即开口。

    “其实我原本的计划也不是这样的,只不顾这次的学分任务出了这么个小意外,肯定是要十倍奖励的,这么算算的话在获得学盟那些开锁的奖励,我的学分也就够买一支三级基因修复剂了……我妈的病这些年虽然因为修养的好已经不再犯了,但是病根还留着呢,我揪心。”

    二人听着这答非所问的答案,齐齐的翻了个白眼,暗道老大的大跑题术已经炉火纯青了,若不是你不肯欠下人情的话,一支三级基因修复剂而已,早就到手了。

    “你们也别翻白眼,那东西说贵重不贵重,但也不便宜,至少你们两家都还没到不把那玩意放在眼里的地步。我妈她的固执你们也知道,我和你们交朋友,暗中被你们两家照顾着已经算是她的底线了,要是欠下你们的人情的话她是说什么也要揍我的——揍我倒是没什么,那药她也绝对不肯吃,还不是白费?至于说忽悠我妈,你觉得我在我妈面前撒的了慌?”

    二人齐齐无语,这些事其实他们都知道,现在说只不过是转移话题罢了,他们也明白,有些东西只要有第二个人知道了就不再是秘密,所以干脆不再询问,而是开始对杨毅的造型发表评论。

    “老大,你这姿势吧……”

    “怎么,挺酷的吧?”

    郑健一捂脸,老大啥都好,就是在熟人面前有点自恋。另外王小山在作死,自己还是离得远点比较好。

    “少了点胡子……”

    杨毅皱眉,“怎么讲?”总觉得这货说不出好话来……握拳。

    “胡子拉碴的扮忧郁你就是文艺青年,现在嘛,典型一**青……卧槽!”

    山林之中再度响起笑闹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