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如何结果(七)开挂
    事实也证明孟奇并非产生了错觉、高估了自己。

    甚至于他之前那样说都还有些低估了自己——以蓄气期的实力,而且是初入蓄气期没有多久、距离圆满还差了很远的那种,能够在一个老牌开窍期手底下周旋一阵子,甚至于反过来给对手造成了一些伤害——

    哪怕是在有队友配合的情况下做到的,孟奇如今这实力也绝对不是等闲的蓄气期可比!除非是一些掌握着大门派秘传绝招的二代类型,可孟奇也就是如今还没掌握到那种秘传绝招罢了,将来却也是不会缺的……

    甚至在他自己暂时还不知道的不久之后,他就即将获得一式货真价实的绝招!

    只是在现在而言,他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了。

    “哈!”就在这时,汤顺——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小boss之一,突然在于孟奇交手的过程中吐气开声,如同钟鼓齐鸣,赫然是使出了一记音攻来!

    而如今的孟奇终究还是太嫩,而且面对这种手段也着实是缺乏应对之法,当即脑海当中便响起了“嗡”的一声,顿时感觉耳朵嗡隆,心浮气躁,头晕眼花,四肢发软,脚下原本选苗到汤顺只能无可奈何的“神行八步”都为之一缓。

    啪!

    之前刚郁闷了半天的汤顺趁机便赶了上来,右掌一挥,正正印在孟奇背部!相对应的,孟奇眼前猛地一黑,背部麻痹,被这一掌拍的腾空而起,身体发出啪啪啪的炒豆子响声,口中鲜血止不住地喷出。

    剧烈的疼痛让落地的孟奇醒转,恰好看到江芷薇和张远山一攻一守,接住了汤顺,这才让他没有被汤顺追上来补刀——但这不是说他就一定能保住性命了!张远山和江芷薇的实力都不差,甚至单挑谁都有几分把握能够干掉汤顺,最不济也能逼退,但此时二人的实力却都只剩下最多三四成左右!

    心知此时的关键所在,孟奇强忍住晕厥过去的冲动勉力调息了几下,醇厚的少林内力缓缓流转,如同一股清泉,消除了众多不适,总算是稳定住了自身的伤势。

    ‘伤势……不算轻,但也不是太重……’孟奇审视着自身状况,‘铁布衫破功了,不过我本来也没练的多么高深,而且估计还可以用见证点直接点回来……’

    孟奇如今终究只是蓄气期,而汤顺是开窍期,孟奇如今又不像原著那般直接让六道轮回之主灌输铁布衫的修炼等级到蓄气小成的阶段,抗揍的能力自然差了不少。

    甚至于本来还应该更重的!只是由于汤顺这一掌受到江芷微和张远山的侧击,说白了就是张远山和江芷薇来援及时,让汤顺未能发挥全力,因才有了如今这种看似很惨、实则已经相当之不错的结果。

    ‘看来免不了了……’目光深邃的看着场中的情况发展,孟奇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便暗自行动了起来,看起来则是“一咬牙、一跺脚”一般的反应……

    ————分割线————

    白来的,总是容易被人拿回去——这话谁说的来着?反正孟奇对此观点表示赞同,先不说这辈子怎么样,上辈子看了无数小说,也算见多识广,这点见识还能没有?

    所以孟奇一直坚持着,哪怕身负系统、能够极为简单的获取力量,他也没有靠加点来一步登天,最多只是靠着加点暂时获取自保之力而已……真当他经历第二次轮回任务之前只用了三点见证点来提升技能等级是因为舍不得将见证点浪费在如今的低级技能上?

    嗯,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有一部分原因在这方面,但更多的还是他担心加了太多自己驾驭不住。

    在此之前他是将罗汉拳点到过三级的,大致体验过那种提升的感觉,有把握说点到二级之后的这部分提升自己驾驭得住,也就是耐心打磨一段时间的事情罢了——也不是因为基础不稳,而只是因为担心来得容易将来也会失去,所以先重新打基础掌握一下罢了。

    这是他的坚持。

    但他有坚持,却并非固执!尤其是并非那种不知轻重、不懂权衡的顽固不化之人!

    尤其是如今尚未经历原著中那般十年生死蜕变的孟奇,本质上更是一个几乎可以说缺少某些必备品质的油滑之辈!在原著中,前期的孟奇能够成长起来,最大的原因并非他自身的某些品质,而是由于外界的庞大压力……至少方元是这样认为的。

    一直到原著中顾小桑死去,孟奇十年漂泊之后才算是真正蜕变完成,之后虽然依旧初心不改,本质上却已经烧掉了许多一个真正的强者不该有的东西,也多出了很多真正的强者、大能应该具备的品质。

    也藉此真正成就了法身境界,积蓄十年真正摆脱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以及“阿难的鱼”的身份。

    但如今……

    孟奇鲤鱼打挺而起,浑身气息隐约之间竟是非但没有显得虚弱,反倒比受伤之前更强几分一般!但这种感觉却又非常的隐晦,除非是灵觉特殊敏锐的那种或者触摸到外景层次的存在,否则很难察觉到他身上的变化——只见孟奇寻觅着自己脱手飞出的戒刀,并全力观察着江芷微和张远山之战,同时他眼角余光看到,齐正言捡起了自身长剑,略有点犹豫地站在那里。

    张远山长于大极守势,江芷微剑法凌厉无匹,一守一攻,居然暂时拦下了汤顺——要知道,这两人当中任意一个的实力都完全不会逊于汤顺哪怕半分,甚至单挑都能赢!只可惜那是在全盛状态下,而如今他们却完全不在状态,却也能够拼成这样……

    本来以他们当前的状况,汤顺抢攻几招,就能强行打破张远山的防守,但每到关键时刻,江芷微的“白虹贯日剑”就如出洞毒蛇,灵动又可怕地刺向他的几处罩门,逼得他不得不放弃进攻,转为防御,给了张远山喘息之机。

    而若想先击败江芷微,他又无法突破张远山的剑势。

    看着这样的状况

    ,孟奇面色沉凝,暗地里向着齐正言打个眼色,便打算找机会和齐正言一起出手弄了汤顺——眼下这般状态,他和齐正言一起出手的话,别的不多说,拖到任务结束的时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正当孟奇准备加入战团时,张远山的身体突地颤抖起来,剑势猛然变缓。

    他竟是在这个时候压制不住自己的伤势了!这是何等的卧槽!孟奇也只能在心中这样感慨一句,然后就看到汤顺抓住机会,一掌拍飞了张远山的长剑,左脚踢在他的侧肋,直接将他踢得横飞出去。

    张远山肋骨断裂的响声清晰可闻,落地之后,更是鲜血狂喷,想要站起却力有未逮,处在了重伤濒死的状态。

    ‘得……’暗叹一声没希望了,孟奇又抬眼看了一下齐正言,见齐正言也满脸凝重的样子、似乎在对此感到惋惜,便也感到有点无奈了。

    另一边,没有了张远山的防御,江芷微立刻直面了汤顺,两三下之间就因为伤势不稳、力气不济的缘故,导致动作比不上全盛时灵敏迅捷,从而被汤顺觅得良机用左掌硬挨一剑之后欺近了身前,右肩猛然发力便将她撞飞了出去!

    而只见被撞飞出去的江芷微衣衫飘舞,牙关紧咬,可嘴角的鲜血却像不要钱般溢出,纵使如此,她依然紧握住了长剑,落地之后,勉强用剑身杵地,支撑着不倒。

    “很巧妙的卸劲功夫……”汤顺怔了一下,赞叹了一声,他原本以为这一击能直接杀死江芷微,谁知只能重创,“可惜,可惜,你现在连孩童都打不过了……”

    他环视四周,见伤的伤,弱的弱,暗自得意起来,朗声大笑:“你们的武功都精妙异常,显然传承不凡,不如教导于我,我也让你们死得轻松一点,可好?”

    说着,他看向江芷微:“你这小姑娘长得好生俊俏,实乃汤某生平仅见,若非大将军死令,我说不得会怜香惜玉,嘿嘿,我最喜欢你们这种武功高强,看似刚烈的侠女了,若是抱到床上,看你求不求饶……”

    江芷微神情异常恼怒,可她现在的伤势,连说话都甚是艰难,只能大口地喘着气。

    汤顺一边说,一边走近江芷微和张远山,侧对着孟奇和齐正言,打算靠语言和气势给他们死亡的压力,逼问出神功秘诀。

    其实,他有逼问的独门手法,歹毒异常,但江芷微和张远山伤势极重,离死不远,如果用上这手法,很可能什么都还没问就“结束”了。

    “你这小和尚看什么看?武功平凡,实力又低,嗯,不如先杀你。”汤顺决定杀鸡儆猴,挑上了最没有逼问价值的孟奇。

    而孟奇的内心此时却异常的平静,带动着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无比平淡啊,甚至……平淡的异常。

    只可惜,此时汤顺状态同样不是全盛,而且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完全没有能够发现此时的孟奇身上的诡异之处,只是笑眯眯地走了过去,甚至还偏过头将目光投注向江芷微和张远山,等待他们屈服。

    这是要靠从心理层面施压的手段来让孟奇张远山等人屈服!

    “小和尚,你说我是先卸你的左手,还是右腿呢?或者你想先做阉人?”汤顺呵呵笑道,而此时他已经走到了孟奇的身前不远处,正伸出手打算对在孟奇的身上动些什么手脚——他是认真的!毕竟之前交手的过程中他已经看出来了,孟奇身上虽然也有些好货,但却是相对价值最低的,哪怕弄死了,如果能够因此而个江芷薇和张远山带来些压力的话也是值得的……

    他同样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垂头静立、似乎已经放弃了希望的齐正言手中正扣着一子一母两枚造型稍显奇特的飞镖!这是齐正言用自己手头剩下的、用来兑换其他武功什么的显得有些鸡肋的善功兑换的保命之物!

    在原著中,汤顺便是在此时死在了齐正言这出其不意的一记子母离魂镖之下,不算冤枉,但也死的不算多么磊落……他也未必在意死的是否磊落这些也就是了。

    但紧跟着,就在齐正言打算要打出这一记子母离魂镖之前的一瞬间,他眼角处的余光却是猛地捕捉到了一抹淡淡的白色流光,来源方向——赫然正是孟奇所在的那里!一股相对于他们如今的见识而言真心不算多么庞大、甚至显得有些弱小,但却异常精纯的气势从原本“虚弱”的孟奇身上蓬勃而起,而白光的来源赫然正是孟奇手中拿原本看上去很不起眼的戒刀!

    之前看似待宰羔羊的孟奇此时却是猛然暴起,气息散发而出的同时扬起手中的戒刀,也没有施展出什么玄奥的刀招,就非常简单的顺势往出撩了一记,也没专门对准哪个位置,就顺着手感那么将刀锋撩到了汤顺的身上!

    这把戒刀当真不是什么好货色,甚至于就以孟奇当前的实力而言,哪怕如今孟奇突然爆发出的实力与之前有了些颇为明显的增长,但也最多就勉强能够破掉汤顺的护身硬功罢了——这还得是这一刀砍在汤顺身上防御力相对薄弱的地方才行。

    但伴随着他这一刀挥出,刀上却是丝毫不显得突兀、自然而然的涌出了一层白茫茫、似乎本身就在散发光辉的气流,这边是齐正言眼角余光捕捉到的那一抹白色流光了。

    在这白色流光的加持之下,这戒刀的速度似乎都比原本没有加持之时快了几分,锋锐程度更是猛然暴涨,哪怕未曾及体,仅仅只是带起的气息也让汤顺感到浑身汗毛发炸!

    ‘这尼玛什么情况?!’此时汤顺心中的心情大致上就是这样的一个写照,在这一瞬间,只见汤顺条件反射一般的调动起浑身的力道,甚至于超水平发挥的全力后撤躲避这一刀,最终才以半条手臂作为代价扭转了自身被直接右腰到左肩直接被不均匀的分成两半的命运。

    然而还不等他暗自庆幸或恼怒又或者后怕什么的,只见孟奇脚下的步伐略微一错,诡异的轻点几下地面之后整个身体竟是直接出现在了刚刚后撤不近的距离的汤顺身侧一个视觉盲点处,刚刚撩起的刀顺势转了个方向直接就又劈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