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如何结果(二十七)
    凑一章,不好意思啦

    空荡寂静的洞中并不黑暗,因为在两边和头顶石壁上,每隔几丈就镶嵌散发出柔和白光的美丽珠子,

    空荡寂静的洞中并不黑暗,因为在两边和头顶石壁上,每隔几丈就镶嵌散发出柔和白光的美丽珠子,仿佛夜明珠一般;台阶蜿蜒而下,石轩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脚下一片平地了,前方是一扇青铜之门,门上刻着白、金、紫、青、银五口飞剑,古朴沧桑。

    而在门边刻有一些上古篆字——“天剑宗剑炼之路”。

    石轩见此目显恍然之色,心道原来这里就是上古剑修的剑炼之路——所谓的剑炼之路,一般都是为了让那些金丹以下的弟子能够将剑意、心意打磨的更加纯粹坚定而建立,也就难怪入口需要的是试剑、而不是其他办法了,只有通囘过了考验,方才有资格进来。

    而剑老人——也就是他来到这处遗迹的目标,则是到了进阶金丹的瓶颈,多年无法突破,所以知道此处地方后才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希望通过重走上古剑修剑炼之路这种方式来找到进阶金丹的契机……至于为什么没有出去,那就只能找到他遗骸才能知晓了。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石轩缓缓推开青铜之门,走了进去。

    青铜之门后面乃是一片方圆几十里大的青石广场,若非亲眼所见的话,实在是让人很难相信——很难相信在这地底深处居然还会有如此宏伟的场景。

    而在青石广场另外一面,同样有着一扇青铜之门。

    石轩刚刚踏足广场之上,第一时间发现就有一道金色剑光携着一股浩荡无量般的威势向自己斩来!不过以他如今的见识和实力,这点小手段已经有了不放在眼里的资格……于是就见他石轩随手一指,早就蓄势待发的法宝飞剑就化出一道青色剑光迎了上去。

    一击之下,金色剑光直接消失,而他发出的飞剑却还有着继续前行的余力,还是被他心念微动之下给招了回来。

    石轩出手很随意,虽然没有真正的粗心大意,但也没有认真,否则的话之前这一剑要么与金色剑光平分秋色——相当于一丁点力量也不浪费,达成完美的控制,要么就是比这还要更加彻底的碾压!只不过没必要罢了,因为这里是上古剑修磨炼弟子的剑炼之路,所以了解其中内情的石轩并不太担心自家的性命,上古大宗门可不会以斩杀弟子为乐。

    更何况自己一身底牌也不是当摆设的。

    不过这地方也终究不太简单,随着石轩一步步向前,各种剑光——比如灵动无比、斩鬼诛邪的银色剑光,尊贵庄严、诸邪难侵的紫色剑光,至刚至阳、宛如雷霆的青色剑光,都一一出现,依次按照顺序向石轩袭来,好像排排坐吃果果一样——不过都被石轩随手御使飞剑挡开了。

    一如既往的无压力。

    再往前一步,一道白色剑光袭来,带着石轩熟悉的斩开一切、得大自在的剑意,不过比起论剑大殿的天仙大能留下的剑意真髓来说,实在相差太远,得其形而未能得其意——作为这个世界的主角,石轩的奇遇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所以石轩略微一笑,仗着识海当中的剑意镇压,肆无忌惮的挥洒出同样带着那大自在剑意的飞剑直面而上,两道剑光在空中相撞,仅仅只是一瞬之间,碰撞了没有几次,那白色剑光便是无可奈何的败下了阵来。

    当然,这地方也不容小觑,因为直到此时石轩也才刚刚走了两成距离不到——也就是说现在只是开胃菜而已,接下来的才是真正的万剑幻阵。

    当石轩再次踏出一步时,浩荡无量的金色剑光再次飞出,不过不是一道,而是五道,这五道剑光在空中布成了一个剑阵,化成一座金桥向石轩斩来,其上似乎有一个个庄严无比的神佛,口诵真言。

    这次石轩终于不敢怠慢了,真正趁手的天雷伏魔剑飞出的瞬间便有剑光展开划破长空,带着阵阵雷音斩在金桥中段!轰的一声,金桥从中而折,剑光也支离破碎,化为点点金光。

    其后,银色剑光、紫色剑光、青色剑光,白色剑光轮番来袭,各自都有好几道,并且能布成剑阵,威力不凡,不过石轩却不是原著中那仅仅只是练成了剑气雷音和北斗指路、能勘破弱点的神魂巅峰小菜鸟了,举手投足之间挥挥洒洒,这些剑光虽然真正让他认真了起来,但也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作用。

    直到石轩走过一半路程后,内心方才提起了一份应有的郑重——因为他看了出来,按照这剑光考验越来越强的趋势,后面怕是难度的提升会越来越大。

    果不其然,宛如惊鸿的九道金色剑光就以恐怖的速度向石轩袭来,这剑阵已经发挥出剑气雷音的威力了!对此石轩虽然不甚在意——剑气雷音而已——但他还是御使天雷伏魔剑在身边盘旋,叮叮叮的声音不停传来,甚至连成一道,是那九道金色剑光太快,毫无间隙。

    同时石轩也在不断地观察着,辅以北斗指路的法门推算,很快便发现这九道金色剑光并未组成剑阵。

    毕竟那算是金丹以上的剑术了,不会用来考验神魂期的弟子。

    看透这一点之后,石轩天雷伏魔剑一展,无数星辰带着长长的白色尾巴,从天而降,将那九道金色剑光淹没其中,原地绽放如同烟花一般的无量星光,在他身边则是另一把飞剑显化护体。

    剧烈星光之后,那九道金光总算是消失掉了,不过这还没完,或者说才只是刚开始罢了——接下来,石轩又轮番接受了其他剑光的考验,到了最后甚至都快逼得他火力全开了,方才险险过关。

    而一切过后,石轩距离那道青铜之门,只有几步之遥。

    石轩再次向前迈了一步,顿时诸色光华闪耀,头顶四周万剑齐发,白紫青金银五色金光,有组成阵法的,有施展剑气雷音的,有使出诸般剑法的,竟是将之前遭遇的一切都给组了一手套餐送了上来!一时之间,石轩周围全是呼啸而至的剑光,身上每一寸皮肤甚至神魂都

    感觉到了锋锐刺痛之气,向左向右,向前向后都被堵得死死的。

    也直到这个时候,石轩方才真正火力全开,手头所有的飞剑齐出,剑术也全力施展而开,最后方才到了青铜之门前——虽然没有施展本命法宝太极图,但因为有识海当中的一道剑意作为参悟剑术的外挂,石轩全力施展剑术能有的威能也不会比施展太极图逊色分毫。

    等到一切光影尽皆散去,石轩的身形也才重新显化而出,此时身后那万剑齐发的场面也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宽阔的广场重新恢复了刚才的宁静。

    再次推开青铜之门,石轩眼前出现的是一条窄窄的甬道。

    此时的外界很是喧嚣,但石轩却全然不知道,因为此时的他正满心奇怪地沿着甬道往前走着。

    刚刚踏入甬道第一步,石轩似乎就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回到了当年的蓬莱派。

    刚刚来到这修炼界,石轩秉承着低调做人的心思,不想却无意之间就被人小瞧了,再加上发现的晚,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尽是那些嘲笑、看不起、轻视自己的弟子,他们一边说着冷嘲热讽的话,一边想要拉着自己。

    “真是个废物啊,入门两年了,灵魂修为才到这个地步,只得那些天资好的弟子们的一半多一点。”

    “是啊,是啊,这样就自暴自弃了,心性实在差得离谱,当初真不知道怎么进的。”

    ‘就这点东西么……’石轩心中相当的平静,一派云淡风轻——这些态度话语,当年石轩就承受下来,没有半点儿动摇,此时同样如此,一剑挥出,将那些弟子逼开,自顾自地往前走,随着他的离开,这些弟子就化为了泡影。

    石轩很是奇怪,如果是幻象考验,那就让自己如坠真实才行,现在自己一派清醒,就像在看一出电影,完全无法影响自己的情绪,真不知道这甬道的考验到底有什么目的——虽然有剑意镇压识海,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实际上不会受到幻境真正影响,可眼下这却是无需剑意镇压也影响不到自己,关于这一点他表示自己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

    再然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从旁边走了出来,喝骂道:“你为何拜别人为师?为何窃我徒儿肉身?”

    石轩认得这是徐老道,不闻不问走了过去,我已帮你传下道统,问心无愧……更何况穿越又不是我自己主动地,所以无视。

    孟玉尝披散着头发,狰狞地道:“你居然敢杀我,你死定了,天上地下,你都无路可走!”

    石轩摇头冷笑,你死了我活着,这就是最大的道理,自己不能理解这种脑残的思维方式反而是一件好事儿,否则的话自己都危险了。

    只不过像是这种幻影的指责到底有什么用?他很清楚,哪怕识海当中没有剑意镇压,也不会忽略掉——自己此时正在天剑宗甬道内,凡是出现的其他熟人都是虚幻。

    幻影却依旧在继续浮现着。

    清秀美丽的周蝶兰神色哀伤:“石大哥,我怎么都无法突破到神魂期,莫非真要靠丹药相助?”

    明眸皓齿的余若水垂头丧气:“石轩,为什么上品金丹如此艰难,为什么?”

    倾国倾城的明轻月泪珠暗垂:“是不是因为我有龙族血脉,所以无法成就元神?”

    师傅莫渊面无表情地叹了口气:“元神大道,何其艰难,为师已是寿元将近。”

    江真人带着怒色道:“你明明有《宝录》在身,为何不补全《神霄真法》?”

    ……

    石轩缓缓吸了口气,通过万界通识符联络几个见多识广的前辈,结合他们的意见最终方才真正想了个明白——这些估计都是自己平日里心底深处担忧的事情,原来这甬道,是镜子,是将自己内心软弱、担心一面展示给自己看的镜子,至于能从中感悟什么,得到什么,就是个人的问题了。

    对于这些担忧,石轩唯一能说的,就是修行之路,只能靠自己,旁人无法代替,所以石轩能为好友、师傅做的,就是交流指点,提供延寿丹药,甚至日后成就元神护持他们转世,总之,只有自己修为境界提高了,才能帮助到他们,而不是现在就担忧这些。

    至于补全《神霄真法》,等自己成就金丹,就着手此事。

    这些事情都很好想通,因为他从未真正的为这些事情钻过牛角尖——担心归担心,但那与钻牛角尖不是一回事儿,就如同他明明总觉得这万界通识符有古怪,但却从未真正去深究过什么、去担心过什么一样,因为实力不到那一步,想再多也没用。

    而想通这些事情之后,石轩也顿时便觉得一身轻松,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

    石轩继续往前走,身边又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蓬莱派晚辈弟子以及其他散修。

    “石师叔好生厉害,六年引气,二十年神魂,真是我蓬莱派超凡卓绝的人物!”

    “石前辈,您乃我们剑修现在最崇拜的对象!”

    “石师叔无论是天资还是实力都是远远胜过其他师叔,最多再过几年,石师叔就能成就上品金丹!”

    幻影还在持续,而看到这次出现的这些幻影之后,石轩心中除了继续明悟一些东西之外,也就是略微剩下些哭笑不得这种情感了——

    ‘这是在提醒我心中不要因为这些声音而生出浮躁、虚荣的情感么……’

    ‘对于一般人而言,这的确是至关重要的,可是我嘛……’一念至此,石轩的心中越发觉得古怪了:‘眼光高了啊。’

    万界通识符的功能越发完善,如今已经有了类似于直播之类的功能,而从这些直播当中,石轩可是开拓了太多太多的见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