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蝎子和……
    上一章被屏蔽了,然而今天的确是搞定了两章,只可惜这一章还是要凑一下,抱歉了……明天改。

    魔佛阿难当然没死,作为全盛时期可能不会逊于如今的方元的彼岸境恐怖大能,哪怕如今不是全盛状态也不可能随便就被人整死——否则的话又哪里轮得到方元来动手?说句老实不客气的话,看阿难不顺眼的大能多了,论先来后到的话方元又能算得上是老几?

    但却架不住方元的独门手段过于流氓,心力幻境一道的手段配合时空一道的手段,世界运转包括阴阳五行、因果变幻等等以独特的方式结合在一起直接将阿难砸晕了一瞬间!但却架不住方元的独门手段过于流氓,心力幻境一道的手段配合时空一道的手段,世界运转包括阴阳五行、因果变幻等等以独特的方式结合在一起直接将阿难砸晕了一瞬间!

    也只能晕一瞬间而已,这还是因为方元偷袭弱点攻击、再加上魔佛不在状态的缘故。

    然而就仅仅只是这一瞬间,方元却又给阿难的身上补了一记时空类的手段,配合着心力幻境一道的引导性质手法,目的就是将魔佛晕的这一瞬间给延长到近乎永恒!

    真永恒自然是不可能的,本质上终究是同一个层次,即便方元保证自身在这段时间内不刺激阿难、也就是不对他的性命造成威胁,也最多只能将这个时间延长成几个小时,最多也就是几天而已;而如果方元想要借机干掉阿难的话,那么就会直接让大部分手段失效——没什么比生命危险更能刺激人,甚至可能只要方元表露出一些杀意,冥冥之中的某种感觉便会让阿难从晕眩的状态当中恢复过来!

    但谁也没说方元就不能在这点时间里干点别的什么了,不是么?不能对魔佛造成生命威胁,不代表方元不能借此机会给丫的添堵,比如加固封印什么的……当然,为了避免让其他熟悉此处的强者发现端倪,方元决定还是在阿弥陀佛留下的这道大封印内部给阿难套上一些小封印。

    方元表示以自己的见识阅历,施展出的手段、布下的封印绝对够味道,肯定会让阿难惊喜不已——谁让方元在施展各种手段之时,相对于各个世界的人而言最不缺少的就是新意呢?就一个“新”字,可能导致某些强者原本固有的思维方式失去应有的效果!

    知见障这东西的玩法可从来都不少……

    顺带着,方元又顺手收了魔佛阿难从封印当中逃出去的那一道分神——本尊也就罢了,但这道分神嘛……连原著中未成法身境界的孟奇都收拾不掉,更是被初成法身境界的小孟给反杀了——即便初成法身境界的孟奇身上就具备彼岸特征,这也不足以成为理由!只能证明这道分神的实力实在是有些弱渣……

    方元表示说丫只能任凭自己揉捏什么的,那肯定是丝毫不带夸张的。

    孟奇的死亡任务终于还是顺利的度过了,虽然在最后关头还是出了一些意外,但终究是无伤大雅的,因为无人死亡,而且还有不少的收货——最大的收获自然便是在灵山外围的河上褪去了凡胎;而最后关头猛然提升的难度自然也理所当然的被孟奇理解成了自己暴露实力引来的变故。

    所以,孟奇暂时不会知道自己暴露实力引起的究竟是何等严重的后果——至少,他穿越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那只黑手,也就是魔佛阿难因此而彻底无缘此次道果之争了——至少如今看来很可能是这样的。

    他只是盘点了一下此次任务结束之后的巨大收获,又和自己的队友们解释了一些该解释的东西,然后顺带着再兑换一些应该兑换的宝物,之后便回归现实世界了。

    然后在几日之后,来到了一个叫做“茂陵”的地方。

    茂陵,江州往西最后一个码头,南来北往,东西交汇,是大江边上的重要所在,故而大江帮有分堂在此,王氏亦派了外事长老和众多高手常驻,两龙过江,压得地头蛇们只能屈服,好歹它们两家的根基就在江东,亦算不得外人。

    除此之外,茂陵是郡府,且靠近中州,朝廷的势力很大,有银章捕头和青绶捕头,也有虎豹捕头在此,六扇门的势力不容小觑。

    白日放歌,青春作伴,稳定繁华又占据水陆要道的茂陵乃天下有名的销金窟,天字一号赌场,十里衣水,让慕名而来之人乐不思蜀,流连忘返,直到身上最后一分银子被榨干。

    但要论茂陵最出名的所在,它们还差了一筹,王氏宿园,大江帮月牙湖,以及英雄楼,才是茂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方。

    孟奇背刀负剑,劲装英武,头戴英雄巾,剑眉星目,走在路上引来不少瞩目,甚至有少女暗送秋波,或晃绢摇巾——还真就别吐槽他这身打扮,天知道他之前在少林的时候憋成了什么样子,他可是号称平生最好人前显圣的!如今有条件的,打扮的骚包一些也就不显得奇怪了。

    他怀抱着的是游戏人间的态度,并没打算展现出自身外景层次的实力——那就没意思了,欺负弱的会被吐槽,然而在同为外景层次的存在当中自己又不算太强……这就是初入外景境界的尴尬了。

    他有没打算办些什么正事,所以……这次因为恶趣味想要人前显圣一番的他打算练个小号。

    之前都没来得及上人榜就成就外景了,如今再回头刷回来好了!

    英雄楼,楼高五层,红黑为底,既庄重,又透着热血,楼下人头攒动,不知多少江湖好汉在排队,而守门者则是好几位英气勃勃的武者,有男有女,皆是开窍的水准,他们一人在前,四人休息,仿佛轮流做事。

    当前是位提着长刀的年轻男子,他二十左右,四窍修为,又有英雄楼的背景,笑容略显傲气,朗声道:“能接我十刀,即可入内。”

    在场之人没谁愤怒,因为这就是英雄楼的规矩。

    在这名男子身后的大门口,两侧各有竖匾:

    “南北俊才,止步门前枉好汉。”

    “东西豪杰,不入此楼非英雄。”

    觉得自己有资格有实力入内的江湖好汉在门口排起了队,孟奇兴致勃勃地混在里面,以看热闹的心态围观着——对如今的他而言,这也真就仅仅只是热闹而已。

    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手持长剑,当先站出,拱手道:“请。”

    看门刀客也不多话,金丝大环刀带着沉重的风声劈下,招式简练,以拙胜巧。

    “刀法还不错。”孟奇赞了一句。

    排在他身后的几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值得赞叹的?若非实力不错,刀法出众,怎么可能被英雄楼楼主派来守门,甄选好汉。

    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刀,剑客长剑横封,当的一声,他退后一步,右手轻轻颤抖,竟似不胜大力,而看门刀客则嘴角带笑,跨前一步,长刀再斩,依然大开大合,不拘小节,以力以快压人。

    剑客不敢再硬挡,身体一侧,长剑如毒蛇出洞,避过锋芒,直取腋下,却不防长刀突然改为横扫,劲风呼啸,吹得剑客脸庞生痛。

    他若继续进攻,恐怕被人腰斩前都碰不到目标,只得强行回剑抵挡。

    然后受打击了——“当”的一声,交击之声很是清越的传开,结果却是剑客长剑脱手,掉在地上。

    剑客脸色煞白,想不到苦练多年的剑法如此弱不禁风,一时看着地上之剑发呆。

    “不错,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然后孟奇再次赞了一句,引来了周围对此似乎见怪不怪的“熟客”暗中的几个白眼。

    接着,好几位挑战之人登场,但都未能撑到十招,刀客脸上笑意更甚,他之所以答应楼主看门,就是以此练刀,并收获胜利的喜悦,江湖之中确实人才辈出,英杰众多,但普通的、平庸的更多,十倍、二十倍于前者。

    然后轮到孟奇了。

    “能接我十刀,即可入内。”刀客并未废话,直截了当地重复规矩。

    孟奇也不说话,甚至连兵器都不取下,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刀客——而刀客也不是那种玻璃心的类型,或者说在这地方待时间长了,天南海北各种奇葩早就都见过了,孟奇这般“托大”的他也见过不少,真有实力还是妄自尊大一试便知——于是他依然是势大力沉的当头一刀,九环晃荡,脆声悦耳。

    他继续发挥自己的优势,以力压人。

    “啪!”

    但这一道却被孟奇随便一巴掌拍在侧面,一股沛然大力瞬间传递上去,没有伤到刀客却是让这把刀带着其原地转了三圈!

    刀客有点蒙圈,这尼玛什么情况?

    但孟奇却啥事儿没有,所以只是双手往身后一背,笑道:“承让了,我可以进去了吧?”

    直到此时,排队众人才反应过来,交头接耳:

    “来高手了。”

    “竟然如此轻松,这人的实力恐怕至少也能够闯上第四层吧?”

    “不知道……但就这实力,如果刚才那一下不是投机取巧的话,前三次至少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说话之时,他们或打量孟奇,或望着英雄楼几层的楼梯口,那里分别站着一名武者。

    “可以,贵客请。”刀客看守大门,遇过的高手不少,惨败的局面亦非一次,迅速调节好心态,请孟奇入内。

    而孟奇则是听着围观群众的议论,步伐不疾不徐地迈入了大门。

    英雄楼第一层很宽广,摆着许多方桌,但它们空了大半,显得并不热闹,不过在这里喝酒吃饭者皆是眼放精光、气血旺盛之辈,实力不俗。

    孟奇没有停留,直接踏上楼梯,走向二层,这引得大堂酒客和外面众人皆昂首望去,期待着一场龙争虎斗,并猜测他最终能登上第几层。

    守在二楼入口的是位剑客,精神知敌、真气查敌之下,他的修为瞒不过孟奇,六窍,真气流转多有不完善之处。

    “能接我十剑,即可入内。”他抱着长剑,表情冷漠,说着同样的话语。

    然后毫无悬念的,这个剑客落得了和之前的刀客一样的下场——被孟奇伸手一拍,原地转了三圈呆住不动,孟奇略微颌首致意,道了一声承让,直接越过他,走向第三层。

    “这……”围观群众又有变色,一声声惊叹从下方传来,目送着孟奇消失在二楼楼梯口,纷纷将视线投注向三楼同样的位置。

    “他究竟能登上几楼?”

    “你们说,三楼的看守者会不会也被他这样击败?”

    “不可能,今日看守三楼的是‘流水枪’高东楼,他七窍全开,内天地小循环达成,又拜了名师学枪,苦练十年,非同小可,怎么可能被一巴掌击败?至少这人也该多出几招了吧?”

    高东楼是位外形潇洒的男子,长枪背在身后,有几分孟奇心中长坂坡赵子龙的样子,是他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画风。

    “请。”高东楼对任何闯到此处的对手都没有半分轻视,当先出招,长枪如龙,枪尖抖出一朵朵梨花,看似美不胜收,却暗藏杀招,引人入局。

    孟奇仿佛浑然未觉,还是那看起来随便的几乎不带一点专心的一巴掌,至于说结果……

    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不是么?

    只是孟奇终究没有让这人拿着兵器原地转三圈,因为长枪转圈的话笼罩范围有点大……所以他的长枪直接被孟奇一巴掌拍掉了。

    再然后,他直接又往上走了一层,也终于见到了自己此次来到英雄楼的真正目标——

    之前那些都是扯淡,孟奇表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练个小号,是将这个小号练到人榜上——不说人榜第一,但至少也要在人榜前几位待上一段时日吧?

    这样才好装逼啊……人前显圣四个字儿真当白说的么?

    而这英雄楼上剩下的守关者……至少下一个就已经是名列人榜的了。

    再往后,甚至能够碰上人榜之上名列前茅的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