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如何结果(四十)
    前两章改完了……然而还特么得凑一章,好在明天能请半天假

    所以,剑光过后,金皇几乎是什么都不需要做,很轻易的就能够重新取得与六魂幡之间的联系,也就是说这一道剑光的效果仅仅只是将金皇之前那一拜作废了。

    只是金皇此时的面色却阴沉的可怕,眼中甚至还有着一丝丝的惶然——这是在面对未知之时的本能反应,即便是这位彼岸当中顶尖的古老者也难免如此反应——只要还是生灵,那么就注定会有本能,只是承受能力越来越强,对自身的掌控也越来越完美,不受控制的出现某些反应的情况也就越来越少而已。

    但这不代表他她在面对未知情况的时候就能够保持绝对的淡定!

    要知道,她最强的就是算计——而想要算计,自然要对局势、对情况有所把握!原著中她将孟奇和顾小桑,乃至于一切的一切都算计的死死地,没谁能够逃开,若非最终自己出了失误的话最终超脱的基本上可以说妥妥的就是她了,顾小桑甚至一度被她算计到绝望!

    可是,就在终局的时候却有人告诉她说还有变数存在,而且还是绝对不容忽视的那种变数……

    没空多想,金皇甚至没有功夫去感应、召回六魂幡,因为剑光的影响尚未彻底消去,一道刀光又亮了起来!与之前的剑光不同,刀光并没有那么纯粹,但却同样的强悍,其中包罗万有,仿佛世界衍化——如果说上一道剑光让金皇第一时间想起了灵宝天尊的话,那么这一刀近乎“一刀衍化一个宇宙”的手段便让她想到了道德天尊。

    “开始与终结之间”的“世界衍化”!

    只是这一刀的本质他实际上也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并不是介于开始与终结之间的世界衍化之道,而是单纯的“力”!

    没错,就是一种单纯的、却又无与伦比的“力量”,一切异象都只是附加,或者说是单纯的用力挥出一刀所引起的——

    而除此之外,与之前那一剑更加不同的则是这一刀的目标……

    之前那一剑虽然强悍,但目标所在却并非金皇本身,而单纯只是为了暂时阻断其与六魂幡之间的联系一般,或许还有些其他的什么目的或目标,但至少暂时还没看出来——但这一刀却是简单直接明了,无比粗暴的告诉所有在场者,目标就是金皇本身!

    而且是直指金皇的脑袋。

    又一个彼岸古老者层次的存在!

    金皇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但马上就要被劈中了,此时也容不得分心,面对同层次高手、尤其是这样一个以绝对的“力”作为资深根本之道的强者,一般情况下金皇若要与之争斗绝对会选择放风筝游斗的手法,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最不济也要将对方的优势限制到最难发挥的地步——但架不住此时的她莫名其妙的先手尽失了!

    没错,在她看来就是莫名其妙的先手尽失,因为到了他这般层次,实际上已经无所谓偷袭与否了,除非是真的事先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甚至于连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否则终究是会有较为充裕的时间用于“出手”的。

    想偷袭?提前蓄力?扯犊子——身为彼岸境的存在,就算你能掩盖住自身蓄力的动静,出手总得有一个过程吧?接不住我还跑不了么?甚至都用不着真的逃跑,只需要避开锋芒,然后就可以展开反击!

    但这次却不一样,从真空家乡被那一股莫名而来的浩然伟力封闭的那一瞬间起,无论是之前的那一道剑光也好,还是此时的这一记刀光也罢,都是属于莫名其妙那一系列的……完全不知其来处!

    所以,面对这一刀,金皇完全没有躲避的余地——被一个以“力”为自身根本道路的刀道强者发挥到这个地步,自身已经完全被锁定了!到了这个时候,不是说没有躲避的余地,而是说一旦躲了的话,付出的代价可能比不躲直接硬碰硬还要大……

    因为这一刀已经锁定了对手,终究逃不开,而刀光不断前行的过程也是一个蓄力的过程,每前进一点这刀光的威能都会更大一分!所以,趁早挡下才是正理,否则最后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于是只见金皇黑着脸一抖手,瞬间抖出了一片满溢着锐金之气的“汪洋大海”——

    正是这位西王母“金皇”名号的由来,汇集了天地之间最纯粹、最浓郁的锐金之气而成的“瑶池”!

    浩荡的金色汪洋,汇聚着碾碎天地之间一切的力量,天地万物、一切存在,仿佛都要在这无穷无尽的金气当中被斩成齑粉,以“力”为根基、正在向着这位金皇斩来的那一道凌厉刀光仿佛都不能例外。

    而在最终,这一道刀光也的确没能逃开被这浩瀚的金色汪洋碾碎的命运——这很正常,因为那一道刀光当中虽然代表着一位未必逊于金皇西王母的强悍存在全力的一击,但也终究只是常规的全力一击而已,还在常规手段的范围之内,充其量也只能说是卖力气了一点,可是金皇西王母砸出瑶池这一击却几乎相当于是拼命一样了……

    底牌尽出,拼命的一招!二者之间完全不是一个性质的,一般来说这瑶池放在西王母手中可不是这么用的——单纯的用瑶池当板砖来砸人的话,手段强则强矣,却未免显得太过粗糙,哪怕他西王母心机深沉、精于算计,可也绝对挣不来类似于“金皇”这类的称号。

    何谓“金皇”?天地五行,有其一为“金”,而金皇便是被公认的“金”之皇者,帝皇!说的糙一些,这条道上人家就是老大,其他人谁来都不好使!

    但还是没完,金皇之前想要挡下那一记刀光难道真的只有用出拼命手段这一种方法么?

    并不是。

    那为什么还要将这种底牌这么早就开出来?

    自然是因为常规能够准备出来的手段需要应付另一边,所以只能将这种无需准备的压箱底手段扔出去!

    只见金皇同时一伸手,不动声色只见便挡下了一只从虚空当中打出的拳头,拳头上环绕着衍化“完美”韵味的四象地水火风,黄蓝红青四色交相辉映,仿佛随时随地都能开辟一方真实的宇宙——

    又是一位古老者层次的存在!而且非常巧合的是这一拳头蕴含着混沌开辟、天地初始的无上奥妙,让他第一时间想起了三清当中剩下的那位——原始天尊!可这就更扯淡了,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也就罢了,人家原始天尊的正牌传人、同时也是做减求空的产物孟奇如今正在玉虚宫当中和魔佛斗着呢好么?同时那一拳头当中蕴含着打出这一拳的那位真正的根本道路——那是“掌控”,开始、衍化与终结,天地众生,一切的一切,尽皆由我而始、由我而终,或许我不会在意,但只要我想,一切便尽在掌握当中!

    若非如此的话金皇她几乎都要强迫自己相信这是三清找到方法换马甲回来了!然而却不可能。

    所以金皇表示自己就特喵的好了奇了,究竟是自己没跟上时代的变迁还是怎么回事儿,哪怕不算最开始封锁真空家乡的那一股力道,算上这一拳头也已经凭空蹦出了整整三个彼岸之古老者层次的存在了,这尼玛是在嘲讽我的智商么?

    因为算尽天下而自傲,今天却突然蹦出了这么大的变数?!

    伸手拦下这一拳的代价则是被轰飞了出去,同时受了些不算重但也算不得轻的伤势。

    但这还是没完!因为在这一刻又有一个拳头砸了过来!几乎与之前那一拳一模一样,只是却明显能够看出来不是同一只手,也就是说出手的人不同——除此之外,同样的地水火风相绕,同样的“掌控”之道作为核心,孤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意境被“完美”所包纳——

    金皇能够分辨出的也就仅仅只是这两拳之间的一些细微差别。

    比如这两记拳头核心虽然都是“掌控”的路子,没有孰高孰低,但硬要分辨的话侧重却不太一样——前者比较均衡,各方面没有特别突出的,综合起来构成了自己的“掌控”,而后者,也就是此世正要落在她的身上的这一记却比较侧重于从衍化与开辟的角度来完成自己的“掌控”。

    “有劳了。”方元的声音久违的响起,身形缓缓浮现,却是出现在了金皇之前所处的位置,正对着六魂幡的所在,紧跟着却是轻轻一伸手,直接将那六魂幡摘到了手中。

    什么?你说六魂幡的主人金皇?

    嗯,将视角转换一下,然后将时间往回调那么一瞬间——

    只见随着第二记拳头落在这位金皇的身上,其整个人的气息都被打的猛然一虚!没办法,在身处绝对下风、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连着被三个同层次的存在接连在本来“不可能”的情况下“偷袭”成功……

    而之后,一张金色榜文的虚像骤然浮现,一展一卷之间竟是直接将金皇暂时无力反抗的身形直接打包然后消失了!

    然后方元再出现在六魂幡之前的时候,便显出了最开始那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的一剑真正的目的——虽然只是暂时斩断了六魂幡与金皇之间的联系,但也需要在金皇有能力掌控的情况下才能于几乎只是瞬间之后恢复,而如果在这一瞬之间金皇就消失了的话……

    六魂幡当然不会直接变成无主之物,但若是还有人趁虚而入的话情况就不太好说了,反正方元现身之后几乎没费劲儿的就把这面凶威赫赫的旗幡拿到了手中。

    “你打算怎么办?”四道身影悄然浮现在了方元的身旁,围观着方元——手中的六魂幡。

    仔细一看,却是几个方元熟的不能再熟的熟人,同时也是之前联手送了金皇一套猝不及防四连击的罪魁祸首——第一道剑光来自于莽荒纪世界的纪宁!行走于众多世界至今,纪宁的境界虽然还没有提升到掌握终极至尊剑道的地步,但也差不多快了,如今已经在永恒终极剑道的基础上踏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他领悟了大毁灭剑道!

    没错,这就已经象征着纪宁有了更进一步的基础,因为大毁灭剑道实际上就是终极至尊剑道的阴阳两面之一,剩下的一半名为大创生剑道,一旦明悟,二者便会自然而然的融合为一——或者说二者实际上一体两面,领悟了大毁灭剑道,领悟大创生剑道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领悟了之后二者由于本就是一体两面,根本就不用融合!

    只是纪宁不像莽荒纪原著中那般在关键时刻陷入绝望领悟了大毁灭剑道,也就没有体会那种从地狱到天堂、大起大落之间的的大际遇,而是在众多世界之间游走,触景生情之下才明悟了终极的大毁灭,所以也就没能如原著中那般领悟了大毁灭之后直接就领悟大创生,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融会贯通。

    但拿到这个世界也妥妥的是半步超脱的水准了。

    劈出刀光的则是罗峰!

    在吞噬星空世界那边的罗峰原本正处于以力破法的边缘,正在努力尝试以力破法——这无疑是一种非常尴尬的状态,比起真正的浑源强者来说简直无异于蝼蚁,连高级浑源强者都能轻松碾压之,可是一旦以力破法成功就能够直接成就领主级浑源……

    这是世界规则的限制,生命层次必须背锅,罗峰越过这个层次边缘便直接能够成就领主,说明实际上在某些方面他距离领主层次真的只差一线,以力破法的路子突破便是直接将强的方面扩大为自身的所有,所以一步登天,而其他路子则相当于从弱的角度突破,成就自然也低。

    但离开了那个世界之后也就没有了那般限制!所以罗峰直接在其他世界补足了自己原本受到世界限制所产生的不足,境界依旧是以力破法的边缘,但战力直接就飚到了真正只比领主级浑源强者稍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