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如何结果(十三)真武
    论性格,方元和孟奇之间是颇有些相似之处的。

    就比如他们都喜欢人前显圣什么的——只是在这里也有些不同的地方,方元做这种人前显圣的事情一般做到半路就会觉得无趣,所以经常会出现虎头蛇尾的情况,做到半路就放弃也是常有的事情……

    孟奇则是那种有始有终的类型。

    尤其是如今他的命运轨迹与原本还是有些区别的——至少,孟奇原本的命运轨迹当中他是一步一步扎实的走上来的,在这个时间端距离九窍圆满都还远着呢!此时却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外景大高手了,这已经是能够纵横天下的级别了!

    某些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初步有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资本,除非太过于倒霉。

    于是他很顺利的将自己马甲号练上了人榜。

    再然后,经历一些事情,开启了自己的第六场——也是死亡任务之后的第一场轮回历练。

    ————分割线————

    事实上此时距离目前的第六次轮回任务正式开启还有一段时间,而孟奇之所以这么早就进来了,不是因为六道轮回之主们盯上了他,而是因为他主动捏碎轮回符开启了任务……

    轮回符破碎,泛起一道不起眼青光,将孟奇全身包裹,消失在原地。

    感觉到这样的变化,孟奇在心中对顾小桑顾妖女表示感谢——若非她打开九重天废墟之门的示范珠玉在前,他自己压根儿不知道轮回符还能在主世界用;就算知道,也十有**会以为没有动静,如同每一次轮回任务的开启,可结果呢?

    稍微大意,便会被旁人发现,惹来无穷麻烦。

    虽然孟奇这一次不像顾小桑是借助玄女传人的仙灵之气和天庭界碑强行打开九重天之“门”,动静大得震荡邺都,但青光闪烁,要是在茂陵城内,或许瞒不过附近的外景。

    周围变得幽幽暗暗,孟奇仿佛处在混沌之中,耳边响起六道轮回之主冷漠无情的声音:“选择需要返回的世界。”

    朵儿察身亡的少林世界、圆蒙遗信的天定城世界、魔坟所在的风云庄世界、剑皇魔后的世界,甚至还有刚刚经历的死亡任务西游之后八百年的世界都一一在孟奇眼前闪过。

    孟奇没有做选择,而是自怀里拿出了黑色毛皮——‘真武大帝陨落之谜’的开启之物,真武疑冢的部分地图。

    “是否进入‘真武疑冢’世界,开启连环任务?”黑色毛皮泛起一层幽光,六道轮回之主再次开口,孟奇眼前多了一个场景,一座位于地底缝隙中的陵墓。

    “是。”孟奇的目的就是如此,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

    六道轮回之主语气平静无波:“此任务已共享给其他队友,他们亦在使用轮回符,是否拉入?”

    “是。”孟奇略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没出岔子就好;而紧跟着便有三道青光同时在幽幽暗暗之中亮起,杏黄衣裙的江芷微,藏青色劲装打扮的齐正言,白衣如雪的阮玉书以及在原本的轨迹当中陨落、如今却还活着的张远山齐齐出现。

    他们气色不错,似乎也摆脱了死亡任务造成的阴影。

    至于说其他几人——符真真、罗胜衣和葛怀恩这些?他们却是自觉实力不足,没有来参与此次主动发起的任务。

    “不是轮回广场啊?”江芷微看了看四周,对自己的发现似乎感到有些惋惜,这样就不能换取善功,兑换有用之物了。

    孟奇有预料到这种状况,笑眯眯道:“芷微,不用担心,既然是疑冢,敌人多半是阴魂鬼物之流,此番我等也早就将准备做的差不多了不是么?更何况之前还收获了一盏佛前青灯……”

    “也是。”江芷薇笑笑——她年岁渐长,已经十九岁多,愈发明艳,气质成熟,笑起来美得不可方物,一时间众多男性队友都有些看呆了,包括和符真真走到了一起的张远山在内。

    然后小吃货阮玉书展现了一番自己的进步,提起了孟奇不知道什么时候许下的“她开六窍就请她品尝美食”的承诺,引得众人一阵发笑。

    然后顺势提起了请孟奇前往她家做客的事情,孟奇略作考虑便欣然应许——不同于原著此时的孟奇,如今的孟奇一身轻松,如今行走江湖完全就是游戏人间一般,一身轻松,一点责任都没背,更没打算去神都苏氏之类的地方看看什么的……

    老实说,要不是偶尔能够想起曾经在少林寺的经历的话,孟奇都快忘了自己穿越占据的这具身体还有些来历这件事情了。

    如此,对于阮玉书的邀请,正琢磨着上哪玩一玩顺便“显圣”一番的孟奇欣然应允。

    再然后,众人开启了此次主动进入的轮回任务。

    名为“九乡”的世界。

    ————分割线————

    当孟奇和江芷微等一群人感官恢复之时,发现自己正处在阴暗的石洞里,顶部成光滑弧形,彰显出非自然产生。

    在他们身前,有一条又宽又深的大河,里面没有一点流水,直接现出了底部,鲜红如血的底部,触目惊心;河床之上,架着一座铁索桥,桥头立着一块碑,上书四个大字:

    “生死之界。”

    看到“生死之界”这四个大字,孟奇赶紧拿出了黑色毛皮,上面的奇特符号和花纹已经在六道轮回之主的注释下连成了一副不完整的地图,诸多地方和路线残缺,只有两条道路尚算完整,皆通往陵墓核心。

    地图的最起始,用上古文字书写的内容便是“生死之界”。

    之前的奇特符号和花纹,江芷微和阮玉书都不认得,但经过六道轮回之主注释而变化成的上古文字,两人勉强认的部分,至于孟奇和齐正言,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体验到了文盲的感觉——孟奇之前是没地方学习上古文字,加入六扇门后,是来不及学习。

    “生死之界”四个篆文的旁边,用蝇头小字写着一段话:“过者死,出者生。”

    “难道过桥就会死?”听完江芷微的解说,孟奇略显茫然,不过桥,怎么进陵寝?怎么找到真武疑冢的秘密,开启任务的下一环?而且地图标示的路线皆在生死之界后面。

    “当是另外之意。”阮玉书抱着栖凤琴,平静说道。

    江芷微笑了笑:“既然都到了这里,总不可能止步门前,反正你随时准备好用‘佛前青灯’,再不对,我们就直接中断返回,倒要看看什么叫‘过者死’。”

    这真是典型的江芷微性格……孟奇腹诽了一句,但也没想出其他的办法,张远山微笑着在一边看着,明显对此没有异议,而齐正言更是一直没有说话,只顾张望着铁锁前后面,那里阴霾昏暗,纵使大家都开了眼窍,亦看不分明,像是被迷雾阻拦,或者本身就阴阳永隔。

    很明显,这事儿就由江芷薇和孟奇做主了,他们不打算发表意见。

    孟奇一半精神集中在胸前青灯之上,提着手中收货自主世界的宝兵长刀当先走过界碑,踏上铁索桥——作为如今队伍当中修为最高者,又有宝物在身,此时探路这活儿他实在是想推都推不出去。

    而其他几人当中,江芷微和张远山与他并肩而行,隐约形成一个简陋却实用的攻守兼备的阵型,阮玉书稍落半步,齐正言负责断后,一行五人虽未说话,却默契无比,分工明确。

    吱吱呀呀,铁索桥摇摇晃晃,除此之外,并未特殊,既没有冒出阴魂鬼物,亦没有直接垮塌。

    孟奇颇觉奇怪,莫非“过者死,出者生”是假的?

    突然,他发现自身体温在缓慢但坚定地下降,心跳不由自主减缓,血液流淌似有粘稠之事,自身的阳气生机往内收缩,仿佛要凝成“种子”——孟奇心下顿时惊奇,功成外景之后,孟奇可是挺长时间都没有体会过这种自己体内的某些存在不受掌控的情况了!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个秘密却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那就是自己的“呼吸法”如今已经达到了“高级”的地步,对自己体内的绝大部分情况都是已经有了掌控的能力了的!

    比如说自己的阳气生机这些在常人看来虚无缥缈的东西。

    如今却有些不受控制了。

    不过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其他方面染上了什么负面状态,所以只是更加了几分小心。

    但等他想起来关注一下同行的其他几人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此时真正的变化——一行人此时皆是心跳变缓,身上透出一股阴森之意,像死人胜过活人!

    肉身假死,他们很快察觉到了此刻的“真相”。

    调侃几句,然后自然继续前行,此时孟奇又拿出黑色毛皮,斟酌起了选哪一条路——一条最左,一条最右,皆蜿蜒盘折,经过一处处墓室。

    “选左边吧,右边标注着‘险地,需绕行’的地方较多。”孟奇用朴素的原则决定了路线,而此行本就是孟奇带队,江芷微等人并无意见,反正若有不对,就中断返回。

    踏入迷雾重重之地,阴风四起,仿佛钻入身体,消弭生机,孟奇真气流转,将它们阻隔,往着最左边前行,行了一阵之后他看到了一扇大门,上面画着各种镇墓神兽,但并未关着,而是虚掩!

    “莫非之前有人进来过?”孟奇疑惑皱眉。

    张远山指了指门边隐秘处:“有脚印。”齐正言也在一边跟着点了点头。

    孟奇凝目看去,被阴森迷雾覆盖的边缘,有着一双双浅浅的脚印,似乎来的人不止一个!

    稍微紧了紧手中握着的长刀,孟奇的声音略显郑重:“或许里面的变数比我们想象得大,须得小心。”

    在其余几人点头时,他当先推开了大门,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地表铺着青砖,墙上满是栩栩如生的壁画,皆是描述一位强者镇压各种邪魔外道之事。

    这名强者有时穿黑色衮袍,戴平天帝冠,持龟蛇长剑,有时着水合服,束丝绦,踏麻鞋,面容清癯,貌似中年,威严昭著。

    “真武大帝。”实在是太好认了,所以都没等该是最熟悉这些的至于说开口——因为人家出身的宗门就是传承自这位真武荡魔大帝——阮玉书便言简意赅道出了真相。

    当今世上,真武大帝的形象附加了种种神话传说,与此有着不小差别,但归根究底,万变不离其宗——更何况也得想想这是什么地方!

    孟奇看着壁画,感叹道:“不愧是九天荡魔祖师。”

    四人放缓脚步,试图从壁画里寻找线索,发现里面大部分内容皆与镇压九幽邪魔和鬼物有关,剩下则是降妖除恶。

    “上古之时,九幽真是人间之患。”众人不免感叹。

    甬道尽头是一间墓室,非常宽敞,足有一个院子大小,但里面空空荡荡,仅有一具漆黑棺柩摆放于正中,而这具棺柩的盖子翻倒在侧,似乎里面的死人已经爬了出来!

    孟奇的眉头略微皱起,感觉情况似乎比原本想象中要复杂了一点。

    “那里有灵芝。”齐正言第一个发现棺柩与地面的缝隙之间,顽强地长出了一朵拳头大小的灵芝,它与别的不同,外表透着一层灰白之意,升腾出丝丝阴气,云山雾绕。

    江芷微沉吟了下道:“疑似地泉灵芝,可又有点不同,或许有剧毒,至少已百年。”

    “管它有没有剧毒,反正都是换取善功,怕什么?”孟奇却看得很开,小心靠近棺柩,不知道从哪摸来的的一根棍子伸出轻轻一挑,地泉灵芝便落入了带着防具的阮玉书手中,被阮玉书直接收进了自己的芥子环当中。

    这时,他看到棺柩底部刻着六个上古篆字。

    江芷微与他并肩而行,当即分辨念道:

    “得此缘,归此处!”一股莫名寒意在众人心底冒起,不知道是诅咒还是预言,但很明显,到此为止,众人终于是触动了这墓室当中的机关!

    一只灰白的手突然从棺柩旁的泥土里伸出,恰巧就在孟奇的旁侧,于是直接便猛地抓向了孟奇的脚踝,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动作还没耽误其手掌五指结成某个玄妙印法,动静之间,变化无穷。

    随着这一抓,整个墓室腾得一下燃烧起阴绿之火,它们无声蔓延,尽数凝聚于灰白手掌附近,悍然锁住了孟奇的闪避路线!

    只可惜,它挑的却是如今已经正经的成了外景层次的孟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