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如何结果(二十一)小孟的业务拓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是上一章的前半章,我今晚会写完然后彻底把上一章改好,这章是凑的,不好意思了

    然而仔细看的话……飘荡着欢欲气氛的精致房间内,朵朵莲瓣绽开,贪婪吸收着粉红,当代欢喜菩萨侧躺在莲台之上,单手支着脸颊,白纱紧贴身体,说不尽的山峦起伏,美不胜收。

    “这就是万界通识符的用处……”她的面前,创造性想出了“零嘴”这个划分的怜欲菩萨拿着手中略显简陋的巴掌大小金属薄片说道。

    欢喜菩萨两条长腿收起,慵懒地换成了坐姿,白纱游动,春光时有乍现,看得附近侍立的男宠移不开眼睛,呼吸加重,恨不得飞扑上去。

    “唉哟,这个不错啊。”欢喜菩萨摄过简易的万界通识符,翻看了一阵,笑吟吟说道,“天涯若比邻,海内存知己,诗词之中的描述似乎一下来到眼前,咱们不用再委身青楼,或者漫无目的游历,以守株待兔了,此符在手,足不出户就能主动出击,天下男色尽入囊中。”

    怜欲菩萨虽然觉得万界通识符不错,但也只是基于生灵喜欢新奇的念头,闻言疑惑道:“这能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得主动勾引?”

    “当然有区别,但凡行走江湖,有点阅历或者有师长教诲的男子进入青楼时,总会提高警惕,哪怕再是争风吃醋,临门一脚也会百般小心,往往需要熏香药物等辅助,很容易就暴露,而现在,经万界通识符结识,乃缘分使然,有种朦胧宿命的美好,情到深处自然水到渠成。”欢喜菩萨还未用过万界通识符,但已是想得头头是道。

    她捂嘴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且万里之外亦能相识,坐在家中更胜青楼,方便绝非以往所能比拟,而生灵都有偷懒嫌麻烦之心,更为重要的是,一个千人品万人尝的青楼粉头和一名仰慕侠客的青涩少女,谁更受欢迎?没有狸猫不偷腥,这种满足了虚荣与自大之心的艳遇能让男人又刺激又满足,无法抗拒。”

    怜欲菩萨听得眼睛一亮:“如果使用最简陋的万界通识符,无需气息与编号形成烙印,那我既能是纯洁少女,又可以是妖娆贵妇,还能是圣洁尼姑,咯咯,就算官人想要一头妖狐,我也能扮一扮,这可真是好东西。”

    说到这里,她又皱起了眉头:“但万界通识符由孟奇一手制造,据说与他的诸果之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若是使用,不是自投罗网吗?”

    “无妨,诸果之因连通所有因果,那孟奇如今哪有能耐看遍并做到巨细无遗?最多能抓住几个关键罢了,而我们只要使用面对普通江湖人士与庶民百姓的最简单通识符,只有编号,没有气息烙印,他还能于亿万人中锁定我们不成?”欢喜菩萨眼泛春波,腮若桃李,“虽然最简单的通识符只有基本的用处,但我们可以自己添加啊,到时候,未必不能一展‘天女销神舞’的精髓。”

    怜欲菩萨神色变得兴奋:“如今就苦练‘菩萨勾魂音’!”

    欢喜菩萨把玩着那简陋的万界通识符,脑海思绪深深,想着“宏图大业”。

    毫无疑问,这也是之前提到过的“人才”序列当中的——传说中的网约……

    嗯,和谐,心领神会就好。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里似乎说反了,总之他们是想不到的,孟奇早就防着他们一手,将**仙界等敏感地区都专门划分了出来——他做不到对信息巨细无遗,却做得到对信息传出的地点重点标注!其中传出的信息自然会被重点注意……换言之,孟奇全能知道,都不用去专门搜索。

    而之后嘛……在孟奇这个终极权限狗的手段面前,他们难道还能翻出浪花来?

    只是他们说的在理论上也的确没什么错处——孟奇的精力的确是有限的,即便如今万界通识仅仅只是在起步阶段,还没到后期真正繁荣起来、遍及诸天万界的地步,甚至连中期、真正的高速发展阶段都还没有进入,可想要将全部信息都巨细无遗的掌握在心也得全神贯注才行。

    他毕竟还没有成就传说呢——基本上可以这样划分,成就传说,可以随心掌握这个世界的情况,成就造化,应付高速发展阶段就没什么问题了,但想要掌握诸天万界的所有情况……真正成就了彼岸层次的“诸果之因”再说吧。

    而如今的孟奇也是没心思去顾及那么多的。

    但这几道新连接进来的因果实在是太过显眼了一点——将一条条因果之线都比作是无色的线条,而特殊的、完整版本的那些万界通识符连接的信号就好像是彩色的标红线,自然显眼。

    可这些线条再如何显眼,实际上也都是在他孟奇编织起来的这一章大网覆盖范围之内的,就好像是都铺设在地上的——猛然间有几条线从天上垂落下来,哪怕这几条线只是普通的、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在意的无色线条,骤然出现也会显得无比的显眼!

    孟奇是谨慎的。

    面对着这种明显不太一般的情况,他选择了先来试探一下——

    ————分割线————

    碧月剑派弟子牟虹雯依旧在摆弄这自己手中的万界通识符,她刚刚结束了与新结实的“网友”杨师兄——画眉山庄弟子杨非夜的聊天。

    男子在这方面毕竟不如女子天赋异禀,聊天什么的,尤其是与异性聊天——虽然感觉很不错,但除非是与心中一直憧憬的女神,又或者本身性格就是那种特别骚气的,否则聊得多了也是会感觉无聊的。

    更感兴趣的也许是对万界通识符本身——但牟虹雯却还是想要继续聊天的。

    网络相亲什么的……她暂时还没有这个概念。

    她现在只想碰碰运气,看看按照之前那位杨师兄的方法、实践一下自己之前也想做却没敢做的想法——随意联络其他编号,看能否联络到其他一些聊

    得来的朋友。

    说白了就像拿手机随便拨打不知道机主是谁的号码一样。

    而就在这时,好像福至心灵一般,牟虹雯本身丝毫没有注意到来自于外界的扰动,但实际上她手中的万界通识符在这一瞬间确实散发出了一股微弱的“信号”,略微波动之间“拨动”了她的一些念头,让她心中顺理成章的浮现出了一串数字,然后顺理成章的被她输入到了万界通识符当中,发出了联络请求。

    “喂,你好,”作为优质资源,牟虹雯属于标准的人美声甜,因为之前与杨非夜聊天已经消除了紧张感,习惯了这种感觉,所以声音不单甜美,更给人几分落落大方的感觉。

    “我是碧月剑派弟子牟虹雯,刚刚拿到万界通识符,想着联络其他编号的朋友,结果找到了你。”

    ————分割线————

    **仙界当中,氤氲浮动,出尘之意高远,看上去一拍仙家福地的景象,配合名字也的确好像就是那么回事儿。

    然而仔细看的话……飘荡着欢欲气氛的精致房间内,朵朵莲瓣绽开,贪婪吸收着粉红,当代欢喜菩萨侧躺在莲台之上,单手支着脸颊,白纱紧贴身体,说不尽的山峦起伏,美不胜收。

    “这就是万界通识符的用处……”她的面前,创造性想出了“零嘴”这个划分的怜欲菩萨拿着手中略显简陋的巴掌大小金属薄片说道。

    欢喜菩萨两条长腿收起,慵懒地换成了坐姿,白纱游动,春光时有乍现,看得附近侍立的男宠移不开眼睛,呼吸加重,恨不得飞扑上去。

    “唉哟,这个不错啊。”欢喜菩萨摄过简易的万界通识符,翻看了一阵,笑吟吟说道,“天涯若比邻,海内存知己,诗词之中的描述似乎一下来到眼前,咱们不用再委身青楼,或者漫无目的游历,以守株待兔了,此符在手,足不出户就能主动出击,天下男色尽入囊中。”

    怜欲菩萨虽然觉得万界通识符不错,但也只是基于生灵喜欢新奇的念头,闻言疑惑道:“这能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得主动勾引?”

    “当然有区别,但凡行走江湖,有点阅历或者有师长教诲的男子进入青楼时,总会提高警惕,哪怕再是争风吃醋,临门一脚也会百般小心,往往需要熏香药物等辅助,很容易就暴露,而现在,经万界通识符结识,乃缘分使然,有种朦胧宿命的美好,情到深处自然水到渠成。”欢喜菩萨还未用过万界通识符,但已是想得头头是道。

    她捂嘴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且万里之外亦能相识,坐在家中更胜青楼,方便绝非以往所能比拟,而生灵都有偷懒嫌麻烦之心,更为重要的是,一个千人品万人尝的青楼粉头和一名仰慕侠客的青涩少女,谁更受欢迎?没有狸猫不偷腥,这种满足了虚荣与自大之心的艳遇能让男人又刺激又满足,无法抗拒。”

    怜欲菩萨听得眼睛一亮:“如果使用最简陋的万界通识符,无需气息与编号形成烙印,那我既能是纯洁少女,又可以是妖娆贵妇,还能是圣洁尼姑,咯咯,就算官人想要一头妖狐,我也能扮一扮,这可真是好东西。”

    说到这里,她又皱起了眉头:“但万界通识符由孟奇一手制造,据说与他的诸果之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若是使用,不是自投罗网吗?”

    “无妨,诸果之因连通所有因果,那孟奇如今哪有能耐看遍并做到巨细无遗?最多能抓住几个关键罢了,而我们只要使用面对普通江湖人士与庶民百姓的最简单通识符,只有编号,没有气息烙印,他还能于亿万人中锁定我们不成?”欢喜菩萨眼泛春波,腮若桃李,“虽然最简单的通识符只有基本的用处,但我们可以自己添加啊,到时候,未必不能一展‘天女销神舞’的精髓。”

    怜欲菩萨神色变得兴奋:“如今就苦练‘菩萨勾魂音’!”

    欢喜菩萨把玩着那简陋的万界通识符,脑海思绪深深,想着“宏图大业”。

    毫无疑问,这也是之前提到过的“人才”序列当中的——传说中的网约……

    嗯,和谐,心领神会就好。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里似乎说反了,总之他们是想不到的,孟奇早就防着他们一手,将**仙界等敏感地区都专门划分了出来——他做不到对信息巨细无遗,却做得到对信息传出的地点重点标注!其中传出的信息自然会被重点注意……换言之,孟奇全能知道,都不用去专门搜索。

    而之后嘛……在孟奇这个终极权限狗的手段面前,他们难道还能翻出浪花来?

    只是他们说的在理论上也的确没什么错处——孟奇的精力的确是有限的,即便如今万界通识仅仅只是在起步阶段,还没到后期真正繁荣起来、遍及诸天万界的地步,甚至连中期、真正的高速发展阶段都还没有进入,可想要将全部信息都巨细无遗的掌握在心也得全神贯注才行。

    他毕竟还没有成就传说呢——基本上可以这样划分,成就传说,可以随心掌握这个世界的情况,成就造化,应付高速发展阶段就没什么问题了,但想要掌握诸天万界的所有情况……真正成就了彼岸层次的“诸果之因”再说吧。

    而如今的孟奇也是没心思去顾及那么多的。

    但这几道新连接进来的因果实在是太过显眼了一点——将一条条因果之线都比作是无色的线条,而特殊的、完整版本的那些万界通识符连接的信号就好像是彩色的标红线,自然显眼。

    可这些线条再如何显眼,实际上也都是在他孟奇编织起来的这一章大网覆盖范围之内的,就好像是都铺设在地上的——猛然间有几条线从天上垂落下来,哪怕这几条线只是普通的、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在意的无色线条,骤然出现也会显得无比的显眼!

    孟奇是谨慎的。

    面对着这种明显不太一般的情况,他选择了先来试探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