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传说中的霍格沃茨 第八十一章 如何结果(三十二)
    凑一章,不好意思啦

    至少,在原著中纪宁是在领悟了大毁灭剑道之后才有了毁灭这东西的本事!

    而领悟大毁灭剑道就象征着一只脚踏入终极至尊的境界了,而且是另一只脚不会被卡住、很快就能跟着迈出去的那种程度!

    只可惜,架不住方元的手段实在是有些过于流氓了……

    方元做事一向比较喜欢直至本质、另辟蹊径——说白了就是不走寻常路,玩一些另类的手段,可是因为他本身身份的特殊、经历见识的奇特,这些手段却也都是有理有据、能够成功的。

    就比如当初在吞噬星空世界初次针对天狼之主动手的时候,直接出动两个分身,一个拖住天狼之主,另一个直接抢了天狼殿这件至宝就跑……换了别人即便有能力让天狼之主和天狼殿暂时分开,也绝对没本事随便就把认主的至宝弄走,否则的话念力兵器岂不是就成了笑话?

    偏偏方元就是有那个本事!

    而如今也是一样,毁灭之巢难拆的很,方元如今的实力全面爆发的话未必拆不掉,可是未免有些显得大动干戈——不值当,还要将不少实力底细都暴露出去。

    最重要的是有简单的方法为什么不用?

    所以他只是凭借自己越发熟练的手段开通了一个足以容纳毁灭之巢的世界通道,将毁灭之巢送往了另一个世界。

    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这方混沌宇宙的反抗——不为别的,只因为方元开通道的位置过于尴尬,这地方是混沌宇宙真正的核心!好在方元直接作弊借了指引之树一丝力量来安抚混沌宇宙,再加上情况特殊、而且通道实际上也只开启了一瞬间,这才一切顺利。

    其次,问题在于混沌之巢本身也不是那么好挪动的,否则的话原著中至尊们难道还不知道可以将这玩意挪出混沌宇宙本源么?只不过方元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此次开启的空间通道实际上是通往盘龙世界——或者说是通往鸿蒙空间的!

    所以,他实际上并非是自己在发力,另一边还有鸿蒙和林雷联手控制鸿蒙金榜调动整个鸿蒙空间的力量在帮忙拽呢!

    方元这边发挥的实力不会逊色于三阶巅峰,也就是伊耶尔这个毁灭之巢的铸造者永恒终极至尊多少,另一边联手通过鸿蒙金榜调动鸿蒙空间力量的鸿蒙和林雷发挥出的力量更是不会有丝毫逊色,毕竟主场!

    如此,三对一,即便是伊耶尔亲自掌控毁灭之巢也未必有本事阻挡方元这一手的发挥,更别说在里面主持的仅仅只是西斯族方面在这个世界发挥不出几分实力的尊主而已。

    然后……

    世界清静了。

    没错,非常简单的,事情就到此告一段落了——因为实际上安放毁灭之巢是西斯族掀起战争的前奏,同时也牵扯到西斯族方面的一些算计——他们打算用这玩意来牵扯住修行者文明的几个至尊级战力,起到削弱对手的作用!

    然后视情况而定,才会真正发动战争,但此时这情况……

    还战争个蛋啊?直接都傻了啊有木有?!

    然后……

    有一点实际上就连方元都略微有些想岔了——那就是出了意外之后,西斯族方面可没有什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窘况存在。

    像是换到其他环境下,出现所谓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种情况往往要么是带头的发现意外情况的时候压不住场子了,要么就是很多准备已经做好无法取消,强来就废了,但西斯族方面却溜得很,其他人相对于伊耶尔这个老大来说几乎与奴仆无异!

    一切都是伊耶尔的一言堂罢了,除非那位西斯族的混沌宇宙掌控者出手,可那位才不会自降身段冒险进入其他的混沌宇宙……

    于是这所谓的战争前奏就变成了只有一个前奏而已……这么说其实也不对,毕竟没人规定过前奏和正篇一定要紧挨着对不对?中间可以有间隔的嘛,至于间隔多少……还不是随意决定的事情?

    所以,原本马上就要掀起的战端却是就这么消弭了……虽然只是暂时的。

    然而哪怕只是暂时消弭又如何?如今的形势对他们而言可是越拖越有利!甚至前段日子他们已经开始选择性的让一些实力足够的——换言之也就是至尊之下最顶尖的那一批人加入到了他们游历异界的行列当中来,目测其中有一些再过一段时间是有希望成为新的至尊的!

    而哪怕仅仅只是一丁点希望,这种事情也也值得他们付出极大的努力去实现、去达成——因为这个世界的他们一直以来所面临着的那种困境,导致了他们都不是那种内战内行的角色,说是外部压力也好,天性如此也罢,总之事情就是如此。

    而如果在与西斯族的决战当中再多出几个至尊来的话,他们能够做到什么样的地步呢?原著中有至尊曾经说过,就西斯族来到这个宇宙的这些兵力,若是再多一些至尊的话都完全不用和他们正面怼,直接联手调动力量,利用地利方面的绝对优势、混沌宇宙本源对他们的支持直接把西斯族的所有入侵者都给封印起来就行了!

    虽然这种说法明显是漏算了伊耶尔这么个角色,但别说——对上这种手段的话,即便是伊耶尔这种狠角色也得蛋疼!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众人都还没有想到这一点,还是对毁灭之巢先就通过原著有过一定了解的方元第一个猜到了,然后透露出了一些自己“刚获取”的情报——都知道方元有异界穿行之能,在异世界有自己的手段自然不足为奇,之前明显是将毁灭之巢弄去了异世界,那么趁着这会儿对那东西进行了一些研究也算不得稀奇。

    世界之间时间流速不对等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最后众人这才都明白了过来。

    然后,众人都多留了个心眼——早就知道西斯族一部分手段和底细的方元姑且不说,其他人却是在此首次看清了西斯族的一部分底蕴!能够无声无息之间将那么大、那么可怕的一个玩意弄到宇宙本源之地里面,这代表着什么没人能够比他们这

    些至尊更清楚明白!

    “那就先散了吧。”不过到最后还是要散了,因为我在明敌在暗——说白了,根本找不到西斯族在哪,在其主动暴露之前,他们便是想要主动开战也不现实,更何况他们巴不得继续拖下去呢,开个屁的战!

    ————分割线————

    一世之尊世界。

    暴雨停息,乌云散去,大日点亮琅琊,城上横架彩虹,又是一片艳阳天。

    孟奇坐在昆仑山玉虚宫当中,静静听了好一阵子那远在阮家却响在耳畔的琴曲,身前这才浮现起了光影,凝成圆镜,映照出了何暮、方华吟这两个自己的弟子,以及大青根与哮天犬这两个正身在玉虚宫中的——姑且定位成吉祥物?

    大青根近日迷上了一些“小游戏”,此时正输得灰头土脸,第一反应只是茫然的看向孟奇,下意识就问:“掌教老爷,有事传音门房便是,何需如此周折?”

    方华吟与何暮也陆续反应了过来,疑惑看向自家师父,不明白有何急事需要这般召见,而非使用方便快捷的万界通识符虚拟群组殿堂功能——孟奇却不能直说自己只是一时兴起,在徒弟、门房和看家犬面前还是得保持一定程度的威严,他轻轻颔首,不做解释,直接道:“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们。”

    “师父尽管吩咐。”何暮当即回答,不带半点犹豫。

    方华吟也紧跟着道:“师父,不知是何任务?弟子一定竭力完成!”

    “汪!”哮天犬同样摇动了尾巴。

    而大青根的定位更是拍马屁的逗比类型,这种时候自然不会犹豫。

    孟奇自然不在意,所以他只是轻描淡写的消去了大青根的声音,语气和缓的开口道:“一点小事,但非常繁琐。”

    然后他右手屈指一弹,四点金芒飞出,穿过光影,穿过天南海北,分别抵达了大青根、哮天犬、何暮与方华吟所在,落入了他们眉心。

    诸多内容借此灌输进入了脑海,几人当中最为沉稳的何暮顿时皱了皱眉,语气当中充满疑惑和不解的问出了声:“这是?”

    哮天犬已经狗眼茫然,大青根更加迷迷茫茫。

    孟奇微笑道:“一些比较偏激的观点,你们各持一份,在万界通识天地的论坛上挑起争论,记得雇佣帮手,将声势弄得极大,最好能将所有闲着无事之人都卷入其中。”

    这是用来钓外道六师门派里无想宗、止虚山和邪命派的诱饵。

    既然他们不是完全的隐世不出,仅仅是不图神功、不贪宝物、不求权势、不操纵天下大势,还需要游历,还需要验证和掌握自身之道,那就还有踪迹可寻!

    而以如今万界通识符的普及程度,只要他们踏入这个世界,就绕不开万界通识符这一关!尤其是那些真正需要游历、验证自身的往往都属低辈弟子,多半还有好奇之心,不会对万界通识符视而不见,略微尝试尝试是应有之意。

    所以,在当前万界通识符内,那数不清的用户里很可能就藏着外道六师的弟子,他们也许本来就出身真实界,资料无懈可击,也许用的是简易推广版,一时难以确认身份。

    孟奇表示虽然自己可以一一反溯过去,挨个挨个审查,但那就太耗费自己的精力和时光了,有碍修为境界的提升,虽然如今自身已经成就了传说、距离证得造化都不是特别的遥远,但没谁会嫌自身太强。。

    但不这么做的话就要动点脑子了——于是孟奇想了个办法。

    要从汪洋大海般的用户里钓出外道六师的弟子,就得找到他们最在意的事情,而一个近乎不图神功,不贪宝物,不求权势,不想掌控天下的人,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毫无疑问最在意自身理念自身道路!

    昔年为了坚守观念,外道六师可以与佛祖分道扬镳,其后哪怕对方登临彼岸,也从未闻祂们有依附之事,上古多少纷争,祂们亦从未卷入。

    门风如此,弟子可想而知,因此孟奇给何暮、方华吟和大青根他们的便是针对外道六师道路的偏激观念。

    孟奇为此可是查阅了不少资料来着,除了自身所经历过的各个世界他都去收集过资料之外,他甚至还特地与自己万界通识平台上那些神秘的异界用户就此交流探讨了一番……绝对值得期待啊。

    而孟奇会这般大动干戈,自然是觉得自己这样做够值得。

    而与此同时,一座辉煌壮丽的殿阁漂浮于幽暗星界,内里有着一张张镶嵌着各色奇石的黄金宝座,似乎象征着天地间某部分权柄。

    大殿最前方立有石柱,柱上用远古文字写着三个大字:“万神殿!”

    此时,殿内黄金宝座上有着一位位形态各异但神力远荡的身影,他们没有说话,意念如潮,滚滚激荡,做着交流。

    宝座还有诸多空白,似乎还未找到主人。

    突然,意念交流的众神同时停了下来,望向前方,望向书写“万神殿”的石柱。

    在石柱之下,有着两张幽暗宝座,混混沌沌,忽有交融,既混乱又秩序。

    这是已经失主不知多少万年的宝座。

    淡淡光芒突兀亮起,一道人影勾勒于了左手那张宝座,其右手支额,双眼如同混沌宝石,将众神的身影尽数映照入内。

    混沌扩张,万神殿轻轻震荡,如在匍匐主人。

    依旧是与此同时,在某个世界当中的某处、一座尖尖的魔法塔内,戴着兜帽的巫师站在血月光辉之下,审视着这处荒废了至少万年的远古遗迹。

    此地到处都是破败的痕迹,但诡异的是没有尘埃的累积,没有杂草的生长。

    巫师将目光投射到身前貌似完整的诡异星阵上,分析记忆着远古时代的力量。

    就在这时,星阵急速但又有序地亮起,迸发出璀璨的光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