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如何结果(八)升级
    刀芒!

    在场的除了汤顺之外,挥出这一刀的孟奇本身就不说了,剩下的无论是张远山也好,江芷薇也罢,甚至就连看似最**丝的齐正言也是出身名门大派,而且也是混的比较不错的那种弟子——比不得江芷薇和张远山这种,可也绝对不是常人可比!

    见多识广四个字能否担得起姑且不论,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们一个个的都不至于连这点见识都没有,孟奇施展的这一刀之上附着加持着的那一层无比锋锐的寸许白芒乃是“刀芒”,这一点他们还是认得出来的。

    也正因为如此才感到越发的震撼。

    刀芒,本质上来说并不是多么牛逼的东西,但也只是相对于天下间那无数的强大手段来说的,而能够施展出那些强大手段的最低都是出窍乃至于外景境界,而且还施展不出完全版本的……就比如江芷薇已经多次施展过“剑出无我”这一式强大的杀招,在她师傅苏无名的手里用出来那就是法身境界也要郑重面对的恐怖杀招!

    而且这还是建立在如今的苏无名并非法身的事实基础之上……

    江芷薇施展出来却连伤一个半步外景都要靠偷袭……然而考虑到如今江芷薇开窍境界当中不算高深的修为,这却又显得无比的牛逼。

    同理,刀气刀芒这类手段在半步外景乃至于外景层次当中丝毫不显得稀奇,随便一个都能够施展出来,但如今的孟奇却才仅仅只是蓄气的境界!而最重要的是他这刀芒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平凡的货色,而是具备着一些略显奇妙的属性——靠着这一手,即便是铁布衫一类炼体功法修成开窍境界的汤顺也被他一击得手!

    只可惜汤顺反应不慢,孟奇出手又有些没把握住最好的时机——终究还是经验比较浅,被汤顺躲了过去;而之后孟奇施展出同样让一般开窍境界也难以理解的玄奥身法虽然出其不意的又出现在了孟奇的身边,然而一刀挥下刀上却已经少了之前的那般锋锐刀芒。

    这般刀芒手段对于如今的孟奇来说似乎不是能够随意施展的,然而仔细一想,这却又显得再正常不过了,甚至于可以说这才是正常的。

    于是,尽管汤顺之前被他斩下了半条手臂,但孟奇这紧跟着的第二刀还是仅仅只嵌进了汤顺的肩膀,然后就见一脸狠辣狰狞的汤顺回身对着孟奇出手猛然一击!

    可想而知,就孟奇如今的状态虽然显得很奇怪的样子,但终究不是开窍境界的,而且之前施展刀芒自身也未必没有损耗,自身估计也不是全盛……再挨上汤顺这一击估计难免要凶多吉少。

    但此刻微观的众人当中却无人担心,因为当局者迷——此时也仅仅只有身在局中的汤顺自己没有发现而已,就在他转身对着孟奇出手的同时,被他作为目标的“孟奇”身影已经开始显得有些发虚了……

    那竟然是一道投影!

    而真正的孟奇却不知何时悄然又出现在了他的背后,早已经捏好的拳头轻飘飘的挥出,拳路方正堂皇,不带一丝烟火之气的就那么悄然落在了汤顺的背心之处!

    然后等到孟奇的手离开汤顺的背心之处的时候,汤顺的身子已经开始显得有些僵硬了——几股暗劲被他交缠着轰进了汤顺的背心当中,直接造成了汤顺的猝死!

    ‘这算是人造心梗么?’心情破显得有些微妙的孟奇在心中如此吐槽了一句……

    而另一边,似乎有些看呆了的齐正言默默地收起了手中原本已经打算发出去的子母离魂镖。

    ————分割线————

    沿着密道,孟奇前行了一阵,自觉已经深入后山——干掉了汤顺不代表就万事大吉了,他们身后还有个真正的狠人吊着呢,江芷薇可是弄瞎了那个半步外景的眼睛!所以众人还是要躲,于是孟奇赌运气一般的带着众人进入了后山当中的密道当中……

    说起来他如今很好奇这轮回世界与“现实”之间的关系,因为这密道的所在和开启方式是他在现实当中得知的,在轮回世界当中却也有。

    浑身五劳七伤的江芷薇、张远山和齐正言三人并未跟来,所以孟奇只有一人前行。

    火光闪烁,昏黄的色泽将道路染得沉闷黯淡,让孟奇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似乎火折子随时会熄灭,世界随时会复归黑暗,而妖魔鬼怪亦将从黑暗里涌出,将自己生吞活剥。

    又前行一段,孟奇疑惑地停住了脚步,因为好像已经走到了密道尽处,山壁成半圆形,环出了疑似开放石室的地方,那里有一个腐烂的蒲团,有石床石桌。

    “难道是哪个高人隐居之地?”孟奇暗自猜测,再次戒备地观察了四周一遍,然后迈步走了过去,而等到了近前,火光映射到山壁之上,孟奇隐约看到了几排文字。

    “咦,是梵文。”孟奇好歹也是讲经堂的“尖子生”,对梵文并不陌生,眯起眼睛,努力地辨识。

    “若不入红尘,不历苦海,不背戒律,如何知晓清规真意,如何勘破世事虚幻,照见自身佛性,证得真空妙有?”孟奇的梵文造诣并不精深,非常艰难才把话语贯通,还不保证没有错误和疏漏,但大体意思,他却已经领会了——就好像做英语试卷上的阅读理解一样,不用认识每一个单词,认识大部分就可以,然后结合上下文语境线索就能够推断出很多东西了。

    “这话倒是颇有几分玄奥……”孟奇低声自语,火把下移,照向署名处。

    “阿……难……阿难?”孟奇惊讶地嘴巴都合不拢了,这不是佛祖坐前的尊者吗?

    等等,好像有他破戒而去的佛经故事!

    “阿难”名字的梵文笔走龙蛇,刀削斧刻,隐有几分锋锐蕴含其中,又藏有淡淡安宁禅意,孟奇目光被吸引,右手前伸,试图抚摸一下;而孟奇的手掌刚刚接触到这一行文字,孟奇突然感觉到透骨寒意,眼前迸发出一记刀光,如真龙入海,似猛虎归山,种种阻碍,一刀之下,皆是斩断。

    刀光慑人,孟奇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光临身,演变出诸般变化,幻化成红尘万丈。

    生者苦,老者苦,病者苦,死者苦,刀光衍化出无穷奥妙,最后归于一刀,斩破周身枷锁!

    光芒之中,孟奇隐约看到了一位僧人,不知老幼,不辨美丑,只能依稀感受到他满脸的苦色和沉重决绝。

    火光昏暗,山壁梵文归于尘埃,瑟瑟飘落。

    孟奇这才回过神来,略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场景,刚才是怎么回事?那刀光变化、红尘悲苦的意味似乎还深深地印刻在自己脑海内。

    尘埃落地,结成文字:“获得‘阿难破戒刀法’真意传承,悟得‘阿难破戒刀法’第一刀‘断清净’残式。”

    孟奇的嘴巴好半天才合拢,总算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他听江芷薇说过,法身和部分外景巅峰级的神功与招式,都不立文字,只是靠着真意来进行传承!只不过寄托真意的事物,有的只能承载一次,有的可以传承多年,而从真意之中,悟多悟少,能不能悟,就是个人自身的问题了,而等到彻底掌握这些神功和招式,本身又能留下真意传承。

    所以,江芷微才能悟得“剑出无我”的皮毛,而她悟出的内容若变成秘籍,顶多价值**百善功,不足原本十分之一。

    “我记得寺里的‘阿难破戒刀法’不是真意传承啊……”孟奇疑惑地想道,因为金刚寺擅长刀法的缘故,玄心特意提过少林有一门可以媲美他们的“阿难破戒刀法”,属于外景巅峰级,圆满之时,能触摸到天地法则,同时,他还提到前代有高僧借出秘籍,掌握了这门刀法,成为刀道大家。

    因此,孟奇知道这门刀法在少林寺内属于秘籍传承。

    由于对寺内典故了解甚少,孟奇一时没有猜测的方向,而且他顾不得猜想,赶紧闭上眼睛,专心致志地回想刚才所得,将“断清净”残式的变化翻来覆去的琢磨。

    要知道,“阿难破戒刀法”的兑换价格可是九千善功,总纲三千,每一式一千二百,忘了就亏大了!虽然他有系统技能面板加身,倒不至于害怕将学到手的技能忘掉什么的,但如今他最愁的可也就是没有神功绝技这个问题好么?

    没有神功绝技,他就没有办法痛苦而甘心的加点!

    而如今嘛,他表示自己得到真意传承,就相当于得到总纲,只不过是需要慢慢琢磨,慢慢领悟的总纲,并且,比起总纲,真意传承还能直接悟出五式刀法。

    当然,这对悟性的要求极高,比如孟奇,刚才直接得到传承,也只悟出了第一刀的残式。

    “残式也不错……”孟奇睁开了眼睛,却是丝毫也没有感受到失望的样子。

    因为他可以加点!

    果断的调出技能面板一点,孟奇随手便将一点见证点加到了刚刚获得的“阿难破戒刀法”之上,然后第一式的所有奥妙瞬间涌入脑海——原本的残式瞬间补全!

    ‘这不就能练了么……’孟奇眯着眼一脸灿烂的笑,‘而且就按如今这个状态而言,说我是直接已经练成了其实也没什么吧……’

    孟奇感到很满足——虽然真正发挥“阿难破戒刀法”的威力,需要踏入外景,引动外天地变化,但当前若能掌握皮毛,他自身也算有了真正的撒手锏,哪怕没有江芷微“剑出无我”的强横,也肯定少不了精妙恐怖的评语。

    而如果再配合上因为灰色“基础刀法”进阶而来到初级刀法结合正常练刀得来的可加点版本的“基础刀法”二来的“刀芒”的话,孟奇觉得自己仗着这一刀恐怕已经足够在开窍境界当中略微放肆一下了!

    ‘加点……’孟奇略微沉默。

    不错,他之前的爆发靠的其实就是在技能面板上加点——三点见证点分配给可加点的“基础刀法”,直接将基础刀法后面的加号点成了不能继续点的灰色!大约是因为如今孟奇本身的境界所限了,而效果便是之前展现而出的那般了,配合着不能加点的基础刀法直接跨越一个大境界都不止的斩出刀芒。

    而同样是三点见证点付出,加在神行八步上,四级的神行八步展现出的奥妙之处便是孟奇之前所用出的那般了。

    再配合同样被他又点了三点见证点的铁布衫——原本破功的铁布衫竟然直接就恢复,而且接近大成的境界了!相对应的,体内的真气也伴随着这个过程恢复了不少……最后他还在罗汉拳上加了一点,正好耗费十点见证点。

    ‘不过经历了这么一次,我这也算是看开了……’之前的孟奇还总纠结着不想加点,但在真正大肆加点之后他却是看开了……或者说真正通过不得已之下的实践明悟了加点的真正妙处,此处姑且不提。

    轻吸口气,孟奇暂时放下此事,继续搜索着石室,看有无别的事物。

    绕着石室走了半圈,孟奇在火光照耀之下,看到了一个疑似石门的东西。

    它只有淡淡的痕迹残留于山壁,周围刻着的是平时熟悉的文字。

    “情义善仁,莫入此门。”孟奇念着这句话,习惯成自然地将右手轻轻按在石门之上,打算感受一下,并无推开意图。

    手刚触及,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寒意和恐怖就侵袭了孟奇的心灵,残尸腐肢,恶鬼天魔,一一呈现于眼前,再然后,一道火光于满天黑气里燃起,焚尽一切,直指孟奇。

    孟奇脸色发白,往后急退,脱离了石门,眼前所见,缓缓消失。

    喘息了片刻,孟奇发现自己背后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全身酸软,如同重伤。

    “真诡异……”孟奇调息恢复,再也不敢触及石门。

    但正这时,他看到石门下方有一个深不可及的小孔,里面仿佛有无可名状的火焰在燃烧,旁边书写着几个蝇头小字。

    “负心薄幸者,杀!”

    看到这一行字的同时,孟奇整个人愣住了。

    不是因为他在这行字当中感受到了什么,而是因为系统在这时又提醒他获得了见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